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18

Geach 論定義

有讀者曾要求我寫一篇短文談定義,這不是一個容易講得深入淺出的題目,所以我一直沒有寫,最近隨手翻閱 P. T. Geach 的小書  Reason and Argument,其中一章是討論定義的,一讀之下,大叫深得我心。我不相信自己會比 Geach 寫得更好,以下就將他的幾個重要論點列出來(都在這一章的前半),省卻自己另寫文章的氣力;我不會直接翻譯,只是寫出大意,而且會用不同的例子:

論辯時,雙方對某一關鍵字詞的理解雖然未必完全相同,但往往有足夠的重疊,不會輕易有誤解;假如那字詞難有清楚嚴謹的定義(例如「道德」、「藝術」、「善良」、「天才」),要求先下定義反而會障礙討論,甚至令討論終止。

即使有誤解,也不必藉著對關鍵字詞下定義來澄清(例如你誤會我認為天才的智商一定異常高,我只要否認便是了,不必定義「天才」)。

就算是常用的簡單字詞(例如「紅色」、「晚餐」、「書桌」、「遊戲」),也未必容易下清楚嚴謹的定義;不懂得下定義,並不表示不清楚這些字詞的意思。

字詞難有清楚嚴謹的定義,是因為難以完全排除模稜兩可的例子;有時你認為自己的定義夠清楚嚴謹了,可能只是有些模稜兩可的例子你沒有想到而已。

一個字詞沒有清楚嚴謹的定義,並不表示它沒有清楚明確的例子。

你當然可以對某關鍵字詞先下定義,然後在論辯中堅守這個定義,不越雷池半步。問題是,在討論過程中,對方可能會提出一些例子,令你發覺這個定義不完全符合你的觀點;假如你要堅守定義,便不得不改變觀點了。

假如有人要求你對某字詞下定義,你不妨先要求他對「定義」下定義,他便可能意識到下定義不是那麼簡單的一回事。

簡言之,不少人低估了下定義的困難,卻又高估了下定義在論辯中的作用。

49 則留言:

  1. 很有趣的看法
    然而﹐我認為下定義的目的﹐本來便是用來減少爭議的﹐換個角度來說﹐便是自己下定義或要求人下定義﹐根本目的便是終止討論。(笑)
    我最有興趣的還是﹕「定義」的定義是甚麼﹖(閃)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成日叫人定義乜定義物,點可以唔自己先定義「定義」?快啲講,「定義」既定義係乜?

      刪除
    2. 你知我讀得書少﹐我對於「定義」的意思一向好簡單
      定義者﹐顧名思義﹐是釐「定」一個詞的字「義」。
      簡單來講﹐就係講下你點樣解果個term。

      刪除
    3. //簡單來講﹐就係講下你點樣解果個term。//

      - 這太過籠統,如果這樣理解「定義」,那麼說「這個詞語有諷刺意味」也算是下定義了。

      「定」不是「講吓」,而是「限定」、「規定」、「定下」的意思。

      刪除
    4. 為免喧賓奪主﹐當然要籠統la(笑)
      嚴謹說法當然要留返你呢個教授來講嘛﹖
      又﹐這句書面語的寫法是﹕「講述此一詞彙的意思」

      刪除
  2. When I was in high school, teacher taught me a simple method to "define" the "truth"--use two small brackets to enclose the "truth".
    As I grow older...I know how to move the brackets, when is the right time to make it wider or closer.
    Anyhow, it works well with me and help me to save a lot of time to energy to argue with other( and my wonderful wife too)

    回覆刪除
    回覆
    1. Unfortunately it doesn't always work.

      刪除
  3. 定義應該是牽涉到一個範圍的問題, 例如「光頭佬」的定義, 頭髮少到什麼程度才能夠被稱為「光頭佬」? 是否是一條頭髮都無才能夠被稱為是「光頭佬」? 有10條頭發又算不算是「光頭佬」? 15條或20條又如何? 這個範圍是有「灰色地帶」的. 喜歡拗的人就利用了定義範圍邊界的灰色地帶, 把難以「量化」或者根本是無「量化」可能的定義硬要一個「量化標準」, 相信這其實是一個無理取鬧的無知行為而已.

    回覆刪除
    回覆
    1. 神州﹐你又玩回帶呀﹖
      你慢慢回啦﹐我決定唔睬你啦
      因為駁完你你又loop﹐駁完你你又loop
      諗住loop到一次﹐我唔駁你當贏
      好la﹐你贏左啦﹐OK﹖
      我真係無你咁好氣。

      刪除
    2. 這是我對定義的一些看法,純粹係實事求是而已,你硬要「對號入座」我也無法阻止你。

      刪除
  4. 例如「偉大人物」的定義就因為個人見識的多少而拗,見識少的人就把「偉大人物」定義在比較狹窄的範圍,而見識廣的人就把「偉大人物」定義在比較寬闊的範圍。這本來是不奇怪的事。
    但當見識少的人卻又要充大頭鬼的時候,「奇怪」的事就會發生。

    回覆刪除
    回覆
    1. 神州﹐你又回帶駁抽水la﹖
      一個時常被所知障矇閉的人﹐自然不明白我在質疑甚麼
      勇於質疑是批判思維的重要組成部份﹐這點是你這種回帶怪不會明的。
      不跟你拗了﹐你繼續玩loop一萬次當贏的遊戲啦!

      刪除
    2. 文少,既然你說「知障」,我倒很想知道你說的「知障」定義是什麼?

      刪除
    3. 打漏了個「所」字,應為「所知障」

      刪除
    4. 文少,
      //你又回帶駁抽水la//
      如果你有「水」,畀人「抽」乃屬「自作自受」,又何須大驚小怪?

      //一個時常被所知障矇閉的人....//
      見識少的人就把「偉大人物」定義在比較狹窄的範圍,不知道這是否也屬「所知障」?

      //勇於質疑是批判思維的重要組成部份....//
      有人指責你不夠「勇」嗎?你大概是又想去「假設」一樣嘢出來,然後又學鵝頸橋底打小人嘅神婆咁對著自制的小人猛打一番,你於是乎就「精神勝利萬歲」!贏硬。

      刪除
  5. If both sides use the part (of meaning) that is 重疊, that would be okay. But many times when people argue, they use different definitions (or use the parts that aren't 重疊) of some keyword(s) in their argument. Most of us aren't philosophers. We don't follow rules (if there are rules??) when arguing. I think an agreement or discussion on some definition, no matter how fuzzy, of some keywords or how they would mean in the argument, is constructive. --zpdrmn

    回覆刪除
    回覆
    1. Yes, when two people use the same term very differently, it would be useful for them to clarify what they mean. However, the clarification does not have to be a definition.

      刪除
    2. I would accept 釐清字義 without 下定義. But the problem that two sides are not on the same page could still be there. So, the problem is about how people argue. Maybe philosophers should educate people better, ideally beginning when they are young. (The same thing for scientists, etc.) I know in practice we don't have that of resources. --zpdrmn

      刪除
    3. 相信留言的朋友們和W.Wong也知道,釐清字義的方法,除了定義,還可以展示、例釋等。

      有效的討論雖然不必一定要先下定義,但卻一定要先釐清關鍵字眼的意義。 大家同意嗎?

      刪除
    4. 對,釐清字義,除了定義,還有其他的方法,可是,我不認為討論一定要先釐清關鍵字眼的意義(很多時候都須要,但不一定)。

      刪除
  6. zpdrmn﹕
    其實Geach和哲人王自己寫文的時候﹐也有喜愛下定義來釐清字義的﹐因為有些字本身是一詞多義的(尤其是中文)﹐不釐清字義下進行討論﹐外表上有助討論﹐實情大家在各說各話﹐兩個人怎也尿不到一個壺裡去(笑)

    以「全能悖論」為例【又講石頭問題(哀)】﹐哲人王便將先將「全能」定義為「全能但受邏輯限制」﹐而Geach更將「全能」分成好幾種﹐然後再就各種「全能」談論石頭問題。
    在這問題上﹐哲人王將全能者設定「需為受邏輯限制」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有人可將全能者理解為「完全全能而不受邏輯限制」﹐如果雙方在這定義上的差異各說各話﹐我相信拗到第二朝都無結果(汗)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哲人王自己寫文的時候﹐也有喜愛下定義來釐清字義//

      - 錯矣!我極少下定義,釐清字義則有之,但這是另一回事。

      //哲人王便將先將「全能」定義為「全能但受邏輯限制」//

      - 又錯,我只是說全能不包括能做邏輯上不可能的事,並沒有替「全能」下定義。

      刪除
    2. //錯矣!我極少下定義,釐清字義則有之,但這是另一回事。//
      我唔信!(爆)
      你寫博就可能少﹐因為多數是傾閒偈。但我就唔信你寫paper都唔下定義啦~~

      //又錯,我只是說全能不包括能做邏輯上不可能的事,並沒有替「全能」下定義。//
      我錯﹖真是我錯嘛﹖
      全能不包括能做邏輯上不可能的事﹐其實是一個假定﹐同時為你口中的「全能」下了定義。
      如果你不把「全能」定義為「"X is omnipotent" means "X can do Y" is true if and only if "X does Y" is logically consistent.」﹐你又怎樣在〈A note on omnipotence〉一文推論出﹕「for any x, if x is omnipotent, then what it is for x to create a stone that x cannot lift is for x to actualize something impossible」﹖

      刪除
    3. //你寫博就可能少﹐因為多數是傾閒偈。但我就唔信你寫paper都唔下定義啦~~//

      - 又錯。我寫 paper 都好少下定義。

      //全能不包括能做邏輯上不可能的事﹐其實是一個假定﹐同時為你口中的「全能」下了定義。//

      - 這不是定義,因為有其他關於「全能」的意義的問題,是我這句說話不能決定的,例如全能是否包括能夠改變過去。

      //如果你不把「全能」定義為「"X is omnipotent" means "X can do Y" is true if and only if "X does Y" is logically consistent.」﹐你又怎樣在〈A note on omnipotence〉一文推論出﹕「for any x, if x is omnipotent, then what it is for x to create a stone that x cannot lift is for x to actualize something impossible」﹖//

      - 我的論證不需要那個定義,只需要假定 "not even an omnipotent being can do what is logically impossible"。

      刪除
    4. //又錯。我寫 paper 都好少下定義。//
      車﹐我又未睇過你的論文﹐口講口賠咋嘛﹖(笑)

      //這不是定義,因為有其他關於「全能」的意義的問題,是我這句說話不能決定的,例如全能是否包括能夠改變過去。//
      下定義不一定要下完整定義﹐可以是部份定義。
      雖然你沒解釋全能為何不能包括能做邏輯上不可能的事﹐但至少﹐你讓別人知道了你對全能一詞的一些看法。

      又﹐其實我真的不想再談全能悖論了﹐這類無聊透頂的問題﹐簡直庸人自擾!(煩)

      刪除
    5. 文少,
      //因為有些字本身是一詞多義的(尤其是中文)﹐不釐清字義下進行討論﹐外表上有助討論﹐實情大家在各說各話﹐兩個人怎也尿不到一個壺裡去(笑)//
      That reminds me of something. There are cases that 釐清字義 is so damn hard or impossible, let alone 下定義. Let's say, two people are discussing Tao De Ching. They may have different ideas what 道 is. What they are talking about are tangential to each other. Of course, if someone asks me about such thing like 道, I would recourse once again to the saying "eat some grapes." On the surface, the meaning of the saying is much clearer. One can really do what it literally suggests. Yummy!! --zpdrmn

      刪除
    6. zpdrmn
      我試過睇《道德經》﹐但睇完都唔知佢噏乜春﹐我諗呢類書真係哲人王先睇得明。
      例如﹕「道可道﹐非常道」我就真係睇到抓晒頭!
      有人將呢句解成「道是不可以被解釋」﹐咁又即係點呀﹖既然唔可以解釋﹐寫成本道德經又為乜春先﹖
      相信﹐呢個同以前古文的寫作方式太簡潔有關係。

      刪除
    7. 你太睇得起我嘞,其實我都睇唔明《道德經》。

      刪除
    8. 文少 and Wong,
      that's the cleverness of 《道德經》. Nobody understands it. But it gives people an impression there is something great in it. For a bunch of people who want to understand it go back to read it over and over again. It is translated into different languages. There has never been a satisfactory translation. (Nobody understand it.) So, people keep translating it. There are so many translations now. For some languages, there are many translations in each of the languages. It is the most translated work in the world. What a record. LOL
      --zpdrmn

      刪除
    9. 文少,
      //道可道﹐非常道// There are at least two different (not similar) English translations of this sentence. If there are only ten sentences like that. We can have over 1000 translations to cover all the combinations, just in one language. Now, there are more than 10 sentences like that and some of them may have more than 2 interpretations. Keep translating.

      刪除
    10. W.Wong﹕
      我又唔覺得道德經是蓄意故弄玄虛的﹐有些道理還是看得明的
      只不過開首果句「道可道﹐非常道」﹐確實好弔詭囉﹖
      既然佢自己話「道可道﹐非常道」囉﹐係咪佢成本書通篇都唔係講緊「常道」先﹖
      本書話「智慧出﹐有大偽」﹐明顯是屬於「道可道」的道﹐又係唔係「常道」先﹖
      如果本書寫的都唔係道﹐咁又究竟邊D道﹐先算係「常道」先﹖

      刪除
    11. 上款寫錯了﹐我是回應zpdrmn君的。
      至於哲人王佢堂堂一個哲學教授﹐竟然話自己睇唔明《道德經》﹐絕對無人會信lor!(爆)

      刪除
    12. 我有一個優點,就係唔明就會認,唔會死充。《道德經》裏面有唔少句子我真係睇極都唔明。

      刪除
  7. 定義一個具有多樣貌的名詞,不如定見一件事物的正常邏輯推理下的可能呈現的樣貌狀態,即多用動名詞陳述論者的觀點。例如何謂鬼,難以定義;但看到鬼有人曾感受的經歷分享,似可表達出不同的鬼卻呈現出一致的狀態或形象,而對遇到神啟或神聖經驗,亦可轉換為對神的動態性描述的定義…換言之,分析哲學有必要運用現象學本質直觀的方法,才能定見出事物或觀點隱藏在其中本質結構(框架)的真相!

    回覆刪除
    回覆
    1. //分析哲學有必要運用現象學本質直觀的方法,才能定見出事物或觀點隱藏在其中本質結構(框架)的真相//

      ???

      刪除
    2. 透過現象看本質﹖乜唔係馬列的玩兒來嘛﹖關分析哲學咩事﹖

      刪除
    3. 人哋講緊現象學,phenomenology 呀!

      刪除
    4. 無所遁逃,
      現象... 直觀? What does 現象 have to do with 直觀?
      //鬼卻呈現出一致的狀態或形象//?? Is it 直觀? Or 幻覺? Show me a ghost.
      神?? 現象 or 直觀?
      I think you are 有所遁逃. --zpdrmn

      刪除
    5. //人哋講緊現象學,phenomenology 呀!//
      你又蝦我唔識英文﹐求其講個術語就來嚇鬼~~(淚)
      你既然可以撻得出一個term﹐係咪即係代表你其實明無所遁逃講乜先﹖
      我就真係唔明啦...我淨係覺得﹐佢似將一大堆terms砌成一句

      刪除
    6. 我大致知道現象學係乜,就係咁多。

      刪除
  8. 嗯嗯! 我還蠻認同的。經常碰到人劈頭就撂下一句:「請先定義xxx,否則免談。」這種人如果總是這麼極端嚴格的話,那大概以後不用跟他討論了。

    並不是說定義總是不需要、不重要。但很多時候確實明確的定義不是那麼重要,或者是不必在一開始就強求的。尤其對方如果以懷疑論式的方式去質疑定義,那這輩子搞這個定義就好了,不用做別的事了。

    要求定義應該因時制宜。很多時候雙方有個一定程度的共識即可討論,即使沒有也可以先只求個簡單的理解,很多時候會在討論中有更不一樣的火花,討論到後來就慢慢出現共識了。我經常覺得訴諸直觀很重要,有好的哲學敏銳度,其實直觀也不會太差。

    最後是慈善理解原則,雙方多加運用慈善理解原則,也可以減少這種定義的麻煩。

    這讓我想到奧坎剃刀,這裡也可以說:「如無必要,勿下(雞雞歪歪的)定義。」

    回覆刪除
  9. 試定義『定義』:可清楚操作且相干的界說,交疊的共識或主觀互證的觀點參考座標,是定義操作後殊幾近之的意向產物。

    回覆刪除
    回覆
    1. 汗...你番說話﹐我覺得似睇外星文﹐多過似睇中文...
      其實﹐哲人王你明佢講乜嘛﹖(問)

      刪除
    2. 我明頭嗰五個字。

      刪除
    3. //我明頭嗰五個字。// Wow, that's much better than I. I think I understand only the last two words. --zpdrmn

      刪除
    4. 我仲大鑊﹐我每個字都明﹐但將所有字連埋一齊解﹐就唔明。(閃)

      刪除
  10. 客觀的定義是不存在的。
    因此定義的實質行為是,縮小名稱所指示的範圍至對方可認同之最大範圍。

    舉例來說,如何用兩個變形的杯子,平均分裝牛奶給兩人?
    該如何用變形的杯子定義一半的牛奶?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