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1

天真與邪惡之間

剛讀完劉子健的《歐陽修的治學與從政》,對北宋的政治和歐陽修多了一點認識。劉子健是宋史專家,曾任教於史丹福及普林斯頓,這本已是他五十年前的舊作,但關於歐陽修的專著不多,對這位精彩的歷史人物有興趣者,都不應錯過這本紮實的小書。

宋朝文人中,除了蘇東坡,最吸引我的就是歐陽修,不只因為他多才多藝,古文詩詞皆精,好金石考古,撰《新唐書》(與宋祁合著)及《新五代史》;還因為他從政超過四十年,曾經位高權重,愛扶掖後進,對宋朝政治和文化都有莫大影響,卻又長期捲入黨爭,三次被貶,甚至先後被政敵誣陷與外甥女及兒媳亂倫,幾至身敗名裂。劉子健在全書最後一段這樣總結歐陽修的一生:

「轟轟烈的一生政治經歷,幾經政潮,屢歷風險... 從歐陽修的經歷,看到經學興而求致用,古文興而議論更犀利,士大夫權力提高而反不穩定。總之,儒家思想雖已部份實現,而官僚政治的糾紛,反因而愈變愈壞,至於不可收拾!」

歐陽修少年得意,心懷大志,肯定是個有政治理想的人物,這從他後來的種種政治活動清楚可見。年少時他也許有點天真,認為自己的政治理想不難實現,然而,當官當得久了,他自然逐漸看清了政治現實,認識到周圍的限制,學懂了妥協,亦知道怎樣運用手段以達到目的。他不再天真了,但也沒有變成邪惡;在天真邪惡之間,一個有機會實現政治理想的人還有很大的發揮空間 --- 偉大的政治家和改革者,都是在這裏煉出來的。在政治上歐陽修算不上偉大,但也絕不是個失敗者。

走筆至此,聯想到今天看見陶傑的文章〈我的卡夫卡〉。他在文中說「天真的人,絕不可以從政」,那只是說對了一半:天真的人,假如一路天真下去,的確不應從政,否則累己害人;但從政的人可以開始時天真,然後逐漸成熟,認清現實,學懂玩政治。至於陶傑說的「當最壞的人對好人的心理瞭如指掌,好人對邪惡一無所知,好人全無防範的意識和能力」,則是全對了;不過,世界比這複雜得多,因為世上不只有好人和壞人,更多的是不能簡化地用「好」或「壞」來形容,而這些人之中,有些具備改變世界的氣質和能力,可以在天真和邪惡之間大有作為。這世界除了希特拉和毛澤東,還有馬丁路德金和曼德拉。

4 則留言:

  1. 想不到王教授連中史專門書也看.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對中國歷史頗感興趣。

      刪除
  2. //這世界除了希特拉和毛澤東,還有馬丁路德金和曼德拉。//
    馬丁路德金和曼德拉都幸好一個是在美國,一個是在南非,兩個都不是在共產獨裁政體國家裡;
    試想如果馬丁路德金或曼德拉是在中國或北韓,還能否可以「具備改變世界的氣質和能力」或「可以在天真和邪惡之間大有作為」?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