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11

如何破壞「佔領中環」

戴耀廷教授提出的「佔領中環」行動,似乎以由最初的書生紙上談兵,發展到漸有眉目,甚至已聚起了勢頭。計劃是否會成事,成事後的結果會是怎樣,現在沒有人可以肯定;然而,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有些論述或做法會對「佔領中環」計劃有一定程度的破壞作用,例如:

1. 未戰先敗論 --- 大潑冷水,指計劃戇居,不會有足夠人數或持久力,注定失敗,而且事先張揚,未成事便會給中共和港府逐一擊破云云。

2. 貼矮化標籤 --- 替計劃貼上「屬於中產」的標籤,批評策動者不能代表主流,而只是一群自以為事、孤芳自賞的所謂社會精英,因不甘寂寞而想出不切實際的計劃,以圖能佔領道德光環。

3. 提高成功門檻 --- 指計劃就算成事,有一萬人佔領中環,但假如爭取不到在 2017年有真正的雙普選,便算失敗。提高成功門檻,敗數當然隨之提高了。

4. 一味靠嚇 --- 危言聳聽,指佔領中環之日,很可能就是中環變成天安門之時,中共出動解放軍鎮壓,寧願和香港一拍兩散。佔領中環就是和中共鬥大,香港人輸不起的。

5. 陰謀論 --- 指「佔領中環」計劃是受人利用,其實是中共故意引蛇出洞,令爭取民主和普選的各方勢力自暴身份,並給他們有一個大打出手的機會,互相虛耗,中共便坐享其成。

6. 另起(假)爐灶 --- 擺明不會參與「佔領中環」行動,並呼籲其他人也不要參如,然後提出一個更「可行」、更符合「常識」和「現實政治」的做法;不過,是否真的會付諸實行,便天曉得了。

說到這裏,我幾乎想提出一個陰謀論:假如任何人士的論述或做法包括以上六點的一半或以上者,他們很可能根本就無心為香港爭取民主和雙普選,可能甚至是中共的棋子。

然陰謀論非我所好也。陳婉容在最近的一篇文章裏有兩句說話深得我心:「自由民主若是共同幸福,爭取的過程也定當是共業。」練乙錚早兩天在商台的節目裏說,佔領中環只是爭取普選的其中一個環節,大家不可以因為一次事件成敗,決定了志氣;這也說得很對。就算你不認同「佔領中環」這計劃,也不必予以破壞;我只想在這裏呼籲真正關心香港民主進程的人士,給「佔領中環」計劃一個機會吧!

15 則留言:

  1. Wong Sir,
    完全同意, 你有否看過《香港核心價值論》?

    回覆刪除
  2. 「鍵盤戰神」和他的衛兵覺得所有人要依他們那一套才成,其他方法都是「左膠」所為。

    「戰神」雖然在網上非常勇武,但是他似乎係 "too much to lose"。所謂「精人出口,笨人出手」,被警察拉甚至被告的事還是留待「真心膠」去做吧!

    相反,戴耀廷教授早已勸說年輕人不要輕易參與今次佔領,因為有承擔罪責的風險。佔領就由「大人」去做,為的是讓下一代能夠在一個公平公義的制度裡面成長。

    回覆刪除
    回覆
    1. 所謂又要威,又要戴頭盔。

      刪除
  3. 公民抗命向中共爭取普選, 為何要佔領中環, 不佔領西環?

    回覆刪除
    回覆
    1. 試答如下:
      中環乃經濟金融重地, 即使一時之癱瘓, 影響已非常深遠. 萬人匯集西環, 即使經年累月, 曠日持久, 影響相對輕微.

      刪除
  4. 對佔領的方向和步驟提出合理批評,也是有益之事。綜觀網上言論,其實好多人希望佔領中環成功,但對佔領中環的方向和步驟,例如為何需要「七步曲」,需要先研討,再試演等等令人疑惑。他們的擔憂不無道理。一個社會運動若果失敗了,對帶給香港人很大的失望,失望之後會變得更犬儒。之前反國教太快撤退,結果只能夠得到一個半成功的效果,之後大半年社運都顯得沉寂。很多人怕看到另一次失望。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佔領的方向和步驟提出合理批評,也是有益之事。//

      - 當然,我說的是那些來者不善、大刀闊斧式的批評。

      刪除
  5. 我認為與其「佔領中環」,倒不如數百人密赴北京,閃電式和平「佔領天安門」,再與香港的公投運動進行互動。

    回覆刪除
  6. 全人類都希望得到的相信是民主和自由而不是獨裁與專制,所以任何為實現這一目的所作的努力都應該得到支持或尊重,破壞爭取民主與自由的行為肯定就是有意或無意地幫助了獨裁者。

    回覆刪除
  7. 雖然戴耀廷強調,「佔領中環」只是為泛民製造對等談判條件,但建制派中,卻有人視之為顏色革命,戴耀廷對此毫不猶豫地否認︰「這個肯定不是顏色革命,因為我沒有想過說任何話要結束一黨專政,我完全尊重共產黨的領導地位,甚至我沒有說過梁振英下台,我們的目標很單一,是要普選這個制度。」

    他強調「佔領中環」並非顏色革命,他無意挑戰中央在任命特首上的權力,甚至提出,若普選產生的特首未符中央要求,會尊重中央行使否決權不作任命。

    http://hk.news.yahoo.com/%E6%88%B4%E8%80%80%E5%BB%B7-%E4%BD%94%E9%A0%98%E4%B8%AD%E7%92%B0-%E9%9D%9E%E9%A1%8F%E8%89%B2%E9%9D%A9%E5%91%BD-220627942.html

    回覆刪除
  8. 不知黃教授怎麼看這篇?


    C觀點 - 施永青
    佔領中環的理想與現實
    (2013年03月18日)

    【am730專欄】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提出的佔領中環運動,近日成了傳媒上熱切討論的議題。有人問我會否參加;我說,我只能認同他們其中一部分理想,卻懷疑他們達至目標的可能性,更不贊成他們所採取的手法,所以我不會參加。
    我年輕的時候就嚮往民主,積極參與了香港的爭取民主運動。當時我們只是小眾,而傳媒又多是建制派;他們全力配合殖民地政府把我們邊緣化,令我們的運動在社會上無聲無息。
    當時,社會上一些對知識分子有影響力的報紙,包括《明報》與《信報》,都與我們唱對台戲,認為香港有自由已不錯,不一定要民主,更不值得為此而犧牲香港的繁榮安定。我們曾努力想喚醒香港人不要相信這套「鬼話」,但一點也不成功。最後,我只能接受現實;這是香港人當時的選擇,我沒有權把小眾的理想強加在他們身上。
    中英聯合聲明草簽之後,港英政府自知沒法維持在港的殖民統治,不再壓制香港的民主運動;而基本法亦賦予香港爭取民主的合法性,令香港民主運動可公開地大規模地進行,並迅速佔領了道德高位。
    然而,經過二十多年的努力,香港的民主運動沒法取得多大的成果。民主派認為這是北京阻撓的結果。這個觀察沒有錯,中央政府心目中的民主模式的確與民主派的一套不一樣。但民主派並不著意去研究如何減少北京的阻力,他們認為民主的原則是不可退讓的,如果妥協,就會變成假民主。結果這些年來,民主派只有鬥爭,卻沒有鬥爭成果。
    其實,全世界的民主政制都是演變出來的,不是一步到位的;英國就至今仍保留著有貴族特權的上議院。法國透過大革命一次過改得徹底一些,但人民付出了極沉重的代價。即使這樣,法國的民主也不是一次到位,先後搞了五次共和,現時在野派還在努力搞第六次共和,可見世上並不存在著一套如香港民主派所主張的終極方案。
    或許是我年紀大了,看問題不會只看理想,不看現實。香港只是中國的一個特區,中央政府的取態,無可避免會影響特區的政制發展。但香港民主派卻把與中央商討香港民主進度定性為出賣民主,結果雙方各走極端。
    我經常回內地工作,除了做生意之外,還有做農村工作,對內地的情況有一定的了解。內地雖存在不少問題,但亦有不少改善,中共在中國的統治地位,並不如某些論者所說,會快將崩潰。香港的民主派不把中共視作一個談判對手是不切實際的。
    中共的實力與地位,使香港的商界與相當一部分務實的市民,沒法贊成民主派那套不成功便成仁的策略。商界與保守派不覺得癱瘓中環三幾天就足以逼使中共讓步。佔領中環象徵著民主派已打算使用不法的手段,不惜犧牲香港人正常的生活,以達至自己的終極方案。民主派在行動前,應考慮這是否符合大多數香港人的意願,否則就可能弄巧反拙。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146785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他的立場模稜兩可,很難評論。

      刪除
  9. 王教授您好!

    我是上書局編輯芷寧。上書局打算七月出版一本討論佔中的書籍,盼收錄部份曾刊於主場的文章,包括你的一篇作品,希望你能授權刊登。如蒙答允,隨後將與您確認授權細節。時間較急,盼於明日或前收到回覆。有問題請隨時找我。謝謝!

    希望收錄的文章:
    3月1 2 日的「如何破壞「佔領中環」
    http://thehousenews.com/politics/%E5%A6%82%E4%BD%95%E7%A0%B4%E5%A3%9E-%E4%BD%94%E9%A0%98%E4%B8%AD%E7%92%B0/

    吳芷寧
    上書局編輯
    ngtszning@mguru.biz
    2/F, Union Industrial Building, 115 Wai Yip Street, Kwun Tong, Kowloon
    D 2512 1002 M 6259 1604

    回覆刪除
  10. just to say hi Priscilla Ng. Loog time no see, good job.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