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2

尼采課雜談


這個學期因為系裏課程安排的突然調動,我要教一個 senior seminar。Senior,即哲學系本科四年級的學生才可以修;seminar,即小班,而且有很多課堂討論。題目由教授自定,完全沒有限制。我思前想後,徘徊於三個題目:"Wittgenstein on Mind and Language","Kripke's Naming and Necessity ", "Nietzsche on Morality"。最後決定選 "Nietzsche on Morality",除了因為另外兩個題目我以前教過,沒有新鮮感,還因為我對尼采哲學的興趣越來越大,希望透過教學相長而在短時間內加深認識。

即然有此動機,為何不一開始便決定教 "Nietzsche on Morality",而要考慮其他兩個題目?這主要是由於講授這個題目對我來說是一個挑戰:我不是尼采專家,雖然這幾年讀了很多尼采的著作和不少尼采研究,教本科程度的課還可以應付,但備課會比平時吃力,也因而多花不少時間。不過,終於還是抵不住誘惑,接受了這個講授尼采哲學的自我挑戰。


新學期開始前一個月我已在備課,看的不少材料是幾年前讀過的,但重讀的得益極大,不少地方貫通了,令我對尼采哲學有一個較全面、也較紮實的了解。重讀 Beyond Good and Evil  的感受尤深,因為重讀才發覺上一次讀得太粗疏,很多要點都忽略了,也看不到全書的結構。尼采的書大多不能只讀一遍,即使是細讀,也要讀兩三次方有領會。On the Genealogy of Morality  我以前已讀過兩次,這第三次讀,才較有信心自己是讀對頭了。On the Genealogy of Morality 其實比 Beyond Good and Evil 沒那麼難懂,所以後者我還是要讀第三遍的。

這次備課之起勁,幾乎前所未有,可堪比擬的,只有多年前預備教維根斯坦的 Philosophical Investigations 那次。教學不但相長,教,還會令學的興趣大大增加;教這個 senior seminar,令我想更進一步了解尼采哲學,甚至已決定重學德文,以期日後能讀尼采的德文原著。我說的學德文,只是集中學習閱讀,每天花半小時學習,看看進度如何。在柏克萊讀研究院時,我只是學習了一年,便通過了德文的翻譯考試;如果這次重學能持續三年,我的德文閱讀能力應該遠超當年。

我讀尼采,教尼采,不是為了寫期刊論文,不是要成為尼采專家,而只是因為他關懷的問題 —  例如 revaluation of all values 和 perspectivism  — 也是我關懷的,我只是希望透過研讀他的著作,令自己更有能力處理這些問題。假如研讀得夠深入而有獨到之見可以寫出來,那便是個大 bonus 了!

這個 senior seminar 只有九個學生,是理想的小班教學。到今天為止,只是上了兩星期的課,我還是在講些尼采哲學的背景,到第三個星期才開始讀尼采的書。花兩星期講尼采哲學的背景,我認為是很重要的,因為如果沒有這些背景的了解,學生更容易胡亂將自己的意思讀進尼采的文本裏(可見本來是容易到甚麼程度)。九個學生的反應都很好,似乎對尼采哲學很感興趣,希望他們那學習的勁能持續下去,四個月後會認為這是一個豐富的哲學經驗。然而,我猜想,到頭來學到最多東西的,應該是我自己而不是這些學生。

6 則留言:

  1. 個人對尼采的認識只是聽聞其有甚多警世「金句」。尤以其中一句「上帝已死」感覺尼采頗具不惜以「聳人聽聞」之言,以啟世人反思之心。其效果或比純粹論證更獨豎一幟。
    尼采此言不知是否可謂相當於在中國若有人說「儒家已死」或「馬列主義已死」?而無論是前者或後者,在中共專制下的中國都可被認為是犯了族群祖宗遺留下的文化「基因」,古稱「文字獄」,今稱「維穩」之忌,若觸犯了中國人文化傳承基因之「文字獄」忌多會蒙受不白之冤。

    所幸尼采並非中國人,縱使有所「大逆不道」似也未至於會受到中式「文字獄」級別,或「伊斯蘭國」級別式的殺頭之禍。

    「上帝」相信是一種西方文化基因(文化傳承),而「儒家」則是中國的文化基因。其實無論是上帝或是儒家,亦都並非全是壞的文化基因而要「冚家剷」全部去「死」,只是其中有部份已「過時」的文化基因或需要去「死」而已。
    比如上帝文化基因裡關於同性戀或墮胎等議題文化傳承似乎已不適合於現今人類文明社會;而儒家文化基因的「三綱五常」「三從四德」裡也有相當部份內容與現今人類文明社會裡的「男女平等」及「世界人權宣言」相抵觸。

    尼采或想以並非像是專業及嚴密的哲學論證形式,而是用非專業的,更似是文藝或誇張形式的「驚人」說法--「上帝已死」,去希望起到「驚醒」世人反思並非祖先留下的文化都是好的,都一定要服從,一定要傳承。
    舊有的「已死」大概是已不合時宜,已消失了,有需要重新反思評價及創新,以適合人類文明發展之需。
    尼采此舉令人不其然想起本港那位「才子」,此人當然並非哲學家,只是好用說好聽些是「誇張」,說不好聽是「偏見」的非專業表達形式,常以「中國人基因」來「解釋」某些族群因文化傳統而出現的負面群體現象。
    這當然與中國共產黨喜歡用的「報喜不報憂」,甚至為掩蓋致命病毒疫症,不顧民眾受感染,只求「維穩」,以「證明」「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之慣常做法大唱反調。那位拆台居多的「才子」時常「報憂不報喜」的所為也當然會受到五毛類咒罵。
    如果專業的哲學家也會用非專業的誇張手法,那非專業的「才子」喜歡拆「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的台,以類似《醜陋的中國人》的誇張表達方式,眾看官似乎也不必在主觀上不是,但在客觀上卻是助了五毛一臂之力為共黨「維穩」(維帝位之穩)了。


    回覆刪除
  2. 看到網頁右邊「分甘同味」裡《許章潤新作: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一文,可謂是力數獨裁專制的中國共產黨之九大不是,特顯竊國大盜中共所實施的馬列野蠻落後主義固有獨裁制度是如何的禍國殃民,終壤成了數以十萬計民眾受病毒感染,其中恐怕數以千計(因為事實上有許多未等得及確診就已死亡)的無辜民眾更成了野蠻落後的獨裁制度下的冤魂。

    中共獨裁統治下的病毒大爆發與昔日蘇共統治下的核電廠爆炸大災難,兩者都令兩個同是受馬列野蠻主義思想病毒感染的共產黨國家造成了慘重的人命及財產傷亡。

    所幸的是,俄國人在受夠了野蠻共產統治73年後也終於覺醒,發現馬列野蠻獨裁主義弊遠大於利,俄國人也終於摒棄了禍國殃民的獨裁共產黨,起碼也實行了一個比共產獨裁更民主更自由的全民選舉制度,免致昏君禍國殃民。

    中國爆發的病毒大災難能否讓中國人醒覺昏君獨裁導致誤國誤民或還是未知之數,皆因俄國族群的文化基因(所謂「俄國人基因」)與中國人的並不完全相同。
    最大不同的是俄國好醜還有個東正教的上帝可以在精神上,在俄人心目中有高於馬列野蠻共產黨的地位;而中國人的儒家基因卻是有相當大部份內容是叫人服從,利君王獨裁統治遠多於利民主自由。

    由於中國人有條服從(信佛教者還多條「逆來順受」)的基因(雖不是14億人皆是,但數量也恐怕不少),那能否像俄人那樣可借在精神上高於共黨的上帝「替天行道」摒棄共產黨?中國人恐怕是沒有俄國人有的基因而不容易做得到。(這也是中共甚至試圖把「孔子學院」開到外國,試圖想連外國人也植入那條服從的儒家基因,那帝位豈不就穩固多了)。

    在沒有更高精神偶像而馬列共黨可「乘虛而入」當作最高精神偶像的中國,唯有破除其互聯網封鎖才能夠削弱儒家的服從基因,「大內宣」就難再指鹿為馬,弱化了獨裁專制。
    如果大陸人能夠把共黨利用儒家基因植入大陸人腦裡的「亡黨亡國」觀念改變為「趕走竊國大盜是興國不是亡國」的話,那民主改革就快出現了。


    回覆刪除
  3. 在網上看到尼采有句「金句」:“The higher we soar, the smaller we appear to those who cannot fly.”
    ( https://quotes.thefamouspeople.com/friedrich-nietzsche-128.php )
    中文大意相信是「我們飛得越高,我們在那些不能飛的人眼中的形象就越渺小。」
    不其然想起奧巴馬與特朗普。前者的形象相信是屬於「高」之列,而後者較民粹及「貼地」,形象相信是屬於「低」之列。
    由此看來,左派相信多屬於「飛得高」之列,而右派則多屬於「不能飛」(或不願「離地」而高飛)之列。
    當然,更左的恐怕還有提倡實行社會主義政策的人,而極左的恐怕應該就是提倡共產主義的共產黨人了。
    當去到極左或極右時相信都是已去到「走火入魔」的地步,那恐怕已是「魔」多於是人了。

    事實上平民百姓大多都不是高高在上,而是在「地上」多於在「天上」。但世事無絕對,就像有些人肉體是男性的而內心卻認為自己是女性的;像這種客觀與主觀不一致的情況當然在醫學上可以用變性手術將其「變性」,令其肉體與內心,客觀與主觀所認為的達成一致。
    但醫學上恐怕做不到的是,若肉身是在「地上」的平民百姓,而內心卻認為自己是在平民之上的統治者,哪又有何種「手術」才能夠令其客觀與主觀所認為的達成一致呢?


    回覆刪除
  4. 看到網頁右邊「分甘同味」裡《拒絕道德勒索》一文,其實世界上也不乏左翼政府或左翼政黨接受道德勒索的事例。比如德國的默克爾政府與美國的左翼政黨就是因為接受道德勒索而不顧實際上是造成了更多人死亡及受難的後果,接受大量無秩序移民而導致了數以千計原本不用死的人葬身地中海;以及在美國在左翼政黨慫恿下,一時難以收容數以十萬計的無秩序移民湧入而造成了混亂與痛苦。
    這些左翼政策的最大受益者其實是收了大量偷渡費的「蛇頭」人口販子。
    這正是往往把「道德」與「理想」至於人命之上的左派令事實上不但不會減少,反而是造成了實際上更大的人道災難後果。

    這樣的例子其實早已在昔日蘇聯與中國大陸,在更左傾的共產黨統治下就已層出不窮。蘇共的「集體農莊」與中共「人民公社」的社會主義極左政策就造成了餓死數以千萬人的嚴重後果。
    今天美國的桑德斯等一些左派人物似乎也在提倡類似社會主義的左傾政策,也似乎有部份美國人像當年大陸中國人那樣以為有「免費餐」大鍋飯,於是高呼「毛主席萬歲」但結果卻是大飢荒大災難。
    或許未被「左虎」咬過的美國人對被「左虎」咬過的中國人對「談虎色變」有「真知與常知異」而無法「體會」到「左虎」之禍害。而香港人現在恐怕也有所體會共產黨「左虎」之禍害了。

    事實上林鄭月娥只不過是極端政黨--中共黨在香港的代理人。她其實是一條只忠於獨裁者,完全不顧香港人死活的共產黨走狗而已。她最怕得罪的是獨裁黨皇上,而最不怕得罪的是七百萬香港人。這讓今天香港人也體會到共產黨到底是什麼東西,連台灣人也看到了「韜光養晦」的共產黨真面目。
    如果還對共產黨抱一絲幻想的人不妨看看《共產黨宣言》是如何描述共產黨的偉大目標--一個高到沒得再高的「崇高理想」--「解放全人類」!
    這是一個無論你是否有需要「解放」但它都要來「解放」你的黨。
    在中國大陸病毒疫情極為嚴重的時刻,儘管其轄下的大陸民眾正在遭受史無前例的病毒大災難,死人數以千計的情況之下,極左的共產黨仍然把「偉大理想」至於人命之上。
    仍不忘把台灣人根本就不需要的「解放台灣」強行加在台灣人頭上而竟然仍然派軍機去恐嚇台灣人的繞台飛行!

    現在不但是香港人,連台灣人相信也對共產黨有「真知與常知異」了。
    這個把《共產黨宣言》裡「解放全人類」至於全人類的人命之上的共產黨,大概以為可以用台灣人和大陸人的人命來道德勒索那些抗拒被「解放」的西方自由民主國家對台灣抗共伸出援手的企圖,或反而加速了逆世界獨裁國家越來越少潮流的共產黨滅亡。一個民主的中國反而會更好融入越來越少皇帝的世界各國貿易與交往。


    回覆刪除
  5. 看到網頁右邊「分甘同味」裡《你知道你知道嗎?》一文,個人認為文內提到的「第一層:動物之知....,第二層:省思之知....,第三層:完好之知....」,
    其說「第一序的信念之所以為真」其實是有懷疑之處。皆因「動物之知」似乎多為由經驗而獲得的「經驗主義」,說有「良好的知覺、記憶」或也可以,但如果說動物也具備「推理」能力的話,則似乎或有言過其實之嫌。

    莫說是動物,即使是對於人來說,「經驗」本身其實也是具有相當大局限性的表層知識。某個經驗在某次某種情況下為真相信並不等於在下一次即使情況類似之下也都為真。
    比如某種植物,在某個地方種植具有某種治病功能,以「李時珍嘗百草」經驗所得的《本草綱目》,其「信念」認為該種植物是一種有效的中藥;
    比如田七,相信不少人「信念」中是一種有神奇藥效的中藥。但限於李時珍那個年代根本無法知道在田七更深層次的知識裡面,所含有的哪些化學成份是有療效,哪些成份是有毒;
    甚至即使時至現代,國人對田七也並未達到「第三層:完好之知」的地步。

    認識國內一位長輩級的西醫,他說60年代初中共也提倡過用中草藥治病,於是大陸佛山地區某縣政府「響應黨的號召」,引進「著名中藥」--雲南田七到當地種植。
    當然種植成功,於是宴請「上級領導」到該縣視察兼品嚐「田七煲雞」(當時中國正值經歷毛澤東大饑荒餓死人的年代,有雞吃也已經是「奢侈」了)。
    領導飽餐一頓後當然大贊好味。但,兩天後,領導急病死了!這可嚇壞了縣官眾人,急忙請前輩所在醫院的醫生們到現場看看是何原因。
    後來發現,他們所採用的田七附近生長有另一種植物,可令田七產生毒性;二來可能是飢荒時期的雞特別好味,以致吃了過量的田七。而田七本身是有稀血功能,過量或引起心血管或腦血管病變而致命。
    幸好當時沒有互聯網,不容易「走漏消息」而影響到著名中藥的聲譽。只是唯有那兩位領導與今天武漢的李文亮醫生那樣,都為黨國犧牲了性命。

    由此可見,這個「第一序的信念」有時會為真但有時卻為不真,事實上如此不可靠的所謂「信念」,是否就可稱為「第一序的信念之所以為真」。

    而「第三層:完好之知」到底事實上是否存在也是成疑。
    比如李時珍距今已500年了,而國人又有多少對《本草綱目》裡的數千種中草藥已達到「完好之知」的地步?中醫對中草藥裡含有哪些化學成份相信遠未達到「完好之知」。
    如果是「學海無涯」的話,又會不會有「完好之知」之日?


    回覆刪除
  6. 而至於「第二層:省思之知」,文章作者似乎只重「省思」而似乎忽視了「驗-證」與「省思」必須相互促進,才能夠避免純粹「省思」或會誤入歧途,結果是歧途的「省思」根本無法對事物的認知取得「突破」而無法進階到一個新的高度。

    這也是西方科學發展不斷取得突破而中國的科學發展卻多有停滯不前的一個重要原因。

    當然,中醫就是一個非常明顯的例子。中醫沒有「省思」嗎?有。但她是進入了歧途的省思。
    中醫的理論基礎是氣--元論與陰陽五行學說,在這個基礎上無論如何省思,也極難會進步到細胞、細菌、病毒、基因等那樣的認識高度與深層次的程度。

    中國在其它科學領域也同樣深受氣--元論與陰陽五行學說的影響,比如中國人自誇是最早發明火藥,但卻被陰陽五行學說的「省思」阻礙了像西方科學發現化學元素那樣的突破性發展,結果被諾貝爾發明的「三硝基甲苯」(TNT) 烈性炸藥威力遠超中國人發明的火藥。

    又比如雖然中國也在西方之後二十多年造出了原子彈,但據說美國已早在冷戰時期就造出了只有幾千噸級別的可在戰場上使用的小型「戰術核彈」,並且前不久把其從核武庫裡拿出來,重新裝備到潛水艇上並 “ has been deployed ”到可能發生衝突的區域,
    https://www.defensenews.com/smr/nuclear-arsenal/2020/02/04/trumps-new-nuclear-weapon-has-been-deployed/
    是冷戰2.0?或是壓制獨裁專政擴張?或只有特朗普才知道了。

    因此「第二層:省思之知」也並不就可以達致更多的認知與進步;就像中醫至今仍基本上停留在舊有的基礎上無甚進步,大為落後於西醫的科學發展。
    如果搬出孔子的理論也真是有幫助的話,恐怕就不至於令祖先就已經有的知識,但至今卻仍基本上停滯不前了吧?

    (可能有人會說「5G」是中國領先,其實中國領先的是價錢,因為中國政府用數以千億計的國家借貸,被美國說是人為壓低價錢,破壞自由市場競爭的不公平貿易;但在科學技術上,若美國政府立法限制芯片出口給華為,華為將會像之前的中興那樣陷入「休克」而無法生產出手機)。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