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20

寫作天份

記得讀過一篇金庸的訪問,其中問到寫作天份,金庸認為所有藝術創作 --- 包括寫作 --- 都要依靠天份,天份不高者,無論怎樣用功學習和練習,終歸是平平無奇。這也是我的看法。當然,有天份也須要努力,才會達到有可能達到的最高水平;至於能否有客觀的成就,甚至名垂後世,還得講運氣。

今天隨便拿起張愛玲的《流言》翻看,在第一篇文章〈童言無忌〉裏讀到她寫吃,有以下幾句形容某些餐館:

「他們的茄子特別大,他們的洋蔥特別香,他們的豬特別的該殺。」

讀到這裏,我心裏立時有這樣的反應:「第三句妙,可說是神來之筆,沒有寫作天份的人是怎也寫不出的。」

無獨有偶,今天在讀人家的網誌時,有一句引起我相同的反應;作者說的是各種網誌內容的多樣化,且看以下幾句:

「學者心得、母親的抉擇、記者的視野;商人的算盤、文人的觸角、少婦心事;還有各式的蠢蠢欲動與惺惺相惜。」

將「蠢蠢欲動」和「惺惺相惜」並列,驟看是因為表面的相似(都用疊字)而胡亂堆砌,再想一下,似非而是,那八個字其實是十分恰當的形容,而且次序也不能對調。

我的分析,當然不是描述作者寫這一句時的思考過程 --- 這樣的句子,通常都不是細心思考的結果,而是突然在腦海中「彈」出來的。這,就是天份的表現,寫得出這樣的句子,不費吹灰之力,寫不出,就算你天天寫一篇文章,練習文筆,也還是寫不出的。

65 則留言:

  1. 就如練武和跳舞,「苦練」的庸才,會輸給一個初學的天才。

    回覆刪除
    回覆
    1. 庸才和天才的分別太大,如果只是天份有些差別,則天份較低而加倍努力者大有可能達到較高的水平。

      刪除
  2. 哲學何嘗不是這樣?模仿一下哲學大師,就當自己也是專家喇(當然不是指王sir)。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也認為哲學很講天份。

      刪除
    2. 嘻嘻~
      其實哲學一點都不難的啦
      哲學泛指所有的科學理論

      白話點說:
      當您看的不同~您就想的不同
      當您想的不同~您就看的不同

      深奧點說:
      將準備說出來的話[此即哲字下方的口]予以打折
      就是哲學的啦
      嘻嘻~

      刪除
  3. 練習之外,還有觀摩。

    回覆刪除
  4. 謝啦 (面紅中)

    又,你第一段最後o個45隻字:收到了,一併謝過。

    另:Confirmed - 是彈出來的

    Dra

    回覆刪除
  5. 咁教授= =+
    哲學既天才又係點?
    點解你會認為維特根斯坦係個天才o_o"?
    佢最多咪係研究下邏輯變左研究語言哲學=0=
    不得不期待你既"哲學天份"= ="+
    ps:我投降啦v_v"
    你故意唔寫 考人耐性>0<"
    放心 已經接受自己資質高低既事實/口\

    回覆刪除
    回覆
    1. 維根斯坦的天才在於創見。

      刪除
  6. 庸材靠苦練也許無法創新,但只要勤力練並練得其法,分析學習名家的文章行文風格用字,寫出不失禮可以呃下人的文章也不是難事,特別是呃那些不識名家原文的人。

    正所謂讀熟唐詩三百首,不會吟詩也會偷。

    只要腦中的database夠大,好句子自自然然會彈出來,盡管那可能不是原創只是不知從那兒抄出來。

    回覆刪除
  7. 文少的「蠢蠢欲動」,間中也「惺惺相惜」?

    回覆刪除
    回覆
    1. 文少不會蠢蠢欲動的,他擅長大動作。

      刪除
  8. 文少去咗邊?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見他有在別處留言。可能他對本網誌已無甚興趣了。

      刪除
    2. 噢?有沒有失戀的感覺?

      文少,菊兮歸來~~~~~

      刪除
    3. 我可以負責任的說句, 文少應該還未死(笑).
      只是看到在王Sir這網誌有這麼多人(如果是不同的匿名君的話)"關注"文少的留言, 覺得蠻有趣.

      刪除
    4. 我估文少係上了大陸而大陸(大陸鋪租比香港便宜得多,佢嗰頭話香港無地產霸權,嗰頭又鼠咗去租金便宜嘅地方),而大陸對相當部份西方網站是封鎖的,文少為咗搵食亦只能夠「有口難言」喇:)

      刪除
    5. //可能他對本網誌已無甚興趣了。

      我估,其實係佢對你失去興趣;因你對他失去興趣。

      刪除
    6. 記得文少有篇「大作」:
      http://jonathan_sky.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981677
      話唔埋今次文少又「定時」上咗大陸「搵食」但點知卻「上得山多終遇虎」,更係俾大陸啲公安拉咗喇:)

      刪除
    7. 不知不覺間,又到左本周的點播時間,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a7XIlC8vWA

      cyc

      刪除
    8. Yan,

      我對文少從來到冇興趣咖!

      刪除
  9. 我不太相信天份論

    技法可以煉出來;
    煮字煉句就是。

    想像力也可以培養出來;
    自覺一點,多想可能性就是。

    回覆刪除
    回覆
    1. 呢個世界有啲嘢叫做見頂。人人都可以努力讀哲學,姿態同言談方式倒容易裝扮,但為何不是人人都做得了大師?

      刪除
    2. 天分決定上限,訓練讓能力逼近上限

      刪除
    3. 或許我真正的想法
      不是不太相信天份論

      而是不喜歡天份論
      或認為人不應理會什麼天份不天份

      我覺得「存在先於本質」(這不是實然,而是應然)
      人不應理會自己的天份是什麼,而是應該是什麼
      「人的存在,是自己創造自己」--薩特

      我不知道整天在說天份不天份
      到底想或能帶出些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刪除
    4. 既使天才的作品,在某意義下,也不一定贏一些較平凡的作品--至少前者少了一份更努力與更執著。

      刪除
    5. 當然有關係,每個人的天賦都是持久而獨特的,瞭解自己天賦所在,培值天賦、擅用天賦,才是幸福、有效率、不枉此生的人生。在非天賦的部分投資過多心力,卻沒有把天賦充份發揮,是一大憾事啊!

      刪除
    6. 喜歡與否,無法改變現實呀。去到某個界線,無論怎樣再加努力,都是徒然,並非不斷彈跳,就能高如姚明。

      就連薩特晚期,都修正了「存在先於本質」的想法,承認早期的他不該忽略心理分析(個人層面的制限)同馬克思階級分析(社會經濟層面的制限)的見地。換句話講,並不是自己想怎樣,就真能怎樣,那種說法太過抽離人的處境,太過抽離人的肉身存在了。人的處境中存在著形形色色的條件限制。這一點,倒不是很多喜歡談論「存在先於本質」知道的。

      現在無人要否定努力和執著,問題只是,並不是付出了努力和執著,就一定會有成果,除非我們將這種「成果」定義得非常個人主觀,同時否認任何比較客觀的評斷標準,彷彿人人只要努力了,只要心地善良,都是哲學家,文學家,諸如此類。

        

      刪除
    7. 為什麼培值天賦、擅用天賦,才是幸福、有效率、不枉此生的人生?

      為什麼不枉此生的人生不能是明知自己天賦有限,仍然努力不休地為自己的理想奮鬥到底?

      為什麼沒有把天賦充份發揮,是一大憾事?
      為什麼一定要把天賦充份發揮,才算是好事?

      沒錯,如果一個人在非天賦的部分投資過多心力,卻沒有把天賦充份發揮,旁人看到自然會感到可惜,會感到不值,但如果當事人願意作出這種付出,如果當事人感到滿足,我們旁人還有什麼好說,好不值的?

      我從不會向任何人說「你有沒有天賦」這類話
      因為,既使某個人真的沒有天賦,但他一直努力不斷,我會極懷疑自己向他說出真相時,到底是在幫他還是害他。

      我會反問自己,到底我憑什麼去說出這一句話,而且,當我說出這句話時,很可能是在破壞一個人的最核心的價值,或是我真的道錯了--事實他是有天份的,只是還未發揮出來。

      好煩。

      實在不想說什麼天份不天份。

      刪除
    8. 我沒有說只要努力就是文學家或哲學家

      只是
      如果那人是讀文學的,我們可以說那個人的作品不好。
      如果那人是讀哲學的,我們可以說那個人的論文不好。

      當然,你可以用歸納法--那人不斷努力也似乎沒有多大進步--然後得出「那人沒有天份」這結論。但做出這推論後,我們到底想得到什麼?

      如果向某人說「那人沒有天份」,到底為了什麼?

      道出這句話,到底只是在做實然判斷,還是隱含背後的應然想法--你應該別再浪費時間了?

      就像我上述所言:

      "我從不會向任何人說「你有沒有天賦」這類話
      因為,既使某個人真的沒有天賦,但他一直努力不斷,我會極度懷疑自己向他說出真相時,到底是在幫他還是害他。

      我會反問自己,到底我憑什麼去說出這一句話,而且,當我說出這句話時,很可能是在破壞一個人的最核心的價值,甚至如果我真的道錯了--事實他是有天份的,只是還未發揮出來。--那麼我徹徹底底是在害人"

      刪除
    9. 用一個類比來說明我的想法:

      既使決定論(與不相容論)為真,我也堅拒決定論;
      既使天份論為真,我也堅拒天份論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非理性
      或許這不符合認識論的合理性
      但至少符合人生觀的合理性

      刪除
    10. 天賦的判斷大略有幾個要點:
      1.對某件事發自內心渴求的想做
      2.做某件事感到樂在其中、意猶未盡
      3.學某件事進步神速

      如果一個人能夠努力不懈地為某件事奮鬥到底,並且自始至終樂在其中,他其實有可能是走在天賦的路上。

      刪除
    11. 話多必有失,有得罪地方,請莫見怪。

      王Sir篇文個脈絡,始終是「做唔到大師名家就做唔到」,而不是「人生一定要做到大師名家才有意義可言」。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問題。

      假設有人縱使努力寫了十年,卻依然只能寫出爛文劣作。我們固然可以欣賞他的持之以恆,並為他過程中所獲得的得著及成長感到高興。如果將「成果」定義得非常個人主觀,那麼當然他本人愛怎麼想怎麼說怎麼做也可以。但客觀而言,容小弟不拐彎抹角,不好就是不好,未夠就是未夠,爛文就是爛文,無論過程怎樣享受。

      如果他寫爛文出來,**純粹**為求自娛,問題自然不大。

      但若他意念變得不純,居然**奢望**他人會對其爛文本身表示讚許,那就是妄念了。人生已經苦短,見到有人不斷活在妄念之中,不斷浪費時間在追求一些幾乎毫無成效的事情上,這還是令人感到可惜,雖然這種可惜未必需要、亦未必應該言之於口。

      至於沒有天賦的「真相」,並不是不說出口,就不存在。人真的可以長期不理會其他人所給的意見嗎?小弟就是不太認同早期薩特存在主義式的觀點。人始終是社會性的動物,人的自我實現多多少少需要客觀認同配合。缺乏了客觀認同,單憑主觀上的滿足和堅持,未必讓我們有足夠力量走得更遠。而不少情緒疾病的起因,往往不是不夠正向思維,而正是主觀感受與客觀事實嚴重不符。因為客觀事實與自己預期嚴重不符而乾脆將自己封閉起來,是種病態的生存方式。

      刪除
    12. 如果有人畫畫很醜怪,無人會買,卻奢望將來做個畫家,畫畫謀生。這其實是非常冒險的事情。身為朋友或旁人,提醒一下他要注意一下風險,亦不為過。

      我們當然不能向他人宣判「你沒有天賦」。Existentially speaking, 我們當然要顧及他人感受。如何以恰當語氣態度表達,是一個重要問題。

      但就所要表達的內容而言,objectively speaking, 無論怎樣努力,唔得始終係唔得,未夠就是未夠。有時都好難改變到。我們可以選擇視若無睹,但這只能改變主觀,不能改變到客觀。

      如果純粹因為心情好,自信夠,就可以做多一倍成就,原先的問題就不是沒有天份,而純粹是心理素質不好了。如果純粹因為不夠錢,無法去知名藝術學校學畫,這也不是不夠天份,而純粹是經濟條件不具備。


      刪除
    13. 我上面那麼多個回覆,除了第一個回覆,全部都不是再回應或反駁blog主。

      而且我沒有否認「不好就是不好,未夠就是未夠,爛文就是爛文」這客觀性。

      你到底從我哪段文字得到我否認「好不好」這客觀性?

      第一,我質疑的是憑什麼去否定「一個人是有天份的」。這屬認識論問題。
      (我細想後,要肯定一個人有天份是容易之事,例如哲學家kripke就是邏輯天才吧;但如何否定一個人是有天份的?我們對天份的理解會否太過狹窄--一定要早年成材才可以?)

      第二,既使存在著所謂「天份」,而且某人事實上沒有天份,但我憑什麼「好言相向」地去向他說出「你沒有天份」這句話?
      這屬應然問題。

      至於是不是病態的生存,也是言之過早,或要按情況而定。

      假如(是假如啦)事實上決定論(與相容論)為真,你認為有人再持有「人有自由意志」這觀點是病態的生存方式?還是,不持有,更病態?

      刪除
    14. 我最多只會說:
      「你覺得自己行不行?如果你自己覺得自己不行,就試試其他吧。」

      既使語氣再好再善意,道出類似「你會不會沒有天份?」這種話,我覺得真的好狠,無論是什麼語氣之下

      刪除
    15. 睡了,你的回覆令我思考得更多與更深,也令我一直抗拒天份論的模糊想法,在今次討論中變得更有組織與powerful
      感謝 :)

      刪除
    16. 「你覺得自己行不行?如果你自己覺得自己不行,就試試其他吧」與「你會不會沒有天份?」恐怕只是表達語氣上有所不同而已。假如對方追問,你為何要說,「覺得自己行不行?如果自己覺得自己不行,就試試其他吧」,這最終還是要回到「會不會沒有天份?」這一點上。

      用番你之前的提問方式,為何覺得自己不行,「就要」試試其他呢。這是不是已經暗含了預設了「會不會沒有天份」這個問題?


      打個比方,如果A問B,A外貌美不美,而A得到的答覆卻是「其實美不美不重要啊,最重要是活得開心有自信」,或者「我覺得你好有氣質,而氣質的人就是美」,咁A自己都心照啦。


      刪除
    17. 在佛洛伊德看來,不肯面對現實,而用各種方式躲避掩飾,是種幼稚病 Infitilism. http://books.google.com.hk/books?id=HOnBzJIvS4YC&pg=PA97&lpg=PA97

      不過,按此標準,恐怕大部分人都是有病了。對於佛洛伊德來看,恐怕只有很少數幸運兒才是健康正常的。

      刪除
    18. 為何「覺得自己不行,就要試試其他」是隱含了「會不會沒有天份」這個問題?這最多只是隱含「那人覺得自己不行」或「那人覺得自己是行的」。

      設想A讀哲學讀了半年,我問他讀哲學讀還可以嗎?他說他讀得不太可以。

      在這問題中,如何預設了「會不會沒有天份」這個問題?甚至有可能,當他說自己讀得不行時,只是因為他缺乏信心而自以為不行,其實他是有能力的(有能力與有天份不同,不贅)。

      至於,佛洛伊德,在他看來,我們都是戀母狂。難道我們就是戀母狂?佛洛伊德在任何認真的討論中都不具說服力。

      刪除
    19. 我還有一個觀點是
      如果某人不斷努力也似乎沒有多大進步,我們通常都會用最佳解釋推論(inference to the best explanation)得出「那人沒有天份」這結論。

      但我一直懷疑這是否為最佳解釋。
      我認為有一個解釋被忽略了,就是那人的努力是弄錯方向,他缺乏了方法學的訓練。如果他掌握了正確的學習方法,他便進步得很快,達到很高的水平。

      當然,作品都有較好或較不好的程度之分,人的學習能力也會有一定程度之分,但「學習能力」這概念似乎不同於blog主使用「天份」時的用法。

      至少學習能力一般的人,只要掌握好的方法與多加訓練,所得的水平都能去到學習能力較好甚至超好的人。而blog主的說法是,沒有天份的人永不去到天份好的人的水平。

      刪除
    20. 楊梓燁,

      你對天份論的反感似乎有點 obsessive。Anyway, 我這篇講的主要是創作的天份,你說的讀哲學和方法學的訓練,雖然可以有創作的成分,但至少在學習的初期,不須要自己創建理論,所以跟我說的始終有分別。不過,就算是哲學,我也相信是講天份的;明天有空我會另寫一篇。

      //blog主的說法是,沒有天份的人永不去到天份好的人的水平//

      - 我會說沒有天份的人永不去到天份好的人可以到達的最高水平。

      另外,你那個決定論的類比也不恰當,因為我們的思想、感情、和對自己及他人行為的理解都與決定論相悖(可參看 P.F. Strawson 的經典論文 "Freedom and Resentment"),而天份論則沒有這個問題。

      刪除
    21. //佛洛伊德在任何認真的討論中都不具說服力//

      - 不妨讀一讀 Samuel Scheffler 的 Human Morality, J. David Velleman 的 Self to Self, John Deigh 的 The Sources of Moral Agency, 和 Jonathan Lear 的書。

      刪除
    22. 我始終不太肯定dr wong你對「天份」用法是什麼。我希望你可以進一步說清楚「天份」的用法,再作討論。

      其次,決定論那裡不是在嘗試進行類比論證。我只是想用「抗拒決定論有著某種非認識論上的價值理由」來說明:同樣,抗拒天份論其實也有著這樣的價值理由。雖然這理由不夠抗拒決定論為強。但至少抗拒天份論有著肯定人生做事的價值理由。

      還有,如果dr wong你有空閒的話,我希望你能解答我的問題:

      第一,我質疑的是憑什麼去否定「一個人是有天份的」。這屬認識論問題。
      (我細想後,要肯定一個人有天份是容易之事,例如哲學家kripke就是邏輯天才吧;但如何否定一個人是有天份的?我們對天份的理解會否太過狹窄--一定要早年成材才可以?)

      第二,既使存在著所謂「天份」,而且某人事實上沒有天份,但我憑什麼「好言相向」地去向他說出「你沒有天份」這句話?
      這屬應然問題。


      感謝你的回覆:)

      刪除
    23. 我本來刻意使用「天賦」一詞因為它可能和王教授說的「天份」不完全相同。我想談更廣的東西,不過後來實在是懶了,所以就回到王教授說的「天份」吧XD

      (我要談的「天賦」可以參考《發現我的天才》一書)

      第一,天份不是有和沒有的差別,而是高低程度的差別。由於天份差異,某甲可以達到比某乙更高的水平,但在一般人眼裡,可能甲乙都能達到很不錯的水平。換言之有時不是「好」和「不好」的差異,而僅僅是「極好」和「好」的差異。

      第二,天份可以細分成很多領域,同樣是寫作,某人可能沒有寫幽默文字的天份,卻有描述細緻情感的天份;即使他不適合寫搞笑文學,也可能成為浪漫文學的大師。

      第三,如果天份的定義是「可達到的最高水平」,在他達到那個水平前,我們無法確知他的天份到哪裡。同樣地,王教授也沒主張只有少年成材才算有天份。

      第四,就算我們知道一個人的天份到哪裡,我們也可以用不同的方式透露,比如我們一般會說「你對B比對A有天份」,而不會說「你對A沒有天份」。

      刪除
    24. 我再想一想,我的問題可以還原成兩個簡單的問題:
      1.假如我們難以確定「一個人是沒有天份的」,那我們談天份來還有什麼價值?

      更基本的
      2.到底一開始談「天份」是為了什麼?

      在此,我發覺自己問的不是一種客觀性的問題,而是一種主體性的問題。我發覺我一直將「天份論」當作一種主體性的問題去思考。

      所以,我對天份論有一種dr wong稱為「有點 obsessive」的反應

      刪除
    25. 1.「無法確知」不等於「無法知道」,我無法確知我是否愛一個人,但還是可以一直放在心上,持續地探索。有沒有天份是可以花一輩子慢慢探索的問題,無論是對自己或對別人。

      王教授的文章本來就沒有提到如何判斷天份,我之所以提出「天賦」,其實也是為了解決如何判斷的問題。

      2.就只是描述一個客觀存在的自然現象、自然規律而已,不見得要為了什麼。

      刪除
    26. 楊梓燁,

      讓我簡要地回答你的幾個問題。

      //我始終不太肯定dr wong你對「天份」用法是什麼。我希望你可以進一步說清楚「天份」的用法,再作討論。//

      - 我相信我的用法和你的(和參與討論的其他人的)用法分別不大。假如你要求我給一個準確的 descriptive definition,恕我無能為力了。假如只是要我粗略地說明一下,我會說「在 X 方面有天份」的意思是「在 X 方面天生比一般人有較強的學習能力」。

      //我質疑的是憑什麼去否定「一個人是有天份的」。這屬認識論問題。//

      - 這沒有一定的,要看情況。判斷一個年幼的人在某方面是否有天份,是相當困難的,因為有些人發展較遲;然而,當一個人在某方面花了很多時間和心機學習,並得名師指點,從小學習,到成年後最多只是達到一般人的水平,我們便可以相當肯定那人在這方面沒天份。

      //即使存在著所謂「天份」,而且某人事實上沒有天份,但我憑什麼「好言相向」地去向他說出「你沒有天份」這句話?
      這屬應然問題。//

      - 這也是沒有一定的,要看兩人的關係。假如是師生關係,老師又有多年教學經驗,閱學生無數,憑經驗能相對準確地判斷學生的天份,學生又想知道老師的看法,好幫助自己決定是否走某一條路,那麼,老師向學生說一句「我認為你在這方面天份不高」,是無可厚非的。

      //到底一開始談「天份」是為了什麼?//

      - 求真就是一個好理由。

      刪除
  10. 對,東坡早言:「吾文如萬斛泉源,不擇地皆可出,在平地滔滔汩汩,雖一日千里無難。及其與山石曲折,隨物賦形,而不可知也。所可知者,常行於所當行,常止於不可不止,如是而已矣。」

    回覆刪除
    回覆
    1. 單看這幾句,就知他所言非虛。

      刪除
  11. 王教授,餘音裊裊那首'Spiegel im Spiegel'很meditative,聽得我入了神。謝謝你的介紹。

    回覆刪除
  12. 話時話,安徒生都想做好多高檔文學嘢,但最終都係童話故事出名,真係吹脹。


    後來安徒生繼續出版了很多作品,他仍希望能成為一個優秀的小說家和劇作家;他非常蔑視「童話故事」,雖然那是他唯一的天分。
    http://zh.wikipedia.org/zh-hk/%E5%AE%89%E5%BE%92%E7%94%9F

    回覆刪除
  13. //金庸認為所有藝術創作 --- 包括寫作 --- 都要依靠天份,天份不高者,無論怎樣用功學習和練習,終歸是平平無奇。//

    之前,大陸作家莫言相對於金庸來說其知名度可能只是屬於比較「平平無奇」的一般文學作家而已,其作品在香港甚至可能更是屬於無人問津之列,
    但奇蹟卻在一夜之間出現:莫言,這位原本遠比金庸平平無奇的文學作家卻竟然獲得世界級文學的殊榮--若貝爾獎,
    反而「寫作天份」高的金庸卻未能獲得這一世界級的殊榮,
    這個「寫作天份」是否存在「各花入各眼」的問題,
    抑或「天份」與「各花入各眼」各佔百分之幾甚至後者重於前者?

    (上述看法可能只適用於文學藝術類別)

    回覆刪除
    回覆
    1. 莫言作品的高下是一回事,莫言作品所得的評價是另一回事。

      刪除
  14. 王sir,
    你知唔知道勞思光瓜左?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介唔介意遲d寫篇關於佢嫁?

      刪除
    2. 唔寫喇,否則又會有人話我鞭屍。

      刪除
  15. "作者說的是各種網誌內容的多樣化"

    [LINK] Summing up.

    "W. Wong10/21/2012 11:27 下午 對,但始終不是原創"

    Neither am I. ;)

    In this day and age, originality is quiet rare, I'd say we often stand on the shoulders of giants.

    Shoot, I said GIANTS again. haha.

    -49er

    回覆刪除
    回覆
    1. I meant to write "quite" instead of "quiet."

      Wish there's an auto correct function for someone who type faster than think.

      Happens all the time with me, please pardon.

      There has been a few outstanding tickets against me issued by the grammar cops...

      -49er

      刪除
  16. 每個的人的天份都不同,只要有機會發揮,那管在別人眼中,是何等不足道,都是一件開心的事。其實,作一個懂得欣賞別人的天份的人,而能把令別人明白他的天份所在,已是一份很難得的天份。小弟寫作的態度很簡單,在沙粒中看天地恩情,在貝殼裡聽喜樂哀愁。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