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06

「我思故我在」

即使不是讀哲學的人,也許都聽過笛卡兒(Descartes)的那句「我思故我在」,原文是拉丁文 "Cogito ergo sum",英文一般譯成 "I think, therefore I am",中文那句翻譯是文言文,白話文可譯做「我思想,因此,我存在」(不過,聽起來便沒有文言那句那麼有「哲學味」)。

這是西方哲學裏的名句,其實是一個論證 *,也是西方哲學史上最短的一個有巨大影響力的論證。有些人對這論證並不了解,卻喜歡用它來說明自己的觀點,其實是穿鑿附會,笛卡兒泉下有知,也會給氣得七竅生煙。

要知道一個人是否明白笛卡兒這一論證,可以問他一個問題:假如將論證改成「我笑故我在」(或「我吃故我在」、「我愛故我在」「我寫文故我在」、「我放屁故我在」…),是否基本上仍然是同一論證,只是用了不同的例子?

如果對方答:『是,因為「我笑」跟「我思」一樣,都蕴涵「我在」』,那他肯定不了解笛卡兒的論證。

如果對方答:『不是,因為笛卡兒執著的是思想的實在性,從而推出意識我的實在性,所以前提一定要是「我思」而不是「我笑」、「我吃」、「我愛」等等』,那他也是不了解笛卡兒的論證,只是想當然而已。

「我思故我在」,其實是笛卡兒對以下這個知識論問題的回應:在我們相信的東西裏,有沒有一些是絕對肯定為真的?他用所謂「懷疑的方法」(the Method of Doubt)定下了一些最嚴格的測試標準,結果只有「我思」通過了測試;既然「我思」是絕對肯定為真的,而「我思」蕴涵「我在」,因此,「我在」也是絕對肯定為真的了。

「我思」不能改成「我笑」、「我吃」、「我愛」等等,不是因為笛卡兒執著甚麼,先假定了思想的實在性,而是因為「我笑」、「我吃」、「我愛」等等都不能通過他那懷疑方法的測試,只有「我思」能。

笛卡兒為甚麼認為「我思」通過了懷疑方法的測試呢?這個比較難說得清楚,在這裏只能簡單地解釋一下:我不能有任何理由懷疑「我思」,因為無論是甚麼「理由」,我一提出,便是在思想了;此外,我也不可能在「我思」為假時,被騙而相信它為真,因為只要我一被騙,我便也是在思想了。


* 笛卡兒在《沉思錄》裏沒有清楚地將「我思」和「我在」寫成是推論的關係,但在其他著作則有;不過,這個分別並不影響本文的主旨。

18 則留言:

  1. 感謝說明解惑啊!
    話說不是我喜歡穿鑿附會, 實在是當初教導我思故我在的老師也只要求我們背下來, 沒有解釋真正的原因啊 (當然也可能是我愚昧無知, 全部還給老師了)

    回覆刪除
  2. 『笛卡兒為甚麼認為「我思」通過了懷疑方法的測試呢?這個比較難說得清楚,在這裏只能簡單地解釋一下:我不能有任何理由懷疑「我思」,因為無論是甚麼「理由」,我一提出,便是在思想了;此外,我也不可能在「我思」為假時,被騙而相信它為真,因為只要我一被騙,我便也是在思想了。』

    原來如此。謝了。

    回覆刪除
  3. 「我思」蕴涵「我在」 <--- 為什麼?

    回覆刪除
  4. //「我思」蕴涵「我在」 <--- 為什麼?

    Case 1: 我 = 笛卡兒,「笛卡兒思」|- 「笛卡兒在」

    Case 2: 我 = 主觀的我,「我思」 |- 「我在」(BY CLEAR AND DISTINCT PRINCIPLE)

    回覆刪除
  5. 謝謝解釋,十分清楚!

    回覆刪除
  6. 上述的論證似乎只能證明「我」在思考的一刻是存在的,但這個「我」並不必然是一般意義下的「我」(包括我的過去,肉身)


    -門外漢

    回覆刪除
  7. "By the term 'thought', I understand everything which we are aware of as happening within us, in so far as we have awareness of it. Hence, thinking is to be identified here not merely with understanding, willing and imagining, but also with sensory awareness. For if I say 'I am seeing, or I am walking, therefore I exist', and take this as applying to vision or walking as bodily activities, then the conclusion is not absolutely certain. This is because, as often happens during sleep, it is possible for me to think I am seeing or walking, though my eyes are closed and I am not moving about; such thoughts might even be possible if I had no body at all. But if I take 'seeing' or 'walking' to apply to the actual sense or awareness of seeing or walking, then the conclusion is quite certain, since it relates to the mind, which alone has the sensation or thought that it is seeing or walking." (Descartes, Principles of Philosophy, para. 9)

    回覆刪除
  8. denise,

    //「我思」蕴涵「我在」 <--- 為什麼?//

    - 因為如果我不在,「我思」便不可能為真。

    回覆刪除
  9. Laneser, shiren, and Andrew,

    不必言謝。

    回覆刪除
  10. 門外漢

    //上述的論證似乎只能證明「我」在思考的一刻是存在的,但這個「我」並不必然是一般意義下的「我」(包括我的過去,肉身)//

    - 正是。

    回覆刪除
  11. 匿名,

    //"But if I take 'seeing' or 'walking' to apply to the actual sense or awareness of seeing or walking, then the conclusion is quite certain, since it relates to the mind, which alone has the sensation or thought that it is seeing or walking."//

    - Yes, 'I am having the sense of walking' is, according to Descartes, absolutely certain, but 'I am having the sense of walking' is not what we normally mean by 'I am walking'.

    回覆刪除
  12. 據我所知,Descartes的cogito ergo sum是否表達了一個論證,一直是有爭論的。這裡是不是斷定得太快了?

    回覆刪除
  13. CYC,

    我在註裏已交帶了。

    回覆刪除
  14. 我是有看到的,只是我覺得那個註不足以交帶到這點。Descartes即使寫成個論證,也不代表我們就真的應該/最好地根據其字面的意思,將之處理成個論證。處理成論證,一來可能與Descartes其它哲學原則不合;二如將之處理成別的方式(比如a priori truth),反而有助於把握Descartes的思想脈絡。

    回覆刪除
  15. CYC,

    我說是論證,只是方便指稱;即使不是論證,也不影響我的主旨:笛卡兒的「我思」是知識論上的論斷。

    回覆刪除
  16. Wong,

    謝謝,我好像是多言了。

    回覆刪除
  17. 多谢解释!最好就是多解释一下‘思’的意义!希望下次能看见关于‘思’的正面注释!
    我的见解;人,都是以自我为根本。思,就好象指路明灯,能让我们更肯定‘我’的价值!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