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5

究竟甚麼是「文化基因」?


練乙錚在《信報》剛發表的〈「文化基因論」:港陸源同體異關係緊張〉有嚴重的概念混淆,由於練先生讀者眾多,如不予釐清,恐怕謬種流傳,對香港不是好事。

(1) 文化現象與文化差異

練文以斑胸草雀求偶叫聲的科學研究為例,指出某些動物的「文化現象」可能「有生物基因基礎」;雖然作者提醒我們,要將這個研究結果「擴大到在人類社會裏做同樣的結論,還不足夠」,但他認為這個研究結果已足以說明「文化的生物基因說」是「不能一筆否定」的。

So far so good. 可是,練文接著討論的問題是:有「中華文化」的生物基因嗎?「中華文化」自然是相對於其他文化,這樣一來,問題就由「文化現象是否有生物基因基礎?」變成了「文化差異是否有生物基因基礎?」;這是兩個非常不同的問題,即使前者的答案為「是」,後者的答案也可以是「否」。

其實,人類某些文化現象有生物基因基礎這個說法,在學術界已不是新聞,例如 'language genes' 的研究,已有好一段日子了。假設人類真的有 language genes,那麼,語言這個文化現象便有生物基因基礎;然而,這並不表示不同的人類族群在語言上的差異(這是一種文化差異),也有生物基因基礎 --- 即使有語言基因,也不大可能有漢語基因、英語基因、藏語基因等等。

練文的註腳裏提到的一篇文章,引述了演化生物學家 Tecumseh Fitch 和斑胸草雀求偶叫聲研究者之一 Partha Mitra 的說話,也帶出了「文化現象」和「文化差異」的分別,Mitra 甚至明言人類各文化的差異 "aren't genetic":

“We can think about both birdsong and human culture — especially language but including other aspects of human culture, like music, cuisine, dance styles, rituals, technological achievements, clothing styles, pottery decoration and a host of others — in similar terms,” [Fitch] said. These culturally-transmitted systems must all pass through the filter of biology.

“Look at all the different human cultures,” said Mitra. “They’re different, but they’re all within certain constraints, so those differences aren’t genetic. But now compare with the chimp culture — there are key differences. The possibilities between those cultures are constrained by biology.” (Emphasis added)

(2) 是 Memes 還是 Genes?

練文筆鋒一轉,討論梁鶴年著的《西方文明的文化基因》一書,在這一節的結尾說「如果真有生物意義上的文化基因的話,則梁鶴年點出的中西文化基因差異,無疑可說是一家之言」,言下之意好像是梁鶴年的「文化基因論」正是練文之前談到的「文化的生物基因說」。

可是,練文舉的梁說裏的「文化基因」例子,竟是「自由主義」和「對真理毫不含糊的執着」!這怎可能是生物意義上的文化基因?如果有「自由主義」的(生物意義上的)基因,會不會也有馬克思主義的基因、康德哲學的基因、香港城邦論的基因等等?

梁鶴年說的「文化基因」,分明就是 memes,不是 genes。我手頭上沒有梁鶴年的那本書,但在網上找到他的一篇相關文章〈西方社會、經濟與政治的文化基因(一):源頭〉,裏面舉了其他的「文化基因」例子(例如這句:「奥古斯丁的 "原罪" 與 "救贖" 理念從社會的文化基因演變成為經濟的文化基因」),令我更肯定他說的「文化基因」是 memes,不是生物意義上的基因。

練文開始時說「文化之基因說,本來是一種類比」,到討論梁鶴年的「文化基因論」時,其實是拐了個大彎又回到這個類比,只是作者好像沒有察覺而已。讀得不小心的讀者,也可能會給作者帶著遊了個大花園也不知道。

(3) 結語

練文最後說同源的「中華文化」「衍化出異體的陸、港、台文化」,這點應該沒甚麼爭議,可是,接著那幾句,根據以上分析,是完全站不住腳的:「這個說法已經不能單純看成是一種拾生物學牙慧而可有可無的類比,而是一種有不能輕易否定的生物遺傳實驗和基因理論為基礎的看法。」

練乙錚說『對近日城中發生有關「文化基因」這個概念的一場筆戰,筆者不甚了了』,文章裏說得最對的,恐怕是這兩句。那「筆戰」討論的是「民族性」,不是「文化基因」;即使科學能證明人類某些文化現象有生物基因基礎,這跟證明有民族性這回事,還差十萬八千里。

50 則留言:

  1. http://m1.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5913011&type=CA

    回覆刪除
  2. 挑, 奧巴馬都話, 種族主義是美國基因的一部份,
    咁又有D無聊學棍出黎話奧巴馬製造的種族主義仇恨呀

    既然有人自稱响美國做十九教授, 咁香港D野關你X事咩,
    你咁得閒, 寫返篇文, 批評美國總統奧巴馬呀笨, 我挑

    回覆刪除
    回覆
    1. 閣下識英文㗎哬?去美國網站瞄吓啦。。。

      嗱,美國人兩睇:一半覺得 Obama 之[part of our DNA]speech 係痛心疾首之言,a figure of speech,所謂之 metaphor,此半人明白 Obama 成長過程曾身受其痛其苦所以有感而發。另一半人覺得 Obama 係真指種族歧視係 DNA-based,所以 Obama 此言本身就係歧視白人,呢半人呢就嘲諷侮辱 Obama 冇科學常識讀屎片無知低b兼白癡。

      既然 Obama 美國總統都可以被批評,咁陶傑。。。

      刪除
    2. 我挑下你啦, 憨居仔
      响美國種族歧視係罪行, 如果奧巴馬真係犯左種族歧視,
      早就比人告, 幾時輪到你黎吠, 你估你話係就係呀,
      當然, 你要吠係你自由, 但唔好以為要全世界就會跟你果套

      刪除
    3. 咦,閣下又係嗰位父母身教粗口好勁嗰位呀?你父母粗口才華唔止咁單調嘅,喂,俾啲創意大家欣賞吓啦。。。

      係呀,據聞奧巴馬本來俾人拉咗話告佢種族歧視喎,不過奧巴馬話我有比神更權威嘅證據,然後佢一揚手彈咗陶傑嘅名片電話俾檢控官,據聞檢控官一聽陶傑大名立即下跪自掌嘴一百下跟著四腳爬爬攔住離開呀!所以江湖歌頌話[有陶傑,萬事大吉冇鑊杰!]

      刪除
    4. 憨居仔, 你UP咩春呀?
      定係你索K索多左, 索到你憨居居咁老UP大風濕呀

      刪除
    5. @匿名(10:16):閣下唔係俾你父母身教到只聽得明粗口吖嘛?普通中文你唔掂?

      咁奧巴馬係傳[犯左種族歧視比人告]靠陶傑避過大難吖嘛!咁全球歌頌陶傑你有問題?搵陶傑,解兇刧,有陶傑,冇死結,we don't kid:your man is 陶傑!

      咩呀,你唔係蠢到以為我會咁白痴同嗡得出[如果奧巴馬真係犯左種族歧視, 早就比人告]嘅無知粗口仔正經討論吖嘛?醒少少啦好冇!好喇好喇,你轉數低玩唔起你靠粗口創意搭夠啦!父母家教過你乜粗口呀,嘿,show quali 喇!嗱,俾機會你靠粗口光宗耀祖啦。。。

      仲有呀,少壯不努力,一世做飲食,既然英文唔掂就咪學人去論英美加等嘅法例民情喇,無知唔係罪,但你唔識去原來英語國家搵英文資料又聲大夾惡,唔寸你寸邊個?唓!

      刪除
    6. 話你係憨居仔真係冇講錯, 哈哈哈哈,
      你屈本人寫粗口, 但本人篇文就响度, 究竟邊隻字係粗口呢?
      冇證冇據亂咁UP , 唔係你老豆老母生你係天生低能,
      就係你索野索壞腦, 定係你中英二文皆不通,

      你咁鍾意幻想, 你不如幻想下, 你老豆係習近平呀笨.........憨居仔

      刪除
    7. @匿名(8:59)係?冇粗口呀?咁我挑你老母你肯定冇問題喇?唉。敢講唔敢認,孬種。

      刪除
    8. 仲有, 唔係話你條憨居仔要同本人正經討論, 你就有能力正經討論
      對於天生低能, 或後天索野索壞腦, 又或教育程度低劣的憨居仔
      想正正經經講句人話, 係好因難, 因為佢無咁樣的能力

      你唔明本人講咩? 咁本人舉例說明啦, 你就好似太監想生仔咁
      唔係你話要正正經同異性交合生仔, 就會成事,
      你係太監, 沒有生殖能力, 生痔瘡生癌就得, 生仔??就唔得啦

      刪除
    9. 係?我挑你老母吖(嗱,你自己標準話唔係粗口㗎),我歌頌陶傑你唔妥乜?你認為陶傑白痴係以你唔順?

      刪除
    10. 唉,父母身教粗口敢講唔敢認?驚俾人知全家粗口爛舌呀?你父母教得你粗口你仲會有羞恥心咩?咁嘅粗口文化現象陶傑點睇呢?粗口遺傳基因家族代代相傳?

      刪除
  3. 根據所謂的DNA理論,美國人係高等白人優越民族,美國總統係美國白人優越民族之元首,自然講乜都係啱。
    你同陶賊天生帶有無可洗刷清除之劣等民族DNA烙印及污迹,只能寄望下一世投胎做美國白種優越民族之一員,今世就算執人口水尾,都係不似人形。
    點解美國總統講就得,你同陶賊講就唔得?
    因為根據陶賊之理論,人地係美國人,你唔係,你仲要係低人一等之黃種人,天生即特別下賤 ,就算鸚鵡學舌,只會變成東施效顰,越淮而枳。
    唔好以為美國高等民族之元首講過,你就可以講,低等民族出身的,永生永世都翻唔到身,人地係美國總統,你唔係,就係咁簡單。

    回覆刪除
  4. 陶𠎀風格係嘩眾取寵語不驚人死不休,我從冇當過佢係嚴肅論者,所以我聽到乜[下筆呼風喚雨]打哂冷震,我仲以為阿邊嗰咁刻薄咁嚟串佢。。。其實陶傑反共左中國奴才右中國奴才,擁共嗰邊亦左英奴才右英奴才還擊,奴才鬧奴才,一丘之貉,我花生殻滿地。。。

    回覆刪除
  5. 練乙錚自承對於「文化基因」這個概念不甚了了, 十分坦白, 有學者的氣度. 而陶傑將「民族性」與「文化基因」兩個概念混為一談, 變成差不多先生, 似乎承傳了所謂中國人的文化DNA.

    回覆刪除
  6. 王教授最近兩篇文章, 已顯出思考力和文字功力非凡, 但又不會 "懶" 學術, 拋書包, 陶傑之流, 沒有什麼學識, 只識玩弄文字, 討好某些讀者群, 真是天同地比.

    回覆刪除
  7. I don't think Professor Wong, whose area of expertise is philosophy, knows much about cultural anthropology and how cultural anthropologists study national culture as well as its development. He needs to demonstrate his knowledge about cultural anthropology to make his arguments convincing. Otherwise, his criticism of Professor Lian is nothing more than definitional nitpicking.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真好笑,練乙錚讀經濟學的,你不如先叫他收回篇文。 澄清概念混淆就等於 definitional nitpicking!你究竟是否睇得明篇文?

      刪除
  8. Cultural DNA is only a metaphor. There's no need to take it seriously as if though it were a scientifically proven or empirically derived concept. Much of the debate about whether or not cultural DNA exists at all is a waste of time, especially when those who participate in such debate are not subject experts in either genetics or cultural anthropology.

    回覆刪除
    回覆
    1. //Cultural DNA is only a metaphor.//

      - Well, it may not be, though the research is only in its infancy stage. See, e.g. this: http://scan.oxfordjournals.org/content/5/2-3/203.full.pdf+html

      刪除
  9. 人的生物基因能夠傳遞的信息應該是非常之多和非常之複雜的,試想一個人的組成和結構是多麼的複雜,整個結構極之複雜的人體包括人腦全部都是通過生物基因的傳遞,從父母處得來;
    縱使有一兩條基因出錯,都會使得其後代產生幾乎是無法醫治的基因疾病例如色盲或某些種類的血液疾病等等。

    基因或者不會直接傳遞文化和思想這類被稱為是「上層建築」的東西,但基因是會傳遞人體的「基礎設施」例如腦組織的結構組成和腦液等等,從而令人的智商有的高有的低,甚至有的人智商超高而有的則超低。這些情況相信很大程度是先天而不是後天形成的。

    即是說,基因傳遞給下一代人腦的「基礎設施」不是人人都相同的,有些人腦的「基礎設施」好些,有的差些;或者有的設施是這個模樣,有的是稍微不同的模樣。

    而人腦「基礎設施」的不同,即使是稍微的不同,都有可能會影響到日後「寄居」於這些「設施」裡的「上層建築」--即文化和思想的接受性。

    即是說,稍微不同的人腦「基礎設施」對不同的文化和思想可能會有不同的親和力。有的人對這種文化和思想比較接受,而有的人則對另一種文化和思想比較接受。

    生物基因的傳遞對人日後較為容易接受何種文化和思想,以及適合發展何種文化和思想(人腦是有發展和創作功能的),是有可能會產生某程度影響的。

    而要證明這個可能性的存在,則有待腦科專家們去努力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續上面)
      「文化現象是否有生物基因基礎?」與「文化差異是否有生物基因基礎?」

      由於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之故,如果人世代都生存在一個獨裁專制環境下長達數千年時間的話,那些腦組織基礎結構比較適合「自由主義」和「對真理毫不含糊的執着」的人,由於不適合在獨裁專制環境裡存活(例如被認為是犯上作亂而被殺,或者被視為「右派」「反革命」而被關進勞改營受折磨而死等等),導致有這種不適合生存的腦結構的人在社會上逐漸減少,剩下的大都是比較適合獨裁專制制度環境的腦組織結構的人。

      這就像人類演化那樣,人的身體組織結構包括腦組織結構,不適合在社會上生存的部份經過一代又一代的演化以及生物基因傳遞,不適合的部份會逐漸消退,適合的會存留下來。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世代生活在獨裁專制社會環境裡的人與生活在自由社會環境裡的人的「文化現象」可能「有生物基因基礎」不是全無可能的事。

      在上述的情形之下,「文化差異是否有生物基因基礎?」也就變得是可能的事。

      這是因為人的身體組織結構包括腦組織結構為適應不同社會的生存環境,經過多年演化而形成差異。這種差異相信是可能有生物基因基礎的。



      刪除
    2. //那些腦組織基礎結構比較適合「自由主義」和「對真理毫不含糊的執着」的人,由於不適合在獨裁專制環境裡存活(例如被認為是犯上作亂而被殺,或者被視為「右派」「反革命」而被關進勞改營受折磨而死等等), 導致有這種不適合生存的腦結構的人在社會上逐漸減少,剩下的大都是比較適合獨裁專制制度環境的腦組織結構的人。//


      這些selective pressure(犯上作亂而被殺etc)通常在成年人身上發生,早已經(可以)生兒育女,將造成腦組織基礎的基因傳了下一代。

      另一可能就是誅九族之類連小孩也殺,不過牽連太廣,已經不太selective了。

      再說,極權時代東西方都曾經有過(西方還另加神權呢),但似乎東西方文化沒有發生過convergent evolution。

      刪除
    3. 好,都費時用學術知識嚟拗,只用普通邏輯。

      首先,陶傑祖父母(或父母)極有可能在內地長大,那三代前陶傑家族的 DNA 是奴才 DNA。香港這英國殖民地也是在 1960 年後才開始逐漸[文明]起來,這 DNA 可能會在短短時間在陶傑身上消失?玩呀?所以根據陶傑,他自己也避不了這奴才 DNA,只是他主子不同而矣。

      唔明?好,如果在文革結束後一個在文化大革命中歷盡辛酸的中國女人移居美國後立即懐孕生兒育女,她的兒女又立即被白人中上家庭收養,那這些兒女們會有什麼乜物中國 DNA 心態嗎?有?你肯定?冇?DNA 不是要躲也沒法躲的嗎?

      陶傑呃的就是冇腦之人。。。唉。

      刪除
    4. 你就可能係最冇腦之人,你連最普通的邏輯謬誤都犯--試圖以個體案例來否定整體。
      任何事情都不會有百分之百,儘管「例如被認為是犯上作亂而被殺,或者被視為「右派」「反革命」而被關進勞改營受折磨而死等等」但你唔可能排除會有「死淨種」呀?
      你自己可能都係一個明顯例子啦,你可能喺大陸來,去外國讀過幾年書,但你嘅奴才基因使到你難以改變。


      刪除
    5. ec,
      //再說,極權時代東西方都曾經有過(西方還另加神權呢),但似乎東西方文化沒有發生過convergent evolution。//

      神權可能係一把「兩面劍」,它一方面可以對普通民眾造成有好有壞的影響,好嘅方面係可能會令一些人得到精神安慰,但同時也會造成對一些不信神的民眾或有逼害的情形;

      神權的另一個方面對獨裁統治會造成一定的甚至很大的威脅,因為神權有高於一切的優勢,這對獨裁者是個隱患甚至會威脅好獨裁者的權力。中共一直不準梵蒂岡進入中國相信就是懼怕梵蒂岡會威脅到中共的地位,甚至連梵蒂岡話肯同台灣斷交同中國建交,中共也無動於衷。可見神權這把兩面劍之厲害。

      「但似乎東西方文化沒有發生過convergent evolution。」
      「鐵幕」一詞由此而來。




      刪除
    6. 詹某:[私有化]邏輯:

      詹某:女人都係雞!
      大眾:你阿媽老婆都係雞?
      詹某:佢哋係私家雞。

      陶某[話我雷同實屬白癡]邏輯:

      陶某:女人都係雞!
      大眾:你阿媽老婆都係雞?
      陶某:你就可能係最冇腦之人,你連最普通的邏輯謬誤都犯--試圖以個體案例來否定整體。我全家族一萬代前一萬代後都唔會係[整體之一]!

      只有我仇家呀唔順眼之人才是整體,我 likie 嘅就一定屬例外,大家咁都唔明正白癡!哦~~~~

      刪除
    7. Horai,
      //....剩下的大都是比較適合獨裁專制制度環境的腦組織結構的人。//

      「大都是」= 全部是?

      你咁都唔明正白癡!哦~~~~乜呢又?

      刪除
    8. 所以咪話只有我仇家呀我唔順眼之人才是[大都是之一],我 likie 嘅就一定屬例外,大家咁都唔明正白癡!

      刪除
    9. 多謝你證明咗 //....剩下的大都是比較適合獨裁專制制度環境的腦組織結構的人。//


      刪除
    10. 唓,你夠證明咗只要我唔 likie 嘅你全家都係[大都是]之一有奴才 DNA。。。

      嘩,原來陶傑邏輯咁好使好用!I like。。。

      刪除
    11. 咁即係大家都證明咗『[大都是]之一有奴才 DNA。。。』,
      叻仔!



      刪除
    12. 冇問題吖。只要我仇家呀我唔順眼之人(可能包括閣下你喇陶𠎀喇長毛喇嘿嘿嘿嘿嘿嘿)才是[大都是之一],我 likie 嘅就一定屬例外。。。

      大家咁都唔明正白癡!

      刪除
    13. 即係你認 //....剩下的大都是比較適合獨裁專制制度環境的腦組織結構的人。// 係「冇問題吖」咪得囉。




      刪除
    14. 都話冇問題囉!只要我仇家呀我唔順眼之人(包括閣下你喇陶傑喇長毛喇全家嘿嘿嘿嘿嘿)都係[大都是之一],我 likie 嘅就一定屬例外。。。

      你以上唔明邊個字呀!

      刪除
    15. 陶傑長毛都係[大都是比較適合獨裁專制制度環境的腦組織結構的人]?

      我唔明你黐咗邊條線呀?


      刪除
    16. 唓,DNA 係點傳㗎?曾輩爺輩父輩,而奴才 DNA 係話依附權貴,所以陶傑搵主子係天性遺傳,唓!

      刪除
    17. 你睇下你自己講咩先啦,黐線佬:『(包括閣下你喇陶傑喇長毛喇全家嘿嘿嘿嘿嘿)都係[大都是之一]』


      刪除
  10. 當張三話自己係例外而李四先係有奴才 DNA,而李四話自己係例外而張三先係有奴才 DNA,咁張三李四+信奴才 DNA 係咪都係人蠢冇。。。唉!

    回覆刪除
    回覆
    1. 影響一個人嘅因素相信是有很多,有外在因素,也有內在因素。
      正如醫學上發現,當一個人患癌,係有外在的環境因素影響,但在同一環境之下,點解有的人容易患某種類的癌而其他人則不容易患?
      這顯然與每個人的內在因素包括遺傳基因有關。
      研究還發現當某些人的基因有某些特點的話,那些人患某種類癌的發病率比其他人高。
      當然,發病率高未必一定就會發病,只是表明基因是一個影響因素,有時甚至可能係一個重要的影響因素。

      正如你所講,如果張三李四都有某種基因例如係容易接受某種統治方式的內在因素,即所謂奴才基因的話,只是表明他們的接受率比其他人高,就像癌症的發病率比其他人高一樣,但不表示一定會發病或就一定會接受某種統治方式,有可能只是張三接受而李四不接受,因為他們同時也會受到外部環境因素的影響。

      這個現象可以在美國加拿大或者歐洲一些移民多的國家觀察得到,例如一些來自回教國家的移民,他們容易接受回教的律例,但他們的後代即使在新的國家新的環境裡出生,也比其他祖先不是來自回教國家的人接受回教律例的比率要高。這個現象相信不能夠簡單說是與遺傳完全無關的。


      刪除
    2. (接上)
      這不是「基因決定論」,而只是因為當人世世代代生活在某種特定環境下,會產生適應該種生存環境的內在因素,這個內在的因素有遺傳給下一代的可能性,使得人容易接受那樣的環境而生存下來。
      這個內在因素並不起到決定性的作用,而只是眾多影響因素之一。最終結果並不取決於單一影響因素。


      刪除
    3. @匿名(12:30):首先,同你真正討論基本遣傳學起碼要寫上萬字,我懶,所以用最最簡化方式:

      (1)你有基本遺傳學知識嘅哬?我哋身體細胞有 46 chromosomes,23 from each of our parents。嗱,我哋 sperm (or egg) 只得 23 chromosomes,而 each sperm (or egg) 之 23 chromosomes 排列不同,每一 sperm(or egg)不同之洗牌組合做成我們兄弟姊姊性格樣貌之不同。所以點遺傳,要睇 meiosis/recombination/chromosomal crossover 在父母 sperm/egg 兩方如何重組。Random chance。

      (2)所有 cancer genomes 原因都係歸納於 mutation(somatic or germline),即基因受某種影響而改變正常 protein 排列,而[某種影響]我哋所知(educated guess)係 radiation,UV,煙酒,化學物污染等等,即 some kind of actual contact。話[文化基因遺傳]差不多等於話長期睇咸書會改變基因傳俾下代咁無稽。

      (3)所有 germline mutation 係 specifically identified(例如 BRCA 1/2,p53,hSNF5/INI1 等等),你[文化基因]乜都冇等於憑空幻想咁科學。。。

      再寫落去我要出書。。。唉。

      刪除
    4. 所有科學研究最辣手係如何排除 variables,即你所觀察之結果起由有乜其他因素(variables)可以引起?[文化]咁 intensely interactive 嘅現象你可以排除千萬其他 variables?發夢啦!Theorize 出 paper 呃 PhD 學位就得,大家都係咁呃飯食所以互諒,但要成為真正認可知識,十劃都未有一撇呀!唉。

      刪除
    5. Horai,
      你又唔係學醫出身,咩「文化基因」「奴才基因」「咸濕基因」係你自己亂加落去嘅啫。
      你唔信可以去問下醫生,癌症-例如乳癌係咪同遺傳基因有關
      http://www.cancerresearchuk.org/about-cancer/type/breast-cancer/about/risks/breast-cancer-genes

      當生物生活在特定的環境下經過若干代,其基因肯定會發生變化,否則演化論難以成立。
      例如雀經過人工若干代的飼養環境會變成雞;狼狗的祖先可能也是像狼那樣很兇惡的,但經過人多年來的馴養,其兇惡性和反抗性大減,「奴才性」大增,結果成為了人的「走狗」。
      甚至近年來因為狼狗越來越變得太過溫順,使得西方一些國家的警隊原本用狼狗來做警犬的,結果要改為用其它一些比那些變得溫順的狼狗更兇惡些的狗種來替代狼狗做警犬,以免警犬面對疑犯時「腳軟」。

      人在獨裁專制的環境下經過長達幾千年一代又一代的適者生存的演變,逆來順受反抗性大減絕對有可能;其後代就像警隊的狼狗一樣,其遺傳基因出現某種變化,由原本對抗性強變為對抗性弱。如果你稱其為「奴才基因」來作為比喻,可能也未嘗不可。
      但你發明的「咸濕基因」則不知道人類歷史上曾否有這樣的環境?



      刪除
    6. @匿名(10:52):BRCA 1,BRCA 2 係乜呀?閣下根本冇理解能力睇明我嗡咗乜。程度相差太遠,我同你討論嘥氣。

      刪除
    7. Horai,
      你根本就無法解釋你啲「文化基因」「奴才基因」「咸濕基因」,你以為去抄兩個乳癌基因英文簡寫就可以改變你同一只被喺專制環境下馴養多年帶有「走狗基因」嘅狗有咩分別呀?



      刪除
    8. //當生物生活在特定的環境下經過若干代,其基因肯定會發生變化,//

      應該是基因有一定的隨機變化(這些隨機變化生成與環境無關),而環境有可能選擇了一些變化,如果這些變化令生物可以在這特定環境帶來更多下一代。

      //例如雀經過人工若干代的飼養環境會變成雞//

      雞一向都是雞的。現在的飼養雞是野生的subspecies,還可以和野生的繁殖。同樣家貓還可以和野貓繁殖(不少野貓快絕種就是被溝淡之故)

      //狼狗的祖先可能也是像狼那樣很兇惡的,但經過人多年來的馴養,其兇惡性和反抗性大減,「奴才性」大增,結果成為了人的「走狗」。//

      最大不同是極權者和受壓者都是人,雙方都受同一環境影響,如果專制的環境真的會在基因上生物學上造成一班奴才,同等的應該會選擇了有極權基因的人,而且會逐漸取代有奴才基因的人。

      不過話說回來,最近有研究說貓狗可愛之處是因為帶有人類小孩的特點(貓狗長久被人類照顧而選擇出來的基因特性),而令人類無法抗拒要照顧,所以誰被誰奴役也很難說呢。

      刪除
  11. 濕拉教授, 學下野啦,
    睇下沈旭暉教授 : 從陶傑與梁文道的「民族性」論爭談起一文啦

    文中最後話:-----------
    但在21世紀,學術界的高度規範化,卻很可能成為社會科學知識繼續創新和傳播的障礙,這是象牙塔中人應該自省的。

    話緊你呀, 濕拉教授, 叫你尼D象牙塔人士自省下呀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你了解什麼叫做「納什均衡」的話,在我眼中,學術界的高度規範化是必須的,以理性主義主導的知識論,的確在教育上是重視概念上理論學識而比較輕視社會科學實際需要!(就算是有繼續創新和傳播的模型,都要先有嚴格的哲學觀念先可發展。)】
      【其實,你可以除了引用「沈旭暉教授 : 從陶傑與梁文道的「民族性」論爭談起一文」去罵人之外,更可以進一步labelling「傑里米邊沁」的理論去批臭這位忠於自己獨立思考的濕拉教授的。】
      【「 濕拉教授, 叫你尼D象牙塔人士自省下呀」;這一句說話,對一個愛智慧的人來說是非常侮辱的,請你注意自己的字眼,字眼是可以反映出思想的能力。】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