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26

宗教 ‧ 政治 ‧ 語言暴力

有些人討論問題時很容易激動起來,或聲線提高一點,或說話急速一點,但除非討論的是宗教或政治,否則很少會激動到面紅耳赤、咬牙切齒、磨拳擦掌、惡言相向、甚至出言恐嚇(這在匿名的網上討論尤其嚴重)。有時不是討論,只是你公開表達了意見,例如發表了一篇文章或出版了一本書,也可能會引起一些人向你使用語言暴力例如 Richard Dawkins 出版了 The God Delusion  一書,大力批評宗教的禍害,之後便收到不少充滿語言暴力的電郵在以下短片裏他讀出其中精選



很難想像一本討論文學、歷史、哲學、數學、經濟、人類學、或物理學的書會受到這樣的「厚待」。就以香港這小小的地方為例,假如你和飛刀門的嘍囉交手,他們最多是沒完沒了說你頭腦不清、不懂邏輯、扣你這頂那頂的謬誤帽子,但不會恐嚇要斬你手攞你命;塵雲教的信徒則不同了,他們有時連作狀客觀地討論也省了,一言不合,便罵你「五毛」或「賣港賊」,你再批評下去,他們便可能發狂,加強語言暴力,問候你祖宗十八代、甚至威脅你的人身安全。

為何宗教和政治才會如此?我還沒有一個自己滿意的解釋,假如你有高見,不妨留言說明,以開我竅。

96 則留言:

  1. 滿意的解釋我也找不到,以下純屬意見:
    這些人都是被洗了腦,著了魔,對於反對性的言論過份敏感,只相信自已所相信的,例如中國的「愚民教育」,就這次釣魚島事件,國內民眾充斥著語言暴力和不理性行為(例:各壞日本製車輛),宗教方面,fundamentalism 堅信所謂的救贖,並認為《聖經》無誤謬性,所引生出來的強烈感情性言語暴力。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或可說過強的 sense of identity 吧。

      刪除
    2. 我想也可以說是"團體的代入感" 和 "個體的無力感" 融合了吧
      而只有宗教和政治等"理想上"的團體沒有確實的對錯,
      不像文、史、哲、數、經或其他科學有事實根據,
      只要你自己相信你所信的就可以將自己當成是團體的一部份,(信教,投票給特定政黨)所以說政治/宗教最重要講包裝,呃人入局

      又只要你相信就沒有人可以說你錯,"不要問,只要信",民建聯講左咁多年大話都仲有咁多人信,就係因為佢地講到個理想幾咁好,專呃D唔太留意時事GE老人家

      而當個體被質疑其所相信的團體的問題時,那種無力感(無力解釋)轉化成憤怒,不想相信自己所相信的原來是假的,
      繼而代入團體一份子,令自己相信自己正在捍衛自己所相信的團體,
      為自己的團體的問題"合理化"
      為自己的憤怒和謬論帶來"正當理由",
      所以特別面紅耳熱,亦特別多"膠論"
      而正因"理想"沒有對錯,他再膠,只要他信,也確實吹佢唔漲,而他亦知道你吹佢唔漲,因此他也膠得自得其樂

      也許說太多了,教授對不起,可能簡單"盲目"二字足矣

      刪除
    3.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刪除
  2. I think 宗教和政治 give hope to them more than other issues. They'll will be angry to people spoiling their hope

    回覆刪除
    回覆
    1. I agree that this could be an important factor.

      刪除
  3. 因為所謂政治取向(註明)和宗教信仰(註明)根本就是沒有理由地合理化自己或者某團體的"喜好"

    當理性的批判和使用反例證明,他們擁護所謂多麼"高尚"理由是何等無理和以偏概全

    他們一定反面,因為"無知"和"羊群效應"正正是他們最佳示範
    他們之後任何辯解和人身攻擊,一切行為.目的就是證明自己不是以上那一堆人.

    簡直又一種人類劣根性:貶低別人的優越感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不是只有政治和宗教才會如此?

      刪除
    2. 我只能最容易顯示這一種問題,我曾經見過科學教或迷信科學的人都是這樣!唔講唔覺!沉迷抄投票的人都是這樣!

      只有一個可能解釋:wishful thinking

      刪除
  4. Let me try. But I'm just guessing. Many people see their religion and political views as some life and death matters and some either-or situation. Either you are a believer or you are going to hell. Either you are in the same political party as mine or you are the enemy. And they think people having different points of view are threatening. So, they, I mean the brain washed and crazy ones, make threats. For these people, they get their religious faith and political views not by analytical thinking. They blindly believe. If people who don't agree with them are right, they are doomed. So, they feel threaten whenever they hear their "enemies" saying things they don't agree. And they don't have the brain to argue for their case. But they see it as a matter of life and death. So, it is like their lives are threaten by their enemies' words. They resort to threats. Fields like math and science are well established, you convince people by proofs (math) or by empirical data (phys etc). Others fields are about arguments, theories, calculations, applications, data, etc. Even if arguments are somewhat like opinions they are not like life-and-death situations as those people see religion and politics. I know what I've just said isn't much an argument. Need to get some psychologists to do some research. -zpdrmn

    回覆刪除
    回覆
    1. I am not sure political issues are mostly a matter of life and death.

      刪除
    2. I stretch too much. Haha. --zpdrmn

      刪除
    3. zpdrmn: "Fields like math and science are well established, you convince people by proofs (math) or by empirical data (phys etc)."

      Given the proofs and data, there are still plenty of climate-change deniers, simply because their decision is firmly based on the believe that accepting global warming means the reject of the free market.

      Further reading, from an Salon piece today, here: http://www.salon.com/2012/08/27/dont_say_climate_change/

      -49er

      刪除
  5. (Follow up) A wild argument (should call it a hypothesis):
    When people think about matters on religion (authoritative religion, I should say), esp. their own religion, certain part of their brain fires up. Maybe the same part of the brain fires up when they think about matters on politics. When other people say something bad about their religions or do not agree with them in their views on religion, that part of their brain gets negative stimuli. For some people, like those I mentioned above, who have a weak control on another part of the brain, this second part of the brain fires up when the 1st part gets a negative stimuli. The 2nd part is responsible for making threats. We need some neuroscientists here to check mu hypo. -zpdrmn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的想法跟你相似,宗教和政治可能是由腦部管理原始反應的部分處理的。

      刪除
    2. But why religion and politics particularly?

      刪除
    3. Maybe in these two areas, some people get brainwashed or have fixations. (Authoritative religion requires blind faith. Politics has ideologies. Sometimes people have those ideologies are like having blind faith. Or you may call them political beliefs. Both religion and politics can make some people see others having opposing views as enemies.) In areas other than these two, brainwash is not as easy (or common), and most people won't see people having different viewpoints as enemies. When you're brainwashed, you are blind. For some of those blind people, when they hear opposing viewpoints they get angry (or feel threatened) and they threaten their enemies. I know I'm kind of repeating myself.
      Oh, about that brain stuff? Maybe seeing someone as your enemy is related to triggering some part(s) of the brain. That in turn trigger another part of the brain. (It can be just the same part.) And it translates to making threats. (When real fight isn't likely, that's the best one can do? Or they are cowards and only make empty threats.) So, maybe to really know why, we do need to call in some neuroscientists. But then science, when at the end things are figured out, can only tell you what and how but not really why. --zpdrmn (bore you to death?)

      刪除
    4. 近年有些研究報告顯示,宗教體驗同側頭葉癲癇有一些相關的神經活動模式 :)

      cyc

      刪除
    5. CYC>> Such transcendental experiences--also standard-issue alien-abduction stories, even sexual arrousals--"could" be obtained by tickling the temporal lobes by apply electromagnetic stimulation.

      Read this: http://www.wired.com/wired/archive/7.11/persinger_pr.html

      However--since you had asked elsewhere on this blog if any theories were peer reviewed--the "God Helmets" experiment is under dispute and quite controversial.

      -49er

      刪除
    6. Wong,
      I have a question. (Hear me out.) I have already said that science doesn't really answer the why questions. Of course I know we don't resort to science for all the questions we have. Sometimes I mumbo jumbo about spirituality where I don't rely on science. When I do artwork or play piano, I don't think about science either. But with my background whenever I see something as a candidate for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 I will look at it that way. In that case, I will see the why question as a what or how question but not some ultimate why question we can't answer. (Given the current scientific knowledge and technologies, we need to or are forced to stop somewhere as the why question goes, saving whatever we can't now answer for future investigations.)
      Now, let's say we ask the why question not in light of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 (or worse yet, just guessing or proposing a hypothesis like what I've done above) but in light of some other kind of investigation. My question is what are the criteria of such investigation (for example, how to judge if an answer really answers the why question or the ultimate why question) and what is the methodology. Obviously, I am not familiar with it at all.
      Another question is: should your question be subjected to scientific investigation or some other kind of investigation?
      (I can't say I'm confused or lost. But I--kind of--feel like so.) --zpdrmn

      刪除
    7. //...science doesn't really answer the why questions.//
      Once I told my nephew doing science is 不求甚解. ((: He objected. --zpdrmn

      刪除
    8. I don't know how to answer your first question; it's too big. As for the second question, I would answer "yes".

      刪除
  6. 我的愚見:
    當你指出他們的觀點有問題時,因為他們沒有能力用理據說服你,於是只能攻擊你as a person (ad hominem)。同時,你提出的指証,在他們眼中,像「間接」告訴他們是傻瓜和白痴,怎麼會相信一套錯誤﹝或站不住腳﹞的信念。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還是那個問題:為何特別是宗教和政治有這個情況?

      刪除
    2. 會唔會係"對象"祟拜作怪?
      盡量拉攏一班忠誠fans
      起渠地面對塑造到"對象"係真理權威
      至高無上 其他人反對
      fans眼中 佢地仿如跟真理作對
      大不敬
      城邦教同基督教都係類似例子
      一般狀況 聽到觀點有問題 大不了改
      但係"對象"俾人批評 就好似俾人褻瀆
      fans咪反擊lok
      不過諗極唔明既就係
      點解"對象"俘虜左一班fans
      就算"對象"係咁講屎好好味
      fans一樣照講 唔可以中途轉馱咩??

      刪除
    3. 中途轉馱,好易會想到過去咁投入傳教護教為乜,於是接受唔到自己咁浪費時間法,唯有強行相信自己並冇崇拜錯,錯的是他人。為左鞏固呢種感覺,於是對反對自己的人惡言相向以取得精神勝利,欺騙自己立場沒錯

      刪除
    4. 我唔係幾同意
      咁樣同教授之前個個十蚊叫賣遊戲有咩分別
      大家係咁叫 叫到最後係咁輸
      點解唔早d改變立場 輸小d呢??
      只係為面子咁簡單??
      二來 由我兩個例子睇黎
      佢地都唔似係要面子咁簡單
      基督教既話 只要面子既話
      又點會斬手斬人咁激動
      世上又點會有咁多宗教糾紛
      城邦教既話 我都見到唔少打手起到
      成日放相俾陳雲 等佢帶動氣氛
      一齊踩大陸人
      兩方反對者既下場係點 教授已經講左
      兩個例子都話俾我地知
      佢地好支持自己既"對象"
      唔會只要面子
      我所講既"中途轉馱"
      係指"佢地跟左對象咁耐
      唔會覺得對象講既野有時幾有問題既咩?
      點解祟拜既威力會咁大 令佢地咁盲目?"

      刪除
  7. 我十餘年前了解到, 在網絡上有三個話題, 每談下去必爭吵不斷:
    1. C教 2. 統獨 3. 民主/獨裁
    當時曾有一些頗活躍的網友在這些問題上吵到不再上那討論區.
    所以我在網上少談這些, 緃是談也是求同存異, 點到即止.
    反正吵來吵去誰也說服不了誰.

    如今可能有點變了, 但始終宗教政治二事是沒有正確答案的.
    雖說沒正確答案的不只這二事, 但可能不少人認為評論這二事不需有什麼資格, 也不需訓練, 都可以對這二事有意見.
    而這二事確實也影響較廣.
    而網上的環境也容易令人有錯覺以為自己能隱藏身份, 自然各種言論都"自由"了點.
    人在現實世界的表現, 很可能大不相同.

    回覆刪除
    回覆
    1. //人在現實世界的表現, 很可能大不相同. //

      - 會不同,但仍然是在討論宗教和政治時最容易反面。

      刪除
    2. 蝮: "人在現實世界的表現, 很可能大不相同."

      Prof.: "討論宗教和政治時最容易反面。"

      I have friends who had dated had broken up, and the wife had denied sex to her husband, when they fought because they had discussed religion and politics over dinner.

      From my observation, any discussion on any topics will inevitably turn ugly when the participants take things personally.

      -49er

      刪除
    3. 王Sir,

      同意.
      我所指的網絡世界與現實世界的行為差異在於表達.
      在網上英勇者, 在現實世界未必英勇.
      我自己在網上與現實世界, 行為也頗不相同.

      49er,

      我猜你也是在美國?
      如果對的話, 我倒能想象.
      如在香港的話, 我想談宗教反面機會較高.
      要是談政治, 根本很多人都沒太多留意, 吵架容或有之, 反面我想不多.

      我認為在香港總體而言, 朋友之間要是因宗教或政治而爭吵, 較可能只是一時不和, 會到絕交的地步機會不是沒有, 只是較小.
      相比之下, 因利益轇轕而反目的人, 不知凡幾.

      刪除
  8. 這裡一種普遍的觀念是:熱好宗教或政治的追隨者,都有同一表現,叫frenesia,英文是frenzy。
    因為兩者都必定有完全devote的人才能成事。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些人就是 fanatics 了。

      刪除
  9. 不知道那些塵雲的追隨者欣賞完以下電影會有甚麼反應?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ViEiDjd7Ew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可否解釋一下這電影(我沒看過)和塵雲追隨者的關係?

      刪除
    2. 這部60年代的電影似乎是以西洋殖民者的視覺描繪中國人,與塵雲追隨者對中國人的理解相似。

      刪除
  10. 文學主要涉及個人喜好,沒有客觀有效的真理主張(truth claim請問應該點譯?),甚少會有絕對化。很少人因為金庸小說而打打殺殺,就算有都係維園阿伯級次。

    但哲學、宗教、政治都牽涉客觀有效的真理主張,所以都可以出現絕對化傾向。

    哲學人主要係講理性,所以就算會走歪出現問題,最多都好似天命教徒咁,鬧爆你發洩完之後就心滿意足。

    但宗教同政治,並不主要講理性。問題就大了,越是沒有現代化的宗教,就越封閉固執。

    應該沒有其他範疇會有類似的絕對化傾向吧。綠色運動,女權運動,都可以歸入政治方面。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最近新興 Apple/Jobs cultists 一詞。 Apple fans vs haters 差不多到宗教程度。

      刪除
  11. //討論文學、歷史、哲學、數學、經濟、人類學、或物理學的書會受到這樣的「厚待」//
    嗯﹐我認為歷史和經濟學的書也很容易引起激辯的﹐因為兩者背後都有一套歷史觀和世界觀﹐而這套觀念也會跟一大堆政治概念有關連。

    如﹕日本以前出的歷史教科書否定南京大屠殺﹐先不論他們的否定有否充份的歷史理據﹐但是單純否定南京大屠殺這觀點﹐便引起中港臺三地不少人的不滿。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說的不只是「引起激辯」,而是喊打喊殺;,討論歷史和經濟學大多不會如此吧?(當然會有例外。)

      刪除
  12. 言歸正傳

    這個問題﹐我不打算跟你想談甚麼我執﹑所知障﹑三害之類的佛學觀念﹐因為很難驗證。
    我認為自然科學和數學方面的討論很難引起爭拗﹐因可作事實判斷﹐可以驗證。
    歷史和人類學這類人文學科﹐如不牽涉史觀﹐而只是史實考據上的討論﹐也很難引起爭拗﹐因可作歷史和考古學考證。
    政治﹑宗教之類的人文概念討論﹐容易引起爭拗﹐難作量化分析﹐無可證偽性﹐不能做實驗﹐所謂討論﹐純粹不過是雙方為自己那套價值觀信仰自圓其說。
    又﹐你跟一神教徒或多神教徒進行宗教討論﹐效果也迴異。
    多神教多數不具排他性﹐因此你跟多神教徒討論﹐對方只著重講述自己相信原因﹐也甚少會不斷說服對方相信。
    是故﹐不論你如何質疑多神教教義﹐對方一句「你不信便算」﹑「寧可信其有」﹐便沒剩下多少爭拗餘地。
    一神教的一神代表絕對真理﹐因此其教義下的宇宙觀﹑道德觀和個人價值觀的排他性便很強﹐因此他們很容易將其他價值觀和信仰妖魔化﹐變得極具挑舋性﹐因此爭拗不斷。

    政治信仰上的爭拗呢...原理其實也是一樣﹐便是一些人將某種價值觀當作絕對真理﹐至善標準﹐很容易將其他價值觀和信仰妖魔化﹐變得極具挑舋性﹐因此爭拗不斷。

    總之﹐激辯原因有三﹕
    (1)價值觀本來很主觀﹐討論很難做到客觀論證﹔
    (2)政治和宗教容易影響一個人的人生觀的構成﹐並形成一種信念﹐若信念受質疑有機會導致人生觀崩盤﹐駁斥質疑是人類自我保護機制的結果﹔
    (3)部份政治觀和宗教觀愛自行封聖﹐自稱作作絕對真理﹐極具排他性和挑釁性﹐本質上愛打壓異見。
    又﹐某套政治觀雖聲稱容納多元聲音﹐但其實還是以「根據該政治觀建立的政治體制」作為前提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是非一神教就是多神教的。
      例如你同清海教徒數臭他們的無上師,他們一樣會發癲。他們是一神教徒嗎?

      刪除
  13. 可能很大程度是與本身民族的文化傳統有關。例如中國,中華民族,其文化傳統是忠君愛「國」(朝代),傳統文化的忠是愚忠,傳統文化認為不忠於君主就是大逆不道,子民均應/均可誅之。
    這樣的君主獨裁社會及其文化已延續了數千年,文化傳統是不容易一朝一夕改變的。雖然百多年前推翻了皇帝,但國共兩黨仍然秉承傳統文化爭做皇帝,繼續用傳統方法,以武力征服對方,直到現在,共產黨仍然堅持皇帝時代的傳統文化,以監禁迫害等手法,不容許反對黨存在。
    中東一些國家的民族也有類似情況,他們的傳統文化也是獨裁式的和有很長的歷史,也是在繼續著他們的傳統文化,相信也是不容易短時間內能夠改變的。
    而另外一些民族雖然以前也是君主獨裁制度,但很早(5-6百年前)就開始了變革,則沒有那麼拒絕不同政見,例如馬克思的政見雖然並不被英國人接受,但英國人卻容許馬克思在那裡繼續發展他的共產主義學說。這在中國或中東那些民族是一定不會容忍「異端邪說」的。
    所以,到底是人腦處理政治宗教的部位所決定還是由其傳統文化所決定?可能是後者佔據比較重要的位置。

    回覆刪除
  14. 一、其實近年Dawkins對宗教也越來越出言不遜。換成是生物學領域內的爭論,他要彬彬有禮得多(比如以前和Gould的筆戰)。

    二、除了政治和宗教外,道德爭論也有類似情況。像Wilson當年發表Sociobiology,Singer對安樂死的觀點都給他們來過暴力的回應。

    cyc

    回覆刪除
    回覆
    1. 道德爭論如果不涉及宗教或政治的,也許會較少語言暴力。

      刪除
  15. 我覺得有三點:

    1. 宗教和政治,有很強的sense of identity,你發言反對,人們便感到被冒犯。比起來,若談甚麼經驗主義者和理性主義者之爭,雖然人們也對自己的立場有感情,但那就生活而言,始終是比較「外在」的立場,對和錯對自己而言也沒甚麼所謂,不是宗教和政治那種基本的生存定位。塵雲教的例子,根本是民族主義了,有很強的「中國人」、「香港人」的sense of identity,帶著「國仇家恨」和你說話。反之,飛刀門其實不過是利用飛刀神技「落場踢波」而已,踢完就算。(當然要視乎討論題目。)

    2. 宗教和政治,有很強的道德感。飛刀門眼中的「你錯」的意思,就只是字面上的「你錯」而已,最多加多個「你死蠢」,但塵雲教眼中的「你錯」的意思,卻是「你邪」。當人們自我定位為「正」,視你為「邪」,受良心驅使而義憤填膺,有甚麼罵言說不出來?

    3. 我想,每一個立場也可能會有不理性、粗暴回應對其他立場之士,但每種討論,發言者的圈子其實都不同。很多正反討論,其實大多一般人根本不能或不願參與。假若討論的是文學、歷史、哲學、數學、經濟、人類學、或物理學,其實有多少人有興趣和懂?就算又有興趣又懂,有多少人懂得評?就算懂得評,有多少人真的對自己立場信心飽滿?結果剩下的可能只是一小群學者而已,其他人就算會看也不會作聲。飛刀門的話,肯拿起李大俠的書還要看得完,還要學以致用,願意和你討論邏輯問題,其實那個人的氣質大抵都不會太差吧?但,政治和宗教,卻是不少「蠻人」落場討論的機會。

    回覆刪除
    回覆
    1. //飛刀門的話,肯拿起李大俠的書還要看得完,還要學以致用,願意和你討論邏輯問題,其實那個人的氣質大抵都不會太差吧?//

      - 假如你看過那些人在這裏的留言,你便可能不會這樣說了。

      刪除
    2. 我的確沒看過那些人在這裏的留言,實在評不了這裡的飛刀門甚麼,但其實我也在別處看過一些發言離譜的飛刀門。我的意思只是說他們至少也應該有些特別的素養(不是說優雅、得體之類,可能只是肯看點書、會覺得理性重要之類)。他們可能夜郎自大,目中無人,無心討論,但我相信他們之中有問題的,比例上大多也是隨便拿別人作飛刀靶「羅彩」、自覺理虧後不服氣窮追猛打居多,並非真的有甚麼惡意,最多是有種執著。宗教和政治的討論者很多真的會暴戾至詛咒你的祖宗十八代,望你不得好死之類呢……

      刪除
  16. 王教授怎麼不把這些話用Facebook Private Message 功能跟陳老師講?

    回覆刪除
    回覆
    1. 王教授跟陳老師不過是溫和派與激進派之爭,有空跟老師「切磋」一下可互補長短。

      刪除
    2. 謝謝你的好意,但陳雲與我的分歧比你想像的大得多。

      刪除
    3. 我支持陳老師,不過王教授的文章於我是有裨益的,雖然我一個化學人未必能讀得懂哲學邏輯。多口一問,王教授可曾真「會」過陳老師?

      刪除
    4. 我們是舊相識,當年跟同一個師父學習陳式太極拳。

      刪除
    5. 吓!真被教授嚇了一嚇……

      刪除
    6. 跟陳雲同學太極的事我在這裏寫過了:〈雲深不知處〉

      刪除
    7. 當時的老師行事風格跟今日可相近?

      刪除
    8. //謝謝你的好意,但陳雲與我的分歧比你想像的大得多。//
      王Sir,這可也算屬“宗教 ‧ 政治”的分歧?還是只是屬哲學分析上的分歧?

      刪除
    9. Chan Chun Yin,

      我跟他不熟,沒甚麼交往,他為人如何我不清楚,只覺他沉默寡言,頗為深沉。

      刪除
    10. 神洲,

      那是政治見解上的分歧吧。

      刪除
    11. 王Sir,
      我覺得單就宗教,政治來說,是沒有對與錯之分的,只有喜歡與不喜歡之分。
      例如信仰自由似乎是世界絕大多數國家都公認的規則,所以很難說哪一個宗教是對的或不對,只能夠讓人去自由選擇信或不信。
      政治似乎也是一樣,在民主社會裡任何政黨都有不同的政治主張,法庭也無法判決誰對誰錯(所以民主國家法庭不會受理政治案件),也是只能由選民來選擇誰的政治主張較受歡迎。
      但是,哲學分析相信則不同,是可以有對與錯(或者是否合乎邏輯)的結論,是比較具有學術研究性質的課題。
      就像王Sir評論陳雲的文章,似乎是從哲學分析角度指出其不合邏輯的地方較多,而不是評論陳雲的政治主張?

      刪除
    12. 同意神洲兄所言,王教授同陳老師分歧是政治見解,陳老師幾乎不會有哲學邏輯分析,是以 facebook 文章頗有疵漏,可能是怕我這等凡夫俗子看不懂吧。我不完全同意城邦論主張,但城邦論法理基礎是有的,但試無妨。也有些部份不太現實,如中國內戰時向聯合國求助,但中國是理事會會員,聯合國出兵那裡他有權決定。
      無論如何,我總覺得王教授跟陳老師有機會交流一下一定像《探求一個燦爛的世紀—金庸/池田大作對話錄》般,但火花四濺。

      刪除
    13. //就像王Sir評論陳雲的文章,似乎是從哲學分析角度指出其不合邏輯的地方較多,而不是評論陳雲的政治主張?//

      - 一半一半吧。

      刪除
    14. Chan Chun Yin,

      我不介意跟陳雲正面討論,但他對我的批評大多沒有回應。

      刪除
  17. 可能信仰和政治使人抱有信念,而人總係理想化他們所持有的信念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人生意義的看法也可以是一個人的信念,但相信不會有人因討論人生意義時意見不合而使用語言暴力。

      刪除
    2. 這往往是群體信念和個人信念的分別,至於為甚麼人在前者受批評時反應會更易過激,或許會有進化心理學的解釋。

      刪除
    3. 現在幾乎凡事都可能有個進化心理學的解釋了!

      刪除
    4. 可有進化心理學上的重構,並不等於歷史上實際如此發生演化。

      我不懷疑進化本身,但有時某些所謂解釋令人感到疑惑。

      刪除
    5. 對,不少進化心理學的解釋不過是 just-so stories。

      刪除
    6. 我也不接受甚麼都用進化心理學的解釋。但有時候,如果發現人們真的天生會傾向於對一些事給一些特定情緒反應,同時又並非與他們的個人選擇和意識形態太有關連,那可能只有從進化才能找到成因。

      刪除
  18. 樓上的comment 無睇
    但我想是不是這兩都是「大是大非」的議題,卻同時與百姓,每一個人的生活都息息相關?

    Howard

    回覆刪除
  19. BTW, Prof., thanks for providing the New York Times OpEd piece on the sidebar. Good read! :D

    -49er

    回覆刪除
  20. 陳雲最新文章:
    http://hk.news.yahoo.com/blogs/sandwich/%E5%85%B1%E9%BB%A8%E4%BA%94%E8%AB%96.html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而看過,是陳雲一貫的 oversimplification。

      刪除
  21. 我之前曾經戲言:Quine所言的信念網絡裡最深層的(最少修改)是邏輯與數學。其實還有兩種也很根深柢固的,就是政治與宗教。

    個人拙見:
    政治涉及人們最根本的利益(正如霍布斯在自然狀態下所考量的情況)
    宗教涉及人們的生死觀
    這兩者都是人們自身生存下去的重要的信念基石,否定某人的宗教與政治觀,如同否定他們的存在一樣。

    回覆刪除
    回覆
    1. 請看以上我對 kelvin Y8/27/2012 7:31 的回應。

      刪除
  22. 其實會否只是基數問題?
    始終有「能力」討論哲學、數學、物理、美術等東西的人相對上並不多(有相當比例的人甚至以不懂以上東西為榮。)
    而政治及宗教,卻是大部分人都可涉獵甚至不得不涉獵的範疇。
    就算是相同的1%,一百人的1%及一百萬人的1%對世界的影響可能有天淵之別。

    Curtis

    回覆刪除
    回覆
    1. 呀,我倒沒想過這一點,謝謝。

      刪除
  23. 並不限於宗教政治,同性戀、女權、民族主義都可以,只不過不是那麼廣泛。話說回來,宗教政治也不是所有人一討論就上頭的。點解呢阿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宗教政治也不是所有人一討論就上頭的。點解呢阿王?//

      - 大多數是因為討論的不是自己的立場或信仰。

      刪除
    2. 但那大多數有沒有自己的立場或信仰?

      刪除
    3. 有些有,有些無。

      刪除
  24. 或者純粹是因人而異,就如在這裡留言的人,只有個別人(我自己也有以惡言去回敬惡言)會用惡言,而其他人基本上都沒有口出惡言(恐嚇留言者除外)。
    而口出惡言者可能也與其個人背景(應該也與腦部有關)和傳統文化之忠誠心態有關。
    有忠誠心態的人每當見到關乎不同政見或信仰留言的時候,就會表現出奴才護主心切,口出人身侮辱式語言以圖嚇怕對方。
    這種以惡言侮辱人的所為給予人一印象,就是他們是一副護主心切忠心耿耿的奴才相,奴才為取悅主子,往往會做得比主子更壞,
    例如大陸的李旺陽被自殺,相信中共高層可能並無如此命令,但手下的奴才們則自行做個“忠誠”的樣子給主子看而殺人。
    而這種奴才相通常都是見於獨裁傳統文化的國家(民族),相信傳統文化是一個影響的因素。
    當然,也並不是每一個獨裁傳統文化國家(民族)的人都是那麼奴才的,也可能因個人的腦內部有關,所以才有“洗腦”一詞。
    獨裁文化對於一些人可以洗腦,但對於另一些人卻無法洗腦,
    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相信是個人學識的多少會影響洗腦的效果。
    學識比較豐富見識比較多的人不容易被洗腦,而封閉式教育出來的人就很容易被洗腦。
    所以獨裁國家通常都會封鎖部份傳播知識的媒介禁止不同的意見,甚至宣揚“越讀得書多越反動”,“越有知識越反動”這樣的口號,中國人從秦始皇“焚書坑儒”開始就已經深明此道。
    這似乎是一個非常明顯的證明(獨裁者知道):知識越多的人越不容易當奴才。而不當奴才的人可能也沒有那麼激動,不容易有語言暴力。

    回覆刪除
  25. Because both religion and politics are about our core values. If you disagree with what I believe, you are disapproving me as a person. One of the comments above made a reference to the Apple cultist, yes when the choice of computer becomes about the brand of values you choose, it becomes personal and takes on some level of religious fervor. There are indeed some scholarly works on how Apple/Macintosh devotion is like religion (or implicit religion in sociological term).

    回覆刪除
    回覆
    1. I am not sure all core values would induce hatred against people who disagree with oneself.

      刪除
  26. 宗教 ‧ 政治 ‧ 語言暴力
    你好像沒有指定某一時代. 明清的人辯宗教政治時有語言暴力嗎?如果沒有的話....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明清的人辯宗教政治時有語言暴力嗎?//
      中國無論是皇帝時代還是直到今天,都有“以言治罪”這個傳統文化的,
      講錯說話不但有語言暴力(“口誅筆伐”),就連監禁和殺頭暴力都會有。
      (劉曉波就是因言入獄,皇帝時代講錯說話是會被殺頭的,這是中國的傳統文化)

      刪除
    2. //你好像沒有指定某一時代//

      - 我主要是談當代的人。

      刪除
  27. 嗯..... 我想現代的政府模式 都是從宗教模式演變而成
    宗教跟政府都是在約束或管治著人的行為 而管治就離不了權力
    我視宗教是一種形而上的權力即信服 而政治就是一種形而下的權力即服從 而權力的陰面就是暴力 陽面就是信從 這是我的看法

    回覆刪除
    回覆
    1. //現代的政府模式 都是從宗教模式演變而成 //

      - 可否略為解釋?

      刪除
    2. 不是反過來,天主教國教化,是抄足羅馬帝國的模式?

      刪除
    3. 摩西是什麼呢?
      我懶得去查書考証了 教授 只是把印象的東西說出來 反正只是意見 不是什麼高見了 哈~

      刪除
    4. 主要我是想說 我不會認為 人類先有政府組織 後才有宗教組織..... 那埃及法佬又是什麼了 拉登又是什麼了 達賴又是什麼了 法輪功又是什麼了

      How come

      刪除
    5. Durkheim 有講過,宗教(不特指一神論)係人類社會最原始最基本的建制形式。

      Wiki: Durkheim saw religion as the most fundamental social institution of humankind, and one that gave rise to other social forms.[40][52] It was the religion that gave humanity the strongest sense of collective consciousness.[73] Durkheim saw the religion as a force that emerged in the early hunter and gatherer societies, as the emotions collective effervescence run high in the growing groups, forcing them to act in a new ways, and giving them a sense of some hidden force driving them.[38]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