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1

《哲人對話錄》之〈神蹟〉(四之一)

與劉創馥教授合著


哲人丙:我們做了這麼多年同事,很多哲學問題都討論過了,反而很少談及宗教方面的哲學問題。你大概是考慮到我是個有神論者,而且有宗教信仰,不想在討論這些問題時傷害到我的感受,所以避而不談吧!

哲人丁:老實說,是有一點這樣的考慮,但你的哲學程度也許比我高,我絕無看輕你之意,只是不想傷感情而已。

哲人丙:這個你不用擔心,我們談談無妨,我對你的看法真的十分好奇。不如這樣,我們找一些大家都有興趣的題目來討論一下,不必集中於我的宗教或任何其他的宗教。大家不必抱有説服對方的念頭,就當是磨練思考,刺激自我反省吧!

哲人丁:其實我也一直很想知道你對宗教的看法,既然你講得這麼明白,我當然有興趣討論!

哲人丙:如果你有時間,現在就討論,如何?

哲人丁:今天正有空,可以捨命陪君子!

哲人丙:有沒有興趣討論神蹟?我想從一個較不一般的起點討論。

哲人丁:我本來對神蹟沒甚麼討論的興趣,但你既然說是一個較不一般的起點,那倒引起我的好奇了!願聞其詳。

哲人丙:我們暫且不談神蹟的可能和神蹟的證據等「標準問題」,我想討論的是,假如一件超乎常理、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一個已經有信仰的人相信那是神的作為,這有任何不合理之處嗎?

哲人丁:那麼,你是將「神蹟」定義為「神在人世所行的超乎常理、不可思議的事」了?

哲人丙:不算是個嚴謹的定義,但暫時採用也不是大問題,遲些須要修正時才斟酌吧。讓我換一個方式表達我剛才提出的問題,假如發生了一件看來是超自然、暫時沒有科學解釋的事,例如某人的末期癌症一夜痊癒;信仰者相信那是神蹟 --- 是他們的神有意達成的,這個想法有甚麼不合理的地方?

哲人丁:我有聽過類似的傳聞,聽說有些人西醫已經完全放棄,然後自己找了些甚麼神醫治療,竟然迅速痊癒。但我聽聞的都十分籠統,我自己又不認識任何人有這種經歷,你提出這個例子,是否有朋友患癌後神奇痊癒呢?

哲人丙:那倒沒有。我也只是聽過傳聞,沒有親身經歷;不過,我確實認識一位朋友患癌,醫生本來非常不樂觀,幾經治療後,雖然輾轉了一段時間,後來還是醫好了。但末期癌症一夜痊癒這麼極端的情況,我真的沒有接觸過。我只是隨便想個例子出來,討論哲學問題不用真實個案的,我們做思想實驗就可以了。

哲人丁:對,討論哲學問題的確不用真實個案,不過有一點倒值得首先討論一下。為甚麼大家都有些籠統的聽聞,卻沒有親身的經歷呢?倘若真的有人末期癌症一夜痊癒,甚至死後復活,那麼我們的確有理由視之為神蹟。但到底世上有沒有那麼神奇的事情呢?這本身就十分可疑。

哲人丙: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況且很多人都聽過類似的傳聞,不少人患癌也會訪尋神醫,不正顯示有些神奇的事例嗎?即使沒有親身的經歷,相信有這些事例也並非不合理吧?

哲人丁:很多情況下都是不合理的啊!你也定必玩過「以訛傳訛」這遊戲吧,即使大家都嘗試把一個信息盡量原封不動地傳開去,經過幾輪的傳遞,最後,原本的信息便面目全非。現在這些病癒例子,每人理解的內容和重點都可能不同,再傳開去時又難免加鹽加醋,甚至誇張作大。說不定你剛才提及的那位朋友的事,傳開去後也變成「神蹟」呢!

哲人丙:哈哈,不會吧!不過我們每個人的經驗都有限,很多事情都是透過非常間接的途徑得知,其他事情你大概不會這麼懷疑吧!你好像根本不接受有神蹟的可能,所以才懷疑那些傳聞,不是嗎?

哲人丁:的確相當懷疑,但我沒有否定神奇事情存在的可能,可是,單靠那些傳聞,太過可疑了。我們的確經常透過間接渠道獲得資訊,而我們能否合理地相信,很大程度取決於我們已有的知識和證據,要看看它們是否吻合,可能性有多高。那些所謂神蹟奇事自然有違我們認識的規律,否則也不會被稱為神蹟,那麼,單憑一些間接的傳聞,當然不足信了!你沒有聽過卡爾薩根 (Carl Sagan) 的名言嗎?「超乎尋常的聲稱需要超乎尋常的證據!」(“Extraordinary claims require extraordinary evidence.” )

哲人丙:對,假如我們是在做科學研究,當然不能隨便相信神蹟,否則遇到現存科學看似不能解釋的現象,便可以放棄追尋科學的解釋,而說那是神蹟。可是,回到我最初提出的問題,一個已經有信仰的人相信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是神的作為,是不合理嗎?他不是在做科學研究,沒有必要將觀察到的現象盡量納入自然科學的解釋;他只是將自己對世界的了解應用在觀察到的現象上,那有甚麼不妥?科學家視之為「科學暫時不能解釋」,信徒視之為「神的作為」,觀點不同而已。

哲人丁:那可要看你所謂的「不可思議的事」是甚麼意思了?

16 則留言:

  1. 哈, 黃教授自然是無神論者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奸人堅演奸人, 個花名都叫奸人, 但本身未必係奸人. --zpdrmn

      刪除
  2. 為什麼哲學討論不需要真實個案?
    沒有真實個案 就沒有真實性
    所謂的設例 限制就是在此
    設的例子不一定會發生
    那麼 就沒有那麼強的說服力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只是用例子來說明概念關係或測試讀者的直覺判斷,便不須要用實例。

      刪除
  3. 以人類所擁有的知識而言,「科學」本身就是「神蹟」。我們一時不能解釋的現象,不等於將來的科學知識不能輕易地提供解釋。例如... 把 「末期癌症」 更換為 「水痘」,又把我們的時空倒退至中古(或"遠古")時代。若有病人的水痘快速痊癒(,加上曾經禱告),在中古時代的我們,可能真的會把「現今的科學解釋」當成是個「神蹟」。回到現今的時空...如果我們把「科學」看為「神蹟」(或"其一部份"),咁...無論是中古...或遠古...或現在...便不會出現爭議。但如果我們不把「科學」看為「神蹟」,咁就(好無謂地 + 天長地久地)有排拗了。

    又例如... 人類的手腳如果被切除後自我重生,會是個「神蹟」 (?? will you??)。咁...四腳蛇的尾巴被切除後重生,算不算是個「神蹟」?

    所以...精確的「定義」很重要。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看下去便知兩位哲人對「神蹟」的理解。

      刪除
  4. >> "哲人丙: .... 假如一件超乎常理、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一個已經有信仰的人 (^^^) 相信那是神的作為,這有任何不合理之處嗎?"

    哲人丙,你偷步了... [See the place where missing step(s) could have taken place, as marked by (^^^)。It could be some more thinking /observation /research /prayers (or even a "flat-out-ignore" ??) ... ]

    Also, how could you know that the inference would always happen? i.e. How do you know that the "有信仰的人" will "相信那是神的作為" ?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哲人丙的意思不是所有有信仰的人都會相信那是神的作為,他只是設問。

      刪除
    2. 在 (^^^) 補上幾句,才能「滴水不漏」。

      (否則 "一個已經有信仰的人 ... 相信那是神的作為" 可以是歸於 「愚昧行為」。咁...「愚昧行為」合理嗎?又...不補上幾句,該設問是不能成立的。)

      刪除
  5. I'm going to write a review when all four are out.

    回覆刪除
    回覆
    1. Hope it's going to be a positive one.

      刪除
  6. 嗯嗯..示範緊一個人既價值觀點樣取決於佢所相信既知識論既一套

    回覆刪除
  7. 文章最後的兩段似乎才是「戲肉」剛剛開始,恐怕還需再看多一些才可知詳情。

    回覆刪除
  8. 暂时有点失望, 待看下文.
    先列些问题及想法. 至於涉及科學的, 有很多意見, 但无睱詳說.
    1. 為何丁把 //一件超乎常理、不可思議的事情// 変成 //神在人世所行的超乎常理、不可思議的事//? 等同吗?
    2.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 是事實陳述还是意見? 奇這裡指什麽? 奇蹟? 怪異的行為? 还是...
    3. //一個已經有信仰的人相信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是神的作為,是不合理嗎?// 是个什麽问题?
    對於某些信徒來說, 相信科學能解釋的事也是神的作為, 也不見得不合理吧(神噃!), 何況是不可思議的事呢?
    不如(先)问这个问题: 一個(現代?)人相信(不可思議的?)神,合理嗎?(That may come from, again, my impatience.)
    --zpdrmn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任何 "arguments",都要先佈下陷阱才有趣呢。

      >> "對於某些信徒來說, ..."
      我相信 哲人丙 + 哲人丁 正推至 generalization。 (想以此來設立陷阱乎? 嘻嘻... )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