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06

不強難立

某讀者可能喜歡看論戰,特地留了個連結,原來是李天命的高足、香港浸會大學宗哲系副教授陳強立寫的一篇批評我的文章。這篇文章前半都是拍李天命馬屁和甚麼「思方劍氣」、「天人琴」、「彈劍江湖」、「達埋劍之境」等廢話,可以不理。且看是主要論點的這一段:

『由「x 是個全能者」和「不能造出一塊自己舉不起的石頭」,並不能推論出「造不出的是一塊全能者舉不起的石頭」。我們可通過「子矛子盾法」把有關謬誤揭示出來:倘若採取類似(I)的推理方式,我們也可以作出如下的推論:「如果 是個肥人,那麼 造不出的便是一塊肥人舉不起的石頭。」、「如果 是個笨人,那麼 造不出的便是一塊笨人舉不起的石頭。」……。明顯地,某個肥人造不出一塊自己舉不起的石頭,並不表示他不能造出一塊別的肥人舉不起的石頭。同樣地,某個笨人造不出一塊自己舉不起的石頭,並不表示他不能造出一塊別的笨人舉不起的石頭。』

這是將兩個表面上相似的推論,不加思索和分析,便當成是邏輯上等同的。這好比說以下的論證效:

(A)
是隻藍色的鳥。
鳥是動物。
----------------------------------
是隻藍色的動物。

因為以下這另一論證明顯效:

(B)
x 是個好父親。
父親是人。
-----------------------------------
是個好人。

問題是 (A) 是個有效的論證,(A) (B) 只是表面相似,「藍色的鳥」和「好父親」有邏輯上的分別,因為「是隻藍色的鳥」可以分析為「x 是隻鳥和 x 是藍色的」,而「x 是個好父親」卻不可以分析為「x 是個父親和 x 是好的」(這裏不方便詳論這個例子,有興趣者可參看 P. T. Geach, “Good and Evil”, Analysis 17, pp.64-73)。

同理,「全能者」跟「胖人」和「笨人」至少有以下的分別,而這個分別會造成推論上的差別:「胖人」和「笨人」有程度之分、有能力之別,「全能者」則無;假如有兩個全能者,他們的能力便是一樣的,因此,從一個全能者做到(或做不到)的事,我們可以推出那是所有全能者都做到(或做不到)的。

陳強立在文章最後一段舉的那個例子(「想找一個自己喜歡的人做女朋友」),顯示他連 intensional contexts 和  extensional contexts 都分不清,已經有人指出,為省篇幅,我不再落井下石了

李天命的高足也不過是這個水平,餘子不足論矣!

134 則留言:

  1. 教授你肯定他真的是李天命高足?

    他博士論文題目是「儒家政治、現代化及典範轉移之理論探索」,再看他有審批的發表文章,只有一篇講「論金岳霖的邏輯哲學—思想三律的可證性與可否證性之問題」(Edited by Humanity Division of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另一篇講「名實.言意 — 中國哲學傳統裡的語言哲學問題初探」(新亞學術集刊)。

    反而他看來甚喜歡以無審批的發表石頭文章。"A philosophical analysis of the concept of omnipotence", "Omnipotence and the God who transcends logic", "From a plurality of omnipotence to the self-limitation of God", "Some definitions of omnipotence",都是在Chinese Church Today。

    其他全部唔關事,似乎無乜真係學過根正苗紅的英美哲學--可能只係讀過十次《思考藝術》。

    若是這樣,他連基本區分也搞不清,恐怕也是在所難免。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倒不會以 publications 論英雄,就算他有很多期刊論文,這一篇仍是垃圾。

      刪除
    2. 假若他本身寫有不少優質論文,這次只是因為「媚李」而不小心出大錯,或許也情有可原。

      但此人似乎十年無所出版,令人懷疑他是否一當副教授就荒廢學問,果真如此,他就是活該了。

      刪除
    3. ////可能只係讀過十次《思考藝術》。

      仲有哲道行者。

      * 條友讚李天命讚得好肉麻

      http://leetm.mingpao.com/cfm/Forum3.cfm?CategoryID=6&TopicID=139&TopicOrder=Desc&TopicPage=1

      刪除
    4. //此人似乎十年無所出版,令人懷疑他是否一當副教授就荒廢學問//

      - 他寫的東西可不少啊!

      刪除
    5. //條友讚李天命讚得好肉麻//

      - 肉麻到我打哂冷震!

      刪除
    6. //肉麻到我打哂冷震!//
      -王教授在外國待久了將中國可貴的精神也掉失了?
      飲水思源的道理也忘記?
      尊師重道的精神也遺忘?

      刪除
    7. 樓上曲線乎?
      飲水思源、尊師重道不代表這樣拍馬屁吧…

      刪除
    8. 我是個非常尊師重道的人,但我也是個不懂拍馬屁的人,兩者無抵觸吧?

      刪除
    9. 咁 Wong Sir 你唔夠陳強立咁識得尊師重道了。哈哈。

      刪除
    10. 我覺得陳強立那種比較似愚忠...

      刪除
    11. "《哲道行者》我已經看過了很多遍,每一次看它,總是思緒如泉湧,總是被它深深的感動:它的作者對生命是如此的真誠,對人性的瞭解是如此的深刻,對思考之道的論述是如此的精闢透徹
      依我的觀察,李生所展示的哲道切實有用、毫無破綻,堪稱哲學的典範。"

      我妖!

      刪除
    12. 那麼要視乎教授如何為肉麻及"拍馬屁"下定義了
      敢問教授會否覺得《論語》中孔子與顏回的關係肉麻?

      刪除
    13. 我並非熟讀《論語》之輩,你要引文給我看看,否則我難以回答你的問題。

      刪除
  2. 那個Chinese Church Today的「出版」才最惹人恥笑,那應該只不過是教會裡一份很普通、無甚學術水平的《今日華人教會》雜誌。現在被他改了個英文名,就扮到好似好學術的出版。 >_<

    回覆刪除
  3. 回覆
    1. 我寫時有點動氣。

      刪除
    2. send you a link, then, you 動氣 ...

      好玩, 好玩 ...

      刪除
    3. 唔好再玩喇,學期尾,我好唔得閒。

      刪除
    4. that is what i was trying to say ....

      play it or not, it is all up to you ....

      be a wise man, you don't have to play to their tune ....

      刪除
    5. Ok. I will try to be wise.

      刪除
  4. 我睇 Bernard Williams 本 "Morality: An Introduction to Ethics"時, Williams 都有講過predicative 同 attributive adjectives 嘅分別。

    當我發現自己解得明「藍色」同「好」有咩分別時,實在係喜從中來!多謝王sir介紹好書!

    city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的理解是好父親不代表是好人。作奸犯科的黑社會老大也可以是個好父親啊。
      好父親只是形容人盡了父親的責任。
      但要我很清晰地說明「藍色」同「好」有咩分別,我就唔識講了!

      刪除
    2. Heiman,

      簡單地說,「好」的意思會隨它形容的東西而變,「藍色」則不會。

      刪除
  5. 作者當年是石元康的博士生,而非李天命的學生,不過,陳和李相識多年,曾有師生亦不出奇。

    回覆刪除
    回覆
    1. Well, 他稱李天命夫婦為「老師、師母」,我也不只一次聽人講過陳強立是李天命的學生;即是陳不是跟李寫博士論文,這師生關係看來他們都不會否認。

      刪除
    2. 對。我補充一下而已。

      刪除
  6. 我倒覺得浸大的宗哲人居然幫李天命辯一事比較有趣,哈哈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人本身就是中大畢業,去浸大大概只是因為工作之故。科大有唔少做「比較哲學」的人其實都曾經係中大畢業然後過去開檔。

      刪除
    2. 我很好奇浸大宗哲系會唔會限定信仰立場?還是不同信仰的人都可以當要職?

      刪除
    3. 二三十年前可能會限定信仰立場,升格政府資助的大學後便不可以這樣做了。

      刪除
    4. 此學人不就是剛剛好「二十年前」請落果批? XD

      刪除
  7. 看李天命的回應,似乎他並沒有看出張強立所犯的錯誤。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可能他不想傷害陳強立的自尊心,所以沒有指出?

      刪除
    2. 惡搞下文:
      http://leetm.mingpao.com/cfm/Forum3.cfm?CategoryID=6&TopicID=137

      有美國教授宣稱:「『可能』李天命不想傷害陳強立的自尊心。」

      有關教授可能沒有看過李生對「言辭空廢」此一語害的論述;又或者他看過,但可能看不懂;又或者他懂得什麼是「言辭空廢」,但可能有意誤導觀眾……

      空廢言辭的其中一個特徵,就是無法被否證(反之未必然)。上述陳述就是一種無法被否證的說法,因為李天命可能不想傷害陳強立的自尊心,亦有可能很想傷害陳強立的自尊心。甚至乎,「『可能』李天命不想傷害陳強立的自尊心」一句*可能*假定了「沒有什麼東西是不可能的」這個說法。
           
      (閃)

      刪除
    3. 日常生活講「可能」,多數都係in practical sense,用來表達一個主張有具考慮價值、不容忽視的可能程度,而不是用來表達機率低到practically可以無視的可能性。

      刪除
  8. 王生連作個題目都有殺傷力的!

    回覆刪除
  9. //是因為以下這另一論證明顯失效:

    (B)
    x 是個好父親。
    父親是人。
    -----------------------------------
    x 是個好人。//


    是否也可以適用於:

    x 是個偉大人物。
    偉大人物理應家傳互曉。
    ----------------------
    x 理應家傳互曉。

    所以與(B)同為論證失效?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這個論證的結構跟 (A) 和 (B) 的不同。

      刪除
    2. 請教王Sir,可否簡略指教一下應該怎樣寫才合適?

      刪除
    3. x 是個偉大人物。
      偉大人物理應家傳互曉。
      ----------------------
      x 理應家傳互曉。

      我的意思是想請教王Sir,上述的寫法是否就構成一個論證?
      如果是一個論證的話,與之前王Sir說的論證(A)和論證(B)又各是什麼結構?
      如果那樣的寫法不是構成一個論證的話,有沒有一種寫法可以使其構成為一個論證(不論是構成有效或是無效論證)?
      煩請王Sir指教,謝謝。

      刪除
    4. 如果你那句「偉大人物理應家傳互曉」是「所有偉大人物理應家傳互曉」的意思,那麼那個便是有效的論證。這論證跟(A)和(B)不同,因為第一個前提中的形容詞「偉大」沒有在結論再出現。

      刪除
    5. 雖然神州又想抽我水
      但若要談論證失效﹐情況應是這樣吧﹕
      (1)x 家傳戶曉。
      (2)凡是偉大的人物都家傳互曉。
      ----------------------
      x 是偉大人物。

      論證實效原因﹐即使這世上真是「凡是偉大的人物都家傳互曉」﹐不代表「凡是家傳互曉的人物都是偉大」的。

      刪除
  10. http://leetm.mingpao.com/cfm/Forum3.cfm?CategoryID=6&TopicID=137&TopicOrder=Desc&TopicPage=4&OpinionOrder=Asc
    呢篇大家點睇?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都睇緊。妖,條友自己廢到爆,仲要話人邏輯低能。張海澎超班過佢多多聲。

      刪除
    2. 這篇真是超低能、勁搞笑,"Nothing is impossible" 只是勵志說話,說的人怎會不知圓的方是不可能的!“Impossible is nothing”他更加理解錯了,可見英文不好,真是自暴其短。

      R.

      刪除
    3. "我想指出的是「沒有什麼東西是不可能的」此一說法不僅是假的,並且是自我推翻的。試考察下面這個問題:推翻「沒有什麼東西是不可能的」此一說法是否可能?倘若答案是「不可能」,那麼根據這個答案就至少有一件事是不可能的。但倘若答案是「可能」,則此一答案卻預設了我們可設想有某些事情是不可能的,這正好抵觸了「沒有什麼東西是不可能的」此一說法。"

      我睇極都唔明"倘若答案是「可能」......"那幾句,有冇人明?

      刪除
    4. 他也許是作了以下假定:如果「沒有什麼東西是不可能的」為真,「我們可設想有某些事情是不可能的」便為假,但這假定需要論證(例如從「沒有什麼東西是不可能的」推出「凡事皆有可能」,然後論證「凡有可能之事,我們都不可以設想為不可能的」...)。

      刪除
  11. 妖,重講上帝石頭,已經講0左十九幾萬次.
    怪不得文少話那些所謂偉大的哲學家﹐只不過是關起門來老子天下無敵的﹐一跳出校門便沒甚麼人會覺得他們偉大。
    吹皺一池春水,what's 上帝石頭 gotta do with more pressing needs of the society?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唔使妖呀,我都覺得石頭問題好無聊。

      刪除
    2. //怪不得文少話那些所謂偉大的哲學家﹐只不過是關起門來老子天下無敵的﹐一跳出校門便沒甚麼人會覺得他們偉大。//

      文少這種說法竟然與當年毛澤東把學校裡的學者教授趕到窮鄉僻壤的農村裡種田所持的理由完全相同!(當年毛的副手林彪就私下評擊毛對學者教授實行苦力集中營式的「變相勞改」)。
      難怪溫家寶說「文革」在中國有復辟的可能,是因為看到部份中國人有這種「基因」?

      刪除
  12. 除了張海澎之外,仲有無邊個係香港出名教思方學而無被哲人王剷過?關啟文呢類唔入流學者唔算。

    CX

    回覆刪除
  13. 王sir,我有一個(無聊?)問題:

    「全能者」係咪一個intensional term? 因為「全能者」不能被existentially generalized(即係不能用"an actual object"代換「全能者」)。

    city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似乎誤解了 "intensional contexts" 這個概念,「全能者」有它的 intension 和 extension,有些 contexts 你只可以用 co-intensional terms 而不可以用 co-extensional terms 取代它。

      對不起,我沒有時間詳細解釋了。

      刪除
    2. 指出我的錯處已經很好了, 等我自己再研究下。

      city

      刪除
    3. 王sir有時間的話請睇下我有冇理解錯:

      一個term嘅intension係指腦入面的概念或定義;而extension係指外在實例。
      而"co-extensional"係指兩個terms形容緊相同例子,例如「有頭的人」同「有腦的人」都係指同一堆例子;"co-intensional"(我估)係指兩個terms係意思上完全一樣,兼且要factual uninformative,例如「全能者」和「能做所有事的個體」。

      在intensional contexts中,co-extensional terms不能被代換,例如:

      小明認為所有人都是有腦的人。

      「有頭的人」不能代換「有腦的人」,因為小明有機會認為桶中腦也是人,而桶中腦是沒有頭的。

      相反,co-intensional terms可所以被代換: 「有腦的人」和「有腦袋的人類」代換後,上述句子仍然能保存原來意思。

      另外,co-referential term和existential generalization都不能在intensional contexts中被應用。

      唔知講得啱唔啱?先謝過

      city

      刪除
  14. 陳文前半部真是教人不堪入目。思考方法之類的東西本是訓練人獨立和冷靜分析,但他們卻搞到變成香港裡的一個 cult 似的,而且還要大言不慚,自以為是。很可悲。

    回覆刪除
    回覆
    1. "Daniel Cheng" 應為 "Daniel Cheung" 。不小心打漏了。請見諒。

      刪除
  15. 我唔識點解釋,但我想我大概明王Sir你想表達的,我可以用例子來表達:

    全能者吃了一塊自己不覺得好味的牛排——這裡的自己不能當成所有全能者,因為全能者和吃了不覺得好味的牛排冇先驗分析意義上的關係。

    吃甚麼都覺得好味者吃了一塊自己不覺得好味的牛排——這裡的自己就可以代入所有吃甚麼都覺得好味者,因為吃甚麼都覺得好味者和吃了不覺得好味的牛排有先驗分析意義上的關係(而這關係是邏輯上矛盾的)。

    不知我理解得對不對?

    回覆刪除
    回覆
    1. 想了另一個解釋:

      吃了不覺得好味的牛排一句的重點是味覺。不同全能者的味覺不必相同,所以全能者X自己在這句當中不能代表所有全能者;但所有吃甚麼都覺得好味者的味覺必然相同,因此在這句當中吃甚麼都覺得好味者X自己可以代表所有吃甚麼都覺得好味者。

      是不是這樣?

      刪除
    2. 其實我不想寫得太複雜,也沒時間那樣做,所以只點出陳文最明顯的錯處便算了,沒有解釋「全能者」和「能否舉起某一石頭」在概念上的關係。

      你的第一個解釋好一點。

      刪除
  16. 其實,即使那位陳博士是對的,他指出的也不過是一個無關痛癢的問題。頂多是說博主漏掉了由「一個全能者不能...」到「全能者[都]不能...」的一步。如博主所示,這一步可以用所有全能者的能力必然一致這一點來補足。但其實即使不用「是一個全能者」這個謂詞的特點去補這一步,「造出一個全能者不能舉起的石頭」本身就已有矛盾,根本這一步就是可有可無。所以,若將陳文理解為指博主有跳步之嫌,那似乎勉強也可說他是對的,但就整個論證而言,似乎有點多餘。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他是「落井下石補一劍」嘛!

      刪除
  17. 難得一個錯誤例子是WONG SIR未解釋我已經十分明白的
    最後一句還真挑釁 這次很有戰鬥力啊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些思方教徒真的令我吃不消,佛都有火!

      刪除
  18. 好 is subjective, I would avoid using it in logical statements or arguments, unless it is used in a statistical sense. For example, 好 means more than 75% of the people who know him say that he's a good father. It is a statement about subjective opinions of a group of people. In itself it not subjective. But how to conduct the survey to get "good" data is another problem.
    But I would say my artworks 好好, as an opinion. (My art teacher wouldn't agree.) Nothing logical is in it.
    Even the word blue can be problematic. People see colors differently. For certain hues of blue, some people may say it's blue, some people may say it's green, some people may say it's greenish blue. (Some color-blind people can't even tell if it's blue or not.) Should we use the frequency of the color instead?
    --zpdrmn (not a philosophy major.)

    回覆刪除
    回覆
    1. According to Sapir-Whorf Hypothesis, our thoughts are constrained by our languages. A piece of evidence is that speakers of different language perceive colours differently (e.g. http://2.bp.blogspot.com/_Y_aVz6e_u8s/S032vyNXC3I/AAAAAAAAAAM/Z_TeHesPRQs/s1600/color_names.gif). Nevertheless, technically colors can be defined by their wavelengths in an spectrum. It is much better than the concept 好.

      刪除
    2. Thanks for the link.
      Now, let's "have some grapes." (quotating again the swami I mentioned somewhere else before.) --zpdrmn

      刪除
  19. /*好 is subjective, I would avoid using it in logical statements or arguments, unless it is used in a statistical sense. */

    should we avoid statements like "min. wage should not be carried out"?

    回覆刪除
    回覆
    1. //min. wage should not be carried out//
      I won't avoid using it as a statement. I would use it in academic (economics or whatever) discussions and arguments (I don't think they use logic only, two sides haven't agreed), courtroom or political arguments, etc. However,I wouldn't use it as a logical statement. I wouldn't use "should" or "should not" in logical statements and arguments. But again, I am not a philosophy major. So, it may only be my bias.
      --zpdrmn [don't want to prove sin(this) should be the same as cos(that), whatever "this" and "that" are. Read sin as sign and cos as cosign (joking).]

      刪除
  20. 阿王,請不要太苛刻,可能陳強立先生也是受害者,中了李生毒而不自知。

    不知李生何時迷途知返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已不算苛,只是對他那篇文章的寫法的合理反應。

      迷途知返?難矣!

      刪除
  21. 奇怪
    我以為乜劍乜琴乜殺
    只係岩d血氣方剛啊=0=(我自己都係年輕人囧)
    點知連教授 中年人都黎呢套
    呢d根本就係花巧野 旁枝都不如 志在懶有型
    點解會有咁多人學?
    佢地唔係諗住鍛煉思考咩?
    點解連呢類劍琴殺陣都學埋+_+??
    有冇社會學之類既人幫手解解v_v"??
    睇下點解會形成咁既社會- -"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奇怪,有些人是不會長大的。

      刪除
  22. 江湖再次腥風血雨!

    回覆刪除
    回覆
    1. 請問語言學家,「江湖」應怎樣英譯?

      刪除
    2. 這個我知,有沒有不是音譯的?

      刪除
    3. 就好似 sushi, tsunami 咁?

      刪除
    4. rivers and lakes

      刪除
    5. 應該是gang or gangster?

      刪除
    6. 應該是 underworld 吧

      刪除
    7. 哈哈哈哈~~
      這就是江湖!

      http://www.anubisfrommemphis.com/wordpress/wp-content/gallery/movie-posters/2006-01-20-underworld-evolution.jpg

      刪除
  23. 「教授提示可以小說《水滸傳》譯名的方向思考,討論氣氛才轉趨熱烈,他最後把江湖繙譯為「 Brotherhood World」及「 Heroic Places」」-APPLEDAILY

    若依水滸傳之意,我認為江湖似可合取金聖歎「若夫耐庵所云水滸也者,王土之濱則有水,又在水外則曰滸,遠之也。遠之也者,天下之凶物,天下之所共擊也,天下之惡物,天下之所共棄也。」與《詩經·大雅·緜》「古公亶父,來朝走馬,率西水滸,至於岐下。爰及姜女,聿來胥宇。」義,本人用粗淺的英文造詣譯之為「THE CENTER OF THE FRINGE」/「THE CENTER OF FRINGES」,請王先生指正。

    回覆刪除
    回覆
    1. 修正為「本人用粗淺的英文譯之......」

      刪除
    2. "Fringe" 指 the fringe of society 吧?但為何用 "the center of"?

      刪除
    3. 江湖有匯集義,綠林草莽三山五岳,很多時與主流、王道如朝廷、社會道德相反,而反過來成了另一個中心。詩經那一章就有另起爐灶,建基立業的意思。

      刪除
  24. 這陳某也真是自取其辱,假如沒有寫這篇廢文,便沒有那麼多人知道他完全沒有學術成就兼是個馬屁精了。

    F. Lung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些頌揚文字的確很肉麻,但其人是否馬屁精,則要看是否真心頌揚。如果是真心的,就不是拍馬屁,只是見識少,俗語所謂未見過大蛇屙尿也。

      刪除
  25. 那麼其他同受李天命推許的思方教授又如何(例如劉彥方、王啟義、張錦青)?
    不過他們的PhD都不是在香港讀的。劉好像是跟Stalnaker、王跟Frank Jackson?話時話,劉最近出了一本講批判思考和創意的書,在前言還多謝了李天命和陳強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張錦青是我朋友,王啟義算是相識的(他應該記得我吧),劉彥方只有一面之緣,以我看過他們的文字而言,三位都是有料之人。

      刪除
    2. 劉彥方過去十多年只得一篇很短的期刊論文在Analysis,王啟義二十多年也只是得三四篇,只有張錦青較好,有近十篇,這就夠王sir你說是有料之人?

      刪除
    3. I think you cannot judge one (simply) by how many publications one has. If it were so Wittgenstein must be a bad philosopheR.

      Plus, Joe Lau at least has written an entry on mental externalism for SEP, and a book on philosophical logic with Laurence Goldstein. And Frank Jackson has acknowledged Wing Kai-Yee for his opinion in his latest Blackwell/Brown lecture Language, Names and Information. Not to mention Leo Cheung's important work on Tractatus.

      It is a good bet that you don't have the ability to judge like the editor of SEP and Frank Jackson.

      刪除
  26. 王生,我看思方教徒是不會讓你就這樣狂踩陳強立的,看我猜得對不對吧,他們早晚會來留些又長又糾纏不清的「反駁」來煩你,而且一定會沒完沒了,死纏難打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不一定要回應他們的。

      刪除
  27. 剛發現:垂垂老矣的 Peter Geach 原來仍然在世;倒是 Bernard Williams 已仙遊數年了。不知道 Geach 活得如何?

    這種我仍然在世的感覺, Russell 當年肯定有過很多次了。

    Franz

    回覆刪除
  28. 思方教徒話你:

    "蠢唔緊要,咪讀多D書law,唔想讀唔緊要,咪唔好上網發表偉論獻世law.又蠢又唔讀書又愛獻醜,抵死啦."

    "佢讀左好多書架喇,不過讀錯晒"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班人無藥可救。

      R.

      刪除
    2. "It is difficult to free fools from the chains they revere." --- Voltaire

      刪除
    3. 只要看看這些思方教徒,就可見李天命的毒害有幾深。思考方法是要人獨立思考,以事論事,這些人這種人身攻擊,是什麼思考方法來的?看一下李天命的書裏有幾多個人崇拜的成分, 雖不中亦不遠。

      刪除
    4. 香港地
      有大部份既人都唔會鑽研思考方法
      剩下的一小部份
      有大部份人都不諳思考方法
      或者鑽研方向有錯 變了人身攻擊
      七除八扣 香港得返幾多個思考家....
      諸君 修行吧....
      他日見人舞劍弄琴既話
      但願小子盡一己綿力
      一拳定音 打爆晒d劍琴氣陣

      刪除
  29. 王Sir大概已十分厭倦全能問題,但李天命網的這個thread值得一讀:
    http://leetm.mingpao.com/cfm/Forum3.cfm?CategoryID=1&TopicID=1602&TopicOrder=Desc&TopicPage=1&OpinionOrder=Desc&OpinionPage=21

    主角"KMY整理、解讀"九成九是李天命的高足,科大的葉錦明教授。我把她所有留言都整理了出來:

    《戇舉全能石》(Terminator 終結者篇)--------2012‧01‧01 賀佳節
    *
    ############## 總綱: 露三點 ##############
    *
    *
    對於基督宗教、對於神學家、乃至對於宗教哲學家來說, 全能問題極其重要, 但在李天命老師來說, 全能問題微不足道.

    「相對於《哲道行者》所揭示出來並加以刺穿的 “33教謬”來說, 石頭問題(全能問題)微不足道. 」
    ------《殺悶思維》(最終定本),166-167頁

    在這個背景下, 李老師對於上次的提問只給出了寥寥數語(見《戇舉全能石》-----2011‧12‧25 賀佳節). 如今再去請教, 心情有些忐忑. 果不其然, 老師這次給出的提點更加簡略, 只說:

    「露三點便可…… 」

    老師喜歡看露點?《哲道行者》(最終定本)188、199頁有「光露一點」、「再露一點」之言, 這次則有「只露三點」之語如下:

    ( 1 ) 重申要害, 請循其本

    《思考藝術》提出了「至能」這個概念, 並為有關的宗教着想, 建議用「至能」取代「全能」. 對於哲道來說, 石頭問題/全能問題微不足道. 不過對於思園來說, 每逢熱辯石頭問題的時候, 不但切勿掃興, 反而最好就是高高興興. 碰到再三再四糾纏不清的時候, 那也不妨再三再四拿出《思考藝術》所點出的關鍵要害來提醒一下, 請循其本.

    此外, 重申要害之後, 或宜附加一點「專業注釋」(在一些學者或讀者的眼中可能會認為是「高度專業」的注釋), 解釋一下怎樣才算是 「n元謂語ξ(σ1, …, σn) 有/沒有邏輯矛盾」, 也好看做是重温一下課堂上有關的講解.

    ( 2 ) 不隨纒轉, 另給同質案例

    別人煩瑣糾纒的話, 自己只管論述得清晰精要, 不隨纒轉. 別人不明「圓方」之為同質案例的話, 那就 (比如) 另用以前在課餘講過的「全勝天神」作為另一同質案例, 讓高下判然, 路人皆見.

    ( 3 ) 拆破故失旨要, 揭破藏詐穿崩

    何處故失旨要, 何處閃躲藏詐; 何處故失旨要, 何處死穴穿崩.

    此外, 還可以採取------姑稱之為------「涵數角度」去考察論題, 通過「n元謂語ξ(σ1, …, σn) 之可滿足性」而給出相應的「專業注釋」呢.


    --------------------------------------李天命老師如是說.


    《戇舉全能石》(Terminator 終結者篇) 解讀‧之一
    *
    Wai-hung Wong 教授 ( 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說:

    我對李天命反全能論的興趣,其實遠遠不及我對「李天命現象」的興趣。一個主要寫基本思考方法的哲學家,竟被不少人視為重要的哲學家,甚至奉若神明,這在歐美真是未之有也,可說是香港的怪現象之一。

    http://fishandhappiness.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_13.html

    *

    2011-12-14 10:33:13
    ……
    //我對李天命反全能論的興趣,其實遠遠不及我對「李天命現象」的興趣。//

    興趣還是眼紅?
    ……

    //奉若神明,這在歐美真是未之有也,可說是香港的怪現象之一。//

    //在歐美真是未之有也// 就是怪現象?
    這不是洋奴心態是什麼?

    *
    培興
    2011-12-14 10:47:11
    心裝備
    【...一個主要寫基本思考方法的哲學家...】

    我自己最受用的,是李生寫的人生小語和天人學,他 (Wong教授) 應該沒有讀過,這是最可惜的一點。

    http://leetm.mingpao.com/cfm/Forum3.cfm?CategoryID=1&TopicID=1596&TopicOrder=Desc&TopicPage=1&OpinionOrder=Asc

    *
    以上種種, 在探討全能問題時出現, 純屬花邊, 不屬其本.
    *

    ################ ( I ) 重申要害, 請循其本 ################


    《李天命的思考藝術》(最終定本), 234、236-238頁:

    //( A ) 反 全 能 论

    ……笔者建议反全能论者可提出下面的「反全能论证」以确立己说:

    不管x 是什么, 如果x 能造出一块自己举不起的石头, 那么x 不是全能的, 因为这样的一块石头就不是x 所能举起的; 另一方面, 如果x 不能造出一块自己举不起的石头, 那么x 也不是全能的, 因为造不出这样的一块石头……

    ( B ) 全 能 论 者 的 错 谬 回 应

    ……错在「胡乱归类」, 把两种性质迥异的概念混为一谈. 该两种性质迥异的概念就是: ( i )「造一块自己举不起的石头」或「制造一种制造者自己举不起的东西」;( ii )「造一块同时举得起和举不起的石头」、「造一个圆的方」、「饮一只空杯内的水」, 等等. 第( ii )种概念固然是逻辑上矛盾的, 但第( i )种概念则绝非如此.「造一块自己举不起的石头」根本不等于《评》文所谓「造一块同时举得起和举不起的石头」, 也不等于《宗》书所谓「饮一只空杯内的水」. 制造一块制造者自己举不起的 (譬如) 混凝土巨石, 这并没有任何逻辑矛盾…… //

    《戇舉全能石》(Terminator 終結者篇) 解讀‧之一 [續]
    *
    //窃*取*论*点*, 循*环*论*证*

    为什么这些全能论者会犯 「胡乱归类」 的错谬呢? 因为他们在辩论「上帝与石头」的问题时犯了另一种错谬, 那就是窃取论点的谬误.

    他们首先断定「上帝全能」, 跟着推论「上帝举不起的石头」等于「全能者举不起的石头」. 由于认为「全能者举不起的石头」有逻辑矛盾, 他们就以为「上帝举不起的石头」也有逻辑矛盾. 最后, 他们拿「自己」一词代换「上帝」一词, 于是以为「造一块自己举不起的石头」也有逻辑矛盾.

    刚才一连串的推论肇始于开首的断定, 即以「上帝全能」作为前提. 但这是逻辑犯规, 因为有关「上帝与石头」的辩论恰恰是要考察「上帝全能」这个论点能否成立, 这个论点在该辩论当中是有待证明的, 可是那些全能论者却将这个论点用做前提, 视之为已被证明, 那就是把有待证明的论点充作已被证明了的论点来用, 这么一来就犯了窃取论点的谬误(循环论证是窃取论点的一个类型).
    ……
    例如《宗》书便这样宣称:「为什么说不会有一块神举不起的石头呢? 因为神是全能的. 一块全能的神举不起的石头......是 ‘无物’ .」 「若神只不能做 ‘无物’, 就是什么也能做. 所以还是无所不能.」(26 页) 其前提是「因为神是全能的」, 其结论是「所以还是无所不能」. 兜了一个圈, 终点原来只是起点, 这是一个什么也证明不出的循环论证.//

    -----------------------《李天命的思考藝術》(最終定本), 237-238頁


    《戇舉全能石》(Terminator 終結者篇) 解讀‧之一 [注釋]
    *
    ##########「重申要害, 請循其本」之「專業注釋」 ##########


    正常人不必略之, 但可略之:

    [ 1 ] 就有關推論而言, 「因为神是全能的……所以神還是無所不能」與「如果神是全能的……那麼神還是無所不能」, 實質無異.

    ------ 參 (γ├δ) ↔ (├γ→δ) , 見《戇舉全能石》2011‧12‧25 .


    [ 2 ] 在辯論全能問題的語境中, 不能把「全能者」列為論域D裏的一個「個體常元」, 否則又是竊取論點. 暗設了全能者為論域D裏的某個個體常元c的話, 在D之中當然有 ∃x(x = c) 為真了, 但這明顯犯了不當預設的謬誤.

    ------參《李天命的思考藝術》(最終定本), 252頁: 「前述全能論者的推理還牽涉到……混淆指涉詞與描述詞」.


    [ 3 ] 有邏輯矛盾 vs 沒有邏輯矛盾------「專業」界定:

    ( 1 ) 「n元謂語 ξ(σ1, …, σn) 有邏輯矛盾」=df 「沒有任何非空論域D可令
    ξ(σ1, …, σn) 在D之中為真」.

    例如:
    「x是一个圓方」、「x ≠ x」、「x能造出一塊x同时舉得起和舉不起的石頭」, 全都有邏輯矛盾.

    ( 2 ) 「n元謂語 ξ(σ1, …, σn) 沒有邏輯矛盾」=df 「至少有一個非空論域D可令 ξ(σ1, …, σn) 在D之中為真」.

    例如:
    「x是一个圓」、「x ≠ y」、「x能造出一塊x舉不起的石頭」, 全都沒有邏輯矛盾.


    ------以上只屬相關專業的粗略常識; 另見後文.

    ------分析哲學的「專業」教授, 對此種種要害關節, 通通蒙昧, 豈非可惜?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唔係吓嘛,咁長!過兩天有時間或會細看。

      刪除
    2. 好可怕!根本唔係哲學的愛智表現,而係個人崇拜!

      刪除
  30. 《戇舉全能石》(Terminator 終結者篇) 解讀‧之二
    *
    ################ ( II ) 不隨纒轉, 另給同質案例 ################

    兹援用李天命老師以前在課餘講過的「*全*勝*天*神*」(其定義為「無所不能殺的不死金剛」) 作為另一同質案例, 揭示前述那種「如果x全能……」的思路之為滑雞循環.

    *
    正常思路: 「反全勝論」
    ------與「反全能論」同質

    如果X能殺死自己, 那麼 X不是全勝天神.
    如果X 不能殺死自己, 那麼 X也不是全勝天神.
    X 能殺死自己或不能殺死自己, 因此, X總不是全勝天神.

    *
    滑雞思路: 「撑全勝論」
    ------與「撑全能論」同質

    如果X能殺死自己, 但如果X是全勝天神, 那麼 X就是全勝天神.
    如果X 不能殺死自己,但如果X是全勝天神, 那麼 X就是全勝天神.
    因此, 無論X能不能殺死自己, 如果X是全勝天神, 那麼 X總是全勝天神.

    這就是滑雞循環.


    *
    温馨提示------
    Y: 「問題在於 “全勝天神” 這個概念暗藏矛盾呀! 」
    Z: 「對呀, 全能論的死局也正是在於 “全能上帝” 這個概念暗藏矛盾呀! 」

    *


    《戇舉全能石》(Terminator 終結者篇) 解讀‧之二 [注釋]
    *
    ##########「不隨纒轉, 另給同質案例」之「專業注釋」 ##########
    *

    (正常人不必略過, 但可略過.)

    *
    《戇舉全能石》附件1:

    //某種思路混亂的人, 誤以為用 [((~ Mx)&Ox) →Ox] 這樣的重言命題就能反駁 (~ Mx →~Ox) , 從而反駁 ∀x[(Mx →~Ox)&(~ Mx →~Ox)].//

    http://leetm.mingpao.com/cfm/Forum3.cfm?CategoryID=1&TopicID=1600&TopicOrder=Desc&TopicPage=1&OpinionOrder=Asc

    *
    W. Wong 教授:

    //我的確是要反駁 ∀x(~ Mx →~Ox),但我沒有用 [((~ Mx)&Ox) →Ox],不信的,可以試試在我的論證裏找出可以這樣符號化的前提,我保證你找不到。//

    http://fishandhappiness.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_13.html

    *
    W. Wong 教授:

    //反全能論證出錯的是這部份:「不管 X 是甚麼,如果 X 不能造出一塊自己舉不起的石頭,那麼 X 也不是全能的,因為無法造出這樣的一塊石頭。」

    如果 X 是個全能者,那麼 X 造不出的便是一塊全能者舉不起的石頭,但「全能者舉不起的石頭」是邏輯上不可能的,因此,X 只是做不到一件邏輯上不可能的事,與 X 的全能並無抵觸。//

    http://fishandhappiness.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_10.html?showComment=1323619024591#c955614670271035204

    *
    W. Wong 教授在此的推理主脈為﹕

    //如果 X 是個全能者,那麼 X 造不出的便是一塊全能者(即X)舉不起的石頭,但……與 X 的全能並無抵觸。//

    i.e. 如果 X 是個全能者,那麼, X設若造不出一塊X舉不起的石頭,這與 X 的全能並無抵觸。

    i.e. 如果 X 是個全能者, 那麼, X設若造不出一塊X舉不起的石頭, X依然是個全能者。

    i.e. 如果 X 是個全能者(Ox), 那麼, 如果 X 造不出一塊X舉不起的石頭(~ Mx), X依然是個全能者(Ox)。

    i.e. Ox →((~ Mx) →Ox)

    i.e. ((~ Mx)&Ox) →Ox


    *
    温馨提示:

    ( 1 ) 邏輯分析着眼於義理根本, 剔除修辭枝末.

    ( 2 )「設若」、「倘若」、「如果」等等, 只有邏輯書所說的修辭語用上的分別, 而沒有標準邏輯上的分別.

    ( 3 )「如果/設若……的話, 則/那麼……」等連詞往往可以省略. 就用李老師在課堂上舉過的一個例子來說明吧:

    「如果你絕情的話, 那麼, 我就跳樓」可省略為「你絕情我就跳樓」.

    《戇舉全能石》(Terminator 終結者篇) 解讀‧之三
    *
    ########## 前 言 ##########
    *

    思園素多論辯, 其中 “石頭問題” 是多年來不斷重現的論題. 近日除了仍在辯論這個問題之外, 另又有些人開始爭論某樁關於 “代寫” 的 “打假” 事件.

    日前再向李天命老師請教思辯之道以及思辯的最高境界, 老師說: “都在書裹講過了!”

    不好意思問下去了!

    一向知道他關心哲道三題 “思、生、死” 這種最根本、最切實、最重大的思想性問題, 而沒有興趣理會如過眼烟雲的文人瑣事, 於是給他簡述“代寫風波” , 問他怎樣看.

    “一方有點言過其實、略欠留空, 一方則失諸稚罵戇咒、頗欠智慧.”

    依我的理解, “言過其實、略欠留空” 是指: 還沒擺出足夠的理據便論斷 “明顯不可能”, 容易犯上不充分的謬誤; 較明智的做法是在現階段僅僅出示要害疑點, 留下空白讓人們自己來填上結論.
    至於 “稚罵戇咒、頗欠智慧” 則是指: 用 “我不再關心這些壞人了” 之類的幼兒口吻來罵對方, 甚至作出 “讓我在有生之年看不到女兒成人” 這種傻兮兮的誓言來賭咒.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377037.shtml




    *
    回家找到——

    ( 1 )《李天命的思考藝術》講思辯之道:
    //近百年来, 炎黄子孙之间常有骂战, 可极少见有高度严格的论战.
    即像鲁迅, 也只有尖刻但露骨之言, 并没有尖锐而深密之论. 究其原因, 主要由于缺乏思考方法的功底. 其他等而下之者, 更不消提矣.
    …… 「思辩文化」是议会政治乃至民主社会的根基. 今天炎黄子孙盖弱于思辩
    …… 第一、在头脑方面, 要加强思考方法的训练…… 第二、在品格方面, 首重正心诚意……心术不正的人, 常处于《尚书》所谓「作伪心劳日拙」的状态中, 以致面对最明显的破绽也视而不见. 第三、在修养方面, 必须气定神闲, 静如星空, 冷若刀锋. 容易火攻心、血上头、脑袋发胀的人, 不宜论战. 容易咬牙切齿、心怀怨恨的人, 不宜论战. 一被刺中要害就冲动失控, 浑身发抖, 似羊痫症发作, 如热锅上的脑浆, 这样的人最不適宜论战. 总而言之, 思辩之道, 在思考方法, 在正心诚意, 在止于冷. 冷而后能静, 静而后能定, 定而后能安, 安而后能虑, 虑而后能尖, 尖而后能刺, 刺而后能穿.// (最终定本, pp. 202-203)

    ( 2 )《從思考到思考之上》講思辯的最高境界:
    //明察秋毫, 條理清晰, 體系嚴謹周密, 陣式無懈可擊, 言有法度語無渣滓, 純憑鋒利的分析和精妙的推理來主導論證, 談笑用兵攻無不克, 思維靈銳深不可測——思辯的最高境界如此.// (最终定本, p.165)

    以此衡量, 不難看出“代寫” 之辯距離思辯的最高境界何止億萬千里; 一方還略欠思方根基, 另一方就更不消提.

    還是繼續審視一下 Wong 教授的申辯比較有趣, 其辯雖然破漏百出(見以上拙文及以下之文), 但其級數仍比稚罵戇咒之流高出很多很多.

    回覆刪除
  31. 《戇舉全能石》(Terminator 終結者篇) 解讀‧之三
    *

    動機態度是一回事, 所說的話是否正確是另一回事, 不能由前者推論後者. 譬如老太婆對弱智孫兒說: “用香爐灰混了水來喝就能醫好弱智.” 盡管老太婆很有誠意, 出發點很好, 但她的話還是錯誤的. 相反, 一個心懷惡意的流氓, 以無賴的態度對人說: “你烏王八蛋連那麼遠的太陽都能看見, 竟然他媽的患了近視.” 縱使這流氓别有用心, 要撩起打架, 但如果對方的確能看見太陽而又患了近視, 那麼這流氓的話還是真確的 (假定 “烏王八蛋” 等字眼只是 “語氣助詞” ).

    -------------------------------- 《李天命的思考藝術》(最終定本) p.193

    同理, 討論時逃避關於 “真假對錯” 的辨認, 而僅僅着眼於動機態度好不好、表達方式肉麻不肉麻……以此偽充理據回應批駁 (詳見下文), 那就犯了 《殺悶思維》 名之為 “錯失旨要” 的謬誤. (參見最終定本, pp.154-156.)


    ################ ( III ) 拆破故失旨要, 揭破藏詐穿崩 ################

    何處故失旨要, 何處閃躲藏詐; 何處故失旨要, 何處死穴穿崩.

    --------------------------------------李天命老師如是說.

    *

    那次跟李天命老師談到近日思園內又再熱烈爭辯石頭問題時, 老師所講的 “第三擊: 刺戇舉” 的原話是:
    「設使馬利亞的丈夫約瑟真的不介意 “此子何來?” 的問題, 反而視耶穌如同己出, 常以舉起小耶穌為樂, 從中體驗到一種 “天倫之樂” 的感覺. 後來耶穌長大了, 約瑟也老了, 再舉不起耶穌了, 就笑罵說: “哎吔, 你這麼瘦, 我竟然舉不起你, 為父的老了呀!” 說此話時, 其辭若有憾焉, 其心則暗喜之. 這又是一種情趣.
    荒謬的是, “全能者” 卻 “不能” 享有這種 “舉不起” 的樂趣和情趣. 這恰恰顯示出 “全能” 這個概念其實暗藏矛盾.
    用一種較有普遍性的方式來表達的話, 可以這樣*總*括* -----
    時時刻刻皆能舉, 時時刻刻不能不能舉, 那就不能享有 “有些時刻不能舉” 的休養生息之樂, 乃至不能享有打情罵俏時趁機實話實說 “哎吔, 你這麼肥, 我舉不起你呀!”之類的情趣. 如此這般 “不能” 享有某些樂趣和情趣的 “全能” , 可謂之曰 “戇舉全能” . 」
    --------------------------------------李天命老師如是說.

    為免刺激起某類人士的 “宗教歇斯底里” 發作, 拙帖 (2011-12-25 13:56:00) 就僅僅引述了以上那個 “總括”. 對於要揭破 “全能”暗藏矛盾來說, 這個 “總括” 已經足夠了-----一刺就刺穿了 “上帝全能” 這個教義的咽喉.

    然而W. Wong教授是怎樣招架這一刺的呢?

    W. Wong教授單單吐出一句只含八個字的請求: “請不要肉麻當有趣!”就當做回應了以上那個 “總括” 所含的批判 (批判全能論) ------ 這正正就是W. Wong教授 “故失旨要, 藏詐穿崩” 之處了. 兹疏釋如下.

    W. Wong教授說:
    //我相信李天命一定非常聰明,數理邏輯了得//

    李天命老師說:
    //在有關全能的論題上,即便是頗算聰明、成績頗佳、已屬難得的學者,一旦思方根基不穩、邏輯功力不夠,就會容易在此出錯,以致差之毫釐,謬以千里。//
    憑語境[注1]考量, 引文之中的 “頗算聰明、成績頗佳、已屬難得” 可視為隱約指涉包括了W. Wong教授在內的學者.
    如此看來, 前者高度評估後者 “一定非常聰明……” 而後者卻僅僅評估前者“頗算聰明……”----- 非常vs頗算 ----- 即: 非常vs稍算[注2] ----- 似乎甚不對等. 但是一旦考慮到兩者之間在級數、層次等方面的差距時, 那就可以肯定: 出自後者口中的 “頗算聰明”, 這樣的品評已屬相當難得的了.
    事實上由前者 (W. Wong教授) 的文章著作[注3]不難理解: 前者頗能稱得上 (出自後者口中的) “頗算聰明” 這四個字.

    如果W. Wong教授的思考能力只屬一般或甚至屬於蠢笨的水平, 那麼, 雖然他單單吐出了一句 “請不要肉麻當有趣!”就當做有效回應了前述那個 “總括”, 這也只能斷定他 “錯失旨要, 迷失主題”. 但如果W. Wong教授的思考能力屬於上述那種“頗算聰明” 的水平, 那麼, 當他單單吐出一句 “請不要肉麻當有趣!”就當做有效回應了上述那個 “總括” 時, 那便可以斷定他 “故失旨要, 藏詐穿崩” 了.

    為什麼要 “故失旨要” 呢?
    答曰:
    不外就是由於驚覺到該 “總括” 涵有絕對殺傷力, 因而無法提出站得住脚的抗辯, 同時又不不了台, 不肯承認自己的有關思維藏有致命破漏, 於是掩耳盜鈴, 企圖單憑一句“請不要肉麻當有趣!” 這種極不專業的回應 (W. Wong教授不是很重視 “專業” 的嗎?) 來轉移視線, 妄圖蒙混過關, 如此而已. [注4]


    (教研繁忙加上偽專煩事多, 注釋押後貼出.)

    回覆刪除
  32. 有兩個關於葉錦明的留言可能去咗Spam

    回覆刪除
  33. 為什麼李天命的弟子在論辯時總喜歡講這麼多不相干的話!這就是李派思考方法的特色?

    R.

    回覆刪除
  34. 王生會回應嗎?

    回覆刪除
  35. 我不想正式加入論戰,因爲我暫時對論題的興趣不大。但下文值得一評。

    //如果W. Wong教授的思考能力只屬一般或甚至屬於蠢笨的水平, 那麼, 雖然他單單吐出了一句 “請不要肉麻當有趣!”就當做有效回應了前述那個 “總括”, 這也只能斷定他 “錯失旨要, 迷失主題”. 但如果W. Wong教授的思考能力屬於上述那種“頗算聰明” 的水平, 那麼, 當他單單吐出一句 “請不要肉麻當有趣!”就當做有效回應了上述那個 “總括” 時, 那便可以斷定他 “故失旨要, 藏詐穿崩” 了.//

    至少有兩種情況:王教授無意繼續辯論並覺得煩厭,或者他真想藏詐穿崩。即使王的推論錯誤,KMY凴甚麽斷定他做的是後者?

    斷定王做的是後者,恐怕是武斷(除非那是激將法,引王早點回應,但看上文下理,應該是武斷而非激將法)。如果是武斷,那就是KMY心中有氣了。

    其實,批評李天命的論點沒甚麼可恥之處。恐怕李天命先生的門生不太歡迎別人批評他們的師傅了。這對學術乃至思想的發展恐非好事,尤其是教導思方學、強調獨立思考的人更應明白這點。我覺得很可惜。

    f

    回覆刪除
  36. 補充:認識Wai-hung的人自然會知道他當時是無意續辯而非藏詐。

    回覆刪除
  37. 冇眼睇也><\
    小子不才 唔打擾參戰之將....
    各位加油T口T

    回覆刪除
  38. 那位有心的讀者轉貼的KMY大作,其實大部份斷斷續續已有人在這裏貼過了,撇開只有補充作用的李天命引文和大堆不相干的說話,值得回應的便只有以下這一段:

    //某種思路混亂的人, 誤以為用 [((~ Mx)&Ox) →Ox] 這樣的重言命題就能反駁 (~ Mx →~Ox) , 從而反駁 ∀x[(Mx →~Ox)&(~ Mx →~Ox)].
    W. Wong 教授在此的推理主脈為﹕
    如果 X 是個全能者,那麼 X 造不出的便是一塊全能者(即X)舉不起的石頭,但……與 X 的全能並無抵觸。//
    i.e. 如果 X 是個全能者,那麼, X設若造不出一塊X舉不起的石頭,這與 X 的全能並無抵觸。
    i.e. 如果 X 是個全能者, 那麼, X設若造不出一塊X舉不起的石頭, X依然是個全能者。
    i.e. 如果 X 是個全能者(Ox), 那麼, 如果 X 造不出一塊X舉不起的石頭(~ Mx), X依然是個全能者(Ox)。
    i.e. Ox →((~ Mx) →Ox)
    i.e. ((~ Mx)&Ox) →Ox//

    這個分析和符號化根本上是對我的論證視而不見。我的論證在於指出當 X 是全能者時,「X 舉不起的石頭」應被分析為「能舉起任何石頭者所舉不起的石頭」,而後者是邏輯上不可能的;即是說,當 X 是全能者時(Ox), “~Mx” 應被進一步分析,可是,上述的符號化命題中卻沒有這樣的分析。

    要反駁我的論證,只須直接指出為何當 X 是全能者時,「X 舉不起的石頭」不應被分析為「能舉起任何石頭者所舉不起的石頭」,但我看到的所謂反駁,只是拋出一堆邏輯定義、扣上「竊取論點」、「循環論證」、和甚麼「滑雞循環」等帽子、和對李天命的吹噓。

    Cf. X畫不出A 這種「三角形」,但經過分析後,原來 A 是「有四條邊的三角形」,是邏輯上不可能的;因此,雖然 X 畫不出 A,但這並不表示「X 能畫出任何三角形」為假。

    假如你將以上論證簡化為「如果 X 能畫出任何三角形 (Tx),那麼,如果 X 畫不出 A (~ Ax) ,X 依然能畫出任何三角形 (Tx) 」,你便可以將之符號化為:

    Tx →((~ Ax) → Tx)
    i.e. ((~ Ax)&Tx) → Tx

    然後又說那是滑雞循環了。

    「我碰到糾纏不休的盲辯者時也常是沉默的,就是說我不屑跟他們辯論;那可以保存元氣(除非當時心血來潮,想向其他人作一次 “分析演示”,那就另當別論)。」(見《李天命的思考藝術》)

    回覆刪除
  39. 只是路過, 無意幫誰講話, 不過我覺得intensional contexts/referential opacity 的擔憂多少有點道理, 至少是個蠻有意思的思考點。

    這裡的關鍵在於, 「X不能造出一塊X舉不起的石頭」加上X=全能者, 能否推論出「X不能造出一塊全能者舉不起的石頭」。而能推出的(即: 能使用Leibniz's Law)條件之一, 是「X不能 ...」不能是一個intensional context, 或說不能是一個有referential opacity的脈絡。

    當然, 用「喜歡」類比可能不恰當, 不過「能/不能」也算是具有 modal 意涵的詞, 而因此會有 referential opacity 的擔憂並不算太奇怪。而更接近的理解方式應該是把它理解為 capacity/power/disposition 這一類的概念。也就是說, 「X不能做A」意思是「X沒有"做A"的能力」(X has no power to do A)。在這樣的理解下, 問題便轉為, power terms是否會造成opaque contexts。

    就我所知, 的確是有人這麼主張。在George Molnar (2003) Powers (OUP)一書中(p.64)就主張power terms會造成referential opacity。他那裡的例子是: 'Acid has the power to turn this piece of litmus paper red' does not entail 'Acid has the power to turn this piece of litmus the colour of Post Office pillar boxes' (僅管我們假設red is the colour of Post Office pillar boxes)。當然, 這個主張是很有爭議性的, 特別是Molnar企圖拿它來論証power具有physical intentionality這樣的特性, 更是非常爭議。不過, 它倒是說明了放在「能力」的脈絡下的確是有opacity的擔憂。

    (McKitrick 2003, 'A Case for Extrinsic Dispositions' Australasian Journal of Philosophy 81: 155–174 有一些類似的例子, 不過她那裡主要是論証 extrinsicness 而不是 opacity)

    雖然我也傾向「X不能造出一塊X舉不起的石頭」可以推論出「X不能造出一塊全能者舉不起的石頭」(假設X是全能者), 不過我想不到什麼比較好的方式可以回答上面那個「能力」所造成的opacity的擔憂。或許我們需要一些類似於 rigidity 在modal contexts 那樣的判準。不過我不知道在「能力」這樣的脈絡下有什麼類似的判準可以用就是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你提出的論點是我之前沒想過的,值得繼續思考。我相信我的論證可以有另一個 formulation,會避過 referential opacity 這個問題,整理好或會貼在這裏。

      順便一提,你這樣先講 referential opacity,再帶出你的主要論點,很好,比陳強立那不分 intensional/extensional contexts 的一段寫得高明多了。

      刪除
  40. Wong,
    I usually steer away from 石頭 when I'm driving. But let me post a question (meaning, I don't have an answer) and a thought.
    The question:
    We have limited knowledge and imagination, so when we discuss 全能者 how we interpret it is still limited by our knowledge or imagination. (We are human beings, not 全能者 after all.) Of course, one can say it doesn't matter. We will include whatever 能 we don't know or we can't imagine now in 全能 later when we know more. But I am a more practical person. It also seems to me assuming that there won't be any problems later on may be dangerous when the 全能 later on is more inclusive than the 全能 now we are using.
    //X畫不出A 這種「三角形」,但經過分析後,原來 A 是「有四條邊的三角形」,是邏輯上不可能的;因此,雖然 X 畫不出 A,但這並不表示「X 能畫出任何三角形」為假。//
    It is a very good example to illustrate your point. I think I understand your point very well with this example.
    But I want to use it to make my point clearer even if some people may think it isn't a good example for my point. (Maybe I will change 四條邊的三角形 to a triangle with curvy edges. This shouldn't matter much.) Let's say, we now know only about Euclidean geometry. The example you use is in such context. In Euclidean plane, the geodesic between two points is a straight line. Everything is fine in your example.
    Let's say, we later learn non-Euclidean geometry. A "triangle" in non-Euclidean plane can have curvy edges. For example, on the surface of a sphere the geodesic between 2 points is a curve, not a straight line. (You can argue that we can just define triangle better by that the restriction that triangles have to be on some Euclidean plane is posed.) But here I just try to show what we later know will be much more than what we now know.
    -------------------------------------------------------------

    A thought about 全 in 全能. We approach //全能者舉不起的石頭// philosophically(?). Again, I'm a more practical guy. Let's assume we have a limited universe (in terms of space, matter, energy and whatnot.) Now, 全能者 used up all the matter and energy to create a 石頭, can (s)he lift it? Again, one can do away practical considerations with philosophy. (Note: I take 全能 as "having the ability to used up all the matter and energy." If one can't do that, (s)he isn't 全能.)
    One can argue that 全能者 can lift such a 石頭. So, practically there isn't any 石頭 全能者舉不起. But then there is a question. Is 全能者 part of the universe? If (s)he is, after he creates such a 石頭, he doesn't have enough energy to lift the 石頭. (S)he should cease to exist because (s)he has used up all energy in himself. Then one can argue or just define that 全能者 isn't part of the universe. But then many people may oppose such definition. It's just a thought, not really an argument.
    --zpdrmn

    回覆刪除
    回覆
    1. Missed this: Maybe the problem isn't whether 全能者舉不起的石頭 exists but is whether
      全能者 exists, given the practical consideration above. --zpdrmn

      刪除
    2. writing in such "format" with both english and chinese in the same passage is so damn hard to follow

      刪除
  41. 幾日無睇魚之樂,舉石系列又出續集.不是講好不再討論嗎?

    http://en.wikipedia.org/wiki/Omnipotence_paradox

    還未看的網友可以參考維基的文章

    回覆刪除
    回覆
    1. 人家指名道姓挑釁,我才回應。

      刪除
  42. 「上帝能否造出一塊自己舉不起的石頭?」邏輯盲以為這個問題含有邏輯矛盾,
    紛紛參與討論這個「石頭問題」, 其盛況就像一群連小一算術也不懂的幼兒園娃
    娃咿哩哇啦地「熱烈參與」討論高等數學一樣。

    ------《哲道行者》(最終定本),70頁


    一堆蛤蟆在泥沼裏呱呱喧嘩, 每隻都揚言要「挑戰雲鶴」. 只有碰巧很餓的時候, 雲鶴才會飛下去隨意啄食幾隻, 然後繼續自己的行程……

    僅有少數蛤蟆能夠完成供鶴食用的使命.

    ------《殺悶思維》(最終定本),169頁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大概就是天人琴發出的智者之音了。

      刪除
  43. 你太過急於下這個先入為主的定論:連李天命的高足也不過是這個水平,餘子不足論矣!」於是犯了自己著力批駁的毛病。陳強立明言明示自己是李天命的高足,這個基本上不是事實。在一所大量生產大學裏教書半生,學生人數多如牛毛,其中賢愚賤不肖多在。這麼一個日常的簡單觀察都掌握不到,還學人讀甚麼哲學?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