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31

今日遊 • 當年情


一月中與大學書友同遊台南,十位昔日同窗,連家眷一行十五人,吃喝玩樂了四天,很開心。這是我們第三次同遊,第一次在廣州,第二次在澳門,不是因為這兩個地方特別值得遊覽,而是找個不太遠的遊點,大家團聚幾天而已;這次遊台南也是如此,重點在人,不在地。當然,說到逛夜市、每天都吃到價廉物美的東西、入住五星級大酒店而價錢相當便宜,在台南的確較容易做到。台南很多方面都頗落後,聽說和二三十年前面貌沒有甚麼分別;不過,繁華先進也不一定更好,而懂得欣賞落後,是一種修養。

這次我帶了照相機,拍了不少照片。我毫無攝影技術可言,照相機更不是高級的,只是一有機會便努力捕捉各同學的歡樂時刻,有時拍到一個趣怪表情(我說的「趣怪」包括醜怪),連忙向眾人顯示,大家見而笑之,我則笑得最響亮,自詡為得意之作。有了這些形象記錄,日後回味這次歡聚,就不必在腦海中重構情景了(下面的合照是另一位同學拍的)。


 我在美國居住了二十六年,頭十五年由於種種原因沒有回過香港,因此,第一次和這些舊同學重聚時,已十多二十年未見過面;別時大家都是精壯之年,再見俱中年矣,雖未至於鬢髮各已蒼,亦幸而不是訪舊半為鬼,但免不了有點流光易逝的唏噓。然而,另一方面,雖是久別重逄,卻沒有半點生疏,完全不需「熱身」,甫一見面便「雞啄唔斷」,嘻哈大笑,彷彿時光倒流,回到了昔日校園內外的活動時刻。

其實,畢業後各自修行,各人職業大多不同,經歷當然有異,這麼多年後,有些似乎和當年沒有兩樣,有些則顯然有了些變化,但大家卻未必能準確點出分別在哪裏,也許歷練磨洗的結果往往不是線條分明的。難得的是,重見如故,足證當年情的力量。那份當年情,是相對純真的,也因此而較能持久,因為大學(是不是應該說「當年的大學」?)畢竟是擴闊視野和豐富自我的地方,同學而成為朋友的,多少有點共同探索、互相促進成長的關係;這種關係,當時只道是尋常,未必能心領神會,但人成熟後反省,自然會明白。

台南遊結束後,有同學立即問下次同遊的計畫,不是太心急了嗎?

6 則留言:

  1. 「不過,繁華先進也不一定更好,而懂得欣賞落後,是一種修養。」
    確實不少「落後」的地方「每天都吃到價廉物美的東西、入住五星級大酒店而價錢相當便宜」,在下修養不高也頗為欣賞甚覺心滿意足了。

    回覆刪除
  2. 網頁右邊「分甘同味」裡《幾回林下話滄桑─我們認識的余英時先生》一文,裡面提到余先生的著作《士與中國文化》以及作者自己的《禪宗與中國文化》,不其然令人想起,其實不單是士或禪宗,即使是皇帝或黨,也一樣可與中國文化有密切關係;或也同樣可以有「(皇)帝與中國文化」或「黨與中國文化」去作一番考究。
    不知是否皆因「中國文化」「博大精深」精華與糟粕並存,利與弊並存,似乎並非一好皆好,也非一壞皆壞;
    士或禪宗可與中國文化,或可『用「道統」對抗「政統」,....給知識階層保留一些尊嚴』;

    但皇帝或黨則也更可以與中國文化的「忠君(黨)愛國」「君臣父子」「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賜死)文化在中國人腦裡所佔有的地位,令中國人為「忠君(黨)愛國」爭表忠互鬥,令知識階層成為「臭老九」,在重王權欠人權的儒家文化裡尊嚴也會隨時盡失。
    前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就曾以儒家「道統」為藍本著有《論共產黨員的修養》一書,書中要中共黨員「吾日三省吾身」(比回教的每日5朝拜少2),要黨員尊奉儒家道統去做黨的「馴服工具」(這種文化令人淪為工具),利用中國文化對強化黨中央實行獨裁專制統治似乎有事半功倍之效。

    難怪漢武帝二千多年前就醒覺要「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看來確是不無道理的。
    近代歷史事實又再次證明了儒家的「道統」令就連當時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前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以及不少共黨高官也根本無法『用「道統」對抗「政統」』;
    美好希望『以傳統中的「不事王侯,高尚其事」的氣節,給知識階層保留一些尊嚴』的願景在被儒家「道統」強化了的專制「政統」下恐也只是成為了「阿Q精神」,令儒家「道統」修養甚高的劉少奇(起碼其著作如是)也不幸不敵專制「政統」,成為了儒家「道統」的犧牲品,與無數死於專制苛政下中國人一樣,死於「忠君(黨)愛國」極權制度。不幸,這也是幾千年來中國文化的一個重要部份。

    回覆刪除
  3. 看到頁面右邊「分甘同味」裡的《從模態邏輯看宿命論論證》,裡面說道「一公斤的棉花和一公斤的鐵一樣重」,但是,如果把在地球上是一樣重的「一公斤的棉花和一公斤的鐵」,拿到月球上再磅秤的話,那包在地球上重一公斤的棉花與那塊在地球上重一公斤的鐵,在月球上兩者雖然都因為月球的引力比地球小,兩者都會同時變輕,但就不會是一樣重。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公斤是質量(mass)單位,一公斤的東西無論是在地球還是在月球,都是一公斤。不過,即使改用重量(weight)單位牛頓,「十牛頓的棉花和十牛頓的鐵一樣重」仍是必然為真;假如同樣的棉花和鐵在月球的重量不同,這只會令「這堆棉花和這塊鐵一樣重」在月球為假,但不會令「十牛頓的棉花和十牛頓的鐵一樣重」在月球變為假。

      刪除
    2. 謝謝王Sir的解釋。主要是覺得「一公斤的棉花和一公斤的鐵一樣重」這句話如果寫成「一公斤的棉花和一公斤的鐵質量是一樣的」比寫成「....一樣重」似乎更準確一些。
      主要是因為即使物體本身的質量不變,但其重量是會受外部因素影響而變化的(例如有一定質量的物體在外部環境變化下會出現沒有重量的「失重現象」);而質量則不受外部因素影響。
      如果說質量都是一公斤的棉花和鐵,因為棉花的體積要比鐵大很多,故在地球的環境下,體積較大的棉花受地球上空氣浮力Buoyancy的影響比體積小的鐵為大,因此如果兩者質量是一樣的話,在地球上棉花的重量會比鐵輕一點;
      但如果說兩者在地球上都是「一樣重」的話,則那堆體積較大的棉花的質量其實是比那塊體積小的鐵要大一點(雖然相差很微,但說是「相等」似乎是不夠準確)。
      或正如王Sir所說「十牛頓的棉花和十牛頓的鐵一樣重」就不會出現質量與重量的差別了。

      刪除
  4. 頁面右邊「分甘同味」裡一篇『媒體報導「烤肉式用刑 中國凌虐新疆人手法曝光」?』似乎是有人報導有人造假的消息,令人想起中國那句『假作真時真亦假 無為有處有還無』的「名言」;
    世事是否「一假百假」或是「一真百正」?在禁止記者採訪和封鎖消息再加上「保守國家機密」的情況下,恐怕只有「FactCheck」或 youtu.be 這類背景有特殊「管道」的「查核中心透過管道」才能夠得以「管中窺豹--可見一斑」;
    而至於「一斑」是否即「全部」,在一個互聯網被封鎖,新聞採訪遭受管制的「太虛幻境」般國度裡則可謂要自行判斷了。
    連在民主國家美國都設有中共中央電視台分支的今天,在民主社會台灣設個「FactCheck」又何難度之有?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