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21

如何理智地批評宗教


跟創馥合寫的《宗哲對話錄》終於寫到最後的第十章,很快便會完成初稿(全書約九萬字),不過,接著要修改潤飾和整理參考書目,可能每章之後會加一個「推薦閱讀」的部份;定稿後還要經過出版社審閱,因此,出書會是明年的事了。

其實,由開始寫第一章到現在,雖然從沒間斷,但已寫了一年半;我們不急於出書,不妨慢工出細貨,再待一年也沒所謂。寫作期間和創馥的討論令我對有關問題思考得比從前深入了,整個過程同時是合作、創作、和學習,所花的時間肯定是值得的。

這本書的基調是批評宗教,不過,我們的寫法並沒有一面倒,將宗教信仰者寫成無知或愚昧。對話裏的兩個角色「宗信」和「哲懷」(註)很多時候都旗鼓相當(我和創馥不是每一章都寫同一角色),各有理據支持自己的看法,而且最後也未必清楚在辯論裏誰勝誰負。我們希望透過這個寫法刺激讀者思考,讓他們從而對宗教的各方面得出理智的判斷,而不是直接告訴他們宗教信仰的難題和不合理之處在哪裏。

我認為這個寫法可說是理智地批評宗教。所謂「理智」,這裏有三個意思:

(一) 不受反宗教的情緒影響,即使自己對某些宗教信念或由宗教信念而引致的行為感到厭惡甚至痛恨,在批評時只著眼於論點,盡量保持頭腦清醒和心平氣和。

(二) 不能只是空泛地反對宗教,例如說宗教是不理性的或宗教對人類有害,而要明確指出批評的地方,例如某些宗教的反科學成份、神蹟之不可信、或苦罪的問題;論點要有理據支持,對方反駁時,便要有合理的回應。

(三) 要清楚意識到自己批評宗教究竟有何目的。我們的目的不是改變已有宗教信仰的人,令他們放棄宗教;也不是迎合其他反對宗教的人,所謂 preaching to the choir,以互相加強反宗教的立場。我們的目的是幫助那些沒有宗教的人,令他們經過思考後沒那麼容易墮入宗教的「陷阱」;要達到這個目的,便要採用適當的手段(這是 instrumental rationality),首先就是不要令讀者覺得我們霸道、自以為是、高高在上地批評別人的信仰,因而產生反感,聽不進我們的論點。

取笑宗教是很容易的事,但這樣做除了發洩情緒或滿足自己的知識優越感,不見得會對世界有甚麼貢獻。我們選擇了理智地批評宗教,即使影響力不過是微乎其微,也算是盡了點綿力。


(註)  原名「哲人丙」和「哲人丁」,後來覺得容易混淆,便起了這兩個名字;誰代表哪一個立場,相信不必解釋了吧。

9 則留言:

  1. 請問本書會有英文版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應該不會了,翻譯太麻煩。

      刪除
  2. Wong,
    Even though I'm quite busy these days, I can't help
    1. asking you if your 《山中》 is a person?
    2. saying that better names would be 「畀人丙」和「搵人丁」. (Haha, Kidding!) And I hope which of these names //代表哪一個立場,相信不必解釋了吧// also.
    -zpdrmn

    回覆刪除
  3. 可供選擇的也有: 「豬頭丙」和「不識丁」.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兩個角色「宗信」和「哲懷」係對立㗎,暗示一忠(跟作者個人意見一致)一奸(挑戰作者意見)。暗喻呀,[宗信]係宗教信仰,[哲懷]係哲學懷疑呀!唉,你哋估到兩方都變成白痴,真係嬲你又唔知,話你又唔好意思!等我做醜人明示啦!

      係咪呢,所以話寫文章寫得太隱晦文謅謅好易令唔少人唔明估估吓,最終詞不達意。

      刪除
    2. //暗喻呀,[宗信]係宗教信仰,[哲懷]係哲學懷疑呀!//
      這是縮略語,不是暗喻吧?難不成“人流”暗喻人工流產,“申遺”暗喻申請成為世界文化遺產?

      刪除
    3. 係?縮略語呀?即除非 IQ 零蛋,否則一睇就應明?咁某匿名咪明寸王先生?哦,原來係江湖恩怨殺氣騰騰!等我仲唔知頭唔知路懶好心添!

      好在閣下[婆疵](縮略語)點破。。。

      刪除
  4. 長篇巨構: 宗教的探索

    http://blog.ylib.com/nsgrotius/Archives/2014/10/15/23190#e8fcaf22-0ec4-49d6-ad8c-af21d7a6baa9

    回覆刪除
  5. 子非魚焉知魚之樂:子非「preaching to the choir」焉知「preaching to the choir」之樂?宗教本來就是「「不」理智地」的人設立團體,「理智地」的人是帶領不到蠢人,「preaching to the choir」,何以虛偽待之?某些宗教有問題的地方不是「反科學成份」,而是用了「科學成份」。採用適當的手段:「智性直觀」﹑「理據支持」去「探討宗教問題」:"主觀個體直覺"、"主觀個體感覺"、"主觀個體情緒"等等這些因素又可否「instrumental rationality」?反詰的。;若宗教的實踐理智是有德行的面(正偏五位),都仍然要「理智地」批評;「理智地」就是「霸道、自以為是、高高在上地批評別人的信仰,因而產生反感。」。;「反宗教的祟神情緒」與「反宗教的厭惡情緒」,「強烈情緒」都不著眼於書中,哪裡算得上有血性的作品!? (支持教授,望順利付梓成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