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2

一位邏輯學家的政治偏執


華人學者中對數理邏緝有創發式貢獻的,屈指可數,我想到的只有王浩和沈有鼎;王浩的老師金岳霖名氣很大,但他的貢獻是介紹和推廣數理邏輯,創發則闕如。三人中王浩的學術成就最高,他在哈佛師從 Quine,不出兩年便完成博士學位,是第一位拿哈佛 Junior Fellowship 的華人,任教過的大學包括哈佛和牛津(牛津著名的哲學講座 John Locke Lectures 已有六十多年歷史,第二屆的講者就是王浩);除了建構邏輯系統,他還對電腦的發展有貢獻,也深入研究 Gödel's incompleteness theorems ,有所發明(順帶一提,王浩跟 Gödel 是好朋友)。

這樣出色的一位邏輯學家,在政治上卻沒有獨到的眼光和準確的判斷。胡適曾經和王浩「交過手」,他在1952年4月2日的《日記》裏記載了這件事:

『下午在 Far Eastern Association 的 Boston 年會上,讀了一篇短文,題為“ From the Open Door to the Iron Curtain ”。讀了之後,即有中國親共的學生兩人(一為趙國鈞,一為□□)站起來質問反駁,其一人「氣」得說話四面打旋!其一人問:「你不信中國現在比從前強( stronger )了嗎?」我說:“ No! ”他又說:「中國不比從前更獨立了嗎?」我大聲說:
“ No! ”』

根據余英時的〈從《日記》看胡適的一生〉,這段文字裏姓名留空「□□」的是王浩,那是余英時從一位當時在場者得到證實的。胡適指王浩是「中國親共的學生」,則是錯了 --- 王浩那時已在哈佛任教。

余英時說『王浩受父親影響,從中學起已信仰馬克思主義,他的「親共」是根深柢固的』;王浩在1952年仍然受中共政治宣傳迷惑,不足為奇,可是,(根據余英時)「直到1976年以後他對共產黨的幻想才開始破滅」。1976年乃文化大革命結束之年,十年浩劫,那時中共建國已近三十年,文化大革命之前已發生過多次政治鬥爭,中共政權的猙獰面目早已清楚露出;王浩對共產黨的幻想到這時才「開始破滅」,可算後知後覺。由此可見,無論學問多高,也未必能幫助一個人消除偏執,尤其是如果那學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數理邏輯。

當然,這跟王浩的性格也可能有關係。Quine 在自傳 The Time of My Life 裏有一段是描述王浩的,相當有趣,可資參考,我試譯如下:

「王浩重返哈佛,和我們共事。他活得並不快樂,儘管一直都成功和幸運。我在1945年第一次和他通信時,他在中國生活得不愉快,想到美國來。在哈佛他是一位出色的研究生,但由於覺得生活沒有保障,所以不開心。他認為只要有學術著作和拿到博士學位,一切便會不同;兩者他都做到了,而且還成為研究員學會[Society of Fellows]的初級研究員。然而,他因為獨身而仍然不快樂,所以便跟漂亮而能幹的年青地質學家 Yenking[找不到中文原名]結婚。婚後他又不快樂了,兩人便分居。當初級研究員的第三年,他走到蘇黎世伯奈斯[Paul Bernays]一起做研究,並在那裏寫信告訴我,他得到快樂的唯一希望,就是在哈佛獲得教席。我們聘任了他,而且不要求他教任何他不想教的東西,可是,他仍然不快樂。他安排了一年休假,去了巴勒斯公司[Burroughs]工作,想看看自己是否會喜歡電腦行業。最後他接受了牛津的高級講師教席,那是1964年的春天,當時我們正短暫地合作找出產生無限序數的俐落方法。在那個時候,他已經公開對西方表示不滿和堅定支持紅色中國。」

22 則留言:

  1. 60年代我還是中學生,記得當時王浩回國,當然受到禮待,給他看很多正面的事物,他寫了長文章,對中共讚譽有加,文章流傳甚廣,不過我當時程度低,沒細心看。

    回覆刪除
  2. 我唔明,閣下整篇文章沒有解釋標題,王浩政治偏執在什麼地方?擁共?不反共?結論的依據是什麼?

    王浩學術上是真天才,他既是數學家亦是哲學家,絕少人可兼顧 multi-disciplines 而又兩邊都極出色。

    王浩只有非常少文章提及[政治],最出名(被共產黨宣傳)的該是1973年的《訪問中國的沉思》,其後有零星非學術文章在雜誌刊登,但我沒看過內容,所以不予置評。

    王浩一生最尊敬的老師之一是金岳霖,要說親共,那金先生名目張膽得多,但王浩對此似乎不太認同。但王跟金的一段緣分,既深且長,也許是這段關係,令人覺得王親共(老師叫你回國看看,你拒絕?從前人的重情分,不是我輩人能理解)。我反而八卦有興趣想知金岳霖跟林徽因的緣分(我估是金單戀林,明知不可能,但甘心,矢志不渝)。。。嘿嘿。。。我知係八得悽涼,但如寫成小說,必腸迴氣蕩纏綿悱惻。。。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不起,我這篇文章不是要證明王浩的政治立場,而只是根據余英時和Quine所說的,評論一二而已。

      刪除
  3. 我的意思是說:閣下的政治立場又是什麼?反共?好,那閣下發表了那幾篇正式聲討共產黨文章?別忘了王浩時期沒有互聯網,所以要比較,就要以正式發表(雜誌報章刋物等)來論。Well?

    王浩如有擁共文章發表,請擇錄精簡內容賜教。

    回覆刪除
    回覆
    1. 閣下標題暗示王浩擁共,沒有問題,王浩可能真的擁共。問題出在閣下的依據:他人評說。你起碼也摘錄一兩段王浩的文章句子吧?出這樣的標題但提供如此的依據,如果只是轉述他人說話,那就別強調什麼[言之有物]的重要性,因為這對目標人物不太公平。如果我轉述閣下 nemesis 李某對你的意見而標題[一位邏輯教師的偏執]但內容只是別人對你的評論作為全部依據,對你公平嗎?

      刪除
    2. 我引述的不是隨便任何一個人的說話,而是不會輕率評論其他學者的重量級歷史學家(余英時),和熟悉王浩、而且是同樣極有份量的哲學家(Quine);還有,這兩人未聞和王浩有私怨。如果你認為余英時和Quine只是XYZ,不可信,而我信他們,則是輕信,閣下的要求很高,我自問達不到了。

      刪除
    3. Argument from authority? And this, from a logician. I see.

      刪除
    4. First, I am no logician. Second, there is a difference between relevant authority and inappropriate authority. 余英時and Quine are clearly relevant authority.

      刪除
    5. Not on personal observation... duh. There can NEVER be authority on personal opinion and hearsay, let them cite facts ... then we argue.

      Very glad to hear that you're not a logician.

      刪除
    6. Harvard commencement speech (not verbatim, I recalled from memory):

      Harvard should teach you two things: the ability to tell crap from fact and the ability to investigate. It doesn't matter if the words come from all mighty God Himself, if they don't sound right, question and investigate.

      刪除
    7. I would say sometimes something is better than nothing, as long as we realize that "something" may be wrong.

      刪除
    8. Fair enough.

      As I said, the realization that something could be wrong is a training in critical thinking. Learn to distinguish between relevant and irrelevant authority, Personal testaments only carry fractional weight, and is best treated as hearsay, because we don't know the basis of the speakers' perception and interpretation, or what biases, if any, they carry. If the topic is Special Relativity, then what Einstein said is relevant authority. Remember folks, it's the area of expertise, not personal reminiscences, that counts. Strictly speaking, appeal to authority is deductively fallacious, so tread very carefully. This fallacy is so common that it is actually quite dangerous.

      刪除
    9. Horai,

      你說版主文章是「閣下標題暗示王浩擁共」,但你卻無法說清楚何謂「擁共」何謂「反共」;
      看來你根本就不知道「擁共」「反共」到底有沒有「標準」或標準是什麼,你就指版主是「暗示王浩擁共」,你這種無標準的「判斷」與「信口開河」有何分別?

      其實你的毫無標準可言的「信口開河」甚至連你自己所謂的 “appeal to authority” 都不如,你似乎根本就是 “appeal to nothing” ,你這樣的 “fallacy” 恐怕是更為 “dangerous” 吧??
      L


      刪除
  4. 其實這也是一個好的批判式思考(critical thinking)學習例子:

    (1)如果大家看完了這篇文章就有了[王浩是擁共]的結論,因為 XYZ 都這樣說,那你還沒學會批判式思考,你只是人云亦云。

    (2)如果大家看完了這篇文章就有了[咦,這沒有王浩擁共的任何資料]的疑問而去搜集資料查證再自行判斷,那恭喜你,你大學的日子沒白過。

    屬第一類的,民主之爭有你,是禍。

    回覆刪除
    回覆
    1. Horai,
      我想問下你:
      毛澤東和鄧小平勢不兩立,如果有人擁護毛澤東,反對鄧小平,那人在鄧小平當政時會被監禁;
      又如果有人擁護鄧小平,反對毛澤東,那麼那人在毛澤東當政時也會被監禁;
      你既然懂得「批判式思考(critical thinking)」,那何者為「擁共」?何者為「反共」呢?
      L

      刪除
  5. 我給你一次 benefit of the doubt 你不是撩我玩,只一次。

    兩者都是擁共。他們自己叫[內部矛盾],我們叫[內部鬥爭]。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但事實上好多嘢唔係你話係就係個噃,毛澤東話鄧小平「反黨反社會主義」,「反黨」即係反共產黨,即係「反共」啦,你話唔係但有個官大過你嘅人話係,咁你話「誰說了算」?
      L


      刪除
    2. 係?如果毛澤東贏咗(鬧爭),會唔會解散共產黨?如果鄧小平贏咗(鬧爭),會唔會解散共產黨?

      細路,玩你我唔忍心。再答你,我又唔甘心。好,你係高人我唔敢接招喇,得未?

      刪除
    3. 你嘅「擁共」「反共」「標準」係「會唔會解散共產黨」?
      中共也要按你嘅「標準」來定是否「反黨」?
      L

      刪除
  6. IF "critical thinking" is just so simple then
    congratulation you earned more at here than from
    post grad education !

    回覆刪除
  7. 這是邏輯學家受到時空的限制(在1945年)。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