20110731

在香港居住時,要見到眾樹婆娑,森梢百頃,只有去郊野,一年不會超過兩三次;以往沒有特別喜歡樹,可能正是少見之故。現在住的地方可不同了,到處都是樹,可說是個樹鎮。夏天樹木茂盛,全鎮四方八面送青來;鎮裏的一條主要大道的樹都是刻意挑選種植的,金風送爽時,兩旁的樹葉都變成深淺不同的金黃色,雖是西岸一小鎮,卻滿是東岸的秋色。在這樹鎮住了不久,我便越來越愛樹了。

我的屋也是被樹包圍,前園本來有三棵大樹、三棵小樹,後園也本來有兩棵大樹兩棵不大不的。說「本來」,是因為有兩棵樹先後在狂風大雨中被嚴重吹折,不能再長,要連根拔去。其中一棵被吹折時有點戲劇性:那天風橫雨狂之下駕車回家,駛到車房前停下時,看到門前左邊那棵大樹在風中搖擺得很厲害,心想假如這時樹給吹倒,便可能會壓在車上了;誰知想時遲那時快,「砰!」的一聲,擋風玻璃前滿是樹葉,原來一條很粗大的樹枝真的被吹斷了,跌在車的前端上!屋簷給撞凹了少許,車子則奇蹟地絲毫無損;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把那巨大的樹枝移開,待風雨停後向鄰居借來一把電鋸將大樹枝「肢解」,總算可以自己清理掉。

除了自家前後園的樹,周圍有更多的樹,因為飯廳對著後園,又有一列三呎多高的玻璃窗,所以吃飯時可以邊嚐食物、邊賞樹色,是雙重享受。以下是後園樹色的一角:

我在後園的樹蔭下看書喝咖啡時,可以欣賞樹色的另一角:

11 則留言:

  1. 後園打理得井井有條啊!

    回覆刪除
  2. 很羨慕啊!

    回覆刪除
  3. 我以前住西貢井欄樹,仲有味道,「井欄樹」有個樹字你就知幾勁,重青叠綠、小橋流水、蟬鳴鳥唱、藝術家為伴,有中國藝術的味道。你的太井井有條,總是欠了些什麼。

    回覆刪除
  4. 井欄樹﹐不是屬於邱氏的客家村來嘛﹖
    那對「河南世澤,渭北家聲」對聯﹐好像是全國邱(丘)氏村一樣
    那兒的狗連群結隊的﹐好恐怖。

    回覆刪除
  5. 我不知我的包租公係咪姓邱,只知佢城府很深:(給我的感覺) 自私、不信人、有惡意。好在係佢個女幫佢收租,佢個女與佢剛相反,純情、不世俗 (有次我不小心跌左條鎖匙落坑渠度,佢竟然不由分徙手拿回來,那時她已廿開歲,那時我冇女友,如果我不是在低潮,我想我會追佢)。我住的那裡沒狗,有個藝術家造陶器、有鬼佬做鄰居、有時路間有七八十年代的流行曲聲;周圍建築稀疏,像世外桃園。

    回覆刪除
  6. 曾堯,

    //後園打理得井井有條啊!//

    - 只是剛刈草了。

    回覆刪除
  7. Raymond,

    //很羨慕啊!//

    - 這樣的居住環境在香港是不可能的,但在歐美卻不難有。

    回覆刪除
  8. Yan,

    //我以前住西貢井欄樹,仲有味道,「井欄樹」有個樹字你就知幾勁,重青叠綠、小橋流水、蟬鳴鳥唱、藝術家為伴,有中國藝術的味道。你的太井井有條,總是欠了些什麼。//

    - 其實欠了很多東西,不過我已十分滿足。

    回覆刪除
  9. //其實欠了很多東西,不過我已十分滿足。

    很好,最緊要的是住的人心情愉快。

    回覆刪除
  10. 若果種點果樹就更好了,可以一邊在樹下休息,一邊品嘗自己種植的水果。

    回覆刪除
  11. Barry,

    有呀!後園有一棵柑樹(原文數漏了這棵,已改正),每年都產二三百個小柑,味道也不錯。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