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25

阿爺思維

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早兩天在一個公開場合斬釘截鐵說「不能接受與中央對抗的人擔任(香港特區)行政長官」,這當然不是他個人之見,而是代中央傳話。喬主委雖然沒有清楚說明怎樣才算是與中央對抗,但舉了何俊仁為例子,批評他以共產黨為對手、有推翻中共政權之意,明顯是與中央對抗。然而,喬曉陽說的「與中央對抗」,又豈只限於反共、與中央為敵?

根據《蘋果日報》的報道,喬曉陽亦稱留意到余若薇曾撰文談國慶,有貶低國慶之意,並指余若薇這樣的反對派假若當了特首,將會缺席所有國慶活動;言下之意,是缺席國慶活動也算是「與中央對抗」了!

喬大人說這些話時表現了的,可稱之為「阿爺思維」,對阿爺來說,不聽話即是搞對抗。一國兩制,也不能無大無細;高度自治,不等如任你話事。中央是阿爺,特首是孫子,孫子要聽阿爺話,阿爺才會放心,君不見三任特首 --- 懵董、貪曾、狼英 --- 完全是聽命於中央,假如給你們香港人來個真普選,隨時會選出一個「與中央對抗」的特首,把香港弄得一路「亂」下去,那真是乖乖不得了。

因此,喬曉陽強硬表明「不與中央對抗」是「普選」特首的底線,而這底線一畫,香港人就別再妄想中央會在 2017年給香港來個真普選了。

無獨有偶,在同一場合,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也表現了他的阿爺思維。他提及香港的遊行集會,先問為何有那麼多的遊行,此一問,香港人聽來會覺得甚笨 --- 遊行可不是吃飽飯沒事做呀!有不滿才出來遊行抗議,越多不滿就越多遊行,還用問為甚麼?不過,以阿爺的想法,遊行、集會、示威通通都是不聽話的行為,要防微杜漸,以防一發不可收拾,像香港這麼多遊行,就是「亂」了。

張主任接著的一問更妙:「香港真的那麼自由?」彷彿香港人的遊行自由令他感到難以置信,彷彿這種自由是不應該的,是自由得過了份。阿爺愛管人,最好人人都像乖孩子成龍,相信中國人(當然包括香港人)是要管的,自甘受管,那麼阿爺就好辦事了。香港人享有的遊行自由是「亂」的根源,要是中國人民也有這種自由,阿爺的地位恐怕就不保了,你說阿爺怎能不覺得這種自由是過份的?

60 則留言:

  1. 「阿爺思維」相信是中國幾千年來的皇帝(利益集團)獨裁社會所形成的「華夏文化」中的一部份。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啊。

    回覆刪除
  2. 《鄧小平時代》 ,看鄧怎避免與毛「對抗」,可能有啟發。

    回覆刪除
  3. 鍾祖康話: 漢語學習影響正常思考邏輯。 阿爺思維就是好例子。

    英奇

    回覆刪除
  4. Dr. Wong,

    Watch out.

    you are not Chinese nor Hong Kong man any more.

    Be your American dog.

    shut up la.

    回覆刪除
    回覆
    1. a well proof of 「小農DNA」or Chinese「民族性」?

      刪除
    2. 真惹笑﹐一個人的個人言論竟能反映一族的民族性
      請問你的反駁又反映著中國人的甚麼民族性﹖

      刪除
    3. 又﹐上面言論反映出該人不清楚基本法和中國國籍法
      我不知哲人王有否美籍﹐在美教書不一定必須擁有美籍吧﹖
      不過﹐即使假定哲人王擁有美國綠卡﹐他若以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回港﹐而回港後不到入境處申請放棄中國籍
      根據基本法和中國國籍法﹐他在港仍被視作中國公民和香港永久居民(HKPR)。

      因為根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的幾個問題的解釋》第四項﹕
      「在外國有居留權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中國公民,可使用外國政府簽發的有關證件去其他國家或地區旅行,但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地區不得因持有上述證件而享有外國領事保護的權利。」

      另外﹐即使哲人王放棄中國籍﹐他仍可是HKPR﹐正如香港很多HKPR不是中國公民一樣。因為中國公民身份和HKPR是分開的﹐只是HKPR沒有完整的中國公民權。

      當然﹐如哲人王真的擁有美籍﹐回港後又不申請中國籍﹐我沒研究過美國法律﹐也不知美國怎樣處理雙重國籍問題。
      不過有一點是肯定的﹐一個人籍第二個國家而又不放棄原有國籍﹐此人的政治人格便很有問題﹐因為這樣做等同他入籍時的宣誓效忠﹐是在發假誓。

      刪除
    4. //you are not Chinese nor Hong Kong man any more.//
      //又﹐上面言論反映出該人不清楚基本法和中國國籍法//

      是否凡是Chinese都一定是中國國籍?

      刪除
    5. //真惹笑﹐一個人的個人言論竟能反映一族的民族性//

      一個人的言論未必能反映該族人的特性,但不等於該族人的特性不會反映在該族一些人的身上(當然不是,也不可能是每一個人,任何事情都不會有100%)。

      //請問你的反駁又反映著中國人的甚麼民族性﹖//

      甚麼民族性﹖有「阿爺思維 」。中國有句俗話「有其父必有其子」,說法雖然有些言過其實,但這種「阿爺思維 」在其相當部份甚至很大一部份子孫中因受其族群文化--華夏文化的影響,也有或容易接受如此思維:
      是否某個人的說話就是法律?
      評論某個人的說話就是「 American dog」?
      若照此邏輯,說此話的那個匿名者又是什麼dog?莫非是喬老爺養的dog?


      刪除
    6. //是否凡是Chinese都一定是中國國籍?//

      我是從上文下理來看﹐因而得出此句Chinese是指中國公民
      因為原句是you are not Chinese nor Hong Kong man﹐後面那個Hong Kong man明顯是指香港永久居民﹐是故﹐前面應是指中國公民之意。
      如果這句Chinese是指華人的話﹐則哲人王是否入籍美國都不會影響他的血統﹐這句說話便解不通。

      //不等於該族人的特性不會反映在該族一些人的身上//
      又loop回N年前跟你談的問題﹐所謂某族人的特性只是一個sterotype。
      我不是說要100%﹐而是大部份說法連一些基本的統計數據也沒有。
      我們不要老說中國人的所謂民族性﹐有些人說德國人紀律性強﹐其實有何簡單的統計數據﹖說到底﹐那只是一個印象(impression)。

      //甚麼民族性﹖有「阿爺思維 」。//
      你理解出了問題﹐我是問那位反駁者(即談中國人民族性)的言論﹐又反映中國人甚麼的民族性﹖
      請看原話﹕﹕「請問你的反駁又反映著中國人的甚麼民族性﹖」

      刪除
    7. //請問你的反駁又反映著中國人的甚麼民族性﹖//
      //甚麼民族性﹖有「阿爺思維 」。//
      我嘅意思其實係好明顯,就係“有「阿爺思維 」”呢種民族性,不過唔洗又捉字蝨嘅,“有”唔等於100%嘅人有,//但這種「阿爺思維 」在其相當部份甚至很大一部份子孫中因受其族群文化--華夏文化的影響,也有或容易接受如此思維:....//。

      刪除
    8. //如果這句Chinese是指華人的話﹐則哲人王是否入籍美國都不會影響他的血統﹐這句說話便解不通。//

      其實嗰個匿名者唔止「這句說話便解不通」,仲有佢竟然可以得出//Be your American dog.//呢個結論亦都係狗屁不通,因為如果佢嘅邏輯係通嘅話,咁佢咪即係“喬老爺養嘅一只dog”?

      刪除
    9. 兩位兄台,如有時閒,不如討論或探究阿爺思維的盲點?

      刪除
    10. I have to point out that the lives of many American dogs (literally, dogs) are better than a lot of people, including Americans and Chinese. --zpdrmn

      刪除
    11. //我嘅意思其實係好明顯,就係“有「阿爺思維 」”呢種民族性,不過唔洗又捉字蝨嘅,“有”唔等於100%嘅人有//
      問題重點從來是以下幾個﹕
      (1)以甚麼方法斷定某族人有否某種民族性﹖
      (2)不是100%有﹐即是幾多個%﹖
      (3)你口中的「相當部份甚至很大一部份」有否做過統計﹐數據在哪﹖統計方法是甚麼﹖

      //其實嗰個匿名者唔止「這句說話便解不通」//
      我只是指出一個事實﹕
      一個港人擁有外國籍﹐並不意味著他立即喪失中國籍。
      我沒興趣討論移民外國是否等同去外國做狗﹐你喜歡談﹐請便。

      刪除
    12. zpdrmn:
      哈哈﹐寧為富家犬﹐莫當窮人子嘛﹖
      不過我可以肯定﹐在地球任何地方做雞﹐大多數下場都是死無全屍。是故﹐當年動物農莊的拿破崙說﹕
      「所有動物生來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查實是一個真理。(爆)

      刪除
    13. //(1)以甚麼方法斷定某族人有否某種民族性﹖//

      好簡單,「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中國特色普選」「阿爺思維」....呢啲就係明顯有中華民族特性(民族性)嘅文化啦...

      //(2)不是100%有﹐即是幾多個%﹖//
      //(3)你口中的「相當部份甚至很大一部份」有否做過統計﹐數據在哪﹖統計方法是甚麼﹖//

      如果你承認上面講嘅「中國特色乜乜物物」係屬於有中華民族特性(民族性)嘅文化嘅話,你再問「幾多個%」和「數據在哪」就即係等於你承認某人係屬於「光頭佬」但你又要問有幾多條頭髮先至算係「光頭佬」一樣咁無稽。

      //其實嗰個匿名者唔止「這句說話便解不通」//
      你又唔係嗰個匿名者,我又唔係話你,但如果「你喜歡談﹐請便」。

      刪除
    14. 搞笑﹐有兜友整夠嘢﹐前面加句中國特色﹐就必定含有中華民族特性﹖
      日本仔自己整到半桶水的拉麵﹐改個名做中華拉麵﹐又係有中華民族特性的文化﹖
      鬼佬整堆爛食過鬼的垃圾食物﹐然後聲稱係中國菜﹐叫做dim sum﹐唔通又算有中華民族特性的文化﹖
      仲有﹐N年前論點被逼翻叮﹐所謂中華民族下面有56個族﹐漢人現代行一夫一妻制﹐摩梭族行走婚制﹐邊個先算代表“含有中華民族特性的文化”﹖

      //如果你承認上面講嘅「中國特色乜乜物物」係屬於有中華民族特性(民族性)嘅文化嘅話,你再問「幾多個%」和「數據在哪」就即係等於你承認某人係屬於「光頭佬」但你又要問有幾多條頭髮先至算係「光頭佬」一樣咁無稽。//
      傻的嗎﹖
      (1)問題的所有前提﹐是你有責任講解你口中「中國特色乜乜物物」憑乜能代表中華民族的文化特性﹖
      (2)在這之前則有一個更重大的課題﹐甚麼叫中華民族﹖如果漢族因佔全國人口百分比大﹐而將所有漢族特性統統入中華民族的數﹐呢個大漢沙文主義
      (3)「幾多個%」和「數據在哪」﹐本身就係用來判別某種行為能否代表中華民族文化特性的理據嘛﹖
      我才不像你這樣﹐先隨口9up話某種行為代表中華民族文化特性。
      (4)你一直沾沾自喜的光頭佬論﹐本來就是有夠啟智的。
      唔先搞清一個人有幾多條頭髮先至算係「光頭佬」﹐唔通你成頭頭髮﹐我叫你光頭呀﹖
      唔通你只係地中海﹐我又叫你光頭呀﹖

      //你又唔係嗰個匿名者,我又唔係話你,但如果「你喜歡談﹐請便」。//
      又犯傻﹐我又話你話我嘛﹖
      我回應他﹐你走過來搭嘴﹐我解釋我回他甚麼﹐又有乜問題﹖

      刪除
    15. 呢個世界乜嘢都會有真有假架啦,有假貨存在就能夠否定無真貨存在嘅咩?

      你中意去數頭發你咪去數下%囉...

      刪除
    16. 9唔答八﹐我問你點判別一件貨係咪真貨呀嘛﹖
      驗真鈔﹐都有防偽特徵啦﹖

      btw﹐你個人真係好笑
      精子數都有科學家走去數啦﹖頭髮點會無人數﹖
      否則點會有些報告跑出來﹐統計一下唔同人種的頭髮數量有多少﹖
      是故﹐經過統計後﹐話白人平均有10-12萬條頭髮﹐由於有量化數據﹐這份報告是相對具有說服力的。
      你純粹靠吹話某某族有某某特性﹐則只不過係sterotype﹐毫無說服力。

      刪除
    17. 文少,
      你喺砌人生豬肉之前唔該你睇清楚你自己上一文係點問嘅先:
      你問:
      //搞笑﹐有兜友整夠嘢﹐前面加句中國特色﹐就必定含有中華民族特性?//

      咁你即係明顯喺度質疑有人(有兜友)造假啦,係咪先?

      咁我答你:「呢個世界乜嘢都會有真有假架啦,有假貨存在就能夠否定無真貨存在嘅咩?」咁又點9唔答8呀?

      你上一文有「我問你點判別一件貨係咪真貨呀嘛﹖」咩?
      你自己已經講曬果啲造假方法出來啦..咩「日本仔自己整到半桶水的拉麵」,又咩「鬼佬整堆爛食過鬼的垃圾食物」,如果你蠢到咁都唔識分嘅話,咁我都醫你唔到咯..

      仲有,我都話咗啦,「你中意去數頭發你咪去數下%囉...」,冇人唔畀你去數頭髮噃,你去數夠佢啦..

      刪除
    18. //傻的嗎﹖
      (1)問題的所有前提﹐是你有責任講解你口中「中國特色乜乜物物」憑乜能代表中華民族的文化特性﹖//

      唔知邊個傻喇,「中國特色乜乜物物」唔係我發明架,係中共中央發明架,而家中共中央話要有「中國特色乜乜物物」(例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解釋權在發明者,我唔想侵權,唔該你去問下中共中央「中國特色乜乜物物」憑乜能代表中華民族的文化特性啦..

      同理,「甚麼叫中華民族﹖」,又都唔係我發明呢個詞架,我唔係發明者無權替發明者解釋,你去問開就一齊問埋啦..

      刪除
    19. 文少,
      如果你係要我解釋「甚麼叫中華民族﹖」嘅話,我嘅理解係:所有中共中央認為他有權管治或應該有權管治的人都屬於中華民族(包括香港人,台灣人和海外華人),當然也包括你所講嘅56個民族,唔信你去問下中共中央吖...

      刪除
    20. 嗯﹐中華民族一詞﹐是孫中山提出的。

      刪除
  5. //君不見三任特首 --- 懵董、貪曾、狼英 --- 完全是聽命於中央//

    平心而論, 在董伯初期, 聽說某部門在香港的活動是頗為低調的.
    要不然, 當時海外的某雜誌也不需承認"香港已死"的評論是錯的.
    八萬五, 一眾"xx港"等是AY給董伯的指示嗎?
    恐怕未必.
    董伯後期, 就是另話.

    喬老闆的說法我沒意見, 只是想問一句, 究竟"真普選"是什麼?
    誰有權把那麽虛無漂渺的"標準"變成實質規定?
    我看還是交給法院決定好了, 反正香港是"法治"嘛.

    至於張老闆的講法嘛, 我看有另一可能, 未必是所謂的"AY心態"的反映.
    如果以實質的經濟數據(如傳統的GDP增長, 失業率等)來看, 香港社會的表現不差, 所以他對社會有這麼多的不滿, 感到奇怪, 尤其是出來透過各種方式表達不滿的, 很多時並非在經濟上最差情況的人.
    這種經濟與政治連結的看法也是所謂"中國必須保持經濟高速增長, 否則社會會亂"的基礎.
    這是一種令到張老闆問這問題的可能.
    至於是否, 天曉得.

    其實說到底, 喬老闆, 張老闆等大概可說是AY的權威發言人.
    但有些時候, 有些不詳的"消息人仕透露", 還不知道是真的AY的意思, 還是有些人想"借AY而壓XY".

    總之香港政治就是三個字: "亂七八糟" 吧.

    P.S. 也是"平叔的老年時代", 他訪美時對國會議員為他解說分權制度很著迷, 但他"絕不懷疑, 至少就中國而言, 分權制是一種十分低效的治國方式, 是中國應當避免的."
    這種看法大概在今天的北京領導層中還是主流意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分權制肯定會分薄一個龐大利益集團的利益,作為利益集團的負責人當然是不想大眾去分享其既得權力和利益。

      獨權制對於龐大利益集團當然好處很多,有權就自然有錢,權越大錢就越多,貪污腐敗被查處的可能性比分權制少得多,這麼大的好處又怎能失去?
      所以「是中國應當避免的」。

      中國發展的效率高除了因為當年的落後而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之外,更重要的是付出了極大的環境代價,如果發達國家也肯付出那樣大的環境代價的話,「效率」應該也不會低。當中國繼續發展,落後的差距缩少發展空間也縮小,以及民眾不願再生活在「雲霧山中」那樣的環境裡的時候,效率也會低下來。

      中國人不習慣「家醜外揚」這種西方國家的做法,儘管十幾億人的社會肯定難免有不少矛盾和紛爭,但表面上一定要表現出「和諧」,這當然也是需要民眾去為此而付出代價--有冤無路訴。
      這可能就是為什麼中國民間千百年來從未放棄對出現有「包青天」個人的幻想而西方民主分權制國家的民眾則似乎並不需要寄望出現一個「包青天」的個人,而只需要一個法治的制度。


      刪除
    2. //至於張老闆的講法嘛, 我看有另一可能, 未必是所謂的"AY心態"的反映.
      如果以實質的經濟數據(如傳統的GDP增長, 失業率等)來看, 香港社會的表現不差, 所以他對社會有這麼多的不滿, 感到奇怪。//

      哈哈﹐還好﹐哲人王好像沒讀過馬哲(爆)
      至於你說的那套嘛﹐不就是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上層建築反作用於經濟基礎嘛﹖
      這不正來自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基本原理哦﹐你說這還不是阿爺心態﹖
      我明我明﹐不是哲人王口中的阿爺心態(爆)

      刪除
    3. 文少,

      我故意不點破, 倒還是給你捅了出來.
      張老闆有這個心態, 也頗有可能.

      刪除
    4. 神洲,

      1. //分權制肯定會分薄一個龐大利益集團的利益,作為利益集團的負責人當然是不想大眾去分享其既得權力和利益。//
      這有可能, 只可惜我沒權, 也不大認識有權的人, 不能證實是否有這種心態.

      2. 後發優勢與破壞式發展大概是對經濟發展有利, 但我想文中的低效, 我想是行政效率.
      觀乎有些國家府院爭吵至影響施政的情況, 與這兩點無大關係.

      3. 我不認同把這事與所謂的"民族性"拉上關係.
      事實上, 人人都有些事不想外揚.
      很多政府都會把一些醜聞列為機密, 加以隱瞞, 並以洩密罪禁止或威嚇那些揭露或意圖揭穿的人.
      而很多地方都有保護新聞自由的法例, 但這些法例有用還是只是空文在於人們對這新聞自由的精神有多尊重而已.
      說到底, 執行"法治"的, 還不是人.
      平心而論, 雖然內地對記者, 媒體在今日也還是有很多規限, 但如果長線來看改革開放以後幾十年, 就知道就是在禮制內的傳媒也已經比以前有更大的力量去報導社會中的陰暗面.
      始終在如今這年代, 要經濟, 社會繼續開放而對言論保持全面控制, 就算不是徒然, 也是事倍功半.

      刪除
    5. //我故意不點破, 倒還是給你捅了出來.
      張老闆有這個心態, 也頗有可能.//

      係大陸做生意﹐我都識唔少人問過呢個問題
      班友既然識得「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就肯定知咩叫「階級矛盾」啊嘛﹖

      資本主義生產關係﹐決定經濟成果的分配方式
      公司有錢賺﹐老細必然食大份﹐打工則食細份
      加幾個工會佬呀﹑泛民政客煽動一下仇富
      打工仔就會大哎經濟成果分配方式唔公平

      泛民近年瘋狂左傾﹐煽動階級矛盾﹐而家連哲人王都係fb幫手煽動仇富﹐香港經濟好有Q用咩﹖
      不過呢下又唔怪得哲人王﹐佢做得奧巴馬fan屎﹐立場本來就係仇富gala(爆)

      刪除
  6. //這當然不是他個人之見,而是代中央傳話。//
    這句很有趣
    喬曉陽是中共中央政法委副主任﹐全國人大常委
    他本身就是中央政府﹐乃至中共中央的核心成員
    喬曉陽如不是中央內部的人﹐你說他是傳話﹐我可以理解
    你說喬曉樣的講話某程度上反映中央政府乃至黨中央的意見﹐我也可以理解
    你說喬曉陽代中央傳話﹐有如你代自己傳話一樣有趣。

    回覆刪除
    回覆
    1. 喬曉陽的官位未大到是中共中央的核心成員吧。

      刪除
    2. bJ4﹐中共中央政法委簡介
      http://cpc.people.com.cn/GB/64114/64135/5994757.html

      刪除
    3. 上面那個不夠清晰﹐怕你還會拿“中共中央領導”這句做文章
      這頁比較清楚﹐寫明黨中央部門機構﹕
      http://cpc.people.com.cn/GB/64114/index.html

      刪除
    4. 個表都冇喬曉陽個名嘅?

      刪除
    5. 你講邊個表﹖
      btw﹐好似全國人大常委呢點﹐你完全無視。

      刪除
  7. //對阿爺來說,不聽話即是搞對抗。//
    這句話又很有趣﹐中間有很多問題可問
    (1)「不聽話」這行為本身﹐是否必定等於「搞對抗」﹖
    (2)請問這世上有甚麼「不聽話而又不搞對抗」的事例﹖
    (3)是否只有阿爺才會認為「不聽話即是搞對抗」﹖
    (4)你個人認為﹐你個仔不聽你的話﹐是否等同搞對抗﹖

    後續問題
    (1)如「不聽話即是搞對抗」為真﹐阿爺有此想法﹐有何問題﹖
    (2)如不是只有阿爺才會認為「不聽話即是搞對抗」﹐為何阿爺有此想法又有問題﹖

    回覆刪除
    回覆
    1. (1) 不聽話不等如搞對抗。
      (2) 想法要獨家擁有才算是有問題?!

      刪除
    2. 跟進問題
      (1) 為甚麼不聽話不等如搞對抗﹖
      (2) 我可時說想法要獨家擁有才算是有問題?
      重點從來都是﹐你在文中沒說出「不聽話等如搞對抗」這想法有何問題嘛?

      例如你說「喬曉陽亦稱留意到余若薇曾撰文談國慶,有貶低國慶之意,並指余若薇這樣的反對派假若當了特首,將會缺席所有國慶活動」
      我有很多問題
      (1)為何會「言下之意是缺席國慶活動也算是『與中央對抗』」了﹖而不是余若薇曾撰文貶低國慶﹐反映出她立場反共/反中央﹖又因她立場反共﹐所以喬曉陽預料她若做特首﹐會缺席國慶活動﹖
      (2)究竟當日余若薇撰文談國慶內容是甚麼﹖
      (3)余若薇出席過多次中聯辦春茗酒會﹐又能否反映出她立場是否反共/反中央﹖
      (4)如不能﹐余若薇參與國慶與否﹐跟她立場本身是否反共有何關係﹖

      刪除
    3. //(1) 為甚麼不聽話不等如搞對抗﹖//
      - 假如習近平要你食屎,你唔聽話,死都唔肯食,咁都算搞對抗?

      //(2) 我可時說想法要獨家擁有才算是有問題?//

      - 「如不是只有阿爺才會認為「不聽話即是搞對抗」﹐為何阿爺有此想法又有問題﹖」

      問咁多問題,你好得閒呀?

      刪除
    4. 在網上找到對抗的定義如下。
      (雙方)對立相持不下: "對抗下去,對雙方都不利。"

      刪除
    5. //假如習近平要你食屎,你唔聽話,死都唔肯食,咁都算搞對抗?//
      當然算
      只係你覺得你反抗得有道理﹐因為你覺得對方要求不合理。

      同你傾完﹐我同情地理解你想表達的話﹐你想說「愛國不等於盲從」﹐咁我只可以話你辭不達意。
      我讀得書少﹐但我細個讀書﹐不聽話(disobey)一詞本身﹐便蘊含對抗(resist)和反抗(protest)的意思﹔而「搞對抗」一詞的意思﹐既不代表那人對抗得合理或不合理。
      是故﹐不聽話必然等如搞對抗﹐但唔代表果條友唔聽話就必定唔啱。
      如果要寫出你個意思﹐你應寫成「阿爺認為任何人不盲從便有問題」

      //「如不是只有阿爺才會認為「不聽話即是搞對抗」﹐為何阿爺有此想法又有問題﹖」//
      唔該﹐我問你個問題之前係有另一個問題的﹐只係你選擇斷章取義﹕
      (1)如「不聽話即是搞對抗」為真﹐阿爺有此想法﹐有何問題﹖

      即係話﹐如「不聽話即是搞對抗」為真﹐而有呢個諗法又唔係淨係阿爺一個﹐點解淨係阿爺咁諗有問題。

      因此﹐問題又返來
      (1)你文中說的「中央不接受特首缺席國慶活動」﹐同你話「習近平要你食屎」﹐究竟有何類比性﹖
      定係你想話比我聽﹐歷任特首出席的國慶酒會﹐供應的食物查實係屎﹖嘩~~呢下真係唔講得笑。(爆)
      (2)我當習近平真係要你食屎﹐但你如果本身就係一隻食屎狗﹐習近平餵你食屎又有咩問題呢﹖

      P.S.你篇文一句說話就有咁多問題﹐我作為朋友﹐幾唔得閒都要問清問楚la(閃)

      刪除
    6. Quality Alchemist:
      我有理由相信哲人王寫這文前﹐明顯沒認真聽過喬曉陽講話﹐只是從網上找些報紙資料七拼八湊﹐然後自說自話。
      其實喬曉陽說對抗時﹐原話的定義是說得很清楚的﹕

      「其中,愛國愛港、中央信任這兩項標準,講得直白一點,就是不能接受與中央對抗的人擔任行政長官。
      為何換一個直白說法?因為說愛國愛港,他們說誰不是愛國愛港的,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是愛國愛港的。
      我現在的說法是不能是與中央對抗的人,這個面就很窄了。
      我知道,在香港不喜歡共產黨、不喜歡社會主義的人不少,這是正常的,我們也從來沒有要求都要信仰某個主義。
      我說的是對抗中央,對抗不是指批評北京,為國家好怎麼批評都允許,對內地有些事情“恨鐵不成鋼”,提些意見,哪怕激烈一些,都是愛國表現。
      對抗是互為對手,你死我活,比如,何俊仁先生2011年5月連續3天在明報發表文章,其中白紙黑字“香港民主派的對手是在北京管理整個中國的中共中央及其領導的中央政府”,何先生盡可以保留自己的觀點,問題是持這種立場的人中央能接受嗎?」
      http://www.locpg.hk/big5/shouyexinwen/201303/t20130327_7136.asp

      刪除
    7. //是故﹐不聽話必然等如搞對抗﹐但唔代表果條友唔聽話就必定唔啱。
      如果要寫出你個意思﹐你應寫成「阿爺認為任何人不盲從便有問題」//

      - 讓我講清楚一點。不聽話可以是消極的,搞對抗則必然是積極的,因此兩者不等同。習近平要你食屎,你詐聾扮病,甚至躲藏起來,避免食屎,那也是不聽話,但不是搞對抗。

      //如「不聽話即是搞對抗」為真﹐阿爺有此想法﹐有何問題﹖//

      - 你的原話是「如不是只有阿爺才會認為「不聽話即是搞對抗」﹐為何阿爺有此想法又有問題﹖」,而不是『如「不聽話即是搞對抗」為真﹐阿爺有此想法﹐有何問題﹖』。

      //即係話﹐如「不聽話即是搞對抗」為真﹐而有呢個諗法又唔係淨係阿爺一個﹐點解淨係阿爺咁諗有問題。//

      - 這裏的「而有呢個諗法又唔係淨係阿爺一個」明顯多餘,死撐也。

      刪除
    8. //我有理由相信哲人王寫這文前﹐明顯沒認真聽過喬曉陽講話//

      - 我當然沒聽過,他講話時我不在場啊!Anyway,我寫這篇文章時,他的講話記錄仍未見報。

      刪除
    9. //不聽話可以是消極的,搞對抗則必然是積極的,因此兩者不等同。//
      做一些行動或蓄意不做一些行動﹐都可以產生對抗之效﹐點解搞對抗必然係積極的﹖
      例如﹕阿sir叫我交功課﹐我專登唔交﹐呢個行為明顯唔聽話﹐但又唔算對抗﹖

      仲有我依然唔明﹐中央認為特首有責任出席國慶酒會﹐同要你食屎可以相題並論嘛﹖
      兩者全無可比性﹐點解你成日用習近平要你食屎做比喻﹖

      //如「不聽話即是搞對抗」為真﹐阿爺有此想法﹐有何問題﹖//

      //你的原話是「如不是只有阿爺才會認為「不聽話即是搞對抗」﹐為何阿爺有此想法又有問題﹖」//
      死撐你個頭﹐我問你兩個問題﹐呢條係(2)﹐在(1)之後的﹐(2)係(1)的後續問題。
      如果你先答(1)﹐證明「不聽話即是搞對抗」為錯﹐再答(2)就好簡單la﹖
      而你個壞習慣﹐就係見條問題對自己不利﹐你就死唔去答﹐再拎人家條後續問題﹐玩咬文嚼字。
      好似今次又係咁﹐問你(1)時死唔答﹐然後拎住條後續後問題的(2)來嘈﹐呢D叫斷章取義。

      你鍾意斷章取義﹐OK﹐因為呢個唔係重點
      究竟問題係出自「不聽話等唔等於搞對抗」﹖
      定你認為阿爺唔理班友為乜唔聽話同對抗行為﹐總之就唔接受任何唔聽話同對抗行為先﹖
      如是後者﹐你不斷嘗試證明「不聽話唔等於搞對抗」﹐根本無意思。

      //我當然沒聽過,他講話時我不在場啊!Anyway,我寫這篇文章時,他的講話記錄仍未見報。//
      所以話你急住鬧﹐為乜呢﹖劉細良催你稿咩﹖(爆)

      刪除
    10. btw﹐我第(2)條問題﹐即--如不是只有阿爺才會認為「不聽話即是搞對抗」﹐為何阿爺有此想法又有問題﹖

      本身還蘊含著一個意思﹕
      如世上所有政黨(不論執政與否)﹐面對社會內持有反對(她們執政的)聲音的人時﹐均會將他們視作一種敵對勢力﹐這種思維便非「阿爺」獨有﹐而是世上但凡政黨本來都是愛黨同伐異。
      是故﹐問題從不在該黨應否敵視異見者﹐而在於該黨處理異見者的手法﹐即該黨應否打壓異見﹐以及該黨如何打壓異見。
      如果「阿爺」的黨同伐異﹐只停留在口誅筆伐之上﹐動口不動手﹐我看不出有何問題。
      如果這也有問題﹐你出盡奶力鬧陳雲﹐你都可以叫有問題。(爆)

      刪除
    11. //例如﹕阿sir叫我交功課﹐我專登唔交﹐呢個行為明顯唔聽話﹐但又唔算對抗﹖//

      - 睇情況啦。如果你阿sir由得你唔教,冇所謂,咁你唔教功課依然係唔聽話,但就唔係搞對抗。

      //好似今次又係咁﹐問你(1)時死唔答﹐然後拎住條後續後問題的(2)來嘈﹐呢D叫斷章取義。//

      - 我死唔答(1)?你有冇搞錯?我答得你唔滿意唔等如我冇答(你自己回帶睇)。

      //你個壞習慣﹐就係見條問題對自己不利﹐你就死唔去答﹐再拎人家條後續問題﹐玩咬文嚼字。//

      - 你越嚟越低莊啦,文少。等我話你知你個壞習慣係乜啦,就喺講唔嬴人就扣人帽子。

      刪除
    12. //睇情況啦。如果你阿sir由得你唔教,冇所謂,咁你唔教功課依然係唔聽話,但就唔係搞對抗。//
      真爆炸﹐如果阿sir由得你唔教﹐當初阿sir點解叫我交功課﹖

      //我死唔答(1)?你有冇搞錯?我答得你唔滿意唔等如我冇答(你自己回帶睇)。//

      唔該﹐睇返我係問講緊邊條問題﹕
      (1)如「不聽話即是搞對抗」為真﹐阿爺有此想法﹐有何問題﹖
      我回帶十次﹐無見過你答﹐仲話我低莊扣你帽子﹖

      刪除
    13. //真爆炸﹐如果阿sir由得你唔教﹐當初阿sir點解叫我交功課﹖//

      - 你個世界唔係咁簡單呀嘛?阿sir可以好人唔計較,可以偷懶唔想改功課,可以冇記性不了了之...

      我係答咗喎,你硬係話冇我都冇法喇。

      刪除
    14. //你個世界唔係咁簡單呀嘛?阿sir可以好人唔計較,可以偷懶唔想改功課,可以冇記性不了了之//
      問題返來啦
      (1)我當初唔交一刻﹐我知唔知阿sir最終會由得我唔教先﹖
      (2)阿sir最終會由得我唔交﹐是否代表他已喪失了追究我唔交的權力﹖
      (3)即使阿sir最終會由得我唔交﹐是否代表阿sir當初叫我交功課﹐並非一道命令(order)﹖
      -------------------------------------------------
      Thus﹐我唔交功課仍屬一種抗命﹐而他仍有追究我抗命的權力﹐只是他最終行使酌情權﹐而選擇不追究而已。

      又﹐你既然話有答﹕我地重溫你第一個回答
      我最初問了六條問題﹐你答了兩題
      (1) 不聽話不等如搞對抗。
      這是回答我問的這條﹕
      『「不聽話」這行為本身﹐是否必定等於「搞對抗」﹖』

      (2) 想法要獨家擁有才算是有問題?!
      這是回答我問的這條﹕
      『如不是只有阿爺才會認為「不聽話即是搞對抗」﹐為何阿爺有此想法又有問題﹖』

      我讀得書少﹐請問哪條算作解答這條﹕『如「不聽話即是搞對抗」為真﹐阿爺有此想法﹐有何問題﹖』

      刪除
    15. 文少真係好Q煩.

      刪除
    16. 文少真係好Q煩x2

      刪除
    17. 文少真係好Q煩x3, but Wong encourages him. --zpdrmn

      刪除
    18. zpdrmn,

      Are you advising me to ignore him?

      刪除
    19. Wong,
      Nope. I ain't even suggesting, let alone advising. It's fun to watch you two bickering. I just point out that it takes two to tango. --zpdrmn

      刪除
    20. zpdrmn﹕

      不就是說一隻巴掌拍不響嘛﹖
      被你講到我地兩條麻甩佬走去跳tango
      弄得很重口味(爆)

      刪除
  8. 我細讀了喬曉陽講話的全文(http://dailynews.sina.com/bg/chn/chnpolitics/phoenixtv/20130327/17474390154.html)。雖然我不贊同他的很多觀點,但平心而論,這篇講話寫得還算平實,沒有太多官腔,似乎也未見所謂的「阿爺思維」。(與喬不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的確有明顯的「阿爺思維」,面目可憎,言語可厭。)

    喬在講話裏提到余若薇,但他好像沒有表示「缺席國慶活動也算是與中央對抗」。相關文字如下:
    「香港回歸以來,無論是中央政府還是特區政府,都是以最大的政治包容來對待香港反對派的。他們中的一些人在回歸前就專門與中央政府對着干,還說准備在回歸后被抓、坐牢,還有一些人講,他們回歸后就移民。大家已經看到,香港回歸后,沒有一個人因為反對中央政府坐牢,他們的主要代表人物也都沒有移民,相反,還有一些回歸前移民外國的,回歸后又回來了。他們繼續反對中央政府,反對特區政府,即使這樣,還有不少人當選立法會議員,獲委任為特區政府諮詢委員會的委員。但任何政治包容都有一個底線,這就是只要他們堅持與中央對抗,就不能當選為行政長官。這是最后的退無可退的底線。」
    「前不久《信報》刊登了一篇筆名畢醉酒的文章,標題是《特首寶座泛民應“送也不要”》。這篇文章很有意思,文章有一段是假設余若薇女士當選特首,接着這樣講:“我們的余特首每年十•一國慶將如何度過?一如過往特首一樣,出席官方的慶祝活動?還是跟其他泛民一起,發表反對中共一黨專政的言論?如選前者,堂堂的民主女神竟為獨裁專制的政府粉飾太平,歌功頌德,如何對得住萬千一起追求民主發展的戰友!如選后者,她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首長,受命中央,隸屬國務院,卻於國慶日跑出來反中央,那香港究竟是已回歸中國,還是變成一個政治實體?假設余若薇接受中央任命為特首,必會碰上這樣‘豬八戒照鏡,裏外不是人’的局面。”這篇文章的中心意思是要反對派不要去選特首,以此為條件換取廢除功能界別選舉。我引用這一段話,無意評判余女士的言行,但這一段話倒是實實在在講出了在“一國兩制”下與中央對抗的人當特首不符合邏輯。」

    回覆刪除
    回覆
    1. 沒所謂la﹐經哲人王的完美演繹﹐喬曉陽認為特首缺席國慶活動也算是「與中央對抗」了。

      刪除
    2. //在“一國兩制”下與中央對抗的人當特首不符合邏輯//
      Of course 不符合邏輯, 不符合阿爺的邏輯. In the first place, 喬曉陽的思維不符合民主邏輯. 喬曉陽的思維 is still 「阿爺思維」. What follows is his conclusion. No surprise.
      --zpdrmn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