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8

志趣與旁騖


這個網誌的長期讀者大概已留意到,這半年來我的文章出得沒以前頻密,有時四五天才有新文章;這除了是因為我有興趣寫和自問有能力寫得好的題材越來越少,更重要的原因是我逐漸將時間撥回給哲學研究,寫雜文的時間少了,產量自然隨即降低。

我的志趣始終是在哲學研究,寫雜文只是旁騖,過去幾年,這個旁騖已佔去我太多時間。無可否認,網誌給了我不少滿足感:有讀者長期支持,有網媒轉載,文章還結集出了書,知道我的人也越來越多。然而,由於我放在哲學研究的時間少了,有兩篇論文都只寫了一半,卻一直拖著,久久未能完成。最近這幾個月我對形上學的研究興趣轉濃,想到了兩篇論文可寫,並已讀了不少參考著作和做了些筆記;加上上述未完成的兩篇,我希望能盡快寫出的哲學論文共有四篇,如果不多撥些時間在這些論文上,恐怕真是不知何年何月才會完成。

也許有人會問,既然網誌給了你不少滿足感,哲學論文的讀者應該不及網誌的讀者那麼多,為何還戀戀不捨那象牙塔裏的遊戲呢?我的回答是:是不是象牙塔也好,我不視哲學論文的寫作為遊戲;那是我的真志趣,尤其是我現在已沒有趕出論文以求升職 (或轉工) 的壓力,可以只研究自己真正關心的哲學問題,此時不努力,更待何時?我寫哲學論文不是求名 (要在英美哲學界出名談何容易) 、更非求利 (根本無利可圖) ,我也不認為研究哲學有甚麼了不起;我那「戀戀不捨」,就只因為我真正被那些哲學問題所困惑,希望能理出些頭緒來,如能解決 --- 或至少找到自己滿意的答案 --- 則更好!

其實,如果我要在網誌頻密出文章,也不難,可以用「公式寫法」,寫出一篇又一篇似異實同的文章。以下這個公式,大家可能耳熟能詳:

時事題材 X/Y/Z ... --> 中國人劣根性 A/B/C ... --> 中國人沒得救 / 低等 / 抵死 ...

這個公式我當然不會用,但要想出另一個公式,對我來說不難,非不能也,實不為也!寫雜文成為了我的旁騖,是因為我從中得到樂趣;如用公式寫法,還有甚麼樂趣可言?雖然現在寫少了,但只要這個網誌仍然能給我寫雜文的樂趣,我還是會寫下去的。

20 則留言:

  1. 應心而言,順心而行。
    能按志趣生活是幸運和幸福的,那充實感在旁騖裏不會找到。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我也覺得自己很幸運。

      刪除
  2. 回覆
    1. 先生在「神與石頭」的激辯中似心中有火。 憑記憶,先生還動用了符號邏輯,所以猜想先生有可能是在護教。

      其實神的屬性(這二字可能瀆神)是否可以人類的邏輯論辯?

      刪除
    2. 當然不是護教,我是非常討厭基督教的。如果真的「似心中有火」,那只是因為我不滿李天命的說法太霸道。

      刪除
    3. 我也不是基督徒,直至這一秒還不是。我對基督教由反感至把它放在一邊不作理會,經歷了長時間的思考過程。如現在硬要套上一個類別,就是個不可知論者。

      十五、六歲時已喜歡尼采,但也驚訝於如祈克果如此靈慧者會鐘情於基督教。

      先生對李天命先生的批評我是大致同意的。 人要保全一定的謙卑才不至目中無人。願以此和先生共勉。

      以下一篇是我放上網論説陳雲的,讓先生看看指正。其中有論及李天命先生的:

      『陳雲根是很難評價的。之所以難,因他的所知所識駁雜而無所不論。傍徵博引,辯才無礙。也正因為此,他的論述枝葉繁茂,卻不見其主幹。

      他中文駕御能力高,寫感性文章很好。兩書胡蘭成皆見陳君的功力和才情。但回到政經社論説,尤其是對照其《城邦論》,都欠清晰的前題及其舉證,及由這些前題達至其結論的對確推論過程。 這如果不是社科和邏輯訓練不足,就是粗疏和妄下結論。

      他常説他甚懂道家、老莊之學,也被稱、自稱為道長,但在他身上卻看不到道家「 上善若水」的陰柔性情,更不要説老莊「無用之用」的智慧了。

      他的論述足以鼓動年青一代的志氣和不認輸的勇毅,但當中有多少是他真心誠意相信的、並且有隨時以身殉道的大道理,就只有他自知了。

      以自身殉道,或以人身殉道,只差一字,但道德的高低卻是彰彰明甚。

      人之患,患好為人師。人必須要遠離群衆的擁戴,才能清明,才能隔絕喜被歌誦的虛榮,才不至成為外表風光、內裡戚戚的教主。

      看看陳雲根、李天命、霍韜晦,皆陶醉於教主的虛榮而失去了必須有的謙卑,縱使賺得了全世界,卻賠上了自己。不值啊。』

      相信先生也會以此為戒。

      刪除
    4. 謝謝分享和告誡。

      刪除
    5. 先生對香港基督教圈的學者溫偉耀和梁燕城有何意見。

      刪除
    6. 梁燕城不學無術。溫偉耀的東西我未看過,不清楚。

      刪除
    7. 先生有看新儒大將牟宗三的書嗎? 例如他的《智的直覺和中國哲學》。 溫偉耀寫了一本小書,叫《無限智心是谷魯》,批判牟的「無限智心」,認為基|督教的人格神對比新儒的形上天對道德的保證更簡單實在易懂。溫用了 Thomas Bayes 的Rule of Simplicity 去佐證其結論。但溫對儒家的基本道德論述━━天道下貫而為性━━是不了解的,所以其批判是粗疏的,不對應的。

      梁燕城就不消説了。我和你對他的理解全同。

      刪除
    8. 我不是教徒,也不相信任何宗教。但個人覺得世上很多東西都有比較好或比較不好之分。比較符合人性的應該是為之比較好;違反人性的相信是不好甚至是壞。
      宗教相信也是如此,有的宗教比較符合人性有的較缺乏或違反甚或是無人性。
      個人覺得每個人都會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精神世界,而每個人的精神世界皆因際遇環境和所面對的運氣或困難不同而有不同的精神需要。有人因此會需要精神上的安慰而把宗教引入自己的精神世界。相信有這類需要的人為數可能也不少。
      既然部份人他/她們需要這樣做的話,可能是禁止或阻止不到這種個人的精神需要的。
      既然無法禁止更無法杜絕,倒不如提議或建議他/她們選擇比較符合人性的精神信仰帶入自己的精神世界,總比讓缺乏人性甚或無人性的精神信仰進入精神世界要好甚至好得多。
      很多時甚至精神世界裡因為已有一個比較有人性的信仰佔據了大部份或全部空間,還可以起到抗拒那些缺乏和無人性的信仰入侵,比留有可入侵的空間更好。

      刪除
    9. 牟宗三的書我早年讀過不少,但現在已全無興趣了。

      刪除
  3. 很有興趣想知道王Sir寫的哲學論文內容以增長知識及見識,但又自知哲學水準遠未夠班去看得明白。不知王Sir可否把一些原本相當艱深的哲學論文道理以較為淺白的網誌文章形式在這裡發表,以饗讀者?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個不容易,以後有時間或會嘗試。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