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03

傅雷論郎朗

傅雷過世時郎朗仍未出生,當然不可能評論郎朗的鋼琴造詣 --- 本文的題目是騙人的;然而,今天我在《傅雷家書》(三聯書局繁體字第二次增補本)裏讀到一小段文字,論的是蕭邦音樂的演繹,真是深得我心,也讓我明白為何我不喜歡郎朗彈的蕭邦:

「今天寄你的文字中,提到蕭邦的音樂 有非人世的氣息,想必你早體會到;所以太沉著,不行;太輕靈而客觀也不行。我覺得這一點近於李白,李白儘管飄飄欲仙,卻不是特皮西 [Debussy] 那一派純粹造型與講氣氛的。」(p.83

我每次聽郎朗彈的蕭邦,都覺得沒有蕭邦的味道,好像多了一點甚麼,又好像欠了一點甚麼;依傅雷的說法,郎朗彈的蕭邦毛病在於太輕靈,太講究造型與氣氛,卻又不客觀,隨意發揮,把蕭邦的音樂弄得膚淺浮俗了。

以下他在一個音樂會現場彈的 Etude Op.10, No.3,就是這種演繹的表表者,聽得我很不耐煩:



試比較俄羅斯鋼琴家 Valentina Igoshina 的演繹,不太沉著,不太輕靈,不只是追求效果,一切恰到好處,那才是沒有人間煙火味的蕭邦音樂,感人,卻毫不「傷他悶透」(sentimental

17 則留言:

  1. 看著LL個樣,衰多二錢重。

    回覆刪除
    回覆
    1. 郎朗未算核突,內田光子先至得人驚。

      刪除
    2. 我以前都彈過內田光子醜人多百怪。
      另一個是Gidon Kremer,真係聽好過睇。

      刪除
  2. 郎郎那個樣,會不會是初初是裝出來,裝裝下自己都習慣左 ^^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看多少有點是裝出來的。

      刪除
  3. 郎朗o郎o郎Long又Long. Kidding.
    Can't watch his video till the end. --zpdrmn

    回覆刪除
    回覆
    1. 用一句文少式的說法, 這不科學.
      啷啷是可能long的, 只能大/墮.(笑)

      刪除
    2. //啷啷是可能long的//

      一不字之缺, 差之千里.

      刪除
    3. use 大/墮 may be more accurate, but then it doesn't sound fun to me anymore.
      //差之千里// 千里咁long, so it isn't 大/墮. --zpdrmn

      刪除
    4. 當然, 事實上你也一句也很有趣。
      另外, 也另我想到急口令: 西施死時四十四。

      刪除
  4. 随便发挥的也有令我难忘的演绎哦: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ylxor4zo0w
    Art tatum的chopin

    回覆刪除
  5. 聽說,他受人欣賞的,就是那種荷里活明星氣派。明星系統Star System的產物,不要求藝術氣質。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明星大多是包裝的產物。

      刪除
  6. 可以参考: 黃牧 - 鋼琴演奏的技巧問題
    http://vicsforum.blogspot.hk/2012/12/blog-post_2587.html

    回覆刪除
  7. LL的很多演奏都好像是背書(背譜)一樣,雖然也有輕重,但卻表現不出什麼感情,聽下去總是覺得生硬無味,有聽到煩之感。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