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27

國民教育與心理學

香港政府計劃推行的所謂國民教育,自那本《國情專題教學手冊》一出,其用心昭然若揭,更離譜的是,原來有十八間天主教小學接受了政府百萬撥款,已推行了一套小學國民教育課程,裏面竟然包括「學習毛澤東書法」!教育局長吳克儉承認 《國情專題教學手冊》 內容有偏差,卻重申會於今年九月在小學推行國民教育課程,說「看不到任何理由叫停整個學科」,還秘密上京請示,那國民教育的大方向,當然是不會變的了。

對國民教育課程的批評,最常見的字眼是「洗腦」,由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發起的 729 大遊行,使用的口號也包括「反對洗腦 」。這是個簡潔有力的口號,點出了國民教育課程的真正目的:用重複灌輸的方法令香港學生從小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模式。「洗腦」只是個方便的字眼,在討論國民教育課程的這個脈絡裏,意義可以寬鬆一點,只要大家明白「洗腦」是指國民教育的目的和手法,便不必爭論甚麼是洗腦、國民教育是否真正的洗腦、洗腦有沒有那麼容易等心理學問題。

說到心理學,就算徹底的洗腦不容易,甚至沒可能,可是,正如心理學家 Daniel Kahneman 言簡意賅地指出: Disbelieving is hard work. Thinking, Fast and Slow, Ch.25 從小接受的信念尤其難以完全清除,即使你以為自己已經不再相信,那些你曾經擁有的信念仍可能會在你思想的深處殘留影響,而且是你不自覺的。單是考慮這一點,我們便應該反對國民教育課程。


* Kahneman 這句說話是概括 Daniel Gilbert 一篇著名論文的要點。Gilbert 的論文題為 “HowMental Systems Believe”American Psychologist, 46, No.2),內容豐富有趣,很值得一讀;讀哲學的人讀之會倍感親切,因為 Gilbert 在論文裏引用了不少哲學家,包括 Descartes, Spinoza, Reid, Russell, Price, Geach, Quine, Grice, Dennett, Fodor

58 則留言:

  1. "用重複灌輸的方法令香港學生從小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模式" --- 一針見血!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這點是路人皆知了。

      刪除
    2. 你呢個說法顯然是唔誠實﹐唔好拎洗唔洗腦說事

      你不如直接講﹐D人反對國民教育﹐因為大家立場反共﹐並且希望下一代大個都會跟住反共啦﹖

      如果反對國民教育係因為反對洗腦﹐你第一件事應該反對的﹐是香港人本身那套教育模式和思維。

      從本質上來講﹐香港套教育制度﹐本身就係鍾意「用重複灌輸的方法」令學生接受「成年人覺得正確的」價值觀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模式」好壞先不論﹐不過問題的核心﹐根本從來不在於「重複灌輸的方法」﹐而係反對者本身﹐覺得「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模式」是一套錯誤的價值觀。

      難聽點說﹐大家不過在爭奪政見上的話語權。
      一個強逼學生日日著校服返學的社會﹐竟然話要反對洗腦﹖你唔覺得好笑﹐我覺得可恥啊!

      刪除
    3. //你不如直接講﹐D人反對國民教育﹐因為大家立場反共﹐並且希望下一代大個都會跟住反共啦﹖//

      - 我的確是從反共立場說,假定了「令香港學生從小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模式」是不對的做法。

      //如果反對國民教育係因為反對洗腦﹐你第一件事應該反對的﹐是香港人本身那套教育模式和思維。從本質上來講﹐香港套教育制度﹐本身就係鍾意「用重複灌輸的方法」令學生接受「成年人覺得正確的」價值觀//

      - 這裏有一個大分別:你最多只能說香港的教育模式不鼓勵批判思考,但國民教育卻是刻意壓制批判思考。

      刪除
    4. 擁共者犯的低級錯誤:

      《洗腦爭議教材理論當事實 浸大學者斥低級錯誤》

      http://hk.news.yahoo.com/%E6%B4%97%E8%85%A6%E7%88%AD%E8%AD%B0%E6%95%99%E6%9D%90%E7%90%86%E8%AB%96%E7%95%B6%E4%BA%8B%E5%AF%A6-%E6%B5%B8%E5%A4%A7%E5%AD%B8%E8%80%85%E6%96%A5%E4%BD%8E%E7%B4%9A%E9%8C%AF%E8%AA%A4-212205315.html

      刪除
    5. 國教會主席也承認洗腦:

      《國教會主席:腦有問題要洗》

      http://hk.news.yahoo.com/國教會主席-腦有問題要洗-120611702.html

      刪除
    6. 腦有問題應該睇醫生。

      刪除
    7. 文少,
      王Sir的說法其實是非常誠實。
      王Sir已明確指出://對國民教育課程的批評,最常見的字眼是「洗腦」,....用重複灌輸的方法令香港學生從小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模式。「洗腦」只是個方便的字眼,....//。

      //「洗腦」只是個方便的字眼,....//,請你不要把別人使用一個方便的字眼歪曲為是「唔誠實」「唔好拎洗唔洗腦說事」,你這樣歪曲人家「唔誠實」,若果不是你的理解能力問題就是你有意想陷王Sir於不義。你這樣說人家「唔誠實」是一種毫無根據的人身攻擊,你應該要向王Sir道歉才是。

      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模式」好壞先不論...//,我認為你這是有意圖去隱瞞問題的核心和關鍵之嫌,因為問題的核心和關鍵其實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模式」到底是好,還是壞?

      如果是好,那就應該支持;
      如果是壞,那就應該反對。

      這是才問題的核心和關鍵,離開了這個核心和關鍵去談什麼「著校服」,明顯與人一種以「避重就輕」和「小罵大幫忙」的手法,其實目的是有擁護共產黨一黨專制之嫌。

      //你不如直接講﹐D人反對國民教育﹐因為大家立場反共﹐並且希望下一代大個都會跟住反共啦﹖//

      我相信絕大多數的港人都並不是因為立場反共就為了要反共而反共。
      反共,其實只是反對一黨專制,反對共產黨採用用「六四」方式李旺陽方式來對待不同意見的自己同胞。

      香港有無人因為唔著校服返學就要坐十幾年監?
      香港有無人因為唔著校服返學就要遭受李旺陽式的酷刑?
      香港有無人因為唔著校服返學就要被「自殺」?
      香港有無人因為唔著校服返學就要用坦克車去對付?

      你試圖用「著校服」來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模式」好壞先不論//的一黨專制殺人監禁相比顯然完全是兩回事。
      不明白你把兩個完全不同性質的問題進行比較是什麼用意?

      香港人的所謂「反共」其實只是不想香港也出現一黨專政而得到因言而監禁和殺頭的「待遇」。
      你認為港人是所謂「爭奪政見上的話語權」,我認為港人其實只是希望不會失去基本的人權。

      你用「強逼學生日日著校服返學」來比喻「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模式」一黨專制下因言可被監禁殺頭,我認為這才真正是「你唔覺得好笑﹐我覺得可恥啊!」

      刪除
  2. 但是,以學校的宗教教育為例,縱使完全附合王sir說的目的和手法,其影響力似乎往往不十分大。(這當然不是說國民教育不是壞事。)

    回覆刪除
    回覆
    1. 香港的宗教學校用甚麼手法推銷宗教?我讀的是天主教中學,但記不起學校有怎樣積極搞宗教教育。無論如何,就算只有少數學生受宗教教育「洗腦」,也不影響 "Disbelieving is hard" 這一點。

      假如是這樣的宗教教育,效果便可以很可怕了:Jesus Camp

      刪除
    2. 我想還需要配合社會風氣
      畢竟香港沒有基督教文化,若非長於基督教家庭,接觸基督教洗腦的機會僅限於學校,少了非學校生活對這些學校得來的信念作強化,影響力未必大。王Sir提到的Jesus camp,若在香港搞,洗腦效果也未必很強。但在美國這些基督教文化社會風氣濃厚的地方就不同了,在交互作用下Jesus camp的影響可以很強。

      說回國民教育,香港的社會風氣也不是那麼一面倒。首先香港社會非一面倒了唱好中共,揭露中共問題的風氣還是很強的。但這強度也非一面倒地佔了整個社會風氣,一些讚好中共的說法在日常生活還是可能接觸得到,因此這洗腦成效往往取決於學童處身的風氣和文化(親共?反共?中立?)。

      P.S.我這樣說不是企圖淡化國民教育的影響力。

      刪除
    3. 大部份傳媒已經歸邊,他們大多採取「小罵大幫忙」的方式報導中國新聞。明報「又要做婊子,又要立貞節牌坊」,令我作嘔。

      中共推行洗腦教育,並不期望人民相信當中的謊言,而是希望人民變得麻木,犬儒,奴性化,不願意挑戰政府種種的不義。

      延伸閱讀:
      1. 自我審查的藝術 - 區家麟
      http://aukalun.blogspot.com/2012/06/blog-post_22.html

      2. 如何洗腦?
      忘卻、懷疑、修正

      忘卻六四、懷疑六四、修正六四 - 練乙錚
      http://vicsforum.blogspot.com/2009/04/blog-post.html

      刪除
    4. //中共推行洗腦教育,並不期望人民相信當中的謊言,而是希望人民變得麻木,犬儒,奴性化,不願意挑戰政府種種的不義。//

      - 選擇從幼童下手,相信是希望會收到點「教化」的作用,即使不能令受「洗腦」者盡信國民教育裏的謊言,至少也能增強一點他們的「愛國情操」。

      刪除
    5. //中共推行洗腦教育,並不期望人民相信當中的謊言,而是希望人民變得麻木,犬儒,奴性化,不願意挑戰政府種種的不義。//
      這說法完全唔知想點
      (1)先不論「奴性化」呢個term如何唔似地球人應該寫的中文﹐我同情地理解你在寫奴化。

      (2)我完全唔明點解犬儒﹐在香港會經常被人用作貶義詞﹐顯然這兒的犬儒﹐不是在談真正意義上的犬儒主義﹐而是一種否定所有信仰和價值觀的情緒。

      (3)我同情地理解你說的犬儒和奴化後﹐也有問題。顯然﹐犬儒和奴化本身是兩種不能兼容的概念。

      點講都好﹐國民教育頂多亦只會是奴化國人﹐犬儒想法反而是一種反彈的結果﹐情況如同孔捷生所說的「現實反教育」。

      刪除
  3. 所謂「中國模式」其實只不過是中國幾千年以來那種皇帝社會落後的專制強迫的統治方式的延續。

    從中國歷史上各個朝代由興起到腐敗沒落以致終於被另一個朝代所的推翻的事實來看,足以證明在這種專制強迫的統治模式下,權力和專制遲早一定會造成日益嚴重的貪污腐敗而導致一個皇朝垮台。中國其實只是在重複著這樣的歷史。

    中國以為這30年來的經濟成果就可以證明這種專制強迫的「中國模式」是成功的,其實這只是利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所帶來的好處去誤導民眾,使民眾以為那是專制制度的好處而已。

    如何證明中國的經濟成果是因為改變生產方式得來的,而不是因為社會制度的改變而得來?

    很簡單,由共產黨1949年上台以來,中國的社會制度就一直都是一黨專政的專制式社會制度,這個制度60多年來一直都沒有變。

    而有明顯改變的是生產方式(包括生產資料所有制的形式)。
    前30年為毛澤東時代,生產方式和生產資料所有制的形式是實行社會主義的公有制和計劃經濟,領導人的意志凌駕於市場需要,凌駕於經濟規律,即所謂「昏君誤國」,實行錯誤的生產方式使到中國餓死人。

    毛死後,中國還是實行與之前一樣的一黨專制,社會制度沒有改變。而發生重大改變的是生產方式,由原來的社會主義公有制和計劃經濟,改變為資本主義私有制和市場經濟,這一重大和明顯的改變才是中國得以取得經濟成果的關鍵原因。

    而如果「中國模式」試圖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所帶來的經濟成果,去「證明」那是因為一黨專制帶來的經濟成果,所以中國就應該要繼續實行一黨專制,這就顯然是在矇騙民眾和洗腦了。

    事實上一黨專制真正帶來的卻是日益嚴重的貪污和腐敗。
    中國十多年前官員貪污500萬人民幣就被槍斃,現在如果貪污500萬人民幣就要槍斃的話,恐怕就死得人多了!

    由此可見,在中國取得真正成功的是資本主義,失敗的是專制獨裁。

    回覆刪除
    回覆
    1. 所以他們要扯美國下水,企圖用美國的「兩黨惡鬥人民當災」去證明是一黨專政帶來經濟進步

      刪除
    2. 美國的經濟災難我認為也不是所謂「兩黨惡鬥」造成的,其實是布殊-切尼共和黨一個黨的錯誤政策所造成的。美國人選了一個石油公司的CEO去做總統,而這個CEO卻是把石油財團的利益凌駕於國家利益之上,因而使到石油財團賺大錢但卻害死了汽車業航空業以及連帶的鋼鐵運輸等等各行各業而導致美國經濟出現嚴重問題。而奧巴馬又沒有辦法打破石油財團的價格壟斷,這個切尼造成的油價沒有競爭的壟斷價格問題不解決,美國的經濟就很難好轉。

      刪除
  4. 王Sir,Daniel Kehneman說Disbelieving is hard work,請看看最近科學家們說的:Analytic thinking promotes religious disbelief,除了宗教,誰說不能針對其他教條?
    鏈接:
    http://www.sciencemag.org/content/336/6080/493
    也請說說你的看法。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一點要注意:"Disbelieving is hard work" 中的 "disbelieving" 只是指由相信變為不信,"Analytic thinking promotes religious disbelief" 中的 "disbelief" 則兼指從來都沒有相信。

      無論如何,"disbelieving is hard work" 不等如 "disbelieving is impossible",analytic thinking 當然會有幫助。。

      刪除
    2. 對,我認為無論如何,analytic thinking肯定對由信到不信有幫助,所以我認為教化方面從a.t.入手,才是正道。他們要用國民教育洗腦,幹嗎其他人不從分析思維著手?不過這倒要龐大力量支持。

      刪除
  5. 新版面很不同喲,背景是否八大山人畫作?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是八大山人。

      刪除
    2. 剛換了畫,仍是八大山人。

      刪除
    3. 條魚畀王Sir切開咗?

      刪除
    4. 那是一條神出鬼沒的魚。

      刪除
  6. 新版面很有味道。^^
    明天去遊行。

    回覆刪除
  7. 其實我覺得用洗腦講國民教育是side track了整個討論。
    正如之前有人所說,若果整個社會或環境沒有配合的話,其實根本不能產生洗腦的效果。
    當然,我懷疑國民教育是第一步。
    但我之所以反對現在所推出的果民教育,是因為我相信教育是要追求真善美,但我覺得現在想推行的果民教育所表現出的是「偽惡醜」。

    回覆刪除
    回覆
    1. 正如我所說,「洗腦」只是個方便的說法,反對的主要是「令香港學生從小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模式」。

      刪除
    2. 其實我是覺得這不太可能的,只要香港還有資訊傳播的自由,父母,教師,社會輿論等都不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傾側的話,那根本不可能。
      而且我相信有參與過民主選舉的人,根本不太可能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模式。

      刪除
    3. 中共的確不能一下子達到那目的,但長遠計則難說,不可不防。此外,就算這個不軌目的難以達到,仍應該要反對。

      刪除
    4. 我很認同你的這個講法,我覺得這可能是第一步,之後再加上「二次創作惡法」,「二十三條惡法」,一步一步的向著那個可怕的方向前進。
      但其實我很希望可以將這個討論升到討論教育政策的方向,我想王教授也知道香港的教改令到不少老師疲於奔命,學子難以適應,當中就是沒有一個良好的教育政策,而這次能凝聚到那麼多力量反國民教育,大家若能再想深一步我們應該如何培養我們的下一代,那豈不是更好﹖
      當然,我明白也許第一戰線是要政府收回國民教育,但我很久都看不見有人討論教育政策或方向,我想一旦這議題過去後,現在的一股力量就散去了,很令人可惜。
      P.S. 先前弄錯了另開了新thread, 對不起。

      刪除
    5. 樓上大概是個正人君子,不知道無賴可以想盡辦法去無賴。不如看看一個故事: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20085294

      刪除
    6. 謝謝,我相信我不是君子,是也只是偽君子,但我定位自己做真小人。
      另外,我知道有不少這樣的無賴,看政府常常想霸王硬過法,還有保皇黨那些嘴臉就明白無賴何處不在。
      但我唔明白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政府想洗你腦可以想盡辦法的去洗你腦﹖所以今次反國民教育的重點要放係「洗腦」度﹖若是這樣,我們還是各自表述好了。

      刪除
  8. http://hk.news.yahoo.com/%E9%83%AD%E9%87%91%E9%BE%8D%E8%A6%81%E6%B1%82%E6%B1%9B%E6%9C%9F%E5%85%A7%E4%B8%8D%E5%86%8D%E6%AD%BB%E4%BA%BA-122211642.html
    "郭金龍要求汛期內不再死人: 北京市委書記郭金龍表示,要確保主汛期內不再出現一個人死亡。"
    Wow, 連"不再死人"也能,洗腦便很容易。面對大自然和天災也這樣... zpdrmn

    回覆刪除
  9. 其實將國民教育出版既書同成個科目扣起黎好有放大成份......
    教材唔會只得一本,老師亦可以自編教材
    洗腦何在?

    回覆刪除
    回覆
    1. 問題不但在課程的教學方法,也在課程的政治內容;可尋看黃國鉅這篇文章:(國民教育,錯在「國民」)

      刪除
    2. 這篇文我已拜讀,但他說外國的公民教育,在現在的教學指引那裏也有涉及,在個人與普世價值兩個部份
      文章中說及的非我即他,我也看到德國人為納粹道歉,但他們會不會認為自己不是德國人?

      刪除
    3. 外國的公民教育和香港的國民教育在重點和目的上都有很大分別,黃國鉅解釋得相當扼要清楚,你似乎讀得不夠仔細了。

      反國民教育的人不會大多都否認自己是中國人吧?

      刪除
  10. 流奶強一早話左國民教育科就係洗腦,可惜依家唔見佢出黎再講真相俾大家聽。所以我地一直只係聽到班權貴話國民教育唔係洗腦,亦唔係指引有問題,而係教材有問題,佢地一直混淆視聽,係偽君子。流奶強的誠實值得佢們學習。

    http://www.cdeclips.com/en/hongkong/fullstory.html?id=53511

    回覆刪除
  11. 加拿大的國民教育叫做「Discover Canada」,

    http://www.cic.gc.ca/english/resources/publications/discover/index.asp

    不妨比較一下與「national education」有什麼不同?

    回覆刪除
    回覆
    1. 神洲兄,

      這個Discover Canada與香港這個什麼國民教育最少有一處不同: 這個是為了加拿大的新移民準備入籍試而設, 而非像香港一樣是一個中小學生的科目.

      刪除
    2. 港人「回歸祖國」其實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新移民」,如果不進行「國民教育」,又怎樣能夠令到港人接受一黨專制的「中國模式」呢?

      刪除
    3. 你這個新移民的說法蠻有趣.
      不多加爭論了, 但如照你的說法, 則很多香港人都要接受這國民教育.
      很好, 就由老蘭開始(笑).

      刪除
  12. 在中國大陸,不單是從小學,而是從幼稚園甚至更早就已經開始教幼兒學會唱「兒歌」--「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了,所以他們早就已經接受了「國民教育」,他們的父母祖輩也已經從1949年開始就已經接受了「國民教育」,否則何來那麼多人擁護共產黨,擁護和相信中國需要一黨專制?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少大陸人長大後都不信任共產黨,但早年那國民教育的影響是很難完全消除的。

      刪除
  13. 1、和諸位一樣,我也反對香港政府推行的這種「國民教育」。但這裡我想就黃國鉅博士的《國民教育,錯在「國民」》一文談兩點可商榷之處。先說第一點。黃國鉅在文中說西方民主國家沒有任何培養民族認同感或國家認同感的教育,這恐怕有失偏頗。據我所知,美國、英國、法國等許多西方民主國家都不乏培養民族認同感以及愛國主義(patriotism)的教育。當然,如果任何培養民族認同感或國家認同感的教育都是不可取的,我們也不能因為西方國家有這種情況就贊同之。作為一個學著應該對這個問題做深入的、理性的分析,而不是簡單地援引他國作為例證。

    2、再說第二點。黃國鉅在文中似乎把「民族認同感」和「民族自豪感」混在一起(至少沒有做明確的區分),而又認為培養民族自豪感必須要掩蓋本民族的不光彩的歷史以及刻意貶低其他所有民族。首先,民族認同感並不必然需要預設民族自豪感,我可以關心我的民族超過任何其他民族,但同時又認為我的民族和別的民族沒有優劣之別----就好像我關心我的父母超過別人的父母,但我不需要認為自己的父母比別的父母優秀。其次,具有民族自豪感也不一定需要掩蓋本民族不光彩的歷史。鑒於幾乎任何民族的歷史都有醜惡的部分,但如果自己的民族在文化上(或別的方面)達到很高的水平(而不是每一個民族都能達到這種水平),那麼就可能依然會產生民族自豪感。我想梁啟超、錢穆、陳寅恪對中國歷史的黑暗部分都有清醒的認識,但他們都有相當程度的民族自豪感。再次,具有民族自豪感也不一定需要貶低其他所有民族,如果有璀璨文化的民族是少數,而我的民族正好是其中之一,那麼我完全可以具有民族自豪感,但同時又認為這個世界上還有別的偉大的民族。就好像如果我的孩子進了Harvard,我會覺得非常自豪,但我當然不會認為只有我的孩子是Harvard的學生。其實我本人是一個集體(nation or otherwise)認同感或自豪感很弱的人,但公平地說,具有民族認同感與“認為自己國家「什麼都是好」,「什麼都是對」的沙文主義”(黃國鉅語)並無必然關係。正如對自己父母的愛不需要演變為一種overriding obligation,對自己民族的認同也完全可以與狹隘的民族主義涇渭分明。

    3、不同於「國民教育」,我覺得香港需要大力推行的乃是「公民教育」。通過公民教育可以培育「真正的」自由、平等、尊重的價值。香港有些人常常講自由、法制、權利,但久而久之我發現他們其實並不是真正的自由主義者,他們關心的只是「我的」或「我們的」自由和權益。比如前段時間關於外佣居港權的案子,外佣七年後是否應該有居港權當然是一個複雜的問題,但無論如何,大家可以理性、平等地討論,外佣也自然應該有依法訴訟的權利,但香港有些人卻公然散佈對外佣的歧視性言語,視之為毒蛇猛獸,並且連替外佣訴訟的律師也被罵為「港奸」、「賣港賊」,這和中國大陸一些民族主義憤青的口吻驚人的相似,讓人不禁倒吸一口涼氣。此外,像龍應臺講的那樣,通過公民教育還可以破除「中環價值」和「殖民意識」(參見http://commentshk.blogspot.hk/2009/07/blog-post_4766.html)。

    回覆刪除
    回覆
    1. 1. 我只熟悉美國的情況,看不到美國的中小學教育有特別培養學生的愛國情操。

      2. 同意。

      3. 也同意。

      刪除
    2. //美國、英國、法國等許多西方民主國家都不乏培養民族認同感以及愛國主義(patriotism)的教育。//

      這個說法有些值得商榷的地方。

      西方民主國家特別是多移民的西方民主國家有來自世界各國各種不同的民族,並不是單一民族的國家。
      例如美國,有猶太族裔伊朗族裔非洲族裔亞洲族裔.....,
      美國政府絕對不會說什麼「民族認同感」或「民族自豪感」,因為那樣做很可能會增加各族裔之間的矛盾,絕對是一件自找麻煩的事。
      只有在中國等一些基本上是單一民族(例如中華民族)的國家,才會提「民族認同感」或「民族自豪感」,利用民族情緒來維護統治者的統治。
      而在美國加拿大澳洲等多民族的移民國家裡是完全行不通的。

      另外,關於什麼是愛國和愛國主義教育。
      什麼是愛國?
      不妨先問幾個問題:
      悼念「六四」是不是愛國?
      要求徹查李旺陽死因是不是愛國?
      劉曉波艾未未等人是不是愛國?
      批評共產黨是不是愛國.....等等很多這樣的問題,
      在大陸和香港都可能有很不同的答案。

      為什麼同一個問題,答案可以是愛國,也可以是截然相反的叛國或賣國?
      差別那麼大,到底原因何在?

      這就不能不首先要搞清楚什麼是國,才能夠回答什麼是愛國了。

      在西方民主國家裡,什麼是國是比較簡單清楚,
      例如美國,USA就是美國,
      美國的國民愛美國也很簡單-- I Love USA 就是愛國,
      沒有牽涉到共和黨或民主黨或任何政黨的政治問題,
      愛國就是愛國,毫不表示等於愛哪一個政權。
      那是因為無論共和黨或民主黨執政,USA仍然是USA,
      名字沒有改變,USA不屬於任何一個政黨。

      但是在中國,情況就大不一樣。
      中國(CHINA)本來也是不屬於任何一個政黨的。
      但是,在中國,中國人仍然秉承著幾千年來的皇朝傳統,
      以往是一個朝代上台都要起一個國號,
      每一個國號都是一個皇朝私有的,
      愛「國」當然就變為是愛國號,於是愛「國」就等於愛那個國號所代表的皇朝。

      中國人的這個華夏文化傳統是一直持續到今天。

      中華民國(R.O.CHINA)這個國號是代表國民黨這個皇朝(政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P.R.CHINA)這個國號是代表共產黨這個皇朝(政權),
      它們都是一黨專政的專制政權(當然,現在中華民國已開始步入民主政制,那是後話)。

      在這種被稱為「中國國情」的獨特情況之下,愛國就可能有以下幾種情況:

      1.愛「國」即是愛國號。例如愛中華民國這個國號或者愛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國號。
      在這種情況下,你說愛「國」,就要說清楚是愛哪個國號,
      因為愛錯國號很可能會被其中一「國」視為叛「國」,
      那是因為雖然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都同屬中國,但這兩「國」卻是敵對超過了半個世紀。

      2.愛國不愛國號(不愛政黨)。這樣做是否就可以獨善其身呢?
      非也。
      劉曉波就是愛國不愛國號者,其下場有目共睹。

      3.愛國又愛國號。相信你只能夠選擇愛其中一個國號,那就沒有麻煩,
      如果你愛國又愛超過一個國號,都有機會坐牢。

      這就是「中國國情」了。

      所以說,美國加拿大澳洲的愛國教育與中國的愛「國」教育從字面上看是一樣的,但是此「國」非彼國,同一個國字,表達的意思不同。
      可能有不少港人或中國人是搞不清楚中國的「國」與西方民主國家的國原來是不一樣的。

      刪除
    3. 或許西方國家的有關民族或國家認同感的教育比較間接和潛移默化。有人也講到這一點(參見梁文道:http://commentshk.blogspot.hk/2012/07/blog-post_1743.html)。

      -- Normativity

      刪除
    4. 1、//西方民主國家特別是多移民的西方民主國家有來自世界各國各種不同的民族,並不是單一民族的國家。例如美國,有猶太族裔伊朗族裔非洲族裔亞洲族裔。//

      我覺得你混淆了nation和race。我在美國有一些少數族裔的朋友,例如韓裔美國人,他們認為自己在race上是韓裔,但是在nation的意義上是屬於美國。美國的政客提到美國的時候也常常使用‘a great nation’這樣的詞。再說了,就算「民族」一詞有歧義,請注意我在文章裏面使用的是「民族或国家認同感」。
      當然,西方的國民教育和香港要推行的國民教育頗為不同。但至於西方的國民教育是否可取,則不在我前文討論的範圍之內。

      2、Country和State在中文裏都譯為「國家」,但意思當然很不一樣。神州兄似乎認為這一差別在西方國家那裡並不存在,此言差矣。比如英國在state的意義上是「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United Kingdom),但如果有一天英國成為共和國而不是君主國,United Kingdom將會消失,但country意義上的英國依然存在。還有,美國在state的意義上是United States of America,但如果有一天美國取消united states這種制度,改為非聯邦制,那麼USA將消失,但country意義上的美國依然存在。

      -- Normativity

      刪除
    5. 民族nation和種族race當然是有分別,具體細節也可以另外討論。
      我之所以沒有細數nation和race的分別,是因為這個分別並不影響西方多移民的民主國家政府,在不提「民族認同感」或「民族自豪感」的政策上會有些什麼影響。
      既然是無影響,所以我也就沒有花額外的篇幅去細說其分別,以免影響讀者直接了解問題的關鍵。

      關於Country和State的差別也是一樣,儘管它們是有差別,但這些差別並不影響無論是Country或是State,它們都不屬於任何一個政黨這個主要點。希望能夠讓讀者可以省卻去看那些沒有影響到枝節,而直接與中國的國號進行比較。

      如果花額外的篇幅去描述一些對主要論點無影響的差別,我認為可能會對讀者想直接快捷了解問題的關鍵或會造成不必要的延誤。

      刪除
  14. //美國政府絕對不會說什麼「民族認同感」或「民族自豪感」,因為那樣做很可能會增加各族裔之間的矛盾,絕對是一件自找麻煩的事。只有在中國等一些基本上是單一民族(例如中華民族)的國家,才會提「民族認同感」或「民族自豪感」,利用民族情緒來維護統治者的統治。而在美國加拿大澳洲等多民族的移民國家裡是完全行不通的。//

    If you accept my distinction between nation and race, then you would agree that this passage is problematic.

    回覆刪除
    回覆
    1. 事實上,在美加澳這些移民比較多的西方民主國家裡,反而較少使用nation或race這些字眼來描述各個族裔的移民,因為racism在這些國家裡是刑事罪,為免卻不必要的遐想,乾脆就使用族裔ethnicity來描述來自不同國家不同民族或族裔的移民而較少nation或race。
      請看:
      http://en.wikipedia.org/wiki/Ethnic_origins_of_people_in_Canada

      我是按照西方民主國家對移民描述的習慣,以民族或族裔來作為一個統稱去描述各族裔的移民。
      這在美加澳華人社會裡用民族或族裔來描述各國移民是一個普遍的用詞,如果不需要特指某國移民,較少使用nation,race就更少使用了。

      刪除
    2. Using the term "race" is more or less pointless in Canada because the construction of "race" is hard to determine in the first place. The blacks in Americas are the slaves brought from West Africa, but many recent Black people move to Canada are from East African. Both of these communities are black, but they have different lifestyle and appearence, different historical backgound and therefore different social needs. "Races" does not work under these circumstence.

      刪除
  15. I wonder how people would end up with if they have gone through the classes like the above clips in their young ages.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