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5

到三藩市看莫奈(兼看高更)


上星期六與內子及一位朋友到三藩市金門公園內的笛洋美術館(de Young Museum)看 "Monet: The Late Years" 畫展。此程有朝聖意味,山長水遠,由我家開車到三藩市,一程需三個多小時,來回就是七個小時了。門券要預訂,不算貴,每人三十五美元,限定時間入場(但任由逗留多久);我們訂了早上十時的門券,由於擔心同日出發可能有交通延誤,所以決定早一天去,在柏克萊附近找一酒店過夜,翌日開約半小時車便可抵達美術館。星期五那天晚飯還吃了頓好的,中式。

星期六早上到了金門公園,美術館附近已泊滿了車,好不容易才找到泊車位,幸而距離美術館只是約十分鐘步行之遙。進館時,展覽廳內已有很多人,但不算擠,雖到處人聲可聞,大多是談論眼前畫作,但不至於吵耳。

  
展覽的莫奈作品約五十件,由不同的美術館和私人收藏借出,主要是 1913 至 1926年所畫(莫奈於 1926年去世),全是印象派風格的。一次過看到這麼多件莫奈作品,十分難得。

我們每件作品都仔細地看,駐足良久,先近看,然後遠看,再近看,然後再遠看。遠者,是距離二三十呎。遠看和近看的分別堪稱神奇,那些池塘景象,近看只是一團團顏色,遠看卻明顯是水色和倒影,暗香浮動,連其中的睡蓮也頓然活起來了;有一幅畫的其中一小處近看只是四五點黃色的顏料,好像胡亂塗上去的,不知是甚麼東西,遠看,原來是隱隱透過樹葉的陽光,很明顯的。


展覽廳內除了莫奈的畫作,還有頗詳盡的文字介紹,字體也大,說明作品的創作背景及莫奈當時的生活與經歷。對於不熟悉莫奈生平的參觀者,這些文字介紹很能幫助欣賞展品。

莫奈喜歡畫系列,同一系列裏的作品,有些看來很相似,其實重點不同,要用心看,才可以看出主要的分別。這個展覽裏,有些十分相似的作品並列,好讓參觀者比較。這樣的比較,是很有趣的藝術鑑賞活動。


欣賞畫作,一定要看實物。只看畫冊或複製品,不可能真正欣賞到作品之美,因為單是作品的大小,已能決定看者的觀感;莫奈很多作品都極大幅,看實物與看畫冊,根本是兩回事。此外,複製品的顏色與原作總有分別,而且要看實物才看到畫家的筆法。看完展覽後,買了一本特別為這展覽而印製的畫冊,印刷精美,然而,看過展品後,翻開畫冊便只能興味索然了。


笛洋美術館這個月同時展出高更的作品,看完莫奈,走上一層便是高更,不必另外買門券;雖然我不特別喜歡高更的作品,但機會難得,自然不會錯過。這次展出的除了高更的畫作,還有他的雕塑和陶藝作品,相當豐富。在一幅題為 "Breton Girl"(1889)的畫作介紹裏,看到高更寫給梵高關於這幅畫的幾句說話,挺有意思的:"I try to put into these desolate figures the savagery that I see in them, and that's in me too. Here in Brittany the peasants have a medieval look about them. The costumes are also almost symbolic, influenced by the superstitutions of Catholicism."


同一天看到兩位偉大藝術家的作品,來回七小時的車程是絕對值得的。

4 則留言:

  1. 看到網頁右邊「分甘同味」裡數篇文章包括王Sir的《口音的心理》《認知上的不公正》《滅絕師太為什麼犯眾憎?》以及《余英時:試釋「五四」新文化運動的歷史作用》,似乎引申出一個問題:

    似乎為數不少的中國人,即使是信誓旦旦宣稱不崇洋媚外的中共(據說其有七千萬共產黨員,但其核心思想卻也正是崇洋自歐洲的馬克思、俄羅斯的列寧等外國洋鬼子)也同樣都是崇洋的中國人。

    如果說為數不少的港人其崇拜的心理應該是會去崇尚被認為是好的而不會去崇尚被認為是差劣的洋的話,但中共卻似乎不然。其所崇尚的來自俄洋的「集體農莊」,中共將其「翻版」稱為「人民公社」,在中國實行共產主義「大鍋飯」政策,結果令中國經濟陷入大災難餓死數以千萬計中國人。
    而當年被中共所崇尚為「老大哥」的蘇共,不但沒有幫助中共這個「契弟」度過難關卻反而要中共在餓死人的時候去償還早年「抗美援朝」以及50年代「援助」中共的貸款!
    當然,中共也頗有「骨氣」,至於是否屬「仁者不仁」去讓庶民來做替死鬼「不成功,便成仁」,餓死再多中國人也美其名曰「寧死不屈」。據說是依期償還了蘇共的貸款,但餓死了幾多「不成功,便成仁」的中國人就從來都沒有公佈過數字。不知到中共如此崇洋到底是為了那般?

    而港人所崇的相信大多都是英美的洋而不是蘇俄的洋,港人認為英美洋比蘇俄共產的好,更遑論港產的「滅絕師太」之類,因此港人恐怕不會崇本地,也不會崇蘇俄,而崇尚被認為是好的英美洋相信也就不足為奇了。

    為何(或者是為數不少的)港人心理會認為英美洋比中國、蘇俄洋或本地「滅絕師太」之類更好?是港人的心理不正常還是包括七千萬中共黨員以及大陸五毛之類的心理不正常?

    那或要看何謂「正常心理」。

    縱觀英美和來自蘇俄這兩大類洋貨,一類是英美的民主自由人權平等,另一類是來自蘇俄的「無產階級專政」共產黨獨裁專制的洋貨。
    那人的「正常心理」應該是嚮往民主自由人權平等,還是應該嚮往獨裁專制的共產黨?
    「滅絕師太」之類賣港者大概是「自虐狂」,那偏要選擇被獨裁,被專制恐怕也就不足為奇。
    而多數港人由於受英國管治99年,受自由民主制度影響,容易認為追求民主自由才是人的正常心理,因而也容易傾向崇尚民主自由的英美洋。

    但反觀大陸,從來就沒有過民主自由,只有世世代代數千年的皇帝專制獨裁;而更壞的是,孔子儒家教義在獨裁專制不平等且無公義可言的皇帝制度下,不但無提出積極辦法卻反而提出逆來順受的所謂「克己復禮」,提出幫助皇帝專制獨裁的忠、孝、仁、義,君臣父子等為核心內容的無條件下等人要服從上等人的奴隸性質思想。
    孔子的儒家在專制獨裁制度下事實上起到了助紂為虐的作用。難怪數千年來得到歷代皇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厚待。

    何謂「禮」?老子有言:「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上德無為而無以為;下德無為而有以為。上仁為之而無以為;上義為之而有以為。上禮為之而莫之應,則攘臂而扔之。故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夫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前識者,道之華,而愚之始。是以大丈夫處其厚,不居其薄;處其實,不居其華。故去彼取此。」(https://www.daodejing.org/38.html)

    「禮」就是「故失道而後德,失德面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夫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
    在獨裁專制制度下,能夠成為王者,從秦始皇到中共,無一不是殺人無數的君王。這樣的獨裁者一旦大權在握,權越大,貪腐就越嚴重。在獨裁貪腐制度下,既無德又無仁義可言,但卻去宣揚「克己復禮」那就只能夠是愚民和追求虛無的「高尚」。說句通俗話就是「搵笨」,好讓庶民人人顧著「克己」去追求虛無的「復禮」,不像「佔中九子」那樣不「克己」,那王位豈不就更穩固了嗎?

    「犯上作亂」被儒教中國人認為是「大逆不道」形同甚至是比犯法更嚴重的「罪行」,就如回教褻瀆教義行為要被處死那樣,以至「和平佔中」抗議若在英美民主自由國家,發起抗議政府活動的工會或文化界領袖本人如果並沒有破壞公物等觸犯法律的行為(因為民主自由國家憲法有真正的示威、集會、抗議自由)發起者並不會被判刑,只有那些「趁火打劫」破壞公物者才會被起訴。其實這也是普通法社會的Common sense,否則管理社會的政府官員如果社會有破壞份子出現是否也一樣要負責和被判監?

    但,不幸香港是回歸到了以儒家為傳統的祖國,在一眾本地「滅絕師太」之類的儒教專制獨裁擁護者和在或受到祖國儒家獨裁專制傳統的強大壓力之下,發起人沒有破壞公物卻也要為破壞份子負責,這樣的社會有何可崇?

    這種英美洋人能夠享受的自由,港人卻要受難。那又如何能怪為何港人寧崇尚自由民主的英美之洋而不崇尚本地「滅絕師太」的港或專制獨裁的中了。

    一個連自己同胞都非但不尊重自己同胞,卻反而為了效忠皇上去打壓自己同胞的民族而至無人或少人崇尚,那又應該先責怪誰?

    《余英時:試釋「五四」新文化運動的歷史作用》一文一開始就提到了新左派和新儒家與傳統儒家一樣都具有反民主自由的本質。因此中國容易接受具有專制獨裁本質的共產黨專制取代皇帝專制,而具有反民主自由本質的儒家傳統亦令到英美三權分立的民主憲政制度不容易被崇尚專制獨裁並以「槍桿子裡出政權」的野蠻共產黨人接受。

    儒家不是公平和平等的思想。這與現今人類社會日趨平等和公平是相衝突的。受資助的「孔子學校」就是想向西方民主自由國家宣傳不平等的奴隸式等級服從和逆來順受思想,以便美化野蠻的獨裁制度,減少西方國家對獨裁制度的批評。

    回覆刪除
  2. //有一幅畫的其中一小處近看只是四五點黃色的顏料,好像胡亂塗上去的,不知是甚麼東西,....//
    這不其然令人想起有時看問題若只看局部而不看總體,會不知其所以然。除了西洋畫,西洋交響(philharmonic)音樂也是若只聽其中某些配樂,會不知道是演奏什麼樂曲;這與中國用傳統樂器演奏傳統樂曲的齊奏差別很大;甚至是西洋社會,允許各種不同的聲音而中國社會的自由度則少很多。
    其實不允許並不等於不存在,強行壓制反而是違反了自然規律或只會得出一個崎形的,表裡不一,言行不一的思想和社會。如此社會孰好孰壞?

    回覆刪除
  3. 看了網頁右邊「分甘同味」裡《【對談】批判思考》一文,除了受益良多之外,內裡提到一句說或是「酒後吐真言」的說法 “Teaching critical thinking is a big scam!” 或許是「以偏概全」又或是有些「激進」,但也或許是美國現實社會中其實大眾到底是以「批判思考」的理論來審視問題,還是以利益(包括個人或政黨利益)來審視問題的?
    若是後者的話,那「批判思考」理論在社會實踐上則未能或無法發揮到應有的作用。這與自然科學理論比如工程力學理論,如果蓋一棟樓房是違反工程力學理論來建築的話,樓房幾乎可以肯定會倒塌;而「批判思考」理論在社會實踐上的重要程度則似乎遠不如工程力學理論般重要。
    就如現時美國民主共和兩黨之爭,或許更確切一些是民主黨與川普(特朗普)之爭非常激烈。因為川普是民選總統(且無證據顯示美國選舉是非法或舞弊的),故得選票數量多少基本上是可以表明川普是否大抵上代表了美國比較多數民眾的想法或看法。因而可以說這其實是美國兩大部份民眾對社會和世界的看法和想法之爭。
    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應用「批判思考」理論去決定支持哪一方?但就算他們都有應用,但相信或仍然會得出不同或相反的結論。
    而民主黨為了奪權,除了運用媒體宣傳(川普說是「fake news」),還利用各種「調查」甚至「彈劾」等動作試圖改變選票帶來的結果。不知是否因為「fake news」等動作的力量其實是比「批判思考」理論能更有效地改變人們的思想與思維,不知是否因此有“Teaching critical thinking is a big scam!” 一說?
    中國的情形似乎就更是停留在孔子的年代,強大的儒家傳統力量令不少民眾認為對「國(君)」(現代化的稱呼是黨-當然是共產黨)要「忠孝仁義」;「犯上作亂」乃是「大逆不道」的「死罪」。儒家提倡等級與絕對服從,這些都是不需要選票的,而需要的是「克己」。而所「復」之「禮」為何物當然就是回复維護君主獨裁專制為大「禮」了。
    在儒家制度下當然是「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因此皇帝封鎖互聯網乃符合儒教教義,箝制言論,僱用大量五毛散佈「fake news」和挑動種族情緒,這些都是不能夠「批判思考」的。中國幾千年的歷史證明了在儒家絕對服從的制度下若對君主專制也「批判思考」的話,恐怕必定會有「殺身之禍」。

    回覆刪除
  4. 看到網頁右邊「詩為心畫」裡的〈十誡〉,不其然想到西方宗教裡的〈十誡〉與儒家其實也不乏的諸多「誡」例如「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聖人之言」、「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仁者愛人,智者知人」....等內容似也有所雷同之處;

    而被認為最不同的是,西方宗教的〈十誡〉基本上是以「神」為敬仰對象,可以說是屬於「神教」,大概也因而能成為一種宗教;
    而儒家的諸多「誡」則似乎多是以「君」為敬仰對象,似是「人教」多於「神教」,或也因而儒家或未能成為「正式」的宗教。

    儒家雖或未為正式宗教但或因其「護駕」有不可或缺之效而獲皇帝青睞以「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用儒家來掩蓋實質上為法家運作的皇帝專制獨裁制度,用「說一套,做一套」的「掛羊頭賣狗肉」方式,用儒家諸多滲有「敬君」毒素的誡,令民眾在潛移默化「誡」後成為了「忠君愛國(朝廷)」者,以致即使皇上用坦克車的暴力專制,也能「誡」到讓民眾「克己」逆來順受成為死效忠暴君的順民,也令民眾深信沒有皇帝(黨)是不行的。而令專制制度得以在中國延續至今。

    為何西方以信神為主的諸多國家能夠由也是歷史上的皇帝獨裁制度,轉變為今天的民主自由制度;甚至連世界上第一個共產獨裁專制的蘇俄,其主要信仰是東正教(神教),也能夠摒棄一黨皇帝式獨裁制度而轉變步入全民民主選舉的制度?
    而唯獨被很多中國人和華人奉為自豪的信仰--儒家(非神教),卻無法令中國進入民主制度?

    主要原因應該是:神比人更靠得住。
    為何如是說?是因為人人都知道神並非人,神是一種虛擬的非物質精神存在於人類的精神世界裡而不是物質實體存在於自然界。
    世上影響力大的人類主要宗教是人類於很多年前積累下來的精神道德被為數不少的人認為是好的道德例如網頁右邊「詩為心畫」裡的〈十誡〉,是該族人人(包括該族的皇帝)都要服從和難以違抗的「誡律」,即皇帝也受到神的約束;

    這與儒家孔子所提倡的尊上尊君而不是尊神,事情就壞在這裡。「上」和「君」都是人,人或人組成的黨是會變壞的。當他們沒有權力的時候,他們也與庶民大眾一樣說要爭取民主自由;但當他們那夥人奪得權力之後,就會盡力維護自身利益阻止庶民大眾分享權力和自由。這也正是馬克思主義共產黨的最大敗筆。
    馬克思主義最荒謬之處莫過於把共產黨搶奪了資產階級的財富之後,原來的資產階級沒有了財富變為了無產階級,而原來的無產階級奪得了財富之後變為了資產階級,但馬克思主義卻仍然定義擁有了財富的共產黨為「無產階級」而沒有了財富的卻仍然是「資產階級」!如此邏輯混亂,確實是枉費其德國的哲學文憑了。

    為何中共與清朝等皇帝一樣,對西方傳教士諸多阻撓,不讓西方的神教進入中國,恐怕就是因為西方的神教對皇帝具有約束力,可令皇權被約束,獨裁力減弱,民主力量增強。歷史證明了「神」的力量最終也能令核子超級大國蘇俄也步入了有全民選舉的國家。

    唯獨以儒家尊上尊君為主要教條的中國,在「人之初,性本善」假命題的虛偽之言以及滲有致命「尊上」「尊君」毒藥的「克己復禮」潛移默化,殺人於無形影響下,令民眾成為替獨裁君王「不成功,便成仁」做替死鬼(國共內戰、韓戰、大饑荒、越戰等等千千萬萬「尊上」「尊君」的中國人亡魂如果還未能夠令人相信的話,那就讓更多亡魂去證明吧)。
    歷史事實顯示,世界上兩個最大的共產獨裁政黨蘇俄與中共,以神教東正教為主的俄國和以儒家尊君為主的中國,一個進入了民主選舉制度,一個卻仍然維持皇帝獨裁。如果要找個精神依靠的話,神的「尊君」毒素較少,比人更靠得住。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