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31

香港雜感

這兩天看到陳雲談甚麼「中國情花毒」和「殉善之弊」,本來打算寫點回應,但想到寫了也不過是 preaching to the choir,影響不到任何人的看法,便打銷念頭,繼續埋首在象牙塔裏雕蟲篆刻,評審論文,備課教 Kripke 的哲學,也自有一番滿足感。

今早在網誌留言看到有人「報料」,連結到李天命批評許寶強的文章,還說李天命「老了,頭腦鈍了,口也臭了」,我好奇過去一看,連許寶強的原文也讀了,想到幾點可以寫的,但最終也是覺得寫是浪費時間,便作罷了。

也許是我已不復當年勇,也許是我對香港這幾年的情況越來越有一種無力感,逐漸提不起勁討論香港的人和事。現在的香港,令我聯想到徐克早年武俠電影(《蝶變》、《刀馬旦》、《黃飛鴻》、和《倩女幽魂》*)裏的世界:變動難測,前途未卜,妖言惑眾者乘機而起,時勢製造多少「英雄」,魑魅魉魍牛鬼蛇神隨時出沒,能分辨是非的人則越來越少 ;我想,這可以說是一種亂世感吧。

王夫之有兩句名言:「有即事以窮理,無立理以限事。」(見《續春秋左氏傳博議》),現在香港連公共討論裏也有亂世之徵,很多人在討論問題時都不講理性,或只是扮講理性,其實是立理以限事,以理念或既定立場來曲解事實,甚至演變成謾罵和中傷;像我這種力求即事以窮理的人,對這樣亂糟糟的討論,只會感到煩厭,不如不參與好了。


* 《倩女幽魂》乃徐克監製、程小東導演。

93 則留言:

  1. 為何特注倩女幽魂既?

    回覆刪除
    回覆
    1. 因為其他都是徐克導演的。

      刪除
  2. 香港會出現黨同伐​的異情形,是因為政府和建制喜歡扭曲事實斷章取義地將是非​黑白顛倒所致,因此香港人變成驚弓之鳥,要「涇渭分明」​。

    因為建制和政府是掌握實際權力的一​群,當他們曲解後會令情況實際上變壞,實際上顛倒黑白。​衍生的結果是當看到這些有機會被「利用」來扭曲的文章時​人們的反應就會過敏。

    我唔係話要為呢種二分化既情況辯護​,我只係想講原因唔係單純地獵巫或者集體亢奮。最理想當​然係大家重回正軌,但呢個正軌似乎唔係少數人高聲疾呼就​做得到,回歸本源都係要去返社會權力既平衡。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你的分析。我同意那不是「單純地獵巫或者集體亢奮」所引致,然而,我想指出一點,就是一些所謂言論領袖的作風也難辭其咎。

      刪除
    2. 不少人的本質就係喜歡黨同伐異﹐自相殘殺的

      窩裡反也不是如柏楊所言﹐是中國人特有﹐只是中國文化長﹐於東亞一隅自成一系﹐加上長期大一統﹐先有國人特愛窩裡反的感覺。

      所以﹐唔好拎外圍因素作為籍口。

      如果問題如你所說﹐泛民中人自我分裂﹑互相攻奸﹐互相鬧對方假民主派﹐又如何解釋﹖
      肯定係共特滲透la~~(爆)

      又﹐即使政府為推政策砌詞狡辯﹑扭曲事實﹐也成為反對者可以跟住一齊砌詞狡辯﹑扭曲事實的理由嘛﹖

      某人著書立說﹐史觀史料立論皆偏頗﹐劍走偏鋒鼓吹排外仇恨﹐又係因為政府之過﹖
      呢種可笑論述﹐跟以前粵語殘片名句「一切都係社會嘅錯」﹐分別何在呢又﹖

      刪除
    3. 我不是說要為這種二分化的情況辯護,我只是想指出其中一個原因而已,實際上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很多,你提出的與我提出的並不一定相悖,可以是同時並存的。

      意見領袖的作風,相信大家也會想起教授最愛的陳雲。有他們推波助瀾,確實令香港的意見更呈兩極。「教徒」現象近幾年興起,先有拳教,後有自治教。我會認為社會環境令深感「政治苦悶」的人越來越多,有些意見領袖乘時而起,形成這種情況。

      刪除
    4. 我要反駁的是﹐哲人王談的理性公共討論風氣﹐很大程度取決於討論者個人素質的問題﹐而決非外圍社會因素。
      人活在這世界外﹐外圍環境因素當然是會對人產生影響﹐但決不是一個人立場偏頗﹑乃至蠻不講理的根本成因。
      你說的那些外圍環境因素﹐不過是催化劑﹐令他們本來已經構成的人格浮面。
      同時﹐一個人會否將自己信仰的價值觀視作絕對真理﹐也不只限於政治信仰的層面。
      另外﹐一個人接受外界資訊的審慎程度﹐分辨資訊真偽﹐是否擁有懷疑主義精神﹐也跟你說的香港社會政治環境﹐一丁點關係都沒有。

      一個社會的群體如果具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對任何外界資訊都持審慎程度加以分析﹐甚麼政治和社會環境下﹐妖言也是很難惑眾的。

      當然﹐網絡討論容易走向偏激﹐雙方容易惡言相向﹐主因是虛擬身份成了用家保障個人私隱的保護網﹐免卻了文責自負這種心理負擔﹐令網絡討論者可以放肆地口不擇言。這個﹐是網絡心理學中另一個重要課題。

      不過﹐可否口不擇言﹐跟用家本身愛否認真討論﹐愛否以理服人﹑是否容易人云易云﹑他們會否盲目崇拜權威﹐可以說是完全沒關係的。

      刪除
  3. 肉隨砧板上,上樑不正下樑歪,香港令人慨歎和失望。

    回覆刪除
    回覆
    1. 說肉隨砧板上,不是太消極了嗎?

      刪除
  4. 不如投稿論政,以教授之銜,用陶傑之風,文少之賤,文人之核,殺盡牛鬼蛇神。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吾等在港面對魑魅魉魍牛鬼蛇神,正是水深火熱之中,正待王派宗師來明辨是非、即事以窮理。

      刪除
    2. Yan,

      甚麼是「文人之核」?

      (你話文少賤,你死喇!)

      刪除
    3. Meshi,

      王某乃獨行俠,不立門派,更非宗師,只打算潛心苦修無用的知識論,不問世事,施主你找錯人了!

      刪除
    4. //潛心苦修無用的知識論,不問世事//
      無用之用. Very soon you will surpass Chuang Tsu. --zpdrmn

      刪除
    5. Wong:

      //甚麼是「文人之核」?
      即內核是文人囉。

      //(你話文少賤,你死喇!)
      即係市井(希望兜到喇)。
      http://dict.revised.moe.edu.tw/cgi-bin/newDict/dict.sh?cond=%BD%E2&pieceLen=50&fld=1&cat=&ukey=-1330773368&serial=1&recNo=36&op=f&imgFont=1

      刪除
    6. 冇用喇,文少好記仇咖!

      刪除
    7. Yan﹕
      你想累死哲人王咩﹖
      人向高處水向低流﹐你竟然叫哲人王去香港D垃圾報紙做文字販﹖
      你知唔知呀﹐哲人王而家最多只係比人話係「知識L/哲學L」﹐如果真係淪落到要走去做文字販﹐之前佢怒插各路名人﹐一定成為襯家話佢「谷階上位」罪證!

      佢無咁做﹐都已經不斷比人用陰謀論話佢﹐借插名士「谷階上位」la~~

      P.S.講起你話我賤...點都好過比哲人王話「高深莫測」la~~
      高深莫測者﹐實乃莫能測其意深淺,戰慄不敢犯禁也…
      噢﹐我隱隱約約聞到一陣木耳之味呢~~(爆)

      刪除
    8. 始終是知我者,文少也!

      刪除
    9. Wong,

      概然你有道家傾向,無為而無不為呀。不如學下《博伽梵歌》裡個王子,殺千萬人而實無殺一人個心 (其實我唔知講乜),去殺盡蛇虫鼠蟻?

      刪除
    10. //你講乜?//
      我都唔明﹐完全係是但講幾個term出來﹐然後炒埋一碟。(閃)

      刪除
    11. 文少:

      cf. 「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金剛經》

      刪除
    12. So﹖關道家的無為而無不為﹑《博伽梵歌》咩事﹖

      刪除
    13. 你有冇睇過《博伽梵歌》?如冇,睇完先同我講啦。

      刪除
    14. 少來嚇鬼﹐你點睇都唔似睇過《博伽梵歌》
      你睇過﹐我問你﹕咩叫adhyatma﹖咩叫adhibhuta﹖
      你講果個王子﹐又叫乜名﹖

      我而家係話你將一堆九唔答八的概念炒埋一碟﹐你只需證明堆概念點解有關連﹐並唔係九唔答八炒埋一碟即可。

      刪除
    15. 文少:

      //少來嚇鬼﹐你點睇都唔似睇過《博伽梵歌》
      - 我真係睇過,在七/八年前。

      //你睇過﹐我問你﹕咩叫adhyatma﹖咩叫adhibhuta﹖
      - 唔記得。不過同我想講O既無關。BTW,你啲即買即賣功夫真不差。

      //你講果個王子﹐又叫乜名﹖
      - 係持國王王子阿尊那。《博伽梵歌》係史詩《摩訶婆羅多》一部份,講一場同族人大戰前阿尊那對戰爭的厭倦;對向同族人的殺戮的道德爭扎,神祗克里希纳於是勸說阿尊那上戰場。克里希纳所說的成了印度哲學經典。

      其中一個說法,就是殺了人其實係無殺人。這同《金剛經》講,渡人其實係冇渡人,同老子,有為其實係無為有異曲同工。如果你想知多啲,我可以摷本《博伽梵歌》出來,指出出處,那你可以自己睇。

      刪除
    16. Yan﹕
      //唔記得。不過同我想講O既無關。BTW,你啲即買即賣功夫真不差。//

      點解無關係﹖我提到adhyatma和adhibhuta﹐是第8章中解釋《博伽梵歌》宇宙觀的。
      (1)The indestructible, transcendental living entity is called Brahman
      (2)and his eternal nature is called adhyatma, the self.
      (3)Action pertaining to the development of the material bodies of the living entities is called karma, or fruitive activities.
      (4)O best of the embodied beings, the physical nature, which is constantly changing, is called adhibhuta [the material manifestation].
      (5)The universal form of the Lord, which includes all the demigods, like those of the sun and moon, is called adhidaiva.
      (6)the Supreme Lord, represented as the Supersoul in the heart of every embodied being, am called adhiyajna
      出處﹕http://vedabase.net/bg/8/en1
      這段明確的說明了﹐《博伽梵歌》的業報觀和宇宙觀﹐跟道家和佛家有重大差別。

      至於即買即賣﹐我無貨都可以照賣的﹐何況我大把貨﹖又﹐我個人一向低調﹐一直對裸跑同賣弄知識毫無興趣﹐你唔拋我我先唔會無厘頭講呢D無聊嘢。(笑)

      又﹐《金剛經》說的一回事﹐老子的無為又是另一回事。依你想說的話來看你不如直接講下《道德經》的「爭是不爭,不爭是爭,夫唯不爭,天下莫能與之爭」算吧啦﹖

      東拉西扯穿鑿附會做乜鬼呀你﹖

      至於你話要quote出處﹐我link都比埋你啦﹐quote啦。

      刪除
    17. /*這段明確的說明了﹐《博伽梵歌》的業報觀和宇宙觀﹐跟道家和佛家有重大差別。*/
      - 又如何呢?我說異曲同功啊,「就算」各自的宇宙觀不同,不代表理解那些句子所需的視角不同。

      /*至於即買即賣﹐我無貨都可以照賣的﹐何況我大把貨﹖又﹐我個人一向低調﹐一直對裸跑同賣弄知識毫無興趣﹐你唔拋我我先唔會無厘頭講呢D無聊嘢。(笑)*/
      - 請問你有什麼貨呢?我有拋嗎?

      /*又﹐《金剛經》說的一回事﹐老子的無為又是另一回事。依你想說的話來看你不如直接講下《道德經》的「爭是不爭,不爭是爭,夫唯不爭,天下莫能與之爭」算吧啦﹖*/
      - 對不起,《道德經》我比較熟,《道德經》沒有「爭是不爭,不爭是爭,夫唯不爭,天下莫能與之爭」,只有「曲則全,枉則直,窪則盈,弊則新,少則得,多則惑。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不自見,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古之所謂曲則全者,豈虛言哉!誠全而歸之。」(廿二章)

      //東拉西扯穿鑿附會做乜鬼呀你﹖
      - 真的嗎?

      至於你話要quote出處﹐我link都比埋你啦﹐quote啦。
      - 我的是中文版,找過書櫃,找不到,遲些與你報告。

      刪除
    18. //又如何呢?我說異曲同工啊,「就算」各自的宇宙觀不同,不代表理解那些句子所需的視角不同。//

      我說得很清楚了﹐明明在談三個概念﹐點樣異曲同工先﹖

      依你所言﹐我好多時聽到人話「食完等於無食」﹐又同「無為而無不為」異曲同工呀﹖

      ///請問你有什麼貨呢?我有拋嗎?//
      (1)好多貨﹐係鋪頭貨仲多。(笑)
      (2)又扮傻(by哲人王@facebook)

      //對不起,《道德經》我比較熟,《道德經》沒有「爭是不爭,不爭是爭,夫唯不爭,天下莫能與之爭」//
      我只是說大致的意思(看《雍正》太多﹐笑)。
      BTW﹐你啲即買即賣功夫真不差。(閃)

      //真的嗎?//
      唔係咩﹖如果唔係﹐點解你講講下無為﹐會扯到去老點哲人王走去做寫稿佬﹐搞乜鬼殺盡蛇蟲鼠蟻呢﹖
      既然你熟道德經﹐你不如答答我啦﹐我真係唔明。

      //我的是中文版,找過書櫃,找不到,遲些與你報告。//
      我中文版連結都有﹐唔洗遲D﹐可以即刻quote!(yeah~~)
      http://www.sankirtan.com/bgvd.htm

      刪除
    19. 你那網上版很不好看。終於找到那書:《薄伽梵歌》,中國瑜伽出版社,1999。
      ( http://www.eslite.com/product.aspx?pgid=1001111081368462 )

      //點樣異曲同工先﹖
      - 三者也從一個遠離日常的觀點看,使對日常事情有非一般的理解。至於那是一個怎樣的觀點,及為什麼從那觀點看事情有不同的理解,我想這是關於修練的事。

      /*(1)好多貨﹐係鋪頭貨仲多。(笑)
      (2)又扮傻(by哲人王@facebook)*/
      - 我有拋嗎?點解你咁難信人?

      /*唔係咩﹖如果唔係﹐點解你講講下無為﹐會扯到去老點哲人王走去做寫稿佬﹐搞乜鬼殺盡蛇蟲鼠蟻呢﹖
      既然你熟道德經﹐你不如答答我啦﹐我真係唔明。*/
      - 異曲同工。

      /*我中文版連結都有﹐唔洗遲D﹐可以即刻quote!(yeah~~)
      http://www.sankirtan.com/bgvd.htm*/
      - 我 quote 的是以上提到的版本。「一個人若能免於自我感的束縛,同時智慧也沒有受到污染,那麼縱使他殺戮了那些人,其實他既沒有殺人,也不會受到其行為的束縛。」(十八章,十七段,二五七頁)

      刪除
    20. /*依你所言﹐我好多時聽到人話「食完等於無食」﹐又同「無為而無不為」異曲同工呀﹖*/

      - 不同,前者在於「食」的意義不同;後者不止這樣,包括了觀點的不同。

      刪除
  5. 我也看了李天命那條link,老李固然口臭,他的幾個崇拜者鸚鵡學舌則非常「滑雞」,冇眼睇!

    R.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地方千萬別多去,否則會對腦部有損害,切記切記!

      刪除
    2. 教授啊教授/口\
      面對自己搞唔清對錯既言論
      好似李天命 陳雲之類個d
      咁點算.....
      有冇咩方法可以幫自己搞清楚?
      定係等死咁俾人牽制住....

      刪除
    3. 小子,

      我沒有良方,只能提醒你盡量要有懷疑精神。

      刪除
  6. 香港公眾討論園地理性已失。
    非一人可救。我有兩位朋友,因批評網絡紅人已遭人群起而攻,一人自此絕跡博界,另一人則繼續對抗,好好一個blog,卻成了戰場。

    大體上,凡評論政治者,必落入「港英餘孽」或「五毛」,令人納悶。

    回覆刪除
  7. 李天命那裏討論的不是政治,難道也有立理以限事的情況?

    VC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可能的。假如李天命的門徒深信「李天命不會犯思考上的錯」或「沒有人能駁倒李天命」,這便是他們的「理」,他們便可能立理以限事,無論你寫甚麼,他們也會曲解你,以顯他們的「理」是對的。

      假如有這種人,他們便有點可憐,因為愛思考,好邏輯,但思考格局和對邏輯的了解卻受李天命所限;只要他們看一看 Dummett, Kripke, Priest, Hacking, Sher, Etchemendy, Fine, Goldfarb(隨便舉的例)等人的著作, 便知道邏輯天地之大,區區李天命真是滄海一粟、何足道哉!

      刪除
    2. 明白。你這樣說,給李氏門徒見到,大概會數落你一番了,哈哈!

      VC

      刪除
    3. 這些人我不放在心上的;我最看不起盲目崇拜的人。

      刪除
    4. 你說李天命是邏輯天地裏之滄海一粟,哎喲喲,真大膽呀!

      L.

      刪除
    5. 對呀,我講事實時是很大膽的。

      刪除
    6. //李天命是邏輯天地裏之滄海一粟//
      I have reasons to believe that Wong is right though I'm not even 一粟. --zpdrmn (I'm 大脹, not 一粟)

      刪除
    7. 什麼李天命,超,看到不耐煩。同我睇到娛樂新聞個情緒一樣。

      刪除
    8. 我都係,一見到呢個名,同睇到白韻琴嘅新聞一樣,就覺得討厭。

      刪除
    9. 人地去到花甲之年﹐先搞到要同謝偉俊分手咁大鑊﹐但仍然要做個真正的民主派﹐連馬草泥都仗義協助白姐姐參選﹐你都話要討厭人家...
      你真係唔識憐香惜玉啊...(嘔)

      刪除
    10. 咁不如益你,俾你憐惜哂佢嘞1

      刪除
    11. 咁客氣呀﹖完全唔似你作風(笑)
      不過﹐有馬草泥做護花使者得la~~
      我呢排無咩胃口

      刪除
    12. 哦,即係話如果你有胃口,連白婆婆都殺?

      刪除
    13. 我話我唔會對醜女產生歪念﹐你又話我歧視醜女
      到我講說話留少少餘地﹐你又覺得我同你一樣﹐想砌白姐姐
      我真係好難做wor~~(閃)

      刪除
  8. 王sir,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雖然別奢望陳雲,李天命等會因你的說話而改變, 但你的說理, 令我這卑微的小眾反思陳雲與李天命的看法。 敢批評他們的人不多, 若連王sir 的聲音也消失了, 讀者理性反思的機會更低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相信自己連星星之火也不是。

      刪除
    2. 匿名君說了我想說的,希望博主不要太過灰心氣餒,如我般在這裡學習分辨是非的人數很可能超乎博主所想的呢

      刪除
    3. 小弟一直閱讀教授的文章。最喜歡教授和文少來回的留言切磋。
      自從網絡普及化,好多好多人都有權利在網上留言,無論內容質素高或低。
      在我而言,教授的文章屬高質素的;當然文少的也不差,通俗而高深。Haha
      教授切不可因某些不相干的人仕而氣餒,他們要犯錯,你是絕對控制不來;
      相反,教授可以運用自己的知識來指來他們的不足,讓其他人因此分辨出來。當然每個人的理解能力或分析能力有高或低,可能未必位位讀者明白,但我相信需要點時間讓大家消化消化。
      假若教授因此氣餒而停止指點指點;同時他們繼續誤人子弟,無知的繼續無知,相信的繼續相信,混亂的更加混亂。香港,真的好快好快就淪陷了。
      望教授不要因此而氣餒,望教授在遠方繼續撥出時間和心力為香港出一份力量,指出他們的文章中大家要注意的地方,讓我等後輩能透此溝道繼續學習你的分享,你的想法。謝謝!

      刪除
    4. 謝謝你的支持。

      (原來我和文少的爭辯竟有人喜歡看!)

      刪除
    5. 原來我和文少的爭辯竟有人喜歡看!x2

      刪除
  9. 認真回兩句
    其實我覺得教授你不要想太多
    甚麼社會公共討論空間﹐甚麼網絡討論風氣等等
    管他那麼多幹嗎﹖
    說下想說的﹐便是了

    無緣無故給自己太多使命﹐等同自我設限
    社會怎發展﹐發展成怎樣﹐是共業﹐個人從來改變不了甚麼
    如果你真是要給自己一個使命﹐堅持理性和批判思考﹐撇開門閥之見不顧﹐這已算是一種風氣的推廣了
    其他人看完學不學得到的﹐看他們自己的造化

    反正﹐你連比人起底也不用怕了(因為你老早是裸奔漢﹐閃)
    你還怕咩呀﹖

    總之﹐睇唔順超咪插囉﹖
    插完過下口癮都好啊﹖(爆)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是想太多,只是有點意興闌珊。

      刪除
  10. 或者王sir可以寫下有邊啲香港文人係能即事而窮理的;這樣可能有助平衡負面看法。

    city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想搭單問,王sir覺得現有哪幾位香港文人,中文是通順暢達,少有出問題的(如濫用術語、洋化太甚、累贅病句)?

      HKL

      刪除
    2. city,

      我比較欣賞梁文道和練乙錚。

      刪除
    3. HKL,

      陶傑文筆好,可惜學養不足,文格低下;梁文道的亦不錯,只是稍嫌不夠簡潔;陳雲的懷舊文章寫得頗有韻致,但寫政論的文字則枯燥生硬;古德明的文筆也很好,只是太老成,欠活潑;另一個文字我欣賞的是劉紹銘,他的雜文相當好看;呀,還有鍾偉民,除了詩好,散文亦有神采。

      刪除
    4. 練乙錚確是有料之士,可惜乏人問津。古德明,人如其姓,文字古樸,寫法古板,幾十年如一。

      刪除
    5. 嗯﹐練乙錚如果乏人問津﹐當年唔會比人請去CPU做全職顧問

      不過佢有幾猛料呢﹖我真係唔知道﹐佢在98-04年做政府中央政策組﹐真係幫到老董好多忙哦!

      至於古德明﹐一個盲目的漢語復古主義者﹐成日古代中國人點寫點寫﹐成日古人前古人後﹐又唔見條友學古人寫文言﹖

      刪除
    6. 我也喜歡古德明,雖然常好奇為何他寫時評、寫「中華正聲」,都要(近乎)堅守一套格式。劉紹銘常寫文章讚董橋,而我覺得他的文筆實不下於董(雖然二人偏好的題材頗不同)。

      HKL

      刪除
    7. 新一代王貽興一手好文筆, 不過是文學類, 不寫政論.

      f

      刪除
  11. 王sir何不效法王國維,一死以謝天下?

    回覆刪除
    回覆
    1. 樓主連「閱」都費事畀,因為正示範了文章所講的。
      ~Timber

      刪除
    2. 其實我成日覺得﹐一死以謝天下呢個說法好搞笑
      王國維一死以謝天下﹐仲搞笑
      你問一萬個地球人﹐有幾多個識王國維﹖
      識都唔識﹐佢要死﹐關個天下咩事﹖

      王國維要死﹐係自己的事﹐唔好講到全天下都想佢死咁啦~~
      逼害妄想症咩﹖

      刪除
    3. 文少,
      //有幾多個識王國維﹖ 識都唔識﹐佢要死﹐關個天下咩事﹖//
      I thought 王國維 was 王維's big brother or an old classmate of yours. LoL
      --zpdrmn

      刪除
    4. zpdrmn
      你鋪話法﹐你不如話
      乜王國維唔係王國興個細佬咩﹖(閃)

      同埋呢個王國維呢條友﹐人格真係好有問題
      都要去死囉﹐臨死之前仲要問人借五蚊雞搭車
      你話﹐擺到明存心諗住走數先﹖(怒)

      好心佢做人唔好咁衰啦
      要死是但撼頭埋牆死就OK啦﹐走到山旮旯學人跳湖!
      跳湖都算啦﹐無錢就唔好學人搭車啦!
      正一臨死都要累街坊的主。

      刪除
  12. 古語有說, 兼聽則明, 偏聽則暗.
    當然兼聽所聽到的裏面, 有真有假.
    但因為不想聽假話而拒絕兼聽, 則連"明"的機會都失去了.

    要分辨真假, 和基於(自以為的)"真"下判斷, 恐怕都需要智識(當然也需其他).
    只可惜, 不少香港人好像不太着重於"無用的"智識.

    而事實上, 當面對反證或相反意見時, 敢於反思自己所相信的一套, 也是大不容易.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真的不容易,所以要訓練自己。

      刪除
  13. 為什麼閣下自認為即事以窮理,其他人就是妖言惑眾?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看少了兩個字"力求",
      另把"亂糟糟的討論"理解成妖言惑眾,是你自身覺得"其他人"是妖言惑眾?
      Kane

      刪除
    2. 謝謝,Kane。對,我只是說自己力求即事以窮理,而且不是指只有我是如此。當然,我也相信自己有時做到,但這篇文章不是要證明這點;我對自己的判斷可能是錯誤的,如有立理以限事之處,希望有讀者能直言相告,好讓我多加警惕。此外,我對香港公共討論的觀察也可能是有偏差的,這篇文章不是要證明我的觀察正確,只是表達一下基於這觀察的一點感受。

      刪除
  14. 如果個個知書識理明辨是非的人都意興闌珊,卻將思想言論的機會都拱手相讓出去,豈不令情況不斷變差?

    文人不是對文化都有種火熱同承擔?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說得對,不過我的想法有時有點道家的傾向。

      刪除
    2. 教授已經上了位,生活安定,不怕在本地講野得罪人,被任何組織政治清算,即係無俾人渣住春袋,與其他本地學人相比,其實是佔有了得天獨厚的位置,大可暢所欲言,就算未必帶得起一個比較理性的風氣,起碼可以利用分析工具的思考利器,抵制邪魔妖道的歪理。
           
      還請前輩三思!

      刪除
    3. 不必擔心我會完全不寫,我那不平則鳴的性格仍在,不過以後會想清想楚,認為值得寫的才寫。

      刪除
    4. 真相其實可能係﹕你老婆成日鬧你周圍辣火頭
      你好明顯怕老婆鬧~~
      好明顯怕老婆鬧~~
      明顯怕老婆鬧~~
      怕老婆鬧~~
      老婆鬧~~(閃)

      刪除
    5. 客觀的事實﹐往往都是無聊的
      你老婆怕你返香港比人斬喎
      如果我係你﹐為保家庭和睦﹐都唔敢再周圍辣火頭啦~~(閃)

      刪除
  15. 王 Sir,
    拿出你"化而不散"的境界來行走於江湖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用我的說話來提醒我,謝謝!我未到那境界,但會嘗試的。

      刪除
    2. "化而不散" Body odor?? 境界高得過份! --zpdrmn

      刪除
  16. 陳雲:各位香港同胞,我們此刻就要放棄中國人的名號,不要做中國人。大陸人不是中國人,他們無資格自稱中國人,他們是中共殖民統治之下的蠻夷。由於蠻夷竊據了中國人的名號,並以此壓迫香港人,奴役香港人的精神,侵奪香港人的利益,我們香港人必須放棄做中國人。我們是香港人,我們用正體漢字,講漢音粵語,敬拜祖先(我們的家再細,也有祖先靈位!),我們是最後留守華夏文化的真正中國人,但這要等待民主中國或中華邦聯建立,我們才復回中國人之名。用儒家的話來說,是蠻夷變夏,香港自立,以待復漢。若有人問你,這番話是誰講的,請告訴他,這番話是香港一位儒生(Confucian)陳雲講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陳雲的高見,大家都耳熟能詳了。他何止是儒生,還修道,更學佛呢!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