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13

維根斯坦的虛榮心

人生的智慧,要有所領悟已不容易,要貫徹實行便相當困難,而難乎其難的,是將那智慧融會到生命和人格裏,成為自然而然的一部份,不須強迫自己去實踐,而是舉手投足間都能表現出來。

就算是哲學家,可以講出滿有智慧的說話,啟迪眾生,也有不少只是說得漂亮,卻沒有相應的行為,更遑論生命和人格的改變了。

維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的虛榮心是一個好例子。維氏是哲學界公認重要(甚至是最重要)的近代哲學家,脾氣古怪,不擅與人相處;不過,從他的筆記和書信看,他是個反省力很強的人。據他的學生 M. O’C. Drury 記述,維根斯坦憎惡知識份子的虛榮心,認為擺脫虛榮心比起在哲學上得享大名來得重要。他曾經對 Drury 說:「受損的虛榮心是世上最可怕的力量,是極度邪惡的根源。」還說:「哲學家不應比水喉匠更受人尊敬。」(見 Rush Rhees (ed), Recollections of Wittgenstein, p.77

然而,維根斯坦始終是過不了虛榮這一關。他非常重視自己的哲學研究成果,引以為傲,並因此而動輒懷疑其他哲學家盜用了他的研究成果。他的《哲學研究》(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s在他死後才出版,但他生前曾經想過盡快出版此書,就是因為他擔心別的哲學家先他一步,發表了類似的觀點,令他得不到應有的賞識。

他曾經為《哲學研究》寫過幾個不同的前言,其中一個有以下幾句:

「我不得已而知悉我的研究成果(我在課堂、草稿、和討論中傳達的)被人多番誤解、或多或少歪曲了或者弄得顯淺,而且正在流傳。這傷害了我的虛榮心,令我感到不能自已。」(見 Ray Monk, Ludwig Wittgenstein: The Duty of Genius, p.413

維根斯坦不是不知道這是虛榮心作祟,卻仍然是不能自已!後來他變本加厲,指名道姓懷疑另一知名哲學家卡爾納普(Rudolf Carnap 抄襲他,甚至酸溜溜地說:「遲早我的著作會被認為是抄襲卡爾納普的。」(見維根斯坦在 1932年給 Moritz Schlick 的一封信)

說卡爾納普抄襲維根斯坦,實在是冤哉枉也;他的確是受維根斯坦影響,但那跟抄襲是兩碼子的事(詳情可見 David Stern, “Wittgenstein versus Carnap on physicalism: a reassessment”)。假如維根斯坦虛榮心輕一點,便不會那麼容易錯怪卡爾納普;事實上,他不但指責卡爾納普,甚至在多年之後,仍然防範卡爾納普,劍橋的學生問他拿講義或筆記時,他也會力求那些講義或筆記不會落入卡爾納普的手中(見卡爾納普的自述)。

這個故事教訓我們的是:哲學家也不過是凡人,不要對他們的品德修養望過高。

35 則留言:

  1. 雖則完美並不全然完美,而完美本身郤不會被否決.

    回覆刪除
  2. 印象中,道德修養很高的哲學家只有史賓諾莎和JOHN RAWLS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有朋友是 Rawls 的學生,他們都說 Rawls 很有修養。

      刪除
  3. 經常懷疑自己的著作被抄襲是疑心大,這跟虛榮心好像不是同一回事?

    回覆刪除
    回覆
    1. May be just 疑心大. May be out of a sense of fairness. May be 實榮心 but not 虛榮心. (虛名->虛榮; 實名->實榮.) May be 虛榮心... Who knows? -zpdrmn.

      刪除
    2. 「因為他擔心別的哲學家先他一步,發表了類似的觀點,令他得不到應有的賞識。」

      刪除
    3. 哲學家得到應有的賞識。 Would that be what I termed as 實榮心? --zpdrmn

      刪除
    4. 既然那些賞識是應有的,就不是虛榮了。虛榮不是應該名大於實嗎?

      刪除
    5. 就算是真有實力的人,假如太過追求名氣,十分介意別人不知道他很勁,那也算是有虛榮心吧。(我用「虛榮心」譯 'vanity',這是一般的譯法。)

      刪除
    6. (我用「虛榮心」譯 'vanity',這是一般的譯法。)

      「實榮」(假定有這個詞語)應是英文中的「proper pride」;Aristotle 認為是美德(virtue).

      刪除
  4. 其實 點解維特根斯坦咁重要
    竟然連羅爾斯(John Rawls)
    同埋羅素都唔夠黎!?

    回覆刪除
    回覆
    1. 原創性高,影響大之故。

      刪除
    2. 佢創立左d咩@@"?
      個d野對哲學有咩大影響?
      (唔係話「邏輯實證主義」同「日常語言哲學」
      啊ma...?後期都話係錯左嫁bo)

      刪除
    3. 可以讀一讀 P.M.S. Hacker 的 Wittgenstein's Place in Twentieth-Century Analytic Philosophy

      刪除
  5. //有不少只是說得漂亮,卻沒有相應的行為...哲學家也不過是凡人,不要對他們的品德修養期望過高。//
    品德修養 isn't a measure of how good a philosopher is.
    Even for those people who are expected to have 品德修養 by others, most of them are just like average people, if not "worse." (" " means just using it as how average people may see it, not necessarily how I see it.)

    Got me thinking: 哲 (學) could be using one's 口 to 折 (服) others and may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修養. Maybe we can make up terms like 哲修 and 哲養.
    --zpdrmn

    回覆刪除
    回覆
    1. //Maybe we can make up terms like 哲修 and 哲養. //

      How about 哲道?XD (under the risk of being accused 煽風點火)

      刪除
    2. Meshi,
      I though about 哲行 but didn't want to explain that it's different from a term, named similarly, by 李. -zpdrmn

      刪除
  6. Russell is much more reasonable in this regard: "Do not attempt to live without vanity, since this is impossible, but choose the right audience from which to seek admiration."

    回覆刪除
  7. Wong Sir,

    What is your 原創哲學?

    Maybe there will be a new book "W. Wong in Twentieth One Century Analytic Philosophy"

    ky

    回覆刪除
    回覆
    1. I am just an unexceptional philosopher.

      刪除
  8. //他生前曾經想過盡快出版此書,就是因為他擔心別的哲學家先他一步,發表了類似的觀點,令他得不到應有的賞識。//

    只講《哲學研究》,作為一個作者,喜愛自己的作品,希望自己的心血受人重視,可以帶來新的東西,屬情有可原吧?
    如果別的哲學家先他一步發表了類似的觀點,這對他來說,可能是心血白費了。
    Sense of contribution是人重要的動力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想起達爾文

      刪除
    2. gengar,

      //Sense of contribution是人重要的動力//

      - 對,但維根斯坦的問題是他一方面鄙視知識上的虛榮心,另一方面卻又太重視自己的成就是否被人確認,以致變得多疑及容易指責別人抄襲他。

      刪除
    3. Heiman,

      為何想起達爾文?

      刪除
  9. 教授你覺不覺得虛榮心越大,越容易嫉妒?

    回覆刪除
  10. "維根斯坦不是不知道這是虛榮心作祟,卻仍然是不能自已!後來他變本加厲,指名道姓懷疑另一知名哲學家卡爾納普(Rudolf Carnap) 抄襲他"

    他和Carnap之间的过节要比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s早很多年吧。“后来变本加厉”这样说似乎不正确?

    回覆刪除
    回覆
    1. 「變本加厲」是指他由一般的懷疑到指名道姓的指責。

      刪除
  11. 這是台灣某人對王教授一文的回應。但我不同意他所說的:「只有那些自以為自己原創性很強的傢伙,才會整天神秘兮兮地那麼在意所謂抄襲。」恐怕那些對哲學發展歷史了解皮毛、覺得甚麼都差不多的人,才會說甚麼天下文章一大抄。
      
      
    維根斯坦的虛榮心?超譯維根斯坦?一點文字理解的問題
    http://csc79.blogspot.tw/2013/05/blog-post_14.html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看過了,但不肯定文章要表達甚麼。

      刪除
  12. may I know the source, in English, of the Drury quote of Wittgenstein attitude toward intellectual vanity? Thanks.

    回覆刪除
    回覆
    1. It's already in the essay (Rush Rhees (ed), Recollections of Wittgenstein, p.77)).

      刪除
  13. 很多知識份子在大眾面前再裝作謙虛與懂得欣賞別人,骨子裡都是充滿傲慢與相輕。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