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13

「我不是一個學者」

「學者」這個稱呼在香港的傳媒用得相當隨便,幾乎凡在大學教書的都被稱為學者;我曾在某個網誌見到作者稱一些大學教授或講師為「授課員」,對於沒有做甚麼學術研究的大學教員,「授課員」這個稱呼似乎比「學者」適合。我的意思不是當學者是很了不起的事,但名總應該符實,沒有做學術研究之實就不應該有學者之名,如此而已;同一道理,我的學術專長是知識論和形上學,假如有人稱我為語言哲學家philosopher of language),我一定會連忙否認。

其實,是否樂意被稱爲「學者」,除了名正言順的問題,也和個人對學者的要求及對自己的要求有關 --- 如果對兩者的要求都高,那麼即使在某個學術範圍有些研究,甚至出版了著作,但由於自認研究得不夠深入,也可能會拒絕「學者」這個稱呼。

梁漱溟就是一個好例子。且看他在晚年的訪問錄《這個世界會好嗎?》裏的這幾句說話:

「我常常對人表示我不是一個學者 […] 我承認自己是一個有思想的人,並且是本著自己思想而去實行、實踐的人,我就是這麽一個人。我對學術啊、學者啊,對中國的老學問不行 […] 現在的學問,科學我也不行,我西文不行,科學一定要學外國文,我的西文不行。所以講到學問,我只能夠歇一歇,我說我不行。」(p.81)

梁漱溟不是到了晚年才有這個自我了解,他在1930年寫的《我是怎樣一個人》裏,已有類似的說話,那時他不過是三十七歲:

「大家誤解我甚麼?這就是誤認為我是一個學者,甚或說是甚麼哲學家、佛學家、國學家 […] 談學問,在我只是不得已,非是有心 […] 我只是好發生問題 --- 尤其易從人事上感觸發生問題。有問題,就要用心思;用心思,就有自己的主見;有主見,就從而有行動發出來。外人看我像是在談學問,其實我不過好用心思來解決我的問題而已,志不在學問也。我一向之談哲學,談心理學,始終是此態度;今日所談又涉及政治與經濟,仍不外此。」

1934年寫的《自述》裏,他換了另外一個方式講,說自己不是學問中人,而是「問題中人」--- 他自知志不在學問,只是因為要解決困擾自己的問題而涉獵學問,幫助自己思考,到得出一些想法而止,不會尋根究底地繼續研究下去,因此,夠不上是一個學者。

有人認為這是梁漱溟謙虛,但他自視很高,亦時有狂氣(例如曾說:「今後的中國大局以至建國工作,亦正需要我,我不能死。我若死,天地將為之變色,歷史將為之改轍,那是不可想像的,乃不會有的事!」);我認為他拒絕「學者」這個稱呼,是因為他對學者和對自己的要求都高,不但真心認為自己不是一個學者,也不會自我粉飾或讓別人粉飾自己。

自視高、有狂氣的文人從來都不缺,但像梁漱溟這樣同時自我要求高而又不塗脂抹粉的,似乎越來越少了。也許,我們所處的,是一個越來越浮誇的世界。

40 則留言:

  1. 康德何謂啟蒙李明輝譯文中
    關於公開運用理性時也有提到學者
    看起來,一視學者是用來追求,另一視學者是要成為

    回覆刪除
  2. 學者一詞,並沒有世界性定義,更缺乏法律定義,只是一個統稱,很少教授會把(學者)放在名片中。相比之下,大師,教主,聖賢等稱呼則更可怕。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中文的「學者」和英文的 'scholar' 意思接近,指從事學術研究的人。

      刪除
  3. 教授,我另外想問現在的PHD,我們一般都稱為「哲學博士」,在下一直都覺好像把「哲學」這個概念用得很濫,不知你怎樣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 'Doctor of Philosophy' (PhD or DPhil)譯作「博士」便可,否則哲學的博士便要稱為「哲學哲學博士」了。

      刪除
  4. 現今華語世界的學者、大師、博士等等名稱滿天飛。

    在西方,學者、教授、博士等都只在”嚴肅的地方““簡單”的提及而已,並不像華人那樣把“博士”前、”博士“後反反复复的當名字叫。。。。。

    此是中國人的地位、名人崇拜的文化所致?!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以我的經驗而言,在美國,有博士學位的人甚少會標榜自己的學歷。

      刪除
    2. 對啊,在英國,我們叫教授都是直接叫 John, Roger, 是香港才叫人 Professor Chan, Doctor Lee

      刪除
  5. 從前大學都只用講師 (Lecturer, Senior Lecturer & Principle Lecturer),之後跟了美國全都叫教授 (Assistant Professor, Associate Professor, Professor)。
    是否以前的用法比較合適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從前還有Reader呢。

      刪除
    2. Current British system: Lecturers, Senior Lecturers, Readers and Professors.

      There are very few professors (normally 1 or 2) in each department. Only outstanding scholars can hold the tenure of professorship.

      刪除
    3. 英制分得較仔細,較有 hierarchy,美制則較隨便;我喜歡美制多一點。

      刪除
    4. Lecturer 和 Professor 是不是有分別?我好像聽說是兩條隊,當 lecturer 的比較專注於授課,Professor 一定要定期出研究成果/論文之類的?

      刪除
    5. 美制是這樣,此外,lecturers 是沒有 tenure 的。

      刪除
  6. 授課員,聽起來變成了售貨員。其實教授不過是 salesman?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是有點調侃的味道。

      刪除
  7. 「學者」不過是名相而已,不必拘泥。況且「學者」也可以解也求學的人呢。(http://dict.revised.moe.edu.tw/cgi-bin/newDict/dict.sh?cond=%BE%C7%AA%CC&pieceLen=50&fld=1&cat=&ukey=-636780517&serial=3&recNo=1&op=f&imgFont=1)

    回覆刪除
    回覆
    1. 係囉,如「哲學家」一樣。另,將「學者」變成咁特別,咁「大學者」咪成外星人?

      刪除
    2. //「學者」不過是名相而已,不必拘泥。// 對,不必拘泥,但也得有個譜。

      刪除
  8. 越不夠學術的人,才需要日日學術前學術後,日日講話學術要怎樣怎樣回應生活/生命。

    Prof Wong 當然不是這類人,成績有目共睹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從事學術研究的人,若投入研究,的確是很少會多說學術應如何如何,做出成績來便成了。

      刪除
  9. Academics vs Scholars.

    Academics (大學教研) -- people involved in higher education: lecturers, professors, etc.

    Scholars (學者)-- Distinguished academics.

    回覆刪除
    回覆
    1. 英語的區分和中文有所不同,我認為兩者都可解作學者,而我認為學者只是一份職業,一份工,沒甚麼特別。

      刪除
    2. 學者不必是職業,業餘研究而有所成的也是學者。

      刪除
    3. //業餘研究而有所成的也是學者。//
      業餘研究的有所成以什麽作準? 自封? --zpdrmn

      刪除
  10. 「學者」陳雲?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從來不視陳雲為學者,他寫完博士論文後,根本沒有做學術研究。他是個作家,不是學者。

      刪除
    2. //他是個作家,不是學者。\\
      「家」的濫用也值得深思。

      刪除
    3. 「家」可以有「成一家之言」或粵語的「到家」的意思,假如是這個意思,當然不宜用得太隨便。

      刪除
  11. //「學者」這個稱呼在香港的傳媒用得相當隨便,幾乎凡在大學教書的都被稱為學者;我曾在某個網誌見到作者稱一些大學教授或講師為「授課員」,對於沒有做甚麼學術研究的大學教員,「授課員」這個稱呼似乎比「學者」適合。//

    其實我更喜歡叫老師,由小學到大學的都是我們的老師,小學老師, 中學老師, 大學老師, 很親切, 又古雅,只不過現在的人要講權威, 要和中小學那些沒有PHD的人區分, 既然都是傳道、授業、解惑, 怎不叫老師?

    如果不是教書的只做研究的就叫XX專家, XX研究員不就好? 我覺得"學者"太嚴肅了, 背負的東西好像很重但具體是什麼又說不清楚, 自稱學者實在不好, 人家叫你學者也要反思一下, 稱讚已死的大學問家為"學者"也許好一點~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叫「老師」當然親切很多。

      刪除
  12. 除學者外,叫哲人,聖人,也出現在大學老師的稱號,大家又點看?

    回覆刪除
    回覆
    1. 聖人?太誇張了。

      刪除
    2. 聖人唔算誇張. 我自封都得. 好唔好稱神呢? --zpdrmn

      刪除
  13. Is it real ?

    "Nobody—or just about nobody, depending on whom you ask—beats William Lane Craig in a debate about the existence of God, or the resurrection of Jesus, or any topic of that sort. "
    http://killingthebuddha.com/mag/witness/7-habits-of-a-highly-effective-philosopher/

    回覆刪除
    回覆
    1. Well, it depends on what "beats" means.

      刪除
  14. 梁漱溟可能把「不會尋根究底地繼續研究下去」定義為那就不能夠算是學者,而因為他積極參與中國的政治和社會活動,其參與的程度比其他很多學者都多得多,甚至比很多政客都更多和更深。
    可能正是由於他在對政治經濟方面//他自知志不在學問,只是因為要解決困擾自己的問題而涉獵學問,幫助自己思考,到得出一些想法而止,不會尋根究底地繼續研究下去,因此,夠不上是一個學者。// 他對於自己在政治經濟方面的學問「夠不上是一個學者」這或者也是一個中肯的說法。

    回覆刪除
  15. 這個版面太光了,還是暗一點較好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還是原來的黑白相間好看些,已改回了。謝謝意見。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