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18

知其不合時宜而為之

曾寫過一篇文章,指梁文道那微言大義的寫作手法只會引來誤解,在香港現時的政治環境,是不合時宜;然而,我自己卻做了更不合時宜的事,就是寫了兩篇文章提醒香港人對待大陸人應保持客觀,令人覺得我在替大陸人講好說話,不但不能體會香港人所受之苦,只是在說風涼話,甚至是在傷口灑鹽。

我寫那兩篇文章的目的,不是要指出「大陸人也有好人」、「不要以偏概全」、「不應一竹篙打一船人」(否則一句講完),也不是講思考和科學方法(否則要長篇大論),而是希望大家能多加警惕,不要由反陸客變成仇視大陸人,殃及一些無辜的大陸人和新移民。這不是在傷口灑鹽,更不是否認你受了傷、傷口痛,只是不想你將所受的苦發洩在不恰當的對象上,令更多人受苦。

對,我沒能力治你的傷、止你的痛,對解決香港政治民生的種種問題,亦幫不了甚麼忙,但我不想見到一些人受的苦,因為誤解和偏見,無端擴散到另一些人身上。不是我特別的悲天憫人,我只是設身處地替一些大陸人和新移民著想,心有不忍,雖然預了文章一出必有人痛罵,也就知其不合時宜而為之了。

走筆至此,我想起了二十年前(當時我仍在香港)一位新移民朋友向我訴苦,說很強烈感受到不少香港人看不起大陸人,說時那受委屈的語氣和神情,我至今難忘。假如你見到一個自由行陸客在香港隨街小便,於是上前喝止,直斥其非,沒有人會說你做錯;可是,要是你由於陸客的劣行而認定大陸人的質素很差,因而對你的新移民同學、鄰居、或同事沒有好感,甚至敵視,你不必有甚麼過份的行為,有時只是一個眼神、某種語氣、或身體語言,都已經能造成傷害。是我過慮了嗎?看到那「我討厭大陸!召集十萬人讚好!」的臉書網頁已有近四萬個 likes,裏面張貼的太多是「強國人」的醜事劣行,我想答案已相當清楚。

文章發表後,看到一些臉書朋友的無理批評和嘲諷,我都置若罔聞,避免紏纏不清的爭辯;我寫那兩篇不合時宜的文章,不是為了論辯,只要能產生一點警惕作用,目的可算達到,其餘就不必計較。不過,網誌裏的留言,除了那些粗言穢語的辱罵,我都盡量回應了,因為我認為這是網誌作者的責任。

張國棟的那篇長文,他在臉書貼出時我已看到,本來看了便算,無謂越描越黑。可是,有人將這篇文章貼到我的網誌,而且連《主場新聞》也轉載了,如果不稍作回應,便是沒禮貌,也可能會令人以為我自覺理虧。其實,我在上文說的,以可以作為部份回應。以下我只就幾點較嚴重的指控多回應幾句。

張國棟說「王教授對不滿他的讀者流露了一種不屑和譏笑的態度」和「王教授及其友好以一種沾沾自喜的姿態、帶著不屑和譏諷地看待人們的反應」。我不能代那些留言支持我的「友好」答辯,但有時間的讀者,可以細看我如何回應反對者的留言,便知道我有沒有「不屑」、「譏笑」、「沾沾自喜」等態度;假如張國棟能舉些例子,而不只是表達他的主觀感覺,這些指控可能會有力一點。(不錯,我在臉書發了幾句牢騷,但也不至於是張國棟描述的那種態度;被人用穢語辱罵,心中有點氣,發些牢騷,人之常情吧!)

至於說我『任由一些好像帶有另一方偏見或想鬥惡對罵的人向他讚好和「幫拖」』,指的應該主要是讀者文少和 Gengar。這兩位都是我的長期讀者,但絕不能說是我的擁躉或粉絲,因為他們時常毫不客氣批評我,亦有以教我;我也沒有渴求他們(或其他讀者)讚好,因為我寫文章不是為了得人稱讚。Gengar 這次的留言都很合理,也有批評我的,不只是「幫拖」。文少在臉書開玩笑說要「出手」,我跟他調侃慣了,叫他「幫拖」,誰知他專揀那些粗言穢語、無理取鬧的留言回應,並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粗口連環爆發;這是他的自由,不是我管得著的。

張國棟說「王教授好像不喜歡我的回應」,嗯,也許真的是不喜歡,但我認為較適合的形容是 ---「感到失望」。

198 則留言:

  1. 感動得哭了,謝謝!

    回覆刪除
  2. 君不見小學大學已被侵佔
    不久後就是中學
    只要量多了 被驅逐的就是你們香港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什麼是香港人?請留意,大部份香港人都係移民或移民的後代。

      刪除
    2. 四九年前來港,文革前來港, 以及在文革時被洗腦後來港,
      這些大陸人移民是不一樣的, 不能以移民後代概括

      刪除
    3. 一國兩制....
      香港入境審批權卻在中方
      輸入的人會是什麼背景?

      已有數以十萬計的雙非孩子
      香港有部分分區已優先取錄雙非孩子
      原區的小學生已經被驅逐
      已有小學生被中共指示到香港搗亂
      香港課程亦屢次被揭發有紅色內容滲透

      關青會, 愛港力 都是由中共輸入香港的紅色組織
      新移民受指示到香港投票
      自由行旅客遊行假造民意
      民建聯, 工聯會 各大政黨 聽命於中共
      香港特首是中共黨員

      如何不討厭大陸?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omments_on_china/2013/05/130515_coc_taiwanese_chinese.shtml

      刪除
    4. 人地只叫你不要無差別地敵視大陸人,但有叫你接受現時的制度,接受中共嗎?
      你可以不同意現時的制度,認為其對本地學生不公平,但這和王sir的文章有何衝突?認為制度不合理不公平,這是否代表敵視大陸人,例如敵視那些大陸學生,是合理的?如此多香港人在外地讀書,是否如果當地人認為教育制度、學位分配有不公平之處,就可合理地敵視每位香港學生?
      如果本土派想學一些東南亞排華暴亂一般,以暴制(自己眼中的)暴,以無差別發動攻擊的方式讓不順眼的東西消失,我倒沒有意見,但有幾多人真的接受這種做法?

      刪除
    5. "是我過慮了嗎?看到那「我討厭大陸!召集十萬人讚好!」的臉書網頁已有近四萬個 likes,裏面張貼的太多是「強國人」的醜事劣行,我想答案已相當清楚。"

      這樣就是"無差別地敵視大陸人" ?
      討厭大陸的理據我已經列出部分

      為何不討厭大陸的理據卻在哪裡?

      刪除
    6. 大陸人也可以設一個網頁叫「「我討厭香港!召集十萬人讚好!」,然後猛貼香港和香港人的負面新聞和消息,那會是討厭香港人的理據嗎?

      刪除
    7. 讓我說清楚點
      不可LIKE「我討厭大陸!召集十萬人讚好!」的臉書網頁的理據在哪?
      我看見的卻是 閣下 "無差別地敵視" 近四萬個 likes

      刪除
    8. 大陸只是一個地方,那麼是討厭大陸的甚麼?如果被敵視的是政府,直說討厭中共就好了。開一個專頁說討厭大陸,不斷張貼一些壞份子的負面訊息,怎會被認為和敵視「大陸人」這個整體無關呢?有人開「我討厭日本!召集十萬人讚好!」,或是「我討厭德國!召集十萬人讚好!」,然後只片面地張貼軍國主義份子和納粹的負面資料,日本人和德國人會否感到作為「日本人」和「德國人」本身被敵視?

      至於你like不like是你的自由,有人說過你不可以like?在香港,你說你崇拜希特拉、史太林、波爾布特都得啦,不過其他人可能會話你痴線遮。

      刪除
    9. "是我過慮了嗎?看到那「我討厭大陸!召集十萬人讚好!」的臉書網頁已有近四萬個 likes,裏面張貼的太多是「強國人」的醜事劣行,我想答案已相當清楚。"

      讓我說清楚點
      不可LIKE「我討厭大陸!召集十萬人讚好!」的臉書網頁的理據在哪?
      我看見的卻是 閣下 "無差別地敵視" 近四萬個 likes

      刪除
    10. 佢有叫你不可like?你有你like的自由,佢都有佢表達關注、表達不同意的自由。而佢的理據也已寫得好清楚了,冤有頭債有主,不應因為部份人的行為而敵視整體,你重覆又重覆幹嗎?

      刪除
    11. 本人是近四萬個 likes 之一
      這表示本人歧見大陸人嗎?
      閣下的例子不是這意思嗎?

      刪除
    12. 我不評論嚴重性是否涉及「歧視」,但這不是對大陸人整體表達敵意的行為,是甚麼?人地不是說不應罵,而是說要找對對象。當然你要like是你的自由。

      刪除
    13. 討厭大陸人的行為即使是敵意
      討厭有錯嗎?
      哪一次不是有理有據的? 不是找對對象?

      刪除
    14. 你討厭邊個是你的事,不少大陸人都因軍國主義者敵視哂日本人添,佢地都認為自己有理有據,找對對象啦。除左佢地夠膽做出來,你同你敵視的對象在態度上有何分別?

      刪除
    15. 既然"你討厭邊個是你的事"
      文章又有何意義?

      刪除
    16. 一個人要崇拜波爾布特是佢的事,無人可阻止,不代表其他人不可以指其不當,甚或指其白痴。

      刪除
    17. 你想說的是因為「我討厭大陸!召集十萬人讚好!」的名字
      而否定全部LIKE的人 和全部臉書網頁 的動態?

      而注意 名字只是說出討厭一個地方 大陸 不是 大陸人整體

      而有關大陸人劣行的動態
      哪一次不是有理有據的? 不是找對對象?
      是否我也可以指出文章的不當,甚或指其白痴?

      刪除
    18. 你想說的是因為「我討厭大陸!召集十萬人讚好!」的名字
      而否定全部LIKE的人 和全部臉書網頁 的動態?

      而注意 名字只是說出討厭一個地方 大陸 不是 大陸人整體

      而有關大陸人劣行的動態
      哪一次不是有理有據的? 不是找對對象?
      是否我也可以指出文章的不當,甚或指其白痴?

      刪除
    19. 一個地方,有咩好討厭,甚至要召幾萬人呢?專頁又只是說那個「地方」有幾差嗎?一群大陸人搞個「我討厭日本!召集十萬人讚好!」的專頁,你信唔信佢只是講一個地方,與一般日本人無關呀?一個這樣的專頁,一樣可以有理有據,貼哂一些日本人的軍國主義言論出來,咁計落整個日本頭上是否合理呀?

      刪除
    20. 只要你理據充足
      就可以指其不當,甚或指其白痴。無人可阻止

      刪除
    21. 我反而不明白﹐究竟怎樣才算討厭一個地方﹖
      因為那地方窮山惡水﹖地理環境惡劣﹖污染環境嚴重﹐不適合人類居住﹖

      如果是﹐我倒不看見此專頁披露內地甚麼污染問題啊﹑環保問題之類
      倒是經常看到是報導大陸客在港惡行之類

      至於所謂動態有根有據﹐我請問你如何核實這些所謂二手﹑三手資訊為真先﹖
      這是一個認識論的問題﹐有圖便有真相﹐報紙有報必定不是假新聞﹖

      其他動態內的留言內容又是甚麼﹖有些帶有恥笑性質的留言又代表甚麼﹖

      當然問題還是回到根本﹐哲人王由頭到尾都是叫大家注意一竹篙打一船人﹐還有些人在煽動族群矛盾。
      如果你硬要說沒有人在煽動﹐那我還真要代表地球﹐歡迎你這位火星人的來臨。

      刪除
    22. 因為「我討厭大陸!召集十萬人讚好!」的名字
      而否定全部LIKE的人 和全部臉書網頁 的動態

      一竹篙打一船人

      刪除
    23. 針對整個「大陸」放出敵意訊息,是他們自己的決定,批評有何不可?而且對於該專頁,王教授只是表達憂心,他有責怪每位讚好的人嗎?

      刪除
    24. 針對整個「專頁」放出敵意訊息,是他自己的決定,批評有何不可?

      刪除
    25. 香港人討厭大陸, 等同西藏討厭漢人,
      尼D係抗暴,唔係歧視,唔係仇恨,討厭大陸又點,
      正如美國獨立前,美國人响波士頓港口倒英國人D茶落海,
      係呀,係討厭英國,咁又點

      正如沒有人認為孫中山以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為號是煽動多數漢人對小數異族的仇恨,沒有人在抗日時以殺光日本人為種族主義口號

      正如今年,迦納軍警大肆圍捕大陸人,明擺著就是針對大陸人
      但世上沒有人會說迦納人錯,因為迦納人是抗暴

      香港人目的正義,香港人只係為了抗暴而針對大陸
      並非好似以前美國人咁,單純出於欺壓目的而針對黑人

      香港人行為合理,現實上沒有大陸人在香港被打
      相反在中港衝突中,被打的都是香港人

      唔係你D人話煽動就係煽動,你以為自己係邊個
      有人唔滿意,咪寫信去國際人權組織囉

      哲人王.....哈哈哈哈哈,
      果然係任由一些好像帶有另一方偏見或想鬥惡對罵的人向他讚好和「幫拖」, 張教授講得冇錯

      刪除
    26. //針對整個「專頁」放出敵意訊息,是他自己的決定,批評有何不可?//

      唉呀,你當然有權批評,但我「針對整個「大陸」放出敵意訊息,是他們自己的決定,批評有何不可?」一句,明顯不是講人們有沒有權利批評,因為我明顯是在回應『因為「我討厭大陸!召集十萬人讚好!」的名字 而否定全部LIKE的人 和全部臉書網頁 的動態 一竹篙打一船人』,重點在於「是他們自己的決定」。既然like的每一個人都作了一個如此的決定,做出了如此的行為,那麼,批評一種行為,一次過批評所有like的人,自然可以是合理的。但是,每個大陸人都作了壞的決定,都有壞行為?自然不能說,兩個case都是「一竹篙打一船人」啦。你可以不同意王教授的睇法,但兩個case邏輯完全不同,比甚麼?

      刪除
    27. 網民LIKE 「專頁」 不可能是因為其內容?

      刪除
    28. 大陸人仇日都是抗暴抗軍國主義,大聲話自己正義喎。

      另,革命時都有仇殺滿人事件,而孫中山只有在早期主張驅除韃虜,後來都冇再提,改成五族共和,唔好無知啦。

      刪除
    29. 因為甚麼而like也好,就不可以認為其like的行為不對?

      刪除
    30. 因為甚麼而批評也好,就不可以認為其批評的行為不對?

      刪除
    31. 魚之樂的打手又來了......哈哈哈哈
      現在的大陸人仇日,跟日本抗華時抗暴是兩回事,
      而且我講的是日本侵華時反日,唔係現在大陸人反日
      唔該做個有水準的打手

      革命時係有仇殺滿人事件,咁又點,冇人會話咁係錯,
      而孫中山只有在早期主張驅除韃虜, 韃虜已驅咪改成五族共和囉,
      但我係講緊革命時, 唔係講革命成功後
      你唔好咁無知先好

      刪除
    32. 我唔知你真傻定假癲。這裡的「可以認為」,明顯指「合理地認為」。
      網民LIKE 「專頁」 就算是因為其內容,但一樣是參與了對整個專頁的認可,這裡,別人認為這種做法有問題,是可以有合理的基礎。
      你若要合理地批評「對like專頁的網民的批評」不對,咪拿理據出來囉,可是我就並未看到你有何充份的理據。

      刪除
    33. 若果來LIKE的也有大陸人, 他們也歧視所有大陸人嗎?

      刪除
    34. 魚之樂的打手?
      我成日都打魚之樂架啦,我打佢時唔知你識食奶未。

      你識唔識睇文架?
      我「大陸人仇日都是抗暴抗軍國主義,大聲話自己正義喎。」是在回你講抗日嗎?

      另,韃虜已驅改成五族共和,是革命成功前的事,唔好咁無知啦。
      最後,如果你覺得仇殺無辜的滿人冇錯,是你的問題,21世紀文明地區居然有人主張種族仇殺冇錯,嚇死人。OK你慢慢,但就唔好代表所有人,講咩「冇人會話咁係錯」。

      刪除
    35. //若果來LIKE的也有大陸人, 他們也歧視所有大陸人嗎?//

      有人說過LIKE就是歧視?現在別人只是說社會中的敵意令人憂心,唔該你睇清楚文章。

      刪除
    36. 不同意大陸人的劣行,
      錯不在LIKE 的人
      而是實際行動的大陸人

      刪除
    37. 不同意大陸人的劣行,
      錯不在LIKE 的人
      而是實際行動的大陸人

      刪除
    38. 冇人話過劣行冇問題、冇錯,王教授叫人冤有頭債有主,唔好將敵意放落一般大陸人度呀,你話咩大陸只係「地方」,但掛住大陸名內容不斷貼一些大陸人的惡行,有幾人不會理解對大陸人整體的敵意?我一路問你,有人開「我討厭日本!召集十萬人讚好!」,或是「我討厭德國!召集十萬人讚好!」,然後只片面地張貼軍國主義份子和納粹的負面資料,日本人和德國人會否感到作為「日本人」和「德國人」本身被敵視?

      刪除
    39. 事情就是發生在你身邊
      總要有人發佈上網
      無知就是幸福

      刪除
    40. 唉!有人話事情冇發生?睇文睇清人講咩先啦唔該,連人地講咩都唔知就亂回,又真係冇救。

      刪除
    41. 把專頁中任何一個動態放上網也是敵意的表現
      知道事實的人不一定都有敵意
      發佈的是事實 閣下卻不願意去知道

      刪除
    42. 現在有人話你放上網、知道事實是敵意嗎?睇文睇清人講咩先啦唔該,連人地講咩都唔知就亂回,又真係冇救。

      刪除
    43. 閣下還可以由什麼途徑知道大陸人的劣行
      你會比該專頁知道得更多嗎?

      刪除
    44. 咁我再問,現在有人話唔比開專頁、睇專頁嗎?睇文睇清人講咩先啦唔該,連人地講咩都唔知就亂回,又真係冇救。

      刪除
    45. 閣下還可以由什麼途徑知道大陸人的劣行
      你會比該專頁知道得更多嗎?

      刪除
    46. 留意報章報道便可知道不少,有需要無一遺漏嗎?

      刪除
    47. 如果gengar打魚之樂時我都未識食奶, 咁咪即係老野囉...哈哈哈哈
      聽老野講尼類恃老賣老之言真煩厭

      你問我識唔識睇文,你不如話,你知唔知你自己寫咩仲好, 挑

      其他人在革命成功前的確有提倡過五族共溶,不過都已經係尾聲
      而且孫中山在革命成功前冇咁講過,佢只在就職臨時大總統時才提出

      種族仇殺係錯,但有一個種族欺壓另一個種族時,另一個種族反抗時例外
      例如印地安人反抗美國人時殺害美國人,
      台灣原往民反抗日本人而殺害日人,
      只有白痴才會指責印地安人殺害美國人,台灣原往民殺害日本人

      正如人係唔會食屎,但我唔能夠代表你咁講,因為的確有D人好特別
      但人類真係唔會食屎,但你要食,食完話我錯,咁我咪比你吹漲囉

      刪除
    48. 乜鬼野五族共溶呀?共同溶解呀?知唔知自己寫咩,真係要問返你。
      孫中山只在早期講過「驅除韃虜」,但都有講過「民族主義,並非是遇著不同族的人便要排斥他,是不許那不同族的人來奪我民族的政權。」
      至於針對無辜平民進行攻擊的行為,不論出於甚麼理由,全世界大把人不接受啦。911都是出於拉登班人的民族被美國欺壓,但就算在西方社會以外,認為美國有錯的人,一樣有無數反對針對無辜平民進行攻擊的行為。你代表人類/所有非白痴去講,一樣都只是一個笑話,至於你自己中意恐怖主義,我唔反對你呀,去啦。

      刪除
    49. 老野又係你呀? 寫錯字有幾出奇,魚之樂都會寫錯字啦,

      孫中山有冇講幾時講五族共和,我懶得多花筆墨駁,事關唔係重點,
      重點係孫中山(包括革命黨)咁講,有冇人話佢係仇恨呀,

      我講印地安原住民台灣原住民,你就扯去911,
      美國人有冇欺壓阿拉伯人,本身已經有得駁,而且美國曾助拉登抵抗蘇聯入侵阿富汗,說明911性質,同台灣原住民抗日完全唔同
      日本人鎮壓台灣人就係合法合理,台灣原住民反抗就係恐怖主義喎,
      不知所謂

      村上春樹曰:
      假如這裡有堅固的高牆和撞牆破碎的雞蛋,我總是站在雞蛋一邊
      是的,無論高牆多麼正確和雞蛋多麼錯誤,我也還是站在雞蛋一邊

      巴勒斯坦雖然係有恐怖襲擊以色列人,但村上就係同情巴勒斯坦人
      你有本事,咪屈埋村上係恐怖主義分子囉, 我挑你
      你估真係你話係就係咩.....



      刪除
    50. 我講緊「認為美國有錯的人,一樣有無數反對針對無辜平民進行攻擊的行為。」,而唔係美國有冇錯呀?你up乜鬼美國人有冇欺壓阿拉伯人有得駁呀?0邏輯架你?
      仲有,冇人話唔比你反抗,現在講緊針對無辜平民的行為呀。
      最後,村上春樹咩睇法我唔知,但對於一般人來講,同情受害者,同同意受害者做法,完全是兩回事,你兩樣分唔分得清?

      刪除
    51. 你舉911尼個例子就已經不能同台灣原住民反抗日本人的例子類比, 我指出尼點就足以駁倒你

      至於你要扯去講甚麼認為美國有錯的人係你的事,
      本人無必要聽你支笛

      村上的確冇話過支持巴勒斯坦人恐襲以色列人,我唔會屈佢
      但村上既然同情得巴人,就會明白巴人點解咁做
      現實就好似一杯沖好的咖啡咁,點分得出咖啡粉,糖,奶,水
      你講果D野,只係純理論層面,毫不務實
      懶邏輯咁,你估只有你先識分清咩



      刪除
    52. 你自己都識講同情受害者,不等同同意受害者做法,
      咁即係同情受害者,不等同支持恐襲啦

      本人指出世人會以寬容的角度來看待弱勢族群用上武力反抗欺壓者,
      不會對受欺壓族群斤斤計較, 指出這點,不等同支持恐怖主義

      希望叫人分清果條友,自己先分清,OK


      刪除
    53. 你講一堆野都無厘頭。
      你話我舉美國與阿拉伯人的例子,不能和台灣原住民與日本人的例子類比,咁唔通你一堆台灣原住民同日本人一堆民族仇恨,又能與一些大陸遊客的野蠻舉止相比呀?人地又要聽你支笛?

      你話d同情與同意分唔清,否則是純理論層面,又要無厘頭,大把人見到個賊為家人生計偷野,會心生同情啦,是否一定會同意佢唔駛入罪呀?

      仲有,我當然知道「同情受害者,不等同支持恐襲」,但你不斷強調話個d襲擊無辜冇錯喎,但事實上有幾多人真認為冇錯?寬容就代表冇錯?世人好多都會出言反對,寬容不代表不反對一些行為喎。如果你覺得受害者就做咩都冇錯,唔怪得你會用大量粗口post洗人版啦。

      而事實上,王教授現在是在叫人冷靜不要禍及無辜,還是在斤斤計較追究誰?你在吵鬧一堆無厘頭,幹甚麼?

      刪除
    54. 自比巴勒斯坦人,係度搏同情,真係搞笑。

      刪除
    55. 嘩, 老野, 你青光眼呀? 定係你姓屈叫阿人
      你邊隻眼見到我不斷強調話個d襲擊無辜冇錯呀,
      我只係話冇人會話弱勢族群錯, 冇人會指責弱勢族群

      冇人會話弱勢族群錯, 同襲擊無辜冇錯係兩回事喎
      喂,你自己都識講啦,你唔係分得好清咩?你明白就最好,唔好屈我

      我講咁多只係認為有D人鳩屎,專門只係針對弱勢,
      好似D塔利班咁,D婦女被強姦,塔利班就話婚外性行為唔道德

      旨意某D契弟同情喎,咁就死得人啦, 不D過契弟想乘機抽水
      咁就當然要媽X佢啦,咪以為抽水抽得咁過癮

      係人都知台灣原住民同日本人一堆民族仇恨, 當然不能與一些大陸遊客的野蠻舉止相比, 但大陸又豈止是遊客野蠻咁簡單,
      大陸無論在政治上經濟上都控制緊香港,行剝削性政策
      明知D錢落貪官袋, 都夾硬要香港人捐錢比大陸,
      好似馬雲咁,高價上市低價私有化後, 仲想黎香港抽水
      大陸對香港人所做的,與香港人對大陸單純在口上的辱罵,簡直是兩回事

      刪除
    56. 如果你不是想講真的冇錯,只係想話冇咩人話佢地錯,咁咪即是廢話中的廢話。如果事實上就係有錯,咁人地只係講事實,冇其他人講又點?你咁大個人仲咁廢柴,不能接受事實呀?要係度叫慘自比巴勒斯坦人、台灣原住民轉移視線?

      仲有,現實就是大把人反對以巴暴力,指雙方都應停火啦,邊個話冇人會指弱勢的巴人恐襲有問題呀?真係搵來講。

      刪除
    57. 你話人專門針對弱勢,咁呢個小blog有幾強勢呀?你咪又係度嘈喧巴閉?五十步笑百步呀?

      刪除
  3. 在這裡分享幾個親眼所見嘅真實個案:
    我有個表姐,四十多歲,兩年前獲批單程證落來同父母“團聚”,其實佢老豆現已長居大陸,阿媽住在妹屋企,個表姐一拿到身份證就去拿六千蚊,跟住返鄉下,依家間唔中落來搞申請公屋,諗住遲d申請埋佢老公同仔女落來…
    另個堂叔,五十歲人先落來學做裝修,依家申請公屋,諗住遲d申請埋佢老婆同仔女落來…
    我個朋友嘅家姐,近六十歲,喺鄉下有仔有女有孫,依家以“和父母團聚”理由申請落來,以後再申請佢家人落來…

    以上絕對係真實,加埋雙非同自由行,香港人面對咁嘅入侵,憤而反抗實属正常,行為就算較激亦應體諒安撫,可惜有人就係中意站在道德高地指指點點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又是「個別例子」!


      一對中國人姐妹入了日本國籍,以年老需要親人照顧的「家庭團聚」理由,合共申請了 48 個中國親戚去大阪定居,再向大阪市申請日本社會救濟輸人的生活保護費,一個月就拎左廿幾萬港紙.......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662410270450771

      刪除
    2. 我也分享一個真實個案

      被告張粦早前被判詐騙罪名成立,他的代表律師求情時指,被告已經十分年老,走到人生最後階段,再犯機會很低。被告雖然感到後悔,但無能力將欺詐的綜援償還給社署。而他領取綜援都是花在家庭上,無過奢侈生活,希望獲得輕判。裁判官判處被告監禁六個月,緩刑兩年。

      控罪指被告95年開始申領綜援,當時在深水埗大南街租住單位獨居,至02年搬到公屋與兒子同住,但無通知社署,社署去年覆核申請時才揭發。署方認為他涉嫌隱瞞,所以報警。

      http://news.now.com/home/local/player?newsId=79795

      這肯定也是個別例子。

      刪除
    3. 任何地方也有壞人
      但國家駕馭於憲法限制之上才是最危險
      中國不是法治社會
      趙連海被控以「尋釁滋事」罪
      不合理 但無奈國家不被憲法限制
      中共國人 一直活在這環境
      部分人沒有法治概念
      自然較難融入法治社會

      刪除
  4. 單程證,報紙話施君龙用單程證來香港,幾日後,報紙和網上19區都好少人題呢,why?
    自由行每日要突破800萬人,才叫國際都會嘛?

    回覆刪除
    回覆
    1. 乜原來當年施君龍被判有罪嘛﹖

      至於自由行﹐你不如先說說每日800萬人會有何問題﹖

      刪除
    2. 施君龍was convicted of 2 counts of murder in 2002. His conviction was substituted with manslaughter in the Court of Appeal in 2003 (2 to 1 majority verdict). In 2004, his manslaughter conviction was quashed and retrial was ordered. In 2005, he pleaded guilty to manslaughter in the High Court and was sentenced to 8 years imprisonment. Given his time spent in custody since 2001 and the discount of good behaviour and holidays accumulated, I believe he was released and repatriated to China not too long afterwards.

      刪除
    3. 文少 :
      1.//乜原來當年施君龍被判有罪嘛?// Thank you Bill to reply. 文少你冇講施君龙用單程證來香港定居是否合理!
      2.//至於自由行﹐你不如先說說每日800萬人會有何問題?// 已說「才叫國際都會嘛?」

      刪除
    4. 單程證,報紙話施君龙用單程證來香港,幾日後,報紙和網上19區都好少人題呢,why?

      匿名兄, 其實你提這句說話來, 想說明什麼? 我不太理解.....

      別忘記, 單程證制度早於1950年代已出現, 就算在大規模偷渡潮時期, 也有很多人經由這種"合法"方式來到香港(本人老爸一家就是其中之一, 葉問師傅兩位兒子也是)......

      刪除
    5. //(本人老爸一家就是其中之一, 葉問師傅兩位兒子也是)//
      未聽過喎,不如先講你知的歷史吧?

      刪除
    6. 早期單程證制度本來就是1951年1月1日內地封閉邊境後開始的, 目的是讓港人在內地的直系親屬來港團聚(因為之前中港兩地交流並沒有甚麼正規限制, 很多人都是兩邊走). 早期單程證甚至是沒有甚麼配額的.....

      葉問兩名兒子的事(他們是1962年來港的), 可查沈旭輝教授與葉準師傅的訪談錄.

      http://reading.mingpao.com/cfm/BookSharingFocus.cfm?mode=details&iid=390

      刪除
  5. 無惡意捉字蚤: 最後一句: 形用-->形容

    一直沒多興趣跟進這個話題, 說來說去不就是"不要歧視"嗎? 那不是人盡皆知老掉牙的普世價值嗎? 能翻出甚麼新意? 又有甚麼好爭辯的餘地呢?

    可是一個顯淺如斯的話題竟然能使得王教授要一連發數篇文章? 然後面紅耳赤(以錯別字作妄斷)的回應再回應? 然後說facebook 弄得火火熱熱? 看來香港是反智社會實在所差不遠了, 也難怪有"深層次矛盾"未能解決, 因為我們連"幼稚園細路仔爭玩具玩既矛盾"都未能解決, 悲啊。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指正,改了。

      刪除
    2. 我也有同感. 王教授只是提醒不要歧視, 沒有說他同意香港政府的大陸移民政策/自由行. 怎知引來一些留言, 好像批評王教授叫他們容忍以上政策.

      刪除
    3. 討厭大陸人的行為是歧視嗎?
      哪一次不是有理有據的?

      歧視,是針對特定族群的成員,僅僅由於其身份或歸類,而非個人品質,給予不同的對待。歧視總是以某族群的利益為代價,提高另某族群的利益。 (FROM WIKI)

      刪除
    4. 其實9/19/2013 12:31 的匿名有沒看清楚這三篇文章的主旨,怎麼理解能力那麼低下??

      刪除
    5. 樓上明白本人問什麼嗎? 怎麼理解能力那麼低下??

      刪除
    6. 真是的﹐一種行為值得討厭﹐便是那種行為值得討厭
      點解要特別指出做呢種行為係香港人定大陸人呢﹖

      又話說90年代香港大批人移民澳加之時
      也有當地人用同類的論調批評乃至排擠香港來的移民﹐
      所謂Chinada﹑Hongcouver這類詞﹐便是用來抨擊和嘲諷加拿大接收大量的香港移民﹐﹐那些香港移民還未死的﹐你可以問他們這是甚麼回事。

      仲有﹐你話討厭大陸人的惡行我可以理解
      請問網上的網民叫大陸人做蝗蟲﹐有點釋呢又﹖

      刪除
    7. 蝗蟲是搶奪農作物
      我的理解是
      來港的中共移民累計超過76萬人,2012年佔本港人口一成,來港的中共移民約58%入住公屋,19%領取綜援。年齡中位數36歲,加重人口老化負擔。70%只有中學程度,小學和大專以上各佔一成多。對香港構成嚴重負擔。

      刪除
    8. 蝗蟲跟大陸新移民有甚麼關係﹖
      孔慶東話香港人是狗﹐如果算作侮辱性言辭﹐
      網民登廣告將新移民比喻作蝗虫﹐又是甚麼﹖

      你舉一組數字﹐好﹐我也說一組數字
      香港因50-70年代抵壘政策來港的所謂移民﹐實際是偷渡者約三百多萬
      這班人及其後代佔全港人口六成以上﹐超過150萬戶公屋家庭來自這批人﹐絕大部份綜援也是這批人領取﹐這批人也是香港人口老化的主要來源。
      香港勞動人口差不多5百萬﹐納稅人口卻只有190萬﹐所交之稅還要養著一大批你口中的所謂「本土人」﹐實質是大陸偷渡客後代﹐這批偷渡客後代還有機會接受官方的免費教育﹐但成功入讀大學率卻一點也不高

      我那些數字在入境署和統計處可以查到﹐哪個所謂本土人祖先是拿CI﹐入境處也有記錄﹐如果所謂的本土人﹐連祖籍根本不在香港﹐所謂本土的定義又怎界定﹖
      又﹐要講蝗蟲﹐難道這批所謂本土人不是「蝗蟲」﹖
      難道是因為那些偷渡客後代是香港出世﹐所以納稅人便有義務讓他們白吃白喝不用上稅﹖

      最後﹐香港每日150個單程證名額﹐有90個配給港人在內地的直系親屬﹐當中有些是香港的婚生和非婚生子女。
      根據香港有關於居港權的法律和基本法﹐這些人本來一出世就有居港權﹐點解你在香港出世便可在香港住和長大﹖他們在大陸出世便不可來港生活﹖
      你答答我。

      刪除
    9. "香港人是狗"
      這點我也難否定
      一國兩制
      香港有自決權 香港人不去爭取入境審批權

      有關香港人定義 每人不同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omments_on_china/2013/05/130515_coc_taiwanese_chinese.shtml

      "根據香港有關於居港權的法律和基本法﹐這些人本來一出世就有居港權"
      http://blog.yahoo.com/_HHDNFUF44N4CPBIYZMSK5LDHZM/articles/667824
      法律不合理, 就不會去修改嗎?

      刪除
    10. //討厭大陸人的行為是歧視嗎?
      哪一次不是有理有據的?//

      - 對,討厭不等於歧視,而討厭某一有證有據的大陸人劣行,亦非不合理,但對大陸人有普遍的敵意,因而在態度和行為上不公平對待一些沒有劣行的大陸人,那就成問題了。

      刪除
    11. 咁你有冇實例,香港人不公平對待大陸人先
      唔好屈得就屈

      刪除
    12. 這個根本就不是合理的例子
      就算係咁,咁又點? 這樣叫不公平嗎? 誰叫那小女孩咳嗽不掩嘴,
      等於個仔逃學,阿媽鬧個仔幾句,個仔走左去自殺
      唔通就係算個阿媽虐兒

      何況就咁小事呀,我以為係大陸人响條街行行下,
      無啦啦比本土派打打倒變豬頭添
      比起大陸人無理取鬧,香港人的有理斥責是十分合理

      刪除
    13. 是嗎?假如咳嗽不掩嘴的是香港女孩,罵人的是大陸男人,你又會怎看呢?

      刪除
    14. 呢個無辦法,請勿迴避事實,無故被打被罵的,總係香港人。請留意無故二字,勿要混淆視聽,妄作偷換。

      刪除
    15. 我只是問你,同一情況,咳嗽不掩嘴的是香港女孩,「有故」罵人的是大陸男人,你又會怎看?

      刪除
    16. 有就是有, 沒有就是沒有
      套用外交界名言, 假設性問題恕不作答

      刪除
    17. ".....請勿迴避事實,無故被打被罵的,總係香港人...."

      1. 請問這是你看到的, 由報紙上讀到的, 還是由網上聽到的? 而且, 你不知道的, 並非等如不存在......

      2. 啊, 忽然想起了, 那次什麼"香港人至上"團體到旺角火車站反水貨客, 經果一水無辜的遊客及市民都被其駡上一篇甚至追幾條街, 請問, 駡他們的, 究竟是什麼人來的?

      不過, 本人只會稱呼這班人為一堆無腦的惡徒. 王sir不只一次指過, 將用族群觀看個人, 是最簡單但亦最愚昧的看法!

      刪除
    18. //這樣叫不公平嗎? 誰叫那小女孩咳嗽不掩嘴//

      你可以和顏悅色地告訴那個女孩掩嘴,而不是惡狠狠地斥責,以至於把她給嚇哭了。如果她是一個香港女孩,你多半說都不會說,遑論大聲斥責。
      你居然還在這裡為那個香港男人辯護,這又多了一個因仇恨和偏見而喪失基本道德常識的例子。Shame on you!

      刪除
  6. "網誌裏的留言,除了那些粗言穢語的辱罵,我都盡量回應了,因為我認為這是網誌作者的責任。" --- 我還有很多留言未覆...慚愧

    dra


    回覆刪除
    回覆
    1. dra,

      你大日子快到,讀者會明白的。

      刪除
  7. 魚之樂講的所謂道理同阿媽係女人一樣,幾時都啱,冇話合唔合時
    唔好一竹篙打一船人的道理,幾時都啱

    不過咁,大陸有好人,唔代表香港要無限量收容大陸移民
    正如唔歧視乞兒,唔等如收容乞兒返屋企住的道理一樣

    好多人話魚之樂不切實際,他們並非無的放矢,
    在香港現實生活中,去店舖買野,受歧視的不是大陸客,
    反而係香港人,甚至有些優惠單單是給大陸客,香港人及其他國籍旅客通通冇份,現在究竟係香港人受歧視定係大陸人受歧視先?

    現在港府制訂政策,處處以大陸需求為先,香港人需求為後,
    咁也是香港人仇恨大陸人的表現嗎?
    在現實裡的突衝中,無理被大陸人打的往往是香港人,
    大陸人不管多潑辣無理,香港人都待之以法理,
    如果香港人鬧下大陸人,就要接受煽動仇恨指控,
    咁難怪市民批評政府記念六四,會被控擾亂社會秩序

    最後講句,魚之樂尼幾篇野應投稿去人民日報和環球時報
    並要求在頭版刊登,保證鴻文一出,名動天下呀
    尼D文寫得多,真係港大校長都有得做呀
    教授咁識做人,步步高陞指日可待,
    點似陳雲之流,同中共作對,唔比人整算偷笑,仲邊洗指望有得升

    回覆刪除
    回覆
    1. 冇人叫你不可以表達不滿,人地提醒你冤有頭債有主,唔好隨便敵視無辜咋。

      至於陳雲大師,佢唔係經常自言話有一眾天神菩薩做後盾咩?仲駛凡塵俗世的大學升佢咩,叫玉皇大帝比個天庭校長佢做啦。

      刪除
    2. 作者點名稱讚的gengar喎......不過可惜你九唔撘八,
      咁信天主教的人夠成日講天主保佑啦,咁咪等升天就得....哈哈哈哈
      作者仲話你有野教佢喎..........哈哈哈哈哈, 果然物以類聚

      香港人洗X條友仔提醒咩,香港根本就冇人仇恨大陸人
      我夠提醒下魚之樂唔好性騷擾女學生啦,
      不過我冇話佢有性性騷擾女學生, 我只係好心提醒下佢之嘛...哈哈哈

      刪除
    3. //咁信天主教的人夠成日講天主保佑啦,咁咪等升天就得....哈哈哈哈//

      講得好呀,我同意喎,你以為我會比面耶教?

      刪除
    4. //點似陳雲之流,同中共作對,唔比人整算偷笑,仲邊洗指望有得升//

      - 王教授反國教、支持佔中、捍衛林慧思、批評雷鼎鳴,又算唔算同中共作對呢?當然,佢自己無標榜,更唔會誇張到話以一人敵一國!

      刪除
    5. gengar我點知你會唔會比面耶教
      不過信仰自由,人地信咩宗教關你X事咩,不過有D人心理唔平衡,無計
      我就想唔通無啦啦做咩要唔比面人啦

      正如華人拜祖先,唔通你條憤老又走去寸下人地祖宗十八代,
      寸下人地咁喜歡拜祖先,咪一齊落去見祖先咪得囉

      如果你有尼種心情,我只能勸你睇下精神科

      刪除
    6. 我有反對阿雲根有信仰自由咩?我睇唔起佢宗教觀、世界觀都是信仰自由呀,王教授點講都是佢言論自由、思想自由呀,一樣關你X事添,咁你結果咪又係係度阿支阿左?你以為你專利呀?

      仲有,反過來講,我都想唔通無啦啦做咩要比面阿雲根喎,同佢有親呀?最後,我幾憤都係上網消閒休閒下,冇好似你咁用粗口洗人版啦,咁你又唔去睇下精神科?

      刪除
  8. 王教授必定是遲出世、較幸福的人。

    六、七、八、九十年代到外留學的人,誰沒有受過歧視? 誰會訴苦? 誰不知道到處都有好人、有壞人? 誰個正常人會無源無故的恨? (幾十年前,我也曾強烈感受到國貨公司員工的無理語氣和神情呢。)

    (但對那些不知名的好人、好事,亦祇能銘記一生。)

    >> 希望大家能多加警惕,不要由反陸客變成仇視大陸人,殃及一些無辜的大陸人和新移民。

    請也將網文翻譯並貼在其他國家網站,因為這已幾乎成為一個全球性問題。(誰個正常人會無源無故的仇視他人? 有法律架嘛!!) 真實和邪惡的歧視,都是出於政府! (如 Nazi 之於 Jews。)

    有個俊男不愛豬扒,難道要同佢講,件豬扒好肉地、好多汁架? 俊男不愛豬扒,也對所有豬扒不公平!!? 嘩! 人地有選擇權、有獨立思考架嘛!

    My point is, 你的論據很單薄。

    在宴會上,主人家選擇性地與人祝酒,算是甚麼文化、修養? 689 就是愛如此作。慎戒。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唉…「如 Nazi 之於 Jews」?人地叫你分清Nazi和German,而不是叫Jews不要鬧Nazi呀。

      刪除
    2. 誰個正常人會無源無故的仇視他人?
      我反而最有興趣的是﹐
      你確定那些真是正常人嘛﹖
      這個世界總有些人很憤世疾俗
      尤其是剛出來社會做事的年青人

      還有﹐有些宅男還真係未必只仇視大陸人tim
      之前喪鬧港女﹐因為遇到幾件極品﹐繼而標籤化所謂香港女人做港女
      請問又係咩一回事呢又﹖

      刪除
    3. What did I say? Did I explicitly say that Jews should/should not "鬧Nazi"?

      Basically, I said that the actual evil-doing discrimination are created by governments, not by normal-thinking citizens. (Another good example was the notorious "人鬥人、打地主".) So my post was wrong?!

      It is as if you implied that I could/could not "分清Nazi和German"... and that I had/had not "鬧Nazi". Why is it so?!

      So Nazi isn't German?! If a German claims not be a Nazi, but acts like a Nazi, should I or should I not "鬧佢" for the Jews? How do you distinguish a Nazi from a German?!

      So I have to live a life that you plan for me, and act the way you prefer me to... Is that it?! Do you imply that I do not have "獨立思考" capability?

      I suggested you to take a course on "argument" before. Probably you haven't done so yet.

      刪除
    4. >> 你確定那些真是正常人嘛﹖

      From your words, I could make a guess if you are normal/not normal.

      >> 港女...請問又係咩一回事呢又﹖

      What does it have to do with the current subject?!

      Please also take a course in "argument".

      刪除
    5. 人地王教授的文章,套在納粹例子上,就只是叫人不要把納粹政府/納粹主義/相信納粹主義/和納粹主義者行為無異的德國人的行為,怪在一般的德國人上,應搞清目標對象,不要搞錯,何來論據單薄呢?
      你就東拉西扯甚麼 actual evil-doing discrimination are created by governments,甚麼聲稱不是納粹而行為卻像納粹的德國人,幹甚麼呢?同王教授的論述何干?
      你的回應根本就九唔搭八,然後你就用你九唔搭八的讀文方式,去得出我要讀乜a course on "argument",呢d初級野我晨讀過,唔知你又讀左中學閱讀理解未呢?如果讀過,合唔合格?

      刪除
    6. Obviously you did not answer my questions directly and thus you are not trying to establishing good communication... which is quite similar to some people with mental health difficulties.

      "人地王教授的文章,套在納粹例子上,就只是叫人不要把納粹政府/納粹主義/相信納粹主義/和納粹主義者行為無異的德國人的行為,怪在一般的德國人上,應搞清目標對象" is your own words, not from 王教授, thus I have no interest to comment on it. If those words were from 王教授, please show me where.

      [ BTW, 我怪唔怪 (xx 罪) 在一般人身上, if not violating the laws, 關你 / 王教授乜事?? ]

      Obviously you have no idea what a course on "argument" is about, therefore you definitely had not taken it before. You can't hide it.

      刪除
    7. 1. 顯然易見的表述仲要問,而且王教授也有確認過,請自己看:

      http://fishandhappiness.blogspot.com.au/2013/09/blog-post_15.html#comment-form

      匿名9/16/2013 8:54 上午

      將「陸客」換成「納粹德軍」或「日本皇軍」,那麼,王教授質疑的,便是從納粹德軍或日本皇軍的劣行,而歸結出德國人或日本人的質素一般很差。

      怎麼這樣簡單的論點,也看不明白的?

      W. Wong9/16/2013 4:04 下午

      正是。謝謝代答。

      http://fishandhappiness.blogspot.com.au/2013/09/blog-post_18.html?showComment=1379597014630#c3541475513821280162

      不要由反陸客變成仇視大陸人,殃及一些無辜的大陸人和新移民。


      2. 唔關人事,不犯法,不代表不能批評,你包二奶都唔關人士唔犯法啦。

      3. 現在你主張「(王教授)的論據很單薄。」,但你回的東西全部九唔搭八,沒有對應王教授的論述,那麼你想別人回應你甚麼問題?

      刪除
  9. 在這個題目上,勸人保持清醒不要歧視,大槪就像勸賭徒戒賭一樣,言者諄諄聽者藐藐,有一二個人明白已經很好,不必苛求。

    今天晚上賞月吃月餅最合時宜,祝中秋節快樂!

    回覆刪除
    回覆
    1. karol,

      你的留言是一道清泉。

      刪除
  10. //張國棟說「王教授好像不喜歡我的回應」,嗯,也許真的是不喜歡,但我認為較適合的形容是 ---「感到失望」。//
    用仲失望來說明對王Sir這三篇文章的失望才對。王Sir就是不明白現在香港情况是上、中、下層都大不滿!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明白現在香港情况是上、中、下層都大不滿,就不可以提醒大家不要讓憤懣殃及池魚?

      刪除
  11. // 文少在臉書開玩笑說要「出手」,我跟他調侃慣了,叫他「幫拖」,誰知他專揀那些粗言穢語、無理取鬧的留言回應,並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粗口連環爆發;這是他的自由,不是我管得著的 //

    這跟梁振英和愛港力的關係有何分別?

    回覆刪除
    回覆
    1. 分別當然就是我沒有梁振英的權力。

      刪除
    2. 你有沒有梁振英的權力應該不相干,只就關係而言何如?

      刪除
    3. 當然相干,我沒有能力管束文少,文少亦毋須奉承我或受我收買。

      刪除
    4. 看了張博士的留言與文章後,有點異樣的感覺,但想來想去都形容不出;直到看到這篇以後,才知道原來是失望:儘在些枝枝節節問題上糾纏不清,於微言大義何益……

      刪除
  12. 王Sir所講是對的。可惜的是香港社會怨氣太多,有怨氣的人也不少。此時勸說怨氣多的人不要傷及無辜,也並非「不合時宜」。但若能尋找一種更人性化的勸說方法(說法)或者效果會更好。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說得對,可惜我力有不逮。

      刪除
  13. 我在香港看到香港人仇視大陸人的現象時,已很心痛。現在在網上看到這麼多不講理、眼光狹窄的網民真感驚心。

    現在大陸人帶來的矛盾,我認為多由政策差劣導致的,例如引入人口、教育、醫療配套等等,讓香港人覺得自己快沒立足之地,搞得香港不再像是自己的地方,或者嚴重一點是開始大陸化了。

    但這要針對的不應該只是政策本身嗎?香港政府又好、中共又好,我覺得政府才是怪責的對象,至於那些每日100個新移民,我們再不高興也好,他們始終是合法來港定居的。既然他們已經到來,我希望做到的是教育他們香港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而不是在他們做錯甚麼時以人身攻擊的態度責難。

    分歧點是這些新移民來港後的態度,最讓港人不滿的是所謂好吃懶做,只討福利的人,我也認為這些人值得責備,也大可研究方案取締,讓福利資源落在真正有需要的人身上。貪福利,人之常情。不談外國人,就算是香港人自己,有著數就攞到盡的人,也多不勝數。福利配套,不是不可解決的事。但在目前一切一籌莫展時(個政府太廢),我明白有些港人怨氣會很重。不過因此就怪罪和敵視所有大陸人就是問題了。就我自己的經驗,我遇過奇葩,也遇過大多數質素高的大陸人。讓我心痛的是許多香港人開始合理化自己對所有大陸人一視同仁的仇視。的確,有些大陸人沒公德的行為讓人氣憤、引以為恥(我遇過有客人在我工作的書店中,當眾給尿濕褲子的寶寶換褲呢),不過我也遇過太多有禮友善的大陸人了,怎能理直氣壯的歧視一切大陸人呢?

    有些人連留學生都歧視,我難聽一點說句(不好意思)『佢地落來讀書咋,你洗唔洗屌佢地呀?』可能有些人會以最近的『來港留學為生仔』的新聞反駁,但同理,這些大陸人佔多少呢?想找藉口來港生仔的人用留學為手段,但不能反過來概括所有大陸留學生都是為了以不摘手段來港定居。

    我為香港人感到擔憂啊。就算他們一輩子留在香港,也避不過成千上萬來香港工作、留學、定居的外地人。繼續抱持這麼狹窄的心胸和短淺的目光,怎麼在這個全球化的世界生存下去?這樣對自己相當不利。

    教授,我平時都潛水很少留言,但看到這個話題忍不住摻一腳,原意只為希望你的心情不會被這些一團糟的留言影響,我知道你的立場大概不會變,但至少希望你的心情不會因此低落沮喪。

    還有不好意思我講粗口了! >_<

    回覆刪除
    回覆
    1. 150 是數字
      以前沒有那麼多
      問題是既然數字能改變
      為何不收緊

      留學生比GE 錢同香港人一樣
      一個就用多百萬
      點解納稅人GE 錢要用係佢地身上
      點解本地生要由14500 ->12000
      點解外地生90%係大陸生
      而多數只是當香港是跳板

      刪除
    2. 匿名,你好,我不清楚你的立場
      但你的意見在我看來都是對政策不滿,移民和學生—尤其是奉公守法的那些—都是無辜的,不應受歧視。

      刪除
    3. 香港人是無辜的
      “說話不經大腦,長得醜又崇洋媚外,更辱罵港人是港狗”

      對, 本人可能對香港政策不滿
      幸運的是本人改變了自己的心
      一切問題就沒有了
      本人的世界不是只有香港

      刪除
    4. kristie,政策係由人訂,而制訂人係北京,唔係香港人

      正如西藏人,新疆人仇視漢人,
      冇人(中國人除外)唔會話係西藏人新疆人錯,
      因為西藏人同新疆人是受漢人欺壓的一群,

      如果在一般情況下, 香港人如此視大陸人咁的確唔正常
      但在香港備受欺壓下, 香港人對大陸人有反抗意識係十分正常

      正如日本侵華時,中國人普遍反日,
      但冇人會話係中國人錯
      就係咁簡單,冇咩好講

      刪除
    5. 可以被同情,唔代表合理,你搞清楚先。

      刪除
    6. 在我看來你們所憎惡的,仍然是政策以及制定政策的人。中國是民主的嗎,大陸人有權參與制定那些對香港人不利的政策嗎?你們還是把政策與人搞混了。
      戰爭怎能與現在的情況相比呢?香港人大舉移民到他國,貪他人的福利,壟斷當地人的生意,又不學好當地語言的時候,也算是發動戰爭、侵略他國嗎?

      將心比心,山水有相逢!

      刪除
    7. kristie,

      //香港人大舉移民到他國,貪他人的福利,壟斷當地人的生意,又不學好當地語言//

      - 你不提起,我也不會想到這些香港人;我自己認識的就有幾個,移民到美國,第一樣問的就是怎樣拿福利!

      刪除
    8. 西藏,新疆, 跟中央大陸當然沒戰爭,
      因為大陸擁有龐大戰爭資源,西藏人多次反抗都被殘酷地鎮壓
      上面幾條左膠, 你們會認為西藏人仇恨漢人是煽動仇恨嗎?

      kristie,香港的特首,高級司局長,全須中央同意,方能上任
      這些人雖有港人身分,實跟中共走狗無異,
      西藏自治區的主席也是西藏人,但他只是中共傀儡罷了

      香港人大舉移民到他國,貪福他國福利,壟斷當地人生意,又不學好當地語言又如何,是那些國家自找的,西方左仔橫行,講包容,講多元文化,結果咪捉蟲入屁忽囉,D回教佬仲話要响世貿遺址上建回教寺添,上法庭唔肯除面紗,搞野過香港人多多聲添,咁又點,
      尼D移民政策係西方國家自己所制訂的,美國總統唔係由港人指派

      但香港人無權制訂香港政策,
      所以香港的情況,跟西方作類比是可笑的




      刪除
    9. 西藏人反抗中共政權,憎恨欺壓他們的中國人,那合理,可是,假如有西藏人鼓吹所有漢人都是壞的,甚至鼓吹使用恐怖襲擊的方法殺害無辜的漢人,那當然是煽動仇恨了.

      刪除
    10. 村上春樹曰:
      假如這裡有堅固的高牆和撞牆破碎的雞蛋,我總是站在雞蛋一邊
      是的,無論高牆多麼正確和雞蛋多麼錯誤,我也還是站在雞蛋一邊

      雖然巴勒斯坦人恐怖襲擊以色列人,
      但世人多同情巴勒斯坦人,指責以色列人多過指責巴人,

      當然, 我唔會把你尼類人當做村上春樹
      也相信唔少香港人是站在高牆,不管高牆多麼錯誤和雞蛋多麼正確,
      他們也還是站在高牆一邊

      好似魚之樂咁,佢咪站在錯誤的高牆下,傲慢地指責著正確的雞蛋

      刪除
    11. 給王教授
      這是我最後一次回應這篇文章了,因為現在身為討論的參與者之一真切感到有太多讀者滿口歪論,連基本的邏輯思考也做不到。越扯越遠,越講越矛盾,根本簡單一句就是雙重標準,香港人咁做得,大陸人就唔得;大陸人咁做就要鬧,香港人就冇問題。這樣下去沒有討論必要了,他們連站在跟我們一樣的水平交流也做不到。我不是說其中一方比較高明,只是雙方的切入點不一樣罷。王教授從一開始的立場就是理性的,比較能認同你的讀者也是,至於反對你的人卻執著於在這議題上的情感(憤怒、厭惡、仇視)。當我們希望普遍香港人能對大陸人理性一點的時候,他們非黑即白的理解為我們在否定他們的情感。事實當然不是如此。我有時也會跟朋友抱怨一下,但當我認識一位新的大陸人時,我會盡量抱持開放的態度看看他會是怎樣的人。

      就這樣,希望魚之樂能早日回復平靜,在此殷切期待你的新文章。
      祝中秋快樂!

      刪除
    12. kristie,

      謝謝!下一篇文章一定要轉話題了。

      刪除
  14. 有一位哲人如是説:

    ”A lot of our suffering in life comes from our conceptual mind and its habit of trying to categorize and put labels on our experience. Usually our labels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reality, or with the actual things we are labeling. Things in themselves, as they are, are beyond all concepts; but our confused mind creates all these labels and wants to attach them to things. Because of this labeling mind, we have friends and enemies, black and white, gay and straight, good and bad. In society, people put more weight on this label or that one, and so we experience segregation and discrimination. In Buddhism, we call this duality -- our mind's tendency to divide up the world into pairs of opposites. This is the root of so much of our suffering.

    This is one of the important things we need to come to terms with on the spiritual path: seeing how the conceptual mind labels everything, and how much trouble this gets us into. Think of how often you've had a conversation where you assumed someone was judging you in a critical way. Perhaps you built up a whole storyline about what she thought of you. For 24 hours, you carried this storyline around in your mind, and it tortured you. Then the next day, when you went back and talked to her again, you realized she hadn't been thinking of you that way at all. Your suffering was self-created by the labeling mind. Sometimes we bring this kind of suffering on ourselves, and sometimes we cause suffering for others by projecting our labels onto them.

    We cannot just do away with the conceptual, labeling mind. We have to work with it. Labels are necessary, but only to a certain degree. Without them we could not even ask for a pen or a piece of paper, or for directions to get from point A to point B; we would not have any words to communicate our thoughts and ideas. But so often we go beyond that basic level and add unnecessary complexities to the situation.

    When we go overboard with labeling and projecting, it makes us crazy. Look at what happens when there is a big election and the talking heads come on TV and start speculating about the results. They keep talking about their projections 24 hours a day -- taking polls, making up stories, and applying labels -- until everyone in America is confused and up in arms. And quite often their expert projections are just plain wrong.

    When we get carried away in our own conceptual labeling process, we're like the talking heads on the TV news. We talk ourselves into believing a storyline that leads us further and further away from the truth. After 9/11, who could get on an airplane without looking at the other passengers and scrutinizing them? We size up each person according to our concepts, and then we label them. This one looks trustworthy, but that one definitely looks fishy. We keep our eye on him throughout the whole flight, and watch him anxiously if he goes toward the front of the plane to use the restroom. Because of our labels and projections, we can't relax.

    If our labeling is actually helping us get closer to the truth, then we should pursue it full-steam. But if it's taking us further away from the truth, then it can only lead to suffering. There's our problem. At the same time, there's our solution. When we learn to watch the mind and stop labeling everything and everyone automatically, we start to see things differently. Instead of a divided and fearful world, we see a world that's fundamentally whole and unbiased. Then we can start to relax and enjoy ourselves, maybe a little more each day. And it's not just us freeing ourselves when we let go of our labels. We're also freeing other people from the boxes we've put them in. Then we can meet each other on airplanes, in the street, or wherever, as who we really are -- possibly for the first time.“

    看了、聼了以後當然想信受奉行;但人始終是人,也還是常覺力有不逮。不過,起碼知道問題其實不是出於陸客、強國人、以及其他看不順眼的人和事 - 出了問題的是我們自己要找碴兒的心。

    回覆刪除
    回覆
    1. 改變你的心 而不去改變環境 只是逃避
      問題 只會 繼續
      這個世界不會被那些作惡多端的人毀滅,而是冷眼旁觀、選擇保持緘默的人

      刪除
    2. 不先去改變你的心,就莽然試圖補救環境,你執著、偏頗的心會限制了你能使用的補救手段,所以你去改變環境注定不會是達到最好的。當你不肯定你對事情是否有幫助時,選擇冷眼旁觀、保持緘默、不去落井下石其實不失爲明智之擧。

      刪除
    3. 旁觀者你好
      香港的自由正逐漸流走,只因香港人沒有站起來強硬地反抗。

      刪除
    4. 就算這個説法是正確的,這與王教授所言、以至上來所引又有何相齬呢?更何況,在網上匿名寫幾句,就好算是「強硬地反抗」?

      刪除
    5. 旁觀者你好
      「強硬地反抗」就是欠缺你了

      刪除
    6. 站起來強硬地反抗中共對港政策,與不敵視所有大陸人和新移民,兩者並無抵觸。

      刪除
  15. 1.從第二段文字之中已經有茅盾,大家還以為這篇是在解答前兩篇問題嗎﹖不,答案依舊回到最初問題,Infinite Loop,讀者可自行下刪五百字亦不為過。

    2.擇「善」留言﹕讀者可統計前兩篇版主留言的次數和分佈均大部分集中於附和派。

    3.許多讀者一看畢前兩篇文章後都覺得有種「何不食肉麋」的讀後感,這究竟是版主文筆太爛﹑詞不達意,還是要大多數讀者要睇眼科或者重考邏輯科呢﹖

    4.明顯感受到這篇文風轉變,從「離地」10呎降至「離地」8呎。

    #註A﹕若版主有意出「膠」論第四回,相信會引來更多的「誤解」和點擊率。

    回覆刪除
    回覆
    1. 1. 甚麼矛盾?

      2. 那當然,因為大量有粗言穢語的留言我都沒有回。

      刪除
  16. 找不著藉口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La49vxGi0_w

    回覆刪除
  17. 看了教授這幾篇文章,總有一種「無奈」的感覺,想要傳達的事被人忽略,甚至被他人曲解原意,這種感覺想必不怎麼好受,辛苦了,

    題外話,教授該不會也是INTJ吧?

    祝 中秋節快樂。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這裏今天才是中秋。

      是有點無奈,也有點氣,但沒甚麼大不了,多謝關心。

      INTJ?你是指人格類型?

      刪除
    2. 這年頭某些自稱"學者"連史實或專業知識都可扭曲, 曲解他人原意已是很濕碎了.....

      刪除
    3. "學者"陳雲.真唔明點解報章次次都稱呼佢"學者",呢條友都無做學術硏究嘅,算乜野學者?

      刪除
  18. 中秋節快樂!

    回覆刪除
  19. 想起一個比喻,可能未必恰當,但也可能某程度比喻了部份有怨氣的民眾。
    例如某大企業員工因為不滿管理層或資方的某些做法令他們原有的利益受損或受影響,於是發起罷工,以宣洩不滿和爭取利益。
    但他們在宣洩不滿和爭取利益罷工的同時卻也影響了很多無辜的消費者,即是所謂「禍及無辜」。
    罷工者當然也是知道他們的做法會禍及無辜,旁人向罷工者解釋他們不應禍及無辜似乎也是徒勞。
    因為罷工本身就是一種以「禍及無辜」的施壓方式來向管理者或資方施壓以爭取利益。
    「佔中」也是類似以「禍及無辜」的施壓方式來向管治者施壓以爭取利益。
    今天香港的民怨導致部份人以「禍及無辜」的方式來向管治者施壓,相信管治者也意識到這個問題,例如說要檢討自由行的承受能力等等。
    所以我認為在勸說不滿者盡量少禍及無辜的同時,也應該指出管治者的責任和應改善的地方,相信那才是消除或減少不滿的根本辦法。

    回覆刪除
  20. 媒體也有錯的時候
    更何況是由網友提供的資訊
    所以網上的消息不要盡信

    有相有片的 比較令人信服

    新聞審查已經被揭發
    新聞審查何時開始? 審查了多少?

    沒有人會一直停留在同一個地方
    更何況是一個陌生的網站

    本人要找碴兒的心已經改變

    本人不會再為網站提供歡樂
    但亦感謝網站曾提供的歡樂

    回覆刪除
    回覆
    1. 所謂有圖/有片有真相, 也要小心, 因為相片/影片根本不代表真相的全部.

      相信有很多支持林老師的人, 是看了他們所拍的影片, 不過, 辜不論影片經過多次剪輯, 不知刪掉了多少內容, 有些懂法律或警例的人, 一早已指出林老師指控所存在的法理謬誤與欠邏輯的地方.....
      http://billsiu.blogspot.hk/
      http://montwithin.wordpress.com/2013/08/
      請多留意7至8月的分析

      刪除
  21. 魚之樂, 你省省吧....
    話你不合時宜,不切實際係無錯
    總有些老天真認為咩大陸人有好人之類....哈哈...笑話

    大陸人喪心病狂,任由毒奶在社會流通,
    自己就瘋狂去其他地區掃貨,影響他人,
    當香港因受大陸人瘋狂掃貨所困擾時, 香港推出限奶令
    大陸人不問是非,所有大陸人上下一心一味指責香港,
    大陸人卻不會以這種團結精神來質問國家,
    為何任由毒奶橫流,大陸官方可以抓光所有法輪功
    卻管不了毒奶, 這也太扯了吧,

    但就是沒有大陸人會指責政府,他們只會指責香港,
    不管香港人受到很大影響
    說甚麼大陸有好人,不要一竹篙打一船人,根本就是廢話,

    正如1937年時,日本也有好人,但這些日本好人肯定是不會反對他們的國家,
    在日中問題上, 這些好人一定是效忠他們的國家,支持國家解放亞洲

    一如大陸好人,他們在中港問題上,一定是以大陸人的利益為先
    不會理港人死活,這樣的大陸好人,對香港又有何益






    回覆刪除
    回覆
    1. "正如1937年時,日本也有好人,但這些日本好人肯定是不會反對他們的國家,
      在日中問題上, 這些好人一定是效忠他們的國家,支持國家解放亞洲"

      真是越無知的越大聲,二次大戰時日本國內當然有反戰人士,有些還因而坐牢。去讀一兩本歷史書吧!

      刪除
    2. 無錯,的確係越無知的越大聲, 二次大戰時日本國內當然有反戰人士,
      鬼唔知你阿媽係女人咩,問題反戰人士係十分之小數,小到萬中無一

      相信當時的中國人唔會蠢到因為日本有幾十個幾百個反戰人士,
      而放棄抗日

      刪除
    3. 我只是回你這句:"日本也有好人,但這些日本好人肯定是不會反對他們的國家".

      抗日同憎恨所有日本人是兩回事,就算大多數日本人都是好人,都反戰,只要日本仍然侵略,就要抗日。閣下連這麼簡單的也分不開,我是浪費時間了。

      刪除
    4. 鬼唔知你阿媽係女人咩,廢話,咪當自己好醒先得

      抗日,就自然會憎恨所有日本人,好正常
      好似香港人咁對英國人毫無感覺,就唔會抗英
      如果唔憎恨日本人,對日本人在中國的所作所為無感覺,就唔會抗日,
      要求一個人,毫不憎恨日本,但又要他支持抗日,根本不切實際

      只要在實際行為上沒屠殺日本人日本戰俘,咁就可以
      以聖人的道德標準,指責他人根本不切實際

      刪除
  22. // 走筆至此,我想起了二十年前(當時我仍在香港)一位新移民朋友向我訴苦,說很強烈感受到不少香港人看不起大陸人,說時那受委屈的語氣和神情,我至今難忘。 //

    教授或會以為這個分享可以增強說服力,但這其實只會反倒說明教授原來一直有著這一個非理性心理障礙。這個「至今難忘」的經驗,不排除有可能使教授實際上難以同情體諒香港人的任何遭遇,覺得香港人原來也是活該的!就如一眾「左膠」幸災樂禍不斷強調的那樣。
         
    我們不能不理會社會變化,只憑少許個人經歷就以偏蓋全。教授二三十年前在北美所見的中國窮苦留學生,跟今天個個開靚車的驕子留學生,也是無法相比的。那些陳舊經驗,對於今天恐怕沒有相關性,只構成一種執著。
         
    再者,香港人罵的主要是來港的大陸人,而不是那些留學生或農村貧民。無疑,用詞上可以也應該小心一點,但當大家都會意不是全部所有中國籍人士都被包括在內,這到底有多大問題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排除有可能使教授實際上難以同情體諒香港人的任何遭遇,覺得香港人原來也是活該的!//

      - 閣下恐怕是加給我莫須有的罪名了!我雖未能感同身受,但不會不明白香港人受的苦,更加不會覺得香港人是活該的。雖然在美國這麼久了,我的身份認同仍然是「香港人」。

      我提那件事,不過是要說明受歧視之苦。我在 Virginia 住過一年,那裏接近美國南部,我從自由開放的 Berkeley 搬去,兩地分別真的很大,雖不會說受到明顯的歧視,但那很 subtle 的歧視,已教我頗不好受。

      刪除
  23. 請勿扭曲是非黑白,是不可能會有「我討厭香港!召集十萬人讚好!」這類群組的,就算你走去開一個,又如何?理性一點可不可以?

    全世界人士所針對的,是來自中國大陸的旅客、留學生、國民。這不是可以隨便替換別個國家地區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閣下大概是看了我的 Facebook 吧?)為甚麼不可能呢?大陸人中也有不少是討厭香港人的。無論如何,我想指出的只是這樣的一個群組的成員會互想強化同一偏見,甚至將偏見傳開去。

      刪除
  24. 香港的民怨猶如一種「民情罷工」或「民情佔中」,與真正的罷工或「佔中」那樣,都有利用「禍及無辜」來向管治者施壓的共同點,以達到爭取權益的目的。

    香港的民怨(「民情罷工」或「民情佔中」)似乎也已經升級到與真正「佔中」相差無幾的程度,大陸官方的《人民日報》已為此而作出反應:
    http://news.sina.com.hk/news/20130920/-2-3070983/1.html

    至於大陸官方所指「香港樓價攀高、教育和醫療資源短缺、社會貧富差距拉大」才是問題的根源而不是其它問題,姑勿論是什麼問題,是政治問題還是經濟問題,或是兩者兼而有之,在「民情佔中」(民怨)的壓力之下,應該會更促使管治者去解決香港民怨大的問題。

    另外,我們在指責民怨不應禍及無辜的時候,與指責罷工或佔中不應禍及無辜一樣,是否也應該檢討一下是什麼原因導致罷工或佔中?

    「偏見」是不是主因還是只是表面的原因?有沒有「深層次」的原因?

    大陸人到香港不是最近才有的事,早年也出現過大規模的偷渡潮難民潮,當時大規模來港的大陸人或難民相信也有與今天來港的大陸人有同樣的惡習,但似乎當年卻沒有太多「蝗蟲論」或歧視,反而有不少同情心,給予了他們很大幫助。

    但今天同是大陸人來,且今天來的大陸人比當年大規模逃難來的大陸人有錢得多,但卻反而出現「蝗蟲論」,出現歧視,這是什麼問題?

    回覆刪除
  25. 有人談到,大陸人到香港並不是最近才有的事,97之前也出現過大規模的偷渡潮、難民潮。總體上來說,當年來港的大陸人與今天來港的大陸人在品行上應該大致相同。但似乎當年卻沒有太多「蝗蟲論」或歧視。這是為什麼呢?原因很簡單。當年的香港在英國的統治下,香港和大陸涇渭分明;而回歸以後香港人覺得受到來自大陸的威脅,所以儘管這兩個時代的大陸人行為品性的總體狀況大致相同,但(某些)香港人的反應卻大相徑庭:以前不會說大陸人大部分都是壞人,今天卻會這麼(荒謬地)認為。由此可見,對大陸人的這些overgeneralized的論斷其實並沒有理由和證據,不過是恐懼、擔心等情緒使然。如果你給這部分香港人指出這一點,他們會給你一個莫名其妙的回答:「現在是我們香港人被大陸人欺負呀」。這和當年的「義和團邏輯」何其相似,如果你告訴義和團洋人也有好人,不要「逢洋必殺」,他們一樣會說:「現在是我們中國人被洋人欺負呀」。

    以前我們老是笑一些大陸人動不動就覺得「中國人民的感情」被傷害了。現在發現很多香港人也這樣,老是一副「被迫害」的心態。其實,香港人的被威脅感很大程度上被misplaced and expanded。作為香港人,我們應該擔心中共,擔心國民教育,擔心偽普選,而不是在有些民間交流上「過度反應」。雙非、奶粉、自由行、陸港通婚都是民間交流,出現一些問題在所難免。如果真是問題就去解決(雙非和奶粉的問題不是很快就解決了嗎?)。自由行是一個問題,但問題在於人數太多,不是在於有幾個隨地吐痰、大聲喧嘩的遊客(這本身真的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嗎?大不了把隨地吐痰、隨地小便的遊客重罰,當年香港人就是在重罰之下逐漸養成好的行為習慣的)。自由行畢竟給香港帶來了一筆可觀的旅遊收入(這部分收入沒有轉移給窮人是香港分配制度的問題)。如果香港政府真的想要控制甚至減少自由行的人數,我相信它是可以通過某種方式辦到的,辦不到是香港的有些既得利益者不願意改變。香港人不能認清這一點,卻把怨氣發洩在大陸人身上,誠可笑也。而有些則不是「問題」,例如陸港通婚和單程證,難道我們不允許香港人娶大陸老婆嗎?還是娶了以後也不讓他們團聚?這些大陸新娘也為香港的overall utility做出了貢獻吧,沒有她們,很多底層的香港人還單身著呢,他們的幸福就不算嗎?

    我越來越發現,只有少數的香港人是真正擁抱「香港核心價值」的,大部分人只不過把它當作一種verbal service。你從香港現在極左(親共分子)與極右(極端的本土主義者)兩種勢力的氾濫就可以看出端倪。這兩派人表面上很不一樣,其實骨子裡都是相通的,都是只執著於「利益」(或者是「我」的利益,或者是「我們」的利益),而不知「正義」為何物(不知道謀求自己的利益是要受到一些原則的約束)。
    所以像「魚之樂」這樣的人才顯得特別可貴。

    回覆刪除
    回覆
    1. //原因很簡單。當年的香港在英國的統治下,....//

      為什麼當年在英國管治下港人沒有那麼「偏見」但今天在中國管治下卻會變得「偏見」?

      刪除
    2. //香港人不能認清這一點,卻把怨氣發洩在大陸人身上,誠可笑也。//
      「佔中」是否也屬把怨氣發洩到其他人身上?
      「罷工」是否也屬把怨氣發洩到其他人身上?(例如航空公司員工罷工,乘客受罪)

      刪除
    3. //雙非、奶粉、自由行、陸港通婚都是民間交流,出現一些問題在所難免。如果真是問題就去解決(雙非和奶粉的問題不是很快就解決了嗎?)。//

      閣下忘記了,所謂的解決,並非那班袒護大陸人的左膠爭取的. 相反,任何措施,只要好像針對了大陸人,他們例必反對。

      刪除
    4. //任何措施,只要好像針對了大陸人,他們例必反對。//

      - 是嗎?我有些應屬「左膠」的朋友都贊成香港政府收回單程證審批權。

      刪除
    5. 官媒:港無審批單程證理據
      http://news.sina.com.hk/news/20130920/-2-3071084/1.html

      不知是否也可造成//為什麼當年在英國管治下港人沒有那麼「偏見」但今天在中國管治下卻會變得「偏見」?//的原因之一

      刪除
  26. 王教授,

    山中的新文章在「幫拖」,把火越燒越旺,對於我這種學識有限的好事之徒,看看熱鬧不亦樂乎。不過這裏妖言太多、匿名又多,搞到頭暈腦脹。

    回覆刪除
    回覆
    1. 已看了山中的文章,謝謝告知。

      刪除
    2. 張國棟博士在臉書回應了山中: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0103274053148109&id=6858581

      其實這也不算是回應,只是罵山中的文是"一種近乎小學雞李天命式的批評",最後一段看來,張博士似乎很介意別人不稱他為博士.

      刪除
    3. 不妨説明一下,我文章從來不引用他人的銜頭是爲了避免訴諸權威,而這些銜頭都是與論點無關的虛詞;我提及Paul Krugman, Daniel Dennett, Ben Bernake, Richard Dawkins等人時也從不說他們的銜頭。這是寫議論文的基本守則。

      刪除
    4. 看不到張教授的回應,是delete了吧?

      刪除
    5. With no further comment, 山中文章有偏私/摟曲之嫌... 哈哈哈 !

      刪除
    6. >> 看不到張教授的回應,是delete了吧?

      Try google: "張國棟 blog"

      --
      BTW, 說"偏私/摟曲之嫌", 是先於看"張"文。唔係"幫拖"。

      刪除
    7. Nth 匿名
      What is your argument supporting your comment? I am interested to have a look....

      刪除
    8. 不是指張的原文刪了,是指他在facebook對山中的回應.

      他是張博士,但不是張教授,我去過他大學的網頁看過,他是講師(lecturer),不是教授(professor),這在美國是很有分別的.

      刪除
    9. >> 不是指張的原文刪了,是指他在facebook對山中的回應.

      Please read
      hkepistemologist.wordpress.com

      刪除
    10. to: William Lam

      簡單來說,指一者有"邏輯謬誤",而並不提另一者之"邏輯謬誤",就已經不是中立/恃平。把一方之觀察得出並提出的疑問,變成"邏輯謬誤"的指控,是"扭曲".

      例如...我一起首說:"你好嗎?",你卻說:"你都唔貼題嘅!"

      刪除
    11. "Please read
      hkepistemologist.wordpress.com"

      這個不同,刪了講「博士」稱呼一段。

      刪除
  27. Professor Wong can you briefly explain Immanuel Kant's theory of 'Copernican Revolution in reverse' to me? I am a history student and this term came across in my readings. I have done a search on Google but I am still very confused. Thanks in advance!

    回覆刪除
    回覆
    1. Copernicus showed to us that the earth and humans are not at the center of the universe; Kan't theory is 'Copernican Revolution in reverse' because he attempted to show that after all humans are at the center of the world as we know it --- the world as we know it is somehow 'constructed' by us through the application of the most basic concepts we have.

      This is, of course, an oversimplification, but I hope you get the main idea.

      刪除
    2. Thank you so much!

      刪除
  28. // 站起來強硬地反抗中共對港政策,與不敵視所有大陸人和新移民,兩者並無抵觸。 //

    我認為,當年中國人反對帝國主義入侵,同時強烈討厭藉著不公平政策之便而進來傳教的傳教士,這是合情合理的。因為傳教士畢竟是通過不公平政策而獲益了。

    同樣,因為中共強制安排而獲益的任何大陸人,理應分擔部分責任。若真是那麼愛國,希望兩地和諧,就算有機會給你獲益,你也應該放棄。不論你要去的地方,是西藏,新疆,或者香港!

    類似的例子是,你見到一個被人奪走衣服的裸女,你要是多看幾眼,雖然是人之常情,但畢竟是不當地佔了人便宜,因此而受斥責,也是應當的,起碼要感到不好意思才對。
     
     
    難道,你作為漢人,只是去西藏「謀生活」,這就不會構成對西藏人的社會、文化、生活的任何衝擊或者損害?

    尤有甚者,原來這個漢族經商者是公開或者私下支持入侵西藏的。那麼,西藏人強烈討厭這些外來文化入侵者,完全是有道理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只是指出,不敵視大陸人和新移民的香港人,也一樣可以站起來強硬地反抗中共對港政策。如果閣下認為不可以,願聞其詳。

      刪除
  29. 1. 罷工在後果上殃及乘客,和專門針對乘客的歧視行動大相徑庭。

    2. 單程証審批權港英時期也在大陸這邊。我也主張收回審批權。但很多香港人以為單程証批得過多,則是對大陸政策不了解下長生的臆測。陸港通婚增加,所以來港團聚的妻兒增加,中共政府才沒興趣關心這些。而投資移民和工作移民不屬於單程証的範疇,其決定權在港府。只有了解大陸的人才知道什麼是問題,什麼不是問題。

    回覆刪除
    回覆
    1. //香港的民怨猶如一種「民情罷工」或「民情佔中」,與真正的罷工或「佔中」那樣,都有利用「禍及無辜」來向管治者施壓的共同點,以達到爭取權益的目的。//

      應該「和專門針對乘客的歧視行動」不同。
      --------------------------------------

      有人這樣認為單程証問題:

      批證涉地方政府利益
      http://news.sina.com.hk/news/20130920/-2-3070982/1.html


      刪除
    2. 1. 有一個問題要指出: 單程證審批者(包括計分過程的處理)其實是中國公安部, 而不是地方政府, 這點很多年都沒有變過......
      http://web.hku.hk/~hrnwlck/migrat10.html
      每省的份額是由他們決定的.....

      2. 單程證很大程度上是團聚申請, 這點由1950年代開始就未變過, 這亦可解釋為何這個份額一直都用不盡(有一段時間,平均單日數量更只有100人).....

      要反對的人, 有時都應先搞清楚制度內容.......

      刪除
    3. 看表面和看實質往往是不同的。
      http://web.hku.hk/~hrnwlck/migrat10.html
      這個鏈結開頭寫:「中國公安部公布申請單程證來港人士的計算方法」,
      但結尾則寫:「不過,若計算方法及每日名額仍是分開不同省巿審批,現時所面對的涉嫌貪污問題,及不同省巿排隊長短不一所引起的不公平情況,仍是難以改善。」

      「仍是分開不同省巿審批」相信已表明並非由公安部審批。

      刪除
    4. 1、這篇文章只不過是表達了擔憂,並無證據表明有這樣貪污的情況,雖然最後的審批在大陸,也是需要香港這邊出具的香港證明材料才行。2、就算是這樣,這最多涉及到來港的先後次序以及先一兩年還是後一兩年來港的問題,對香港沒有多大的影響。

      刪除
    5. 那個"不同省市"應該是指省市的公安廳, 否則單是各省市自己爭分額, 都已經足夠他們打崩頭了(而省市公安廳其實是直屬公安部而不是地方政府, 內地人申請時的對口單位, 其實都是各地的公安廳而不是省市的部門).....

      另外, 別忘記其實雙程證都是公安部負責的.....

      http://baike.baidu.com/view/193820.htm?fromId=55104

      刪除
    6. 公安廳屬省級機關,一般不直接面對申請人(公安部屬國家級機關,就更不會直接面對申請人)。
      直接面對申請人的是各市縣等的地方公安局。申請人如果想要自己的名字出現在公安廳的名單內,第一關就要先「疏通」地方公安局,取得「入圍」資格,否則申請人的名字很難會出現在上級公安機關的審批名單之內。

      刪除
  30. 我好想知道... 到底最後個 "俊男" 有冇戀上 "豬扒"? 哈哈哈!

    回覆刪除
  31. //因為中共強制安排而獲益的任何大陸人,理應分擔部分責任。//

    能不能具體說說哪些是你所謂的強制安排而獲益的大陸人,讓我逐一反駁你。自由行遊客花錢到香港旅遊,說不上獲了(不應得)之益,他們可以去別的地方旅遊或者把錢存起來,更何況當初是香港政府希望振興香港經濟才開放自由行的;來港團聚的大陸妻兒也說不上是大陸強制安排,任何有人性的社會應該都不會反對;持工作簽證來港的大陸人是先得到香港的允許才能來港,更非大陸強制安排的結果。這麼說來只有中聯辦以及一些駐港官員的確是大陸強制安排的,你們以後就針對他們好了。

    有些香港人是怎麼了,睜眼說瞎話,還是他們根本不想張開眼去看看事實到底是什麼。

    回覆刪除
    回覆
    1. 匿名兄, 其實照這班人的邏輯去想(當然, 他們的邏輯有多謬誤暫且不理), 今天的單程證問題, 不就是他們口中的"香港人"自己造成的嗎?

      刪除
  32. //申請人如果想要自己的名字出現在公安廳的名單內,第一關就要先「疏通」地方公安局,取得「入圍」資格,否則申請人的名字很難會出現在上級公安機關的審批名單之內。//

    Is this your imagination? Could you give us any evidence? I bet that most of cases are genuine, given that there should be documents from Hong Kong to indicat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Hong Kong resident and the applicant. There are of course cases of corruption in China, but most are in economic areas, not here. You should know more about mainland and then your judgment can be based on facts rather than speculation that results from fear and worry.

    回覆刪除
    回覆
    1. "imagination"? or 「冰山一角」?

      http://legal.people.com.cn/GB/14333952.html

      刪除
    2. What's your 'inference' here, if any?

      刪除
    3. It seemed money is everything in today's China...

      http://news.sina.com.hk/news/20130924/-9-3074217/1.html

      don't deceive yourself and others..."inference?".. judge by yourself

      刪除
    4. I still see no valid inference here. Is this typically how you come to form your beliefs? I really feel sorry for you.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