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14

盲點的盲點

昨天跟同事 S 吃午飯,跟以往一樣,無論我們本來傾談得怎樣投契,只要話題一轉到政治,便會談不攏。這一次沒有甚麼激辯,然而,他見我隨著他的論點不住輕輕搖頭,我見他對我的回應報以難以置信的神色,顯示我們之間有頗大的隔閡;雖然沒有不歡而散,再轉話題之後仍能繼續暢談,但是那場關於政治的討論已屬話不投機,相當沒趣。

其實我頗喜歡 S 的為人,欣賞他樸實無華、正直不阿。我跟他亦有不少共同的興趣,例如音樂(主要是古典和爵士)和電影;哲學方面我跟他研究範圍不同,他的專長是道德哲學,對我搞的知識論無甚興趣,不過,我的道德哲學底子不錯,不必捨命也能陪君子,因此我們也談哲學,只是大多集中於道德哲學。

我初來的一兩年,幾乎每兩星期便和 S 約見,或吃午飯,或喝酒去,或聽音樂會。我的心態是初到貴境、新朋友多多無妨,尤其是談得來的;S 則是朋友不多,兼且是孤家寡人,樂於結交這個意氣縱橫(年來已收斂了)、活力充沛(現在依然如是)、且跟自己有共同興趣的新同事。

可是,我逐漸發覺 S 的政治立場是我會形容為 crazy 的。他是個保守派,但我認為他 crazy,並不在於此,而是因為他的一些具體看法;讓我舉幾個例子:他不但認為小布殊所謂先發制人(preemptive strike)攻打伊拉克是天經地義的,到後來美國在伊拉克找不到 WMDs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S 仍堅持相信伊拉克擁有 WMDs,只是早已偷偷運走收藏起來了2008 年美國總統大選時,不少人認為共和黨候選人麥凱恩(John McCain)年紀老邁,假如當了總統,卻在任期未滿時死去,便會由他的競選拍檔佩琳(Sarah Palin)頂上,珮琳無知,人所共知,那是令人擔心的可能;S 卻對我說,他認為珮琳當總統並沒有甚麼問題,勝任有餘,甚至可能勝過小布殊,我聽後真的非常震驚。昨天跟我吃午飯時,S 又有驚人之論,領取社會福利及(因收入低而)不須繳稅的人應該沒有權投票

這些我認為 crazy 的看法,S 都相信是有充分理據支持的,但他提出的所謂理據,在我看來都不過是自圓其說,完全沒有說服力。當然,S 看我的立場和論據可能亦如是,甚至也認為我 crazy

S 和我都看不到自己錯在哪裏,也許 S 在政治信念和見解上有盲點,也許有盲點的是我,也許我們兩人都有盲點。然而,跟視覺上的盲點不同,信念和見解上的盲點是沒有一定的方法可以測試出來的 --- 我們對這種盲點都可能有盲點,無法看見盲點所在。有能做的,是戒慎恐懼,在自己漸有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感覺時,尤其要驚惕,因為醉的很可能正正是自己。

41 則留言:

  1. S 又有驚人之論,說領取社會福利及(因收入低而)不須繳稅的人應該沒有權投票!

    他的專長還是道德哲學....真的令我很驚訝

    回覆刪除
    回覆
    1. 道德哲學也可以有很不同的政治見解。

      刪除
  2. //說領取社會福利及(因收入低而)不須繳稅的人應該沒有權投票!//
    S竟然是研究道德哲學,真不知道他的道德何在。美國應該是一個重視人權的社會,投票和選舉權應該是屬於人權的一部分,不知道他是否認為一個人的人權是與其收入成正比?人是否因為收入少,人權也就少,沒有收入,就沒有人權,就可以成為奴隸?那豈不是要倒退到奴隸制?
    那是什麼道德?

    回覆刪除
    回覆
    1. //投票和選舉權應該是屬於人權的一部分//

      - 這點可以有爭議。

      刪除
    2. //S 卻對我說,他認為珮琳當總統並沒有甚麼問題,勝任有餘,甚至可能勝過小布殊,....//

      「勝過小布殊」?小布殊「勝」在哪裡?
      http://www.watsoninstitute.org/
      http://www.watsoninstitute.org/news_detail.cfm?id=1746
      小布殊(背後以切尼為代表的石油財團)搞的這些巨額花費除了石油財團可能得利益之外,嚴重創傷了美國的經濟和美國的國家利益,美國至今還未能恢復過來,比拉登對美國的破壞看來還要大得多。
      S看來是被洗腦了。除非S也是石油財團的人,他因布殊-切尼的做法而受益匪淺,否則美國的經濟差對他身為不是石油財團的普通美國人到底有什麼好處?
      美國的經濟差他身為美國人也一樣會受害,但他卻還要去擁護加害者,應該是屬於被洗腦了。
      難以相信他身為有學識的人也那麼容易被洗腦,完全是處於「盲點的盲點」裡,實在可悲。

      刪除
    3. 收入(可付出的能力)和權利(可得到的回報)當然是成正比,就好似說5蚊可以買一罐可樂,十蚊就可以買兩罐咁。我亦不認為人權和其他權利會有"想當然"的劃分。奴隸制度也不見得是"想當然"的錯誤,我相信即使是現今社會,仍然是可以買到實質上的奴隸。

      道德和倫理對我來說有很大分別。這個最多只能說是有悖倫常而已。

      至於珮琳為人甚麼的,更只是相信不相信的問題,純粹個人選擇,沒有甚麼好說。

      刪除
    4. //投票和選舉權應該是屬於人權的一部分//
      - 這點可以有爭議。
      王岸然:政治參與是一種權利
      http://wongonyin.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3990628

      刪除
    5. //....我相信即使是現今社會,仍然是可以買到實質上的奴隸。//
      有存在不等於就是合理的,就如現今社會也仍然有強姦存在但相信不等於強姦就是合理的。


      刪除
    6. //收入(可付出的能力)和權利(可得到的回報)當然是成正比,就好似說5蚊可以買一罐可樂,十蚊就可以買兩罐咁。//
      商品可以買賣,但官職也是否一樣可以買賣?
      5億買個省長,10億買個政治局委員,你同意這樣的社會制度嗎?
      當然,這種現象有存在,但正如之前所說,強姦也是有存在一樣。

      刪除
    7. //至於珮琳為人甚麼的,更只是相信不相信的問題,純粹個人選擇,沒有甚麼好說。//
      如果佩林不準備參選總統,那她當然做什麼都與人無關。
      但如果她要參選總統並出來競選的話,那她的言行就變成與選民很有關係了,因為所謂「選民」者,就是有權去判斷和選擇她是否合適將來可能會成為管理自己的人。
      我相信很多選民都不會放棄自己的判斷和選擇權的,反而你自己要放棄自己的選擇和判斷權那才是你自己個人的「純粹個人選擇,沒有甚麼好說」,這句話應該是只適用於你自己,不適用於佩林,這就好比有個女人要出來選美一樣,本來她樣貌美不美絕對與人無關,但因為她要出來選美,那她就要被評選者(參與選美的「選民」)評頭品足一番甚至可能連婚姻和生活都會被媒體關注,那完全是因為她自己要出來選美所帶來的結果,那她自己才是「沒有甚麼好說」,而選民就多多嘢講咯,唔怪得人架。

      刪除
  3. 王教授: 邊看邊想起一個好人朋友: 不談中國猶可, 一提總是我O嘴收場。他對中國無條件的熱捧絕對想不到他是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他的理據不外是: 外國人亡中國之心不死、普世價值只是陰謀、中國人多故國情不同、為國家應犧牲小我、維權上訪係搞事、網上看到的不公事乃係造假誇大、獨裁政府效率比民主國家好得多…全心全意相信, 令小弟大開眼界。他讀左校, 我常笑說他的老師辛苦耕耘終有收穫。我當然会繼續勸說(已有五六年, 效果不大), 起碼讓他知道有另一種看法。

    回覆刪除
    回覆
    1. 在香港這樣的人相信不會少。

      刪除
    2. 盲目愛國者,上至學者,下至飯夫走卒,何其多也。汪精衛,后世多以其為漢奸,其本人則認為是以免生靈塗炭,以身報國,可怕嗎?

      刪除
  4. 無意中進來看了王教授的幾篇文章,欽佩無已。有幾個問題一直很困擾,看了些書也找不到滿意的解答,因此想請教王教授,不知怎樣可聯絡您,只好在此留言,如蒙撥冗回覆,不勝感激。
    1.人生有什麼意義?
    2.討論政治道德問題時,到最終似乎難免訴諸「自由本身就有內在價值」、「無故殺害無辜是錯的」等說法,但能否再追問這些說法本身的理由?若能,則又可追問該理由之理由,如此類推,無窮無盡;若不能,是否只有說這些講法其理自明?但如果訴諸其理自明,則與教徒堅稱某些教條其理自明何別?又或者,如果有人說:「『同性戀是不對的』這判斷其理自明。」,我應該如何回應?

    ps.我正正相信「自由本身就有內在價值」、「平等本身就值得追求」,但想到上面這一些,便覺虛怯。但明明我看見新聞中事,又會怒斥痛罵,如今日新聞中懷疑子弒父母之事,若假定報道為真,則我定會下「弒父之子不對」之道德判斷,但此一道德判斷追問到最後,會否又陷於上述困局?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問的第二個問題我沒時間詳答,也不懂得如何三言兩語回答,以下我只是簡要地回應你的第一個問題,希望你不介意。

      假如你追求的是一放諸四海皆準、人人適用的「人生意義」,我無法提供任何答案。然而,我會建議你將自己的生命看成是一個正在發展的故事,你的「人生意義」,就在於你如何導向和建構這個故事,以致到你離開人世時,你對這個故事的評價是正面的,認為它內容夠豐富,值得擁有,死而無憾。

      刪除
    2. 謝謝解答。王教授抽空回答第一個,已是萬分感激,深謝!

      刪除
  5. 我覺得最難「復明」之一種,是不但於個別政治議題上有既定立場,而是於每方面都有自己宏大的「全景藍圖」,由「文化道統」、「憲政道統」到東亞布局、對美國戰略……都自覺頭頭是道;若喜歡建構這種藍圖的,是一個不世天才,且長年苦心經營學問,確實可能成為影響深遠的大思想家,但若只是醉心於面書留言有幾千個LIKE、覺得「嚇得死中共」、引得起華盛頓注意,則恐怕只會成為惹人發笑的怪叔叔吧。HKL

    回覆刪除
    回覆
    1. 點止!老師仲精通陰陽道,佢一出手你地落硬地獄啦!

      刪除
  6. 有所謂「耶撚」,你的朋友S可稱之為「美撚」。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他的看法有美國特色嗎?

      刪除
  7. 我不知道投票權為甚麼對某些人來說是與生俱來的人權的一部分,如果當政府係一個資產管理公司,佢既責任係對持份者負責,咁無夾錢投資的人當然沒有參與管理的權利。並不是說我同意這個說法,但是這個說法對我來說有一定的理由支持,也遠未置於 crazy的地步。

    回覆刪除
    回覆
    1. 無份夾錢可以是社會結構有問題搞到佢地冇份夾喎,唔畀佢地參與要點先改變到個結構?等班既得利益者大發慈悲犧牲自己少部分利益去打救佢地嗎?而且咁講法係咪交稅多既人應該有多幾張票?

      刪除
    2. "社會結構令到部分人無夾錢"呢個本身就唔係一個問題丫,乜野社會都有窮人,但唔代表所有社會都因此需要改變。

      同埋我真係唔知點解"要犧牲得益者既利益去救濟窮人",在商言商,我可以捐d錢保持社會穩定,但係"劫富濟貧"本身對我而言唔見得比"合法剝削"正當同高尚。

      刪除
    3. 在動物世界,好打(打贏)就享有一切,弱肉強食是「天經地義」的....

      到了人類社會的皇帝制度,也是好打(打贏)就享有一切,即所謂「勝者為王」,每一個朝代都是「打江山,坐江山」,打贏就有錢有權,那時候人們也認為是「天經地義」的....

      但後來很多國家的人們發現皇帝及其制度並不是「天經地義」的,他們不甘心做子民為皇帝效忠,於是他們廢除了曾一度被認為是「天經地義」的皇帝制度而採用了不依據power(包括錢財權力和好打)大小的投票選舉制度....

      但由於漫長的歷史所遺留下來的依據power大小而非一視同仁的投票選舉來決定管治權這種在不少人心目中仍然存在的所謂「天經地義」的認知,所以儘管現在採用了投票選舉制度來代替用power大小去決定管治權的制度,但那些仍有「懷舊」意識的人,儘管他們自己其實也可能是屬於普通低power的所謂庶民大眾,但卻也甘心接受以往那種「天經地義」的有類似「以強凌弱」式的做法,就好似被人強姦了,還自認倒霉那樣....
      不知道哲學有否或可否分析或證明這類問題?

      刪除
    4. 不知道錢是不是可以用來衡量一切?
      例如權力幾錢一斤,道德幾錢一兩,人幾錢一個,特首這個位置又值幾多錢......等等,
      答案如果是的話,那麼選舉權與收入掛鉤就是合理的做法。

      刪除
    5. 唔同既環境就有唔同既遊戲制度,唔同既玩法就有唔同既結果,以前打交呢家講錢,無話邊個正義d邊個公平d。用時間分就有新舊,但係唔等如係先進d定落後d。

      所有野都應該可以衡量,唔係一定要用錢,不過錢係衡量價值的通用單位姐。你可以話一個官賣一個學位加十年經驗,一個老婆等於廿年感情,你識找數咪得羅。

      刪除
    6. //....以前打交呢家講錢,....//
      打交唔係講錢架,有錢唔一定好打,亦唔一定打得贏架。
      你大概有所不知喇,當年中共又窮又無錢,淨係得啲「小米加步槍」嘅「共匪」,去面對國民黨擁有坦克大砲飛機裝備精良嘅「國軍」,但點知裝備精良的國軍卻竟然唔夠又窮又無錢嘅「共匪」打!結果有錢嘅國民黨被窮鬼「共匪」搶曬啲錢,仲連「江山」都被啲窮鬼搶埋添!所以話呢,唔係有錢就得架。
      點解當年國民黨咁有錢都會搞成咁?究其原因,就係因為樣樣都以錢來衡量,買官賣官,貪污腐敗,你忍得你接受得但係又有好多人窮到唔忍得唔接受得,結果咪有所謂「揭竿起義」,去搶去打,內戰囖。
      //...無話邊個正義d邊個公平d。用時間分就有新舊,但係唔等如係先進d定落後d。//
      呢啲就係當一個社會無公平無正義無先進無落後之分和一切都以錢來衡量的時候,就會出現的結果喇。
      咁嘅「遊戲規則」唔知你又中唔中意呢?

      刪除
    7. //同埋我真係唔知點解"要犧牲得益者既利益去救濟窮人",在商言商,我可以捐d錢保持社會穩定//
      點解"要犧牲得益者既利益去救濟窮人"? One of the reasons can be like what you said (救濟窮人)"d錢保持社會穩定". How come you still said you didn't know why?
      //我不知道投票權為甚麼對某些人來說是與生俱來的人權的一部分//
      Let's say that 投票權 isn't 生俱來的人權. And we let 窮人 not have 投票權. Then, 保持社會穩定 is probably harder than the case where 窮人 have 投票權. We may need to give more money to 救濟窮人 to 保持社會穩定. 在商言商,which one do you prefer, give 窮人投票權 or not?

      刪除
    8. >乜野社會都有窮人,但唔代表所有社會都因此需要改變。
      Yes. There are crimes in every society. It doesn't indicate that the society needs to change for lower crime rate ;)

      刪除
    9. //點解"要犧牲得益者既利益去救濟窮人"? One of the reasons can be like what you said (救濟窮人)"d錢保持社會穩定". How come you still said you didn't know why?//....

      我意思係, 有錢佬可以比錢, 但唔覺得係義務, 就好似老細有權出雙糧比員工, 鼓勵士氣, 但係唔代表員工有"決定老細出唔出雙糧"既權力。

      同理, 老細都可以係公司給員工投票來決定出唔出雙糧, 但係咁樣不能推出"員工理所當然地享有投票權",更不要說無納稅的人在這個層面上連員工算不上。

      總結, 無納稅的人並不理所當然地享有投票權。

      刪除
    10. //總結, 無納稅的人並不理所當然地享有投票權。//

      你的比喻應該是混淆了兩個本質可以是很不同的實體,老細和公司是私人機構實體而政府和社會則是國家機構實體。現在說的投票選舉權是屬於一個國家和社會的制度問題,不是一間私人公司老細可以話事的問題,誰有權誰無權取決於該個國家是何種類型的國家以及其國家制度。

      如果那個國家是一個皇朝國家,是屬於某個皇帝私人的財產,皇帝喜歡怎樣做就怎樣做,那麼你的比喻可以成立。
      但如果那個國家不是屬於私人的皇朝而是一個民主制度的國家,任何人都要服從法律,沒有人能夠像皇帝那樣喜歡怎樣做就怎樣做,法律也不是某一個人制定的話,那與老細個人可以話事的性質完全不同,又怎能夠相比?
      世界上不是每個國家的民眾都有投票選舉權的,有不少國家的制度也如你所認同的那樣,有錢有勢的人才有投票選舉權而窮人是沒有的,如果你喜歡那樣的制度的話,不妨到那些國家去居住和體驗一下那些國家是不是比民主國家更好。

      刪除
    11. I am not arguing about 有錢佬義務 or what's 理所當然. I am asking 有錢佬 like you that if they want to 保持社會穩定 so that they can keep on making money?
      Nothing is 理所當然 in a society. We aren't dealing 1+1.

      刪除
    12. //總結, 無納稅的人並不理所當然地享有投票權。//

      或者可以這樣說:
      「無納稅的人並不理所當然地享有投票權」這個說法其實是愚不可及和非常多餘的,原因如下:

      投票權與納稅其實是兩樣沒有必然關係的事。

      人類社會早在幾千年前就已經有納稅這個做法,農夫種田必定要向皇帝交稅,那時根本就沒有投票權這回事。

      投票權只是在近代才出現的事,投票權出現的最大和最重要的好處是用和平的方式來取代以往用暴力方式去達到轉換政權的目的。政權轉換了就不用納稅了嗎?誰能夠保證新政權就一定會減稅或加稅?
      所以投票權其實根本與納稅是兩回沒有必然關係的事。

      提出「無納稅的人並不理所當然地享有投票權」把兩樣無關的事扯在一起可以說是邏輯混亂,這對於任何一個政權來說其實都是有害無益的,因為這個說法除了會增加社會矛盾之外根本是毫無其它用處,任何一個政權如果是聰明的話,絕不會想去增加社會矛盾來增加自己管治的困難,再加上給你有投票權又如何?說不定你會投我一票,增加自己的票源呢!

      所以,這個S身為哲學家卻竟然把兩樣不必然相關的東西扯在一起,簡直就是靠害,如果任何一個政客信其所言提出「無納稅的人並不理所當然地享有投票權」的話,那麼這個政客一定會失去相當部份票源,那無異於等於政治自殺。

      真不知道有哪個政客會愚蠢到如此地步!會去相信S的政治毒藥。
      --------------------------------

      從另外一個角度講,因為投票選舉是用來取代暴力更換政權的方法,任何一個參選人都希望得到多一些選票去當選,所以從理論上說,要多一些選票的話就必定要讓更多的人有投票權,這對任何一個參選人來說都不是壞事,何樂而不為?為什麼要拒絕選票?

      還有,各個參選人都相信自己的花言巧語可以爭取到那些沒有納稅的人的選票,如果有人提出「無納稅的人並不理所當然地享有投票權」的話,各個參選人都有可能認為不讓某些人參選可能會對自己不利或會讓對方得益而有違「公平」,所以,籍口利用無關的理由去取消一些人的投票權的所謂「無納稅的人並不理所當然地享有投票權」就變為是不公平的做法了。

      刪除
    13. 世界上不是每個國家的民眾都有投票選舉權的,有不少國家的制度也如你所認同的那樣<<<
      我看Mark不是說他"認同"
      而是他找不到理由去說明 (有錯請指正)
      有錢有勢的人才有投票選舉權,而窮人沒有的國家
      真的是"有問題"的嗎?是什麼問題?
      ie: 獨裁政權的問題是什麼? 不人道(弱肉強食)的問題是什麼? 人民/弱者受苦為什麼不行? ....這到頭來是道德觀的問題

      其實認不認同、喜不喜歡在政治話題上根本irrelevant
      對"國家"這龐然大物來說,活得下去,哪會管自己的細胞怎樣運作,
      哪會管自己的細胞喜唔喜歡自己的運作方式?


      刪除
    14. 補充一句:
      「無納稅的人並不理所當然地享有投票權」這就好比說「無頭髮的人並不理所當然地享用發菜」那樣,似乎吃發菜與頭髮有關,但其實兩者並沒有什麼關係。

      刪除
    15. //我不知道投票權為甚麼對某些人來說是與生俱來的人權的一部分,....//

      投票權人權當然都不是與生俱來的,以前皇帝時代根本就沒有什麼人權投票權,只是近代人類社會大概覺得經常用暴力內戰來實現政權轉換禍及每一個人,於是發明了以前世上沒有的用投票選舉這種和平的方法來轉換政權。
      而要實現投票選舉和平轉換政權這種新出現的文化的話,就不能夠不賦予每個人有「基本」權利的人權(包括投票權),否則就會回到以往「勝者為王」那種暴力文化而不能夠實現投票選舉和平轉換政權這種新文化。
      所以很多國家為了能夠保證到和平的政權轉換,在國家憲法裡(香港的基本法裡也有)都有訂明公民的基本權利包括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這雖然不是「與生俱來」,但如果你是在香港或美國或任何一個國家其憲法有那樣寫的話,那麼你一出世在那個國家裡,你就被那個國家的憲法賦予了「人權」。
      如果那個國家憲法裡人權內容多些,你「被」賦予的人權也多些。
      甚至有些國家當你還在娘胎裡的時候被賦予「人權」(例如不準墮胎)。
      這種人類社會的轉變是否能夠用哲學去「證明」是否合理那就要請教王Sir了。

      刪除
    16. 沒有 follow 你們的討論,恕我偷懶不加入了。

      刪除
  8. "S 和我都看不到自己錯在哪裏,也許 S 在政治信念和見解上有盲點,也許有盲點的是我,也許我們兩人都有盲點...我們對這種盲點都可能有盲點,無法看見盲點所在。惟有能做的,是戒慎恐懼,在自己漸有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感覺時,尤其要驚惕,因為醉的很可能正正是自己......"

    請問王教授, 如果根據上述說法, 世界上不就沒有universal values???
    無論某人的說法有多"合理", 我也可以不同意, 然後說有一個無法看見盲點。
    也許你"合理" 是因為你的論述技巧比較好.....沒有一個標準, 各有各說,互相尊重, 是不是john rawls "overlapping consensus"?? 但尊重又是不是一種道德標準, 為什麼我要尊重你, 會否"不尊重"才應該是universal values? (假如有universal values)
    最後: 眾人皆醉我獨醒是不是天謊夜談?? 根本沒有人是真正的醒?? 世界沒有標準, 沒有真理, 沒有正確和錯誤, 一樣是relativism, 而所有現有標準/價值只是有power, 有discourse的人construct 出來, 甚至只是歷史偶然而變成所謂"真理"
    請問王教授你有什麼看法?
    謝謝!!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根據上述說法, 世界上不就沒有universal values???//

      - 我那幾句只是表達了對自己的警惕,並沒有否定 universal values --- 就算有 universal values,我們也應時刻自我提醒,以免陷入宗教式的獨斷。

      關於 Rawls 的那些問題太複雜,恕我不答了。

      Relativism 有很多種,我不會一概抹煞,也不會一概接受。完全沒有限制的 epistemological relativism 我認為是 self-refuting的,moral relativism 我則沒那麼拒抗。這些問題也很複雜,在這裏我只能點到即止。

      刪除
  9. 投票權問題在fb說過﹐不贅了

    我反而好有興趣知道﹐「珮琳無知」怎樣「人所共知」﹖
    如果人所共知﹐是解作「凡是智人都會知道」﹐那便蘊含「知道與否﹐可用來判別那動物是智人的一個條件」這意思
    你朋友S豈不是人。

    另﹐我相信地球上有超過十億人不知珮琳是誰﹐更不要說她是否無知。
    又﹐教授你是從甚麼途徑和方法﹐得知珮琳是無知呢﹖
    如是間接資訊﹐你憑甚麼判別你所得資訊必然準確無誤﹖
    還是那句﹐不少選民其實是理性無知的﹐有關原因上次已說過﹐不贅(閃)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