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03

常識與「常識」

「常識」可以用作英文 ‘common sense’ 的翻譯,指日常生活須要應用、因而一般人都有的基本知識,例如人皆會死、食物久放會變壞、石頭不能吃、阿媽係女人。「常識」也可指受過基本教育的人應有的知識,例如我們住在一個星球上、湖和海不同、中國在亞洲、吸煙對身體有害;這個意義可以引申到專門的知識,例如科學、歷史、政治、哲學等,受過某種專門知識的基本教育,便應有那方面的常識,於是有「科學常識」、「歷史常識」、「政治常識」、「哲學常識」等用語(假如你不知道「我思故我在」是誰說的,你便是缺乏哲學常識)。

無論是哪一個意義上的常識,常識也可以是錯的。根據常識(第一義),我們肉眼直接看見的東西,與我們同一時間存在,可是,我們看見的滿天繁星,很多早已不存在;常識(第二義)也告訴我們,生物在高溫下不能存活,但事實上有些微生物可以在溫度高達攝氏 100度的環境生存。有時,常識並不一致;例如地球有南北兩極,那是常識(第二義),而常識(第一義)亦告訴我們,無論我們身處哪裏,也可以走向不同的方向,然而,當我們在北極時,無論怎樣走,都只能走向一個方向 --- 南方。

我不是在反對常識,常識雖然可能有錯,但在常識被證明為錯之前,依賴常識並無不妥,因為我們沒有更恰當的做法,只要不認為常識絕對無誤便成。

罵人缺乏常識,一般只是恥笑對方無知之極、或是連基本教育程度也沒有,不過,在政治討論裏,「缺乏常識」的意思可沒這麼簡單:它是一種民粹論述的語言,所謂「常識」,就是平民大眾的共有認識,缺乏「常識」的,就是那些不識民間疾苦的社會精英份子。例如美國共和黨無知政客佩林Sarah Palin就最愛代表常識,經常指責政敵缺乏「常識」,甚至說「我沒有學習得過多以致不顧常識」(“I haven’t learned enough to dismiss common sense”),言下之意,就是教育程度高、讀名校、愛談理論、講究品味的 elite,都是缺乏「常識」的。

在這種民粹論述的語言裏,缺乏「常識」即是脫離群眾,讀書讀得太多讀壞了腦,不切實際,唔知米貴。這種語言稍加變化,就可以用來指責讀得某類書太多的人,例如香港的左膠們,不時被人罵沒有「常識」,罵左膠者,就代表了「常識」,論述完畢順手加一句「這是常識」,就表示自己站在香港市民大眾的一邊,多方便!

16 則留言:

  1. 香港罵左膠者應與佩林之流有點不同,他們往往亦認為自己是知識精英(看陶傑寫什麼學問五階、陳雲郁啲就講東亞解放大格局,就知道了),但又自視比那些左膠高好多班;佩林應該會樂於承認讀書比民主黨人少,但香港罵左膠不會承認讀書比左膠少,只會自覺比左膠讀得更通。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是有不同,所以我才說「稍加變化」。罵左膠者可能會自認學識比左膠高,但「沒有常識」仍然是罵他們讀壞書、太天真理想化、脫離群眾和現實。

      刪除
  2. >>我們肉眼直接看見的東西,與我們同一時間存在,可是,我們看見的滿天繁星,很多早已不存在;

    挑骨頭的說:星星的光和我們同時存在,只是發出光的東西已經不存在吧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也學着挑骨頭:星星是沒有光的嘛!

      路人甲

      刪除
    2. Mark Lee,

      //挑骨頭的說:星星的光和我們同時存在,只是發出光的東西已經不存在吧了...//

      - 但我們認為自己看到的不只是星光,還有星星。

      刪除
    3. 路人甲,

      //也學着挑骨頭:星星是沒有光的嘛!//

      - 你說的是 planets 還是 stars?

      刪除
    4. 嘴炮足以推倒常識,以此类推,骨頭是挑不完的:白天星星不見了。
      维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恒星

      刪除
  3. W. Wong,

    衛生部長陳竺被問到香港限制奶粉出境會否造成中港矛盾和對內地人不公道時說,兩地是一家人,應團結一致。

    陳竺表示,近年內地奶粉的生產質量已有提高,相信當內地奶粉企業的誠信度增加及監管制度完善後,有助提升內地民眾的信心。他強調誠信體系非常重要,打擊虛假是社會每個層面的責任,他估計不需要太久就可以解決問題,這是常識。

    何許人博士

    回覆刪除
    回覆
    1. 離題一下。

      「當內地奶粉企業的誠信度增加及監管制度完善後,有助提升內地民眾的信心。」

      他究竟在說甚麼呢?較有信心後較有信心?

      我其實懷疑他並非故意,而是他自己也被中共國的中文薰陶得連自己正在說甚麼也不知道……

      刪除
    2. 他是不想說內地的企業「缺德」。

      刪除
  4. 佩林的後台老闆可能與小布殊的後台老闆都同是切尼所代表的跨國石油壟斷財團,他們需要的是一個無知兼且無德無能的幕前小醜,這樣就方便他們在幕後操縱這個「總統」去為石油財團獲取最大利益,但就害死美國和全球經濟。

    回覆刪除
  5. 我的看法是這樣:

    以前的人較少工餘休閒時間, 教育程度也不高, 只有具備特定條件的人才有能力上增進智識.
    現代智識爆炸, 舊時的專門智識如今已變得平民化, 在"智識海"中被認為比較多人懂得, 乃至大多數人都懂得的, 便是常識.
    但由於這些智識已被納入"常識"之域, 若干錯解(可以是無意誤解, 故意歪曲等)在所難免.
    也有一些"常識"隨着智識的繼續深入研究也會被推翻/變得不合時宜.
    在民眾中推廣這些新智識往往帶來反彈, 這些新智識也許可以, 也許不可以(在短期內)推翻已有"常識".
    當然, "常識"之中最麻煩的是(文少常說的)難以被驗證的科目.
    當不同的"常識"與意識形態甚至與利益連繫上, 其中的鬥爭當然會拉扯到主流的群眾, 尤其是在現今社會.
    事實上, 不少人, 甚至大多數人都沒有與趣或沒有能力去花時間與精神驗證被告知的智識, 不過人云亦云, 或選擇性認同而已.

    回覆刪除
    回覆
    1. 蝮,
      //當然, "常識"之中最麻煩的是(文少常說的)難以被驗證的科目.//
      In that sense, I have to say I don't have much "常識." Or I always question or I am on guard. To be safe, I will look and see if there are exceptions to //石頭不能吃、阿媽係女人。// Haha. --zpdrmn

      刪除
    2. zpdrmn,

      我相信人總是有需依靠常識的時候.
      只要知道自己所相信的常識不是永遠正確, 抱持有懷疑的心便可了.

      刪除
    3. Sure. That reminds me about racial profiling. The police or other authorities can say it is 依靠常識的時候. I don't like racial profiling but I am not completely against it. If we use it, how can we guard against abuses?
      I take the discussion into another direction. Forget about it. --zpdrmn

      刪除
    4. //I take the discussion into another direction.//

      我在這裏的留言經常都會這樣.
      如果王Sir不介意, 倒也無大問題.(笑)

      關於racial profiling, 我認為:
      1. 依靠常識做決定的時候會否影響他人, 或會有多少影響.
      如果與他人無關的, 就是因而下錯決定時也無多大所謂.
      而racial profiling作為執法機關採用的手法, 當然影響甚巨.
      2. 當有如此大影響的時侯, 就是小心驗證"常識", 認為某一族類有較大可能會對社會構成威脅這"常識"是基於數據, 還是只是感覺?
      數據又有多充份?
      與之相反的例證又是否只是過別"例外"?
      3. 當掌握了數據, 就到了權衡的階段, 到底應否為了防範這些數據顯示出來的這些威脅而採取這種手段.
      當然這裏有很大的政治操作空間, 那是另一回事.
      但如果沒有數據分析支持而採取影響重大的措施嘛...這難以成理(雖然經常會發生這種情況), 可以是盲動, 可以是民粹, 也可以是...
      較高明的"手法", 是選擇"合用的"數據去支持政策.
      但如今這年代, 很多時候就是不用這手法也無所謂, 只要有傳媒配合便可.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