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3

Integrity


由於梁文道與陶傑近日的的「筆戰」,我好奇在網上搜尋了一下他們的資料,找到一篇多年前梁文道做的訪問,受訪者是董橋,訪問中竟然談到了陶傑。

讓我先引董橋談寫作的一段話,那是很理想化的講法,但我認為正正是因為心裏堅持這個理想,董橋才能夠寫這麼多、這麼久而仍然保持他那股獨特的人文氣息,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做到他說的「心裏面要有正氣」,不會淪為務求「讓讀者爽」的「文字創作師」(見陶傑〈A Booklist for Morons〉):

「一個作家不能有居心,一個作家跟一個人一樣,你必須坦蕩蕩,你必須沒有任何居心。[...] 是做人的居心,做事的居心,生活的居心,完全在你的計算之內,在你的 calculation 裏面,如果做人做得那麼 calculative 的話,人會有價值嗎?」

董橋對陶傑的評論,隱隱約約與上述理想的講法有些關係:

「我很高興看到像陶傑那麼聰明,寫得那麼好,讀書讀那麼多,在社會上表現得那麼好,我真的很高興。可是我常常跟陶傑講,留一點東西給自己吧,留一點時間給自己吧,留一點小小的東西給自己吧,因為當你甚麼都有的時候,you miss something,你 miss 的東西,就是現在你花掉的東西。留甚麼呢?就是你自己在文化上、知識上的 integrity。我指的 integrity 不是操守,而是你對文化的一種 commitment,你對文化的一種信仰,這種東西不能沒有。因為他太聰明了,下筆可以呼風喚雨。可是最深的內涵,你留在心裏吧,你不要花掉;要是連最後的 integrity 都花掉的話,你以後會很不快樂。」

'Integrity' 這個字,如果是用來形容人的品質,很難準確地翻譯為中文。'Integrity' 的一般意思是「完整性」或「整全性」,即「沒有任何欠缺或崩壞的部份」之意;用來形容人的品質,也不一定是指道德方面,例如董橋就說他不是指操守 --- 用英文說,除了 moral integrity, 還有 professional integrity,intellectual integrity,artistic integrity 等等。

董橋說的「在文化上、知識上的 integrity」,我認為較接近 'intellectual integrity' 的意思。一個有知識的人,如果太隨便(例如為了些微的利益) 說出違背自己知識的話,或寫出違背自己知識的文字,就是沒有 intellectual integrity --- 令自己的知識和說出的話或寫出的文字之間,有欠缺或崩壞的地方,不能形成整全的一體。

'Integrity' 這個字,還有點「撐得起」或「挺得住」的意思,接近中文的「骨氣」和「氣節」。不必做到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才算有 integrity;可是,那些一心讓讀者爽的文字創作師,就算有真才實學,也難有「在文化上、知識上的 integrity」。

10 則留言:

  1. 陶賊打正旗號,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講金唔講心,有錢最重要,所以你同佢講乜integrity,佢又可以單單打打,話你窮酸文人思想陰魂不散。

    回覆刪除
  2. [因為他太聰明了,下筆可以呼風喚雨。可是最深的內涵,你留在心裏吧,你不要花掉;要是連最後的 integrity 都花掉的話,你以後會很不快樂。」恭維得有啲肉麻令人毛管戙打哂冷震。真唔真呀,香港普遍啲乜讀者呀,我呢世都未見過[下筆可以呼風喚雨]嘅人(香港英美加全宇宙)。。。係我太傲定其他人太冇主見?最好嘅作者/學人/乜家物家都冇可能所有著作文章都係精品,起碼我就未見過咁嘅人。例如我讚賞甘地好多理念著作文章,但甘地亦有令我皺眉之行為言論。。。

    吖,係咪讀文科嘅先會咁誇張語不驚人死不休呀?唉,啼笑皆非。讀理科嘅實事求是,我從未聽過科學界有人敢講[因為他是天才,研究結果可以呼風喚雨],而科學家係真係可以(有限度)喚雨。。。

    回覆刪除
  3. 可能「心口不一」或「表裡不一」才是一種非Integrity?若然陶傑所講的不是他的所謂「真心話」的話,那可能才是一種非Integrity。

    但從陶傑的文字來看,很難斷定陶傑所表達的並不是他所相信的或所認為的,甚至很多時看到陶傑的文字裡甚至是不怕得罪強權而去表達自己的想法。

    就如董橋在專訪裡說的「一千萬個人裏面可能只有一個人做得了乩童,一上身就來,你要我黑變白,白變黑都行,而陶傑做到了。你說是不是很驚人?當我看到他的時候我很高興也很可惜。我知道陳子善給他在上海出書,可是中國大陸的讀者看不懂他的東西,還有很多東西出不了。」

    為什麼被禁?為什麼「還有很多東西出不了」?是政治原因還是其它原因,可能要問大陸的審查官員。但如果陶傑為了搵錢,相信他不會不知道正如現在香港不少藝人北上發展那樣,大陸是個有錢搵的地方。

    當然,任何人都不會是完美的,正如董橋所說:「我發現,每一本書跟漂亮的女人一樣,我看到漂亮的女孩子,我會心動,我會想抱抱她,可是我不會想到要跟她結婚,當你靠近她的時候,你總是會發現一些缺點,你距離遠一點看的話,很漂亮,很迷人。書也一樣。」

    陶傑可能也是與普通很多人一樣,「...當你靠近她的時候,你總是會發現一些缺點,你距離遠一點看的話,很漂亮,很迷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咪係。Integrity 不是指要支持你個人支持之觀點。只要作者真心相信,即使(大家認為)那是謬論,你也不能說他沒有 integrity。 唯一例外是作者支持非常明顯 morally wrong 之事物。例如陳大文話[共產黨是雄才偉黨中國之救命恩人,凡愛國都要支持共產黨],那不是沒有 integrity。但如陳大文話[共產黨殺異議平民是殺雞警猴,今日犧牲殺無辜 1000 人可防止他日被迫要殺 100000 人,婦人之仁不是治國之道],那,就可叫沒有 integrity。另一標準是明顯誤導,但這誤導一定是要關於 statement of facts(即你可以[事實]反駁),而不只是單純意見。

      把自己立場當成唯一正義冇問題(so do all of us),但謾罵所有異議者將其標籤成邪惡奸狡。。。唉。

      刪除
  4. 在我們檢測和認證行業,「integrity」是指/譯作「誠信」。

    回覆刪除
  5. 梁文道與陶傑兩人的文字風格頗有不同,陶傑的文字似乎是比較「露骨」,梁文道的則較為「隱晦」。

    陶傑較喜歡用「嘻笑怒罵」的形式來表達看法或諷刺時弊,用字修辭不拘形式,不修邊幅,帶有「諷刺文學」的味道。
    由於這種形式不是一種嚴謹的表達方式,被認為是「粗疏」也在所難免;

    而梁文道則比較注重「咬文嚼字」;比較喜歡以「嚴謹」的方式來表達看法或想法,比較有「學究文學」的味道。

    由於兩者的風格和方式較為大相徑庭,難免會出現一些摩擦。

    回覆刪除
    回覆
    1. 梁文道與陶傑的主要分別不在於文字風格而在於是否文以載道, 梁文道的文章條理分別, 其道一以貫之, 而陶傑見人說人話, 見鬼講鬼話, 此亦一是非, 彼亦一是非, 立場飄忽, 拋開道德.

      刪除
    2. 你可否舉出一些例子以說明你對陶傑的指責是有事實根據?

      刪除
  6.   陶傑與陳雲的論點,梁文道比較當中異同。我間中看梁文道的文章而覺得那是出於思辨的興趣,也許加上不滿陶傑在專欄對他單單打打,而批評他的悖謬處;陶傑指稱梁文道將他與陳雲相提並論是希望令他受排斥。這到底是動機猜度,難有甚麼結論。

      但清楚的是,陶傑沾沾自喜的DNA論,似是比喻,但言談間又常當做事理的解釋,語意隨意滑轉,根本立意不誠。陶傑現在說其實是比喻,而比喻的本體是「民族性」,聲言「民族性」正是中國人許許多多表現的合理解釋,也就更顯悖謬錯亂。民族性即「這些人就老是如何如何」,那是事態本身,不可能是事態之「解釋」了,否則就是以A解釋A。陶傑受了批評,就抄些著作,說那是學術界論民族性的代表論著,但他講得出內容的,都是以「民族性」為果──因氣候、地理、歷史……所以有如此如彼民族性,即「民族性」是被解釋的對象,決非如陶傑之混帳錯亂,以民族性作民族現象之解釋──因民族性本身就是民族現象!

      教授所指出的陶傑亂抄書目問題,其實正表現陶傑一直以來的偽學術堆砌,故而決非枝節問題。他常用洋洋自得的語調說邏輯,但隨後說的,所見都總是不合邏輯(例如他曾寫「和尚不剃頭就是矛盾」)。說「神學」,所說的卻又明顯違反神學基本知識(例如他說根據神學,「上帝說有光就有了光」因此上帝就是「全能」的了)。到昨日他說《論語》,將「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解做「孔子認為人們都是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大意),以孔子之語為例說明說話大可只說大概,可《論語》原文卻是「『吾』…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孔子在說自己三十而立罷了。不識者會覺得陶傑連《論語》也熟悉,卻不知陶傑又在博能欺騙不識者。

      陶傑多年前在《東方》寫極左政論,劉進圖曾直言陶傑在《東方》寫下很多違心之言。陶傑文章的偽學術堆砌,欺詐性與此一脈相承。

      陶傑真正有學識的,也許是他的大學本科歷史吧──但歷史非我所長,是對是錯又怎能分辨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閣下講得好, 非常中肯, 在下十分贊同.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