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5

過癮的一天

學術演講,尤其是著名哲學家的演講,容易流於曲高和寡,對於一般大學生來說,不是過於艱深,就是枯燥乏味;今天鼎鼎大名的科學哲學家 Elliott Sober 到我校演講,卻完全不是這回事,學生聽得入神,演講後紛紛舉手提問,實屬罕見。

演講的題目是 “Did Darwin Write the Origin Backwards?” ,討論的主要是天擇(natural selection)和共同祖先(common ancestry)這兩個主題在《物種起源》一書裏的次序問題和兩者在論證上的關係。Sober 的演講技術高超,不但語音抑揚頓挫,節奏拿捏得恰到好處,並且很有幽默感,加上內容清晰,深淺適中,例子貼切,絕無冷場;單憑演講後觀眾鼓掌之長之響,就可見這場演講之精彩。

在回答觀眾的問題時, Sober 也盡顯學者應有的風範,一位生物學系的教授提出異議,Sober 耐心聆聽,然後逐一反駁;但對於生物學教授批評他在演講中有一處語焉不詳,容易引起混淆,Sober 則大方地承認了,完全沒有嘗試強辯。另外有一位顯然是神創論的學生在提問時語氣有點不友善,而且問題問得相當拙劣,Sober 也若無其事地回了,沒有令那位學生難堪。演講大約一小時,提問本來定了是三十分鐘,卻延長至一小時,可見觀眾之踴躍。以學術演講而言,這一個可說是無懈可擊;假如大學裏多一些這樣的演講,一定能提高學生的學術興趣。

演講後是晚飯時間,我們問 Sober 想吃些甚麼,他說喜歡吃中菜, Wisconsin-Madison 沒有像樣的中餐館,不知我們這裏有沒有好的;我立刻扮專家,說這區區小鎮當然沒法跟洛杉磯或三藩市相比,但過得去的中餐館倒還有一兩間。於是我和幾位同事及一些學生陪 Sober 到一間中餐館吃晚飯;這一餐,也吃得精彩。

我說精彩,不是指食物(雖然食物的確不錯),而是吃飯時的交談。我們當然少不了談些哲學和生物學的問題,我趁機問他對 Alvin Plantinga Thomas Nagel 那兩本反演化論的書有甚麼看法;他說兩本都寫得相當差,我便追問他哪一本較差,他毫不猶疑便說是 Plantinga 那本。然而,更有趣的是其他話題,例如 Sober 他在家裏自釀紅酒的經驗;我們也談到爵士樂,我相信全晚我最讓他另眼相看的,不是我談的哲學,而是我答了他一個有關爵士樂的問題:Sober 提到 John Coltrane 的唱片,說有一張他很久沒聽了,是 Coltrane 和一位爵士樂男歌手合錄的,可是,他怎也記不起那歌手的名字;他環顧全枱的人,沒有人回應,這時,我好整以暇地說:「那歌手是 Johnny Hartman。」他輕拍枱面,說:「對,是 Hartman,我怎麼會記不起呢?」

這一餐是大學付賬的,但有一個規定,就是不包酒。試問無酒怎成餐?我豪氣一起,說:「點一瓶酒,我付賬!」Sober 說紅白沒所謂,我便點了一瓶白酒,不太貴,但質素不差。一瓶白酒很快便清了(喝酒的有四人),我見 Sober 意猶未盡,向他建議再點一瓶;Sober 說好,這次由他點,他點了瓶紅酒,並示意由他付賬。我豪氣豪到底,堅持這一瓶也由我付,Sober 見我這麼有誠意,就不跟我爭了。

Sober 在哲學界地位高,著作等身(二百多篇論文,十多本書),但平易近人,那謙遜的氣度,絕不是裝出來的。請他喝酒,我請得樂意之極;跟他把酒暢談,當然也是盡興而歸。

很過癮的一天。

13 則留言:

  1. 正好恰似:

    酒逢知己千杯少 。。。。。!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只兩瓶酒,還是四個人飲,距離千杯甚遠啊!

      刪除
    2. 教授在網上找到 Prof Elliot Sober 的 lecture / seminar video
      on “Did Darwin Write the Origin Backwards?”
      可能是在別的場合錄影,經已看過兩次主要是討論 CA 和 NS,
      不知與今次的講座是否近似呢?

      刪除


    3. 若與教授討論:千杯少 和 距離千杯甚遠,何謂少!何謂遠!
      恐力有不遞都是獻醜不如藏拙矣!

      刪除
    4. //不知與今次的講座是否近似呢?//

      - 內容大同小異,但這個video中的presentation比較沒神氣。

      刪除
  2. 氣量決定成就,雖然我不知道 Elliott Sober 是誰,但從你的文章中的描述就可以知道 Elliott Sober絕非等閒人物,能遇上這樣的人,真的很幸運。


    回覆刪除
    回覆
    1. Sober 的確令我相當 impressed。

      刪除
  3. 很有興趣想知道他和那個生物學家的對答說了什麼
    這些年的科學哲學家和普通科學家一般來說好像都很有tension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他們談的是 DNA sequencing 的問題,我已記不起他們對話的具體內容。

      刪除
  4. 果然過癮- 我昨天也過了過癮的一天呢!

    dra

    回覆刪除
    回覆
    1. 正在預備, 剛完成一篇, 要回一下氣...
      DRA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