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26

我之為我,無可奈何

問朋友對我的網誌有甚麼意見,他很直率,說我寫的東西 "so polished, so cultured",而且有刻意製造形象之嫌。

第一點我絕無異議。本人天生凡事都喜 polish 一番,寫文章如是,下廚如是,打掃家居如是,連戴著的眼鏡也要經常除下來抹,以保證一塵不染,否則便坐立不安。我寫文章有時連該用逗號還是分號都會改完又改,至於遣詞造句更不用說是心思費盡,很多時是成如容易卻艱難,都只是想間中做到看似平常實奇崛的效果吧了。

你可能會覺得這樣做人很辛苦,其實我天性如此,不這樣做會更辛苦;你叫衣冠楚楚的花無缺像小魚兒般不修邊幅,他會舒服嗎?(絕無意思暗示自己有花無缺那麼英俊。)當然,我這種性格有時會給別人一些壓力;到過寒舍的朋友,可能都會因為吃糕點時弄了些碎屑在我那光亮的地板上而大為緊張,怕我不高興!(我怎會不高興呢?你們走了我立刻打掃便成。)

那麼我有沒有刻意製造一個很 cultured 的形象?不算太刻意吧,我只是寫自己熟悉的事物而已。刻意不刻意也好,這始終是我真實的一面。話得說回來,其實我是個頗能兼收並蓄的人:除了巴赫馬勒貝多芬,我也喜歡聽許冠傑羅文鄧麗君(我是個老餅);這頭看完英瑪褒曼,那頭去看周星馳;放下《純粹理性批判》,我會繼續去追聶風和步驚雲的故事(那已是十多二十年前的事了)。

我只是用這個網誌來練習寫作,記下自己的思緒,或發發牢騷而已。如果你到過這裏,看著我寫的東西很不順眼,我只好說句,我之為我,無可奈何。

7 則留言:

  1. 支持。(BTW,我卻很少打掃家居和抹眼鏡。哈哈。)

    回覆刪除
  2. 很 cultured ? 很 polished? 對不起,我沒有這種感覺。我有時發覺你寫得很粗糙,沒有深思,有時有些情緒化,不像一個 professor。

    回覆刪除
  3. 有甚麼粗疏及缺乏深思之處,就要請大家指正了。知錯能改,這才會進步呀?

    其實我的情緒挺穩定的,雖然脾氣有時大了一點。But nobody's perfect!

    "不像一個 professor" --- I take this as a compliment.

    回覆刪除
  4. 又Ingmar Bergman 又Mahler
    果然係麻煩友一名;p

    回覆刪除
  5. 可以看得出你下筆時是很小心的。

    一塵不染方面,我朋友跟你有點相似。我習慣在家不穿鞋赤腳的,去到朋友家,我第一件事是赤腳,朋友卻經常提我穿拖鞋,話腳有腳皮,不穿拖鞋會成地腳皮(好驚,一路行會一路甩皮??)我每次都忘記,佢次次都俾我激到想死。還有一位朋友,我每次探完佢家的廁所,佢都例牌要入去掃地,因為怕我掉了頭髮在地板上。所以我每次去完廁所都要自己執番啲頭髮。

    我也看漫畫的,最好有人借我看。雖然是學術人,但毋須吓吓都要咁學術的。係就真係好悶蛋了。有個新認識的朋友,食食吓飯突然問我什麼是文學。我當堂呆咗,好想掟佢出街。

    回覆刪除
  6. 嘩,你兩位朋友好厲害,我是望塵莫及了。(咦,照計應該無塵呀!)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