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01

記憶 • 自我 • 煩惱


我之為我,你之為你,她之為她 ... 究竟取決於甚麼呢?二十年前的我和今天的我有很多不同之處,例如面貌、體重、興趣、人際關係,是甚麼決定我仍然是同一個人(the same person)?這是西方哲學的「身份同一」(personal identity)問題,首先將這個問題表述清楚的,是英國哲學家洛克(John Locke),而他提出的答案,看來十分合理,甚至可以說是常識:我之為我,取決於記憶;二十年前的我和今天的我是同一個人,因為前者的經歷在我現在的記憶裏留下了第一身的記錄。

洛克提出的「身份同一」標準,儘管合乎常識,卻有不少哲學上的難處,因此受到其他哲學家的質疑;自此以後,西方哲學界對這個問題有眾多的討論,產生的理論越來越繁複,有關的書本和論文亦汗牛充棟。

中國哲學的典籍裏沒有對「身份同一」的討論,但這不表示中國古代的哲學家不了解「身份同一」的概念;也許有些中國古代哲學家接受記憶為「身份同一」的標準,不過,他們關心的不是形上學問題,而是有關的人生問題,著眼於記憶和自我意識帶來的煩惱,進而提出應付這些煩惱的方法。

記憶和自我意識會帶來甚麼煩惱?總的來說,可以稱為「自傳的煩惱」(autobiographical vexations)。絕大多數人都不會真的寫自傳,可是,只要有記憶和自我意識,便有能力 --- 並且自然而然地 --- 組成一個「自我的故事」,主角是「我」,即使不寫出來,也可說是腦海裏的「自傳」。那是未完成的故事,往後的發展雖然受限於之前的「情節」,但仍有種種的可能。「自傳的煩惱」包括懊悔往事和擔憂將來,而煩惱的另一大源頭,是對這「自傳」的評價 --- 自己該怎樣評價?別人又會如何評價?

我認為道家哲學最能幫助我們應付「自傳的煩惱」,就算不能徹底解決,至少可以有效地減輕煩惱。道家哲學沒有要求我們相信「自我」並不存在,也沒有要求我們過最簡約刻苦的生活;這兩個要求都太難達到了!道家哲學提供的,是一種「放鬆」的人生態度,即使我們在生活上沒有甚麼大改變,只要採取了這種態度,「自傳的煩惱」自然會減輕。

首先,道家哲學建議我們不要看重記憶的真實性,著名的莊周夢蝶故事,最能說明這一點:「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莊子•齊物論》)既然難分莊周夢蝶還是蝶夢莊周,所謂「記憶」,也許不過是虛幻的故事。當然,我們不會真的認為自己的一生不過是大夢一場,重要的是,道家哲學提醒我們要懷疑自己的記憶,而這個提醒也與現代科學對記憶的研究吻合:記憶從來都不是如實無遺的記錄,而是無可避免地對經驗材料加以篩選、重組、和詮釋,以形成一個連續的故事。「自我的故事」不是完全虛構的,但也不是完全真實的;不可以胡亂詮釋,但容許不同的理解。

不看重記憶的真實性,自然不會那麼看重「自傳」的真實性,「自傳的煩惱」便會隨之減輕。此外,道家哲學還建議我們學習「忘我」:這個「忘」,不是永遠的忘記,甚至不是短暫的忘記,而只是不放在心上;學習「忘我」,就是盡量將自我的意識減弱,盡量不以「我 ...」為思想的開始,而集中於經驗本身。「鱼相忘乎江湖」(《莊子•大宗師》),先要「忘我」,於是不在意自己只是一條魚,不在意其他的魚如何如何,不覺得被限制於水裏,自由隨意地游來游去,這就是道家的人生態度。相忘乎江湖的魚,大概不會有「自傳的煩惱」吧!



(原載於國泰航空機上刊物 Discovery,2015年11月號)

6 則留言:

  1. 於是有人這樣說:「放下過去,立足當下,著眼未來」;
    但也有人說要「人過留名,鳥過留聲」;

    有人說要「忘記過去的傷感個性簽名」;
    但也有人說「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

    personal identity恐怕要到「蓋棺定論」時才能夠確定了。

    回覆刪除
  2. 記憶是確實,自傳不是每個人在自傳裡的人都互相相識或同一時段出現,能講到七成真已經好危險了。當然有虛構來作比喻的一段但核心是真的。我對自己有評價但不介意外面怎評價,我的記憶係最善長用自己優势去向外發展外闗係,本身所蜀團体也太令我自己心褰。太多事不是无人知或可證實係一我无法再聯絡,要有心揾一定揾到不过无人會可能肯出面,二我不想再有任何闗係,早在多年前决定重過新生就斬断了聯係,過著果種生活很不好受,幾大抱負一样累人而且見过失败的人下埸更令我決意出走。當一段長時間都有人提醒如果有一曰出現一架kidnap你要預傋訓綀自己遇上這情況要當場死否则torture to death 果pressure係令我曰後精神問题之一,已講太多了,不过不吐不快。

    回覆刪除
  3. 其實人的性格人格思想習性價值觀等等隨著時間和歲月的變化,或隨著環境或經濟條件的變化,是會產生不同程度的改變或變化的。有的人在若干年之間的變化可能很大,如俗話所說的如同「判若兩人」;但有的人變化又可能很少;
    那有沒有一定的「標準」去判定怎樣才能夠說是the same person,或不是the same person?

    回覆刪除
  4. Wong Sir,

    有件事從小就困擾著我,每當想起就覺得無論努力做什麼事都是沒有意義的,希望你可以為我解答。

    五歲從父親口中第一次知道人注定會死,那時候很怕,總覺得死亡在我出世的第一天就在等我,不知道自己活在這個世界的目的是什麼。

    長大後聽了許多人生哲理,如教你找到人生目標啦,實現理想啦,造福社會等等,如此才不枉費生命的唯一機會

    但我細想之下,還是一樣沒有意義。即使我真的做到了,那我的生命在歷史的演進中留下某個重要時段,但別人也同樣會死啊,他們都跟我一樣,自出世那天起,死亡就在等著他們,甚至整個宇宙會死於熱寂,到那天世界就不存在了。歸根究底,我做不做到完全沒有區別,因為生命是無關緊要的

    我要怎麼做,才能找到生命的意義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完全要看你追求的「意義」是甚麼。照你的理解(「那我的生命在歷史的演進中留下某個重要時段,但別人也同樣會死啊,他們都跟我一樣,自出世那天起,死亡就在等著他們,甚至整個宇宙會死於熱寂,到那天世界就不存在了」),不只你的生命沒有意義,*任何人*的生命也沒有意義。你應該先想想自己為何會這樣的理解「人生意義」的問題,是否一定要這樣理解,可否有另一個自己也接受的理解等等。

      你似乎認為人生沒有意義是由於人始終會死,世界終歸無有,可是,你不妨反問自己:假如我不會死,所有人都不會死,是否人生就可以有意義呢?

      如果你的答案是「不是」或「不知道」,那麼人是否會死便很可能並不是你的問題癥結所在。你應該撇開死亡這個問題,重新思考你追求的「意義」是甚麼。

      如果你的答案是「是的」,你便應該接著問:在這樣不會死的人生,是甚麼令人生有意義?要是你有答案,例如「X 是人生意義所在」,你便要問:如果在會死的人生也有 X,X 是否也會令人生有意義?假如你的答案是「會」,那麼你便應該追求 X。假如你的答案是「不會」,那麼你一是轉向宗教,尋求永生;一是放棄這個理解,重新思考。

      當然,你的結論也可以是「人生沒有意義」,但這個結論只會令你生活沒勁沒味。

      刪除
    2. 匿名11/04/2015 3:17 上午,
      你似乎是認為「人死了就沒有意義」「人不死才有意義」。如果是這樣認為的話,那你心目中的「意義」=生命;即是說,在你有生之年,其實都是有意義的。
      你所擔心的其實是在你離開人世之後,即所謂百年歸老之後的事。那你是否有必要擔心百年之後,還有千千萬萬年,那又是否有擔心千萬年之後的必要呢?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