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5

古德明先生請勿誤會


古德明先生今天在《蘋果日報》的文章結尾加了個小啟:

拙文《王教授,算了吧》發表之後,王偉雄即上網更改其大作,將「古先生所引『牀前明月光』」改為「古先生所引『牀前看月光』」。讀者不知,將謂古某血口噴人。特此奉告。

其實昨天看到古先生的《王教授,算了吧》(發表於香港時間 3月15日),我已在臉書澄清,只是懶得寫文章回應:

他引「牀前看月光」一句,我最初的確誤寫為「牀前明月光」,但隨即在《魚之樂》網誌改正;《立場新聞》有轉載這篇文章,我也囑編輯改正這句,而編輯幾乎即時改了。

即是說,那在古先生發表《王教授,算了吧》幾天前已改正。以下是我和《立場新聞》編輯通訊的截圖,以為憑證:


我的文章在美國時間 3月8日 9:19pm 於網誌發表,9:46pm 傳給《立場新聞》轉載;我在同日 11:57pm 通知《立場新聞》編輯有錯字,其時我已在網誌將「牀前明月光 」改為「 牀前看月光」,即 「牀前明月光 」一句在我的網誌只出現了兩個多小時,古先生竟然在這短時間內看到,以致產生誤會,也算是我運氣不好了。

王某就算學問如何不濟,做人一向光明磊落;古先生這小啟,有污我名,故不得不特此澄清,亦期望古先生明天在專欄再寫小啟還我清白,方堪稱君子。


【後記一:朋友跟我打賭一頓飯,他認為古德明不會應我要求,澄清我沒有偷改文章,我認為他會。為了保證古德明看到我的解釋和證據,我託《蘋果日報》編輯將我文章的連結告知古德明,並替我表明希望他還我清白。我對編輯這樣說:「看來他真的相信我偷改,是誤會,所以我不怪他,只希望他會澄清,否則他就真是個小人了。」

誰知古德明這樣回應:Please tell Wong that I have had enough of him. Let the readers judge the rights and wrongs. There is no need for any "clarification".


【後記二:古德明先生在 3月19日 (香港時間) 的專欄文章再登小啟:「 日前接《論詩句的斷章取義》作者來信,謂其文三月十五日之前已改正,今聊志之,免糾纏也。」雖然沒有明言我有確證,但總算是澄清,故本人決定刪去「真小人」之論,此事告一段落。】


209 則留言:

  1. 是的, 一定要澄清啊!

    回覆刪除
  2. <1>古先生向來鐵嘴不饒人,不滿恩師饒先生媚共,他有足够的時間和空間去怒斥,爲何要等恩師過世才發難?

    <2>鞭屍足足月餘,即便要口誅筆伐,賣港求榮者不知凣幾,從未有人獲此殊辱!

    <3>古先生仇共,批中共喉舌從不口軟,卻毫不思索從文滙報引用對恩師不利之文字。而且「古法引用」吹得再好,既有删減文字,光明磊落者應該主動言明!

    <4>主觀地從「不斷靠近」批恩師不懂寫「漸臻」,而原文是有「臻於和諧」,饒先生顯然是認爲文化理想可近不可達,古先生視而不見!

    <5>「斷章取義」是有典故,但在今天已是貶義,古先生並未證明他的「斷章取義」是客觀而準確!

    <6>用大量與中共有聯系的證據,最多衹能證明其恩師不是whiter than white,古先生據此將饒打成darker than  dark,邏輯有誤!

    <7>批饒一開始,語出「成器不成人」,令其讀者深信有能力之人,檢驗標準也高,一個月後,其讀者已深信饒是垃圾,靠媚共才有今天的名氣,「去神化」之後,已是「不成器更不成人」!

    <8>以自己「粗通英文」之「謙虛」反證恩師饒宗頤之「沽名釣譽」,不僅不尊師重道,也有違邏輯!

    回覆刪除
    回覆
    1. 若然饒宗頤真的認識佛學,必會一笑置之(古德明的批評 或 中共的抬舉)。

      刪除
    2. 古德明多篇文章鞭撻的對象並非饒老,而是那些在饒老死後一窩蜂去捧他上天的人!故此他不只一次指出不少人只是「矮子看戲」。(當然,客觀效果像是間接鞭撻饒老。)如明白此點,閣下所言「有足够的時間和空間去怒斥,爲何要等恩師過世才發難」便對焦錯誤了。

      刪除
    3. 「矮子看戲」應包括古德明, 古應帶頭自己掌咀, 樹立榜樣

      刪除
  3. >>我最初的確誤寫為「牀前明月光」,但隨即在《魚之樂》網誌改正;《立場新聞》有轉載這篇文章,我也囑編輯改正這句,而編輯幾乎即時改了。

    偷偷摸摸私下改了便算,不作公開聲明、不承認自己不懂李白原詩;只賴運氣不好,還反誣古氏是真小人...

    有人蒙頭褸住一塊十二人用的餐枱布,隨處遮羞走動,有趣有趣。

    回覆刪除
    回覆
    1. 王教授不只是空口講白話,他提出確實證據,你這麼說根本就是誣陷。

      刪除
  4. 幸好王教授有證據,否則水洗唔清。不過都阻止唔到啲一知半解嘅人乘機攻擊你。

    回覆刪除
    回覆
    1. 呵呵, 點止一知半解, 仲肆無忌憚㖭呀!

      刪除
  5. 立場都轉載了呢篇文,必要時可以有立場新聞嘅編輯做證。咁強嘅證據,古德明都唔肯澄清,確實唔係君子所為。個啲趁機嚟抽水嘅無料KOL就可以不理啦。

    回覆刪除
  6. 如果哲人王睇到林X同葉XX係fb果啲興奮言論, 唔知有乜感想.其實我懷疑佢哋有係呢度留言.

    回覆刪除
    回覆
    1. 葉xx最好笑,饒宗頤死後,佢寫到自己不知幾咁佩服老饒,反駁人地批饒,到古德明批饒,同王教授筆戰, 葉xx即刻大讚古大師,狂踩王教授,什麼饒老幾咁勁都拋諸腦後囉。如無記錯,王教授幾年前批過葉xx唔識邏輯。

      刪除
  7. 就算贏了埸交,但輸別人的尊重,有何益處?從前的中華文化,著重謙遜。。。怎會咁易對罵?怎會唔為相方留少許後路?古德明與饒宗頤,原本有甚麼瓜葛或看法,都應已完結。由 day 1 開始,發展至今,古德明彷彿被人圍攻。亦不斷被不同的第三者批評。雞蛋 vs 石牆,加上邏輯地看待整件事情,我會站在古德明那一方。

    回覆刪除
  8. 這次筆戰,王教授好蝕底,因為古德明在蘋果專欄可以日日寫,那些讀者未必會看魚之樂blog,變成王教授只有挨打。(我知王教授都係蘋果寫,但只得兩個禮拜一次,到還擊時已經過了氣)

    回覆刪除
  9. 哇, 好熱鬧. 我想說, 難為了那位編輯.

    回覆刪除
  10. 王教授好友陳凱文剛發表文章,指出古德明的錯謬,精彩啊: 不馬虎的古德明

    回覆刪除
    回覆
    1. http://news.sina.com.tw/books/novel/barticle/1822-1.html
      誰破解了李白《靜夜思》版本差異之謎?

      刪除
    2. 我也剛看了。

      古兄確是文人氣短。

      刪除
  11. 今次真正出醜的是古德明,學識有欠,人格不高,sad!

    回覆刪除
  12. 王教授,古德明最擅長咬文嚼字,你跟他論詩,即使贏了,也是枝節問題,大方向是古德明批饒宗頤的論據與邏輯論證!

    回覆刪除
  13. 是剛看了陳凱文的文章。

    回覆刪除
  14. 重温留言:

    KC Lok2/22/2018 4:47 上午
    以饒宗頤的年紀和輩份,是完全可以不必理會中共的,可說是其心虛榮沒止息,明顯做不到孔子說的『從心所欲不逾距』,古德明先生或其他人的批評他就逃不了,或者他不在乎的,這就更可惜,因為他未曉『君子惡居下流』的道理❗這跟學術成就全沒關的,因為『子曰:「弟子入則孝,出則弟,謹而信,汎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作為儒者把學術成就凌駕在德行之上是一種恥辱吧。


    **************************

    真是字字珠璣,擲地有聲。

    回覆刪除
    回覆
    1. 字字盡見虛偽, 垃圾!

      刪除
    2. 6:32 落錯鞋油擦錯鞋! KCL人云亦云, 吹水唔抹咀, 已有人踢爆啦!佢胡亂老作, 又欠考據, 因住捧得愈高撻得愈重呀!

      刪除
  15. 'Let the readers judge the rights and wrongs. There is no need for any "clarification"' 有何問題呢?!
    「真小人」的定義更沒理由由王先生自定標準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問題是如果讀者不知道王教授已澄清,古德明又不肯澄清,讀者又如何公正地 judge the rights and wrongs 呢?古德明見到王教授出示的證據仍不肯澄清,就是讓蘋果的讀者繼續誤會王教授,這是君子所為嗎?

      刪除
  16. 王先生這篇文章很有禮貌, 如果同樣事發生在我身上, 我想我會措辭嚴厲很多.

    回覆刪除
  17. 越來越 小學雞

    回覆刪除
  18. //http://news.sina.com.tw/books/novel/barticle/1822-1.html
    誰破解了李白《靜夜思》版本差異之謎?//

    上述的報導簡介了關於「明月光」「看月光」「明月」「山月」等的一些史實。
    相信讀者其實不難看出王教授對個別字作出更正純屬是更正一些無心之失,絕非不光明磊落;也完全無關誠信或intellectual integrity問題。

    其實王、古兩位先生所爭論的饒公文章裡某些字句寫法上的問題相信只是屬現代法與古法上差別的技術性問題,均無關誠信或intellectual integrity問題。

    而饒公文章屬否「媚共」或古先生是否「反共上腦」,則或才是字句寫法爭論的「真相」。

    饒公引用蘇詩的「大千在掌握」「天人爭挽留」等句子與王教授例子的「春宵一刻值千金」一樣,後人引用均可與原意差別極大但也無不可。

    而問題就出在饒公是否引用來「媚共」?如果饒公真是「媚共」,古先生不齒其所為而責其詞就是否屬「反共上腦」?

    若如王教授在《論詩句的斷章取義 --- 再回古德明》裡所說://在指出古先生如何誤解「斷章取義」之前,我先得澄清一點:我寫〈古德明論饒宗頤〉一文以及回應古先生的專欄文章,都不是為了替饒宗頤的「媚共」辯護。饒老是否媚共,我沒有甚麼判斷,如果他真的如此,我當然會不齒;然而,我對古先生的批評,只是著眼於他的理據是否充分。媚共固然可恥,但反共而不擇手段也不見得是高尚。//

    「媚共固然可恥」,而問題是何謂「不擇手段」?如果用「強力手段」「超法律手段」打壓異己,那顯然屬「不擇手段」;但相信古先生並無此能力。如果用「肆意歪曲」「無中生有」似乎古先生又並非如此。

    「最後結論」:兩位先生純屬因方法上不同而有分歧,應是小事一樁;「君子和而不同」誠望勿因小事而傷和氣。

    回覆刪除
  19. 陳凱文的文章《不馬虎的古德明》指出古德明寫 "按宋朝楊齊賢以至清朝王琦編次的李太白全集"有錯。查實是陳凱文中文水準唔夠及研究不足。關於《不馬虎的古德明》:

    其一,"李太白全集" 與 《李太白全集》在古德明眼中應是有分別的。否則編輯也會幫他加上適用標點。
    其二,"以至" ,應是包含其間不同朝代的人物,所編 &/ 註的 "李太白全集" (而非 《李太白全集》)。
    其三,又因為"其二",所以古德明用上 "編次" 以簡化語句。
    其四,清朝時,原版的“舉頭望山月”仍有出現 (清康熙年間,沈德潛《唐詩別裁》),但(清乾隆年間)蘅塘退士選取了“舉頭望明月”後,影響後世以“牀前明月光”、“舉頭望明月”為現今的版本 (,儘管明朝李攀龍《唐詩選》已用上“牀前明月光”、“舉頭望明月”)。因此,如果沒有蘅塘退士的“牀前明月光”、“舉頭望明月”,或許現今的版本會有不同。況且,原來日本一直存有最接近原版的《靜夜思》。因此,(清)蘅塘退士的誤導責任,比(明)李攀龍的要大一些。

    恭喜大家見證古時的 "朋黨之患" 是如何不智及令人側目。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一,我是說古德明提人家作品,應把作品名稱寫上,以便讀者考證。
      其二,同情地理解,所謂“李太白全集”是指所有曾經輯錄李白詩歌的作品,而我說的意思跟你一樣,由宋到明輯錄的詩集裡,不是只有他提到的宋本,而是有八個版本。
      其三,註釋就註釋,編次就編次,不應簡化的東西亂簡化什麼?
      其四,首先,明代時沒印製過和,又不用南宋的版本乎?另外,你是憑什麼假定明李攀龍和孫洙有或無看過這些作品?你以為他們是現代人,要看書查資料上網便能找到?更重要是,他說今版是孫洙“改”出來的啊?沿襲和改動,你不懂分乎?

      恭喜大家見證“死雞撐飯蓋”是如何可笑。

      刪除
    2. 古德明另外的文章已指出文章字數有限。亦冇人有你咁得閑長篇大論、引古博今。另外,由饒宗頤引用的「大千在掌握」、「天人爭挽留」演變成為今文的「牀前明月光」,衹能顯示出某些人的氣量與邏輯功力,完全脫離了學者令人景仰的風範及學識。"朋黨" 祇會幫上更大的倒忙。越發令人想起 "孩子氣" 三個字及黃子華的某個著名"理論"。算了吧!在劏房的世界,又何來「牀前明月光」咁得閑?

      刪除
    3. //古德明另外的文章已指出文章字數有限//

      咁嘅藉口都用, 有失身份噃!

      刪除
    4. 很明顯,量度和邏輯都有所欠缺的是古德明。

      刪除
    5. 語文知識可能是古德明稍勝, 但論行文之清晰和邏輯性, 哲人王的功力肯定遠高於古德明.

      刪除
    6. "古德明邏輯有問題"的問題大些?還是"另一方邏輯有問題"的問題大些?況且,"另一方邏輯有問題"已在另外最先的文章出現。"朋黨" 祇會幫上更大、更大的倒忙。"朋黨" 會害到的人,卻不會是古德明。講到咁白,重唔明白?!

      刪除
    7. 什麼「邏輯有問題」,可否明確指出?這樣含混的指責,根本是含沙射影,不負責任。

      刪除
    8. 自己睇番之前的文章及留言。扇風點火、人蠢無藥醫,鬼得閑同你玩"含沙射影"。

      刪除
    9. 而家唔係玩含沙射影,而係惱羞成怒。

      刪除
    10. 古有語文知識但無品至衰, 仲衰過憨直嘅掃街茂, 掃街茂無功都有勞, 唔會誤導害人

      刪除
    11. 點極唔明。原來是低智慧人士。

      刪除
    12. 哦! 完全明白了, 原來高章人士有口難言, 有手難寫, 惟有繼續扮高深

      刪除
    13. //古德明另外的文章已指出文章字數有限。//
      又死雞撐飯蓋,古德明將今版係李攀龍“改”,講錯成蘅塘退士“改”,關字數有限乜事啊?
      明代李攀龍《唐詩選》vs清代蘅塘退士《唐詩三百首》
      前者仲少三隻字啊,笨蛋。

      刪除
    14. 至於講得閑,古德明咁唔得閑,初頭就咪Q學人講《夜靜思》有乜鬼“原詩”啦?自己講又講錯哂,又叫人讀多啲書,又叫人讀書唔好馬虎,即係自打嘴巴lor?

      刪除
    15. //語文知識可能是古德明稍勝//
      稍勝就唔會將李攀龍講錯做孫洙啦?
      仲叫人讀多十年書喎,唔好讀得馬馬虎虎喎?
      結果自打嘴巴,真係羞家啊~~

      刪除
    16. 哩隻少文不學無術是可不用理會的。

      《李太白全傳》是指中華書局一套三冊本子。
      詳情可參巧:
      https://m.douban.com/book/subject/1081778/

      刪除
    17. 這個詳細一點:
      https://wapbaike.baidu.com/item/%E6%9D%8E%E5%A4%AA%E7%99%BD%E5%85%A8%E9%9B%86

      刪除
    18. 哩隻少文不學無術是可不用理會的。



      [更正錯字:]
      《李太白全集》應是指中華書局一套三冊本子。
      詳情可參巧:
      https://m.douban.com/book/subject/1081778/

      刪除
  20. 古德明說王教授看到他的文章後偷偷修改自己的文章,王教授提出明確的證據證明他是在古德明的文章發表前幾天改的,我不明白這麼清楚的解釋為什麼會有人不接受。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錯, 此事本屬誤會, 王先生已解釋得很清楚, 文章措辭得體, 甚至在後記中表示的不滿, 也不算過份. 那些說王先生學識不夠器量不大云云的人, 想來是早就不喜歡王先生的, 這種人的存在, 想必已在王先生意料之中.

      刪除
    2. // 我對編輯這樣說:「看來他真的相信我偷改,是誤會,所以我不怪他,只希望他會澄清,否則他就真是個小人了。」//

      //古德明應了「真小人」一語//

      這是誰寫的?器量? 哈!睇怕王教授根本唔知「天人爭挽留」的真正意思,及至饒宗頤引用它的真正意思,便力撐饒宗頤,這種行為已是違反邏輯。

      王教授幾時改詩,與古德明幾時發表文章,是無直接關連,因為古德明的文章可以是在王教授知會編輯之前便已開始動筆。

      王教授不是活在有劏房的香港,當然可以「牀前明月光」咁得閑!本人三方都沒有私交,事情發展至今,最錯就係王教授。

      刪除
    3. 簡直蠻不講理. 沒有私交, 卻恐怕是有私怨! 例如被王教授寫文章批評過.

      王教授本來說 " 只希望他會澄清,否則他就真是個小人了", 到古德明不肯澄清, 他才說是應了 "真小人" 一語, 那不滿之語在這情況下是合理的.

      // 王教授幾時改詩,與古德明幾時發表文章,是無直接關連,因為古德明的文章可以是在王教授知會編輯之前便已開始動筆。// 這個更好笑, 你是說王教授在古德明文章發表前已知道文章內容?

      這件事中最醜陋的是那些趁機出來攻擊人的人.

      刪除
    4. 不是用「真小人」形容別人就等於沒有器量,要看用得是否合理。這是很簡單的道理,只有那些故意找碴的人才裝作不明白。

      刪除
    5. 教授哲學而唔通邏輯,最錯會是誰?不懂邏輯的"朋黨"有何用?面一直是自己丟的。

      // "沒有私交, 卻恐怕是有私怨!" //

      路見不平就唔可以?你呢招咪叫做"含血噴人" 囉。

      王教授有空就請先解釋乜嘢叫做「天人爭挽留」,而在饒宗頤心目中的「天人爭挽留」又會係啲乜嘢咁"理想"嘅境界!?將問題越帶越遠,已經唔合乎邏輯了。唔識「天人爭挽留」而亂發動筆戰,還不是自取其辱?!

      刪除
    6. // 教授哲學而唔通邏輯// 可否舉例以說明王教授如何「唔通邏輯」?

      刪除
    7. 是不是又有自稱「精通邏輯」的通識名師在發表謬論?王教授如果「唔通邏輯」,他在網誌講自己教符號邏輯的事難道是作故仔?又或者有人口中「邏輯」一詞有特別的意思,所以有能力教邏輯的人都可以「唔通邏輯」 ?

      刪除
    8. 也可能是其他 KOL。

      刪除
  21. 好事之徒沒完沒了,王姓哲人一於少理。呵呵。

    回覆刪除
  22. 有請下一位 "朋黨" 黨員現身。

    回覆刪除
  23. 「天人爭挽留」 !

    回覆刪除
  24. 王先生後記二,真君子也!古先生肯澄清,亦非小人。

    回覆刪除
  25. 古德明《「他少擺官威」》 【小啟】日前接《論詩句的斷章取義》作者來信,謂其文三月十五日之前已改正,今聊志之,免糾纏也。

    做到對方咁寫,好似打發 xx 咁,重唔係自丟面子?

    若不依原作者之意,「天人爭挽留」可以有 N 個解說。未有一致的定義便刀來劍往,真係唔識呢啲係邊一個學派的邏輯學說。

    回覆刪除
  26. 沒完沒了,似係林X多啲。

    回覆刪除
  27. 其實古兄不過脾氣有點古怪,不是小人,王教授明白就好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古先生澄清咁免強同悔氣, 一些大將之風都無, 唔係小人係乜?大儒?

      刪除
  28. 益者三友,損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損矣。

    回覆刪除
  29. 古德明的澄清小啟好明顯是晦氣,甚小家,哲人王竟然接受,真是大方。

    回覆刪除
  30. 教授版本之屈婦人,已漸見眉目。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唔好咁肉酸啦,屈人果個明顯係你呀!

      刪除
  31. 「靜夜思」的頭字重覆,有着對稱比較效果,但月光版「靜夜思」把月光二字重用卻沒有任何作用和優點,作為中文系畢業的資深哲學教授,對語文與詩詞的理解能力,又未免低得太可笑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路出醜的是閣下, 無理取鬧, 喋喋不休, 相信這裡的讀者大多看得一清二楚, 一邊看, 一邊暗笑.

      刪除
    2. //月光版「靜夜思」把月光二字重用//

      月光版沒有重複"月光"二字, 看清楚才放屁吧.

      刪除
  32. 如果讀者見首句是「牀前明月光」,直覺眼前已一輪明月了,是很合理的聯想了,但隨後卻來一句「舉頭望明月」,不是很凸兀嗎?
    原詩用「看月光」正是沒有框定了是室內還是室外,寒天月夜沒關窗,室內室外也見光,凴窗舉頭能望月,也並不稀奇,祇有迂腐不通的人,才會在室內室外的問題上糾纏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真是沒完沒了, 如果露真身, 我包保你唔冇咁厚面皮係度不斷撒野.

      刪除
    2. 應該係「包保你冇咁厚面皮係度不斷撒野」。

      刪除
  33. C君動氣正好了,絮絮何妨。
    「靜夜思」的頭字重覆,有着對稱比較效果,但月光版「靜夜思」把「明月」二字重用卻沒有任何作用和優點,作為中文系畢業的資深哲學教授,對語文與詩詞的理解能力,又未免低得太可笑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 月光版「靜夜思」把「明月」二字重用卻沒有任何作用和優點//

      又錯,重複「明月」是明月版,不是月光版。你這人如此不小心,我不再浪費時間了。

      刪除
    2. 明月有光,讀者愛稱什麼版可不是由像你一般的渾人定吧?

      刪除
    3. 一隻好肉酸的死雞。

      刪除
    4. 雞死了還得匿名,當然肉酸,不過匿得名都唔介意咯!

      刪除
    5. 「KC Lok」完全不顯個人資料,和匿名有何分別?

      刪除
  34. 橫掂匿名留言講乜都得,等我作個猜想-KC Lok 就係林忌,因為寫嘢嘅語氣同埋沒完沒了嘅作風實在太似了。

    回覆刪除
  35. 咁係真嘅,匿名留言,一又污,二又穢,真的聯群結隊又怎樣了。林忌能讓人聯想到 KC Lok 某,該是他的榮幸,可我卻不隨便讓人沾半點光的,林小子何德何能也!

    回覆刪除
    回覆
    1. 林忌都有些少人認識,邊個識你 KC Lok 老鼠?不過你寫嘢就真係好似林忌。

      刪除
  36. 冇名冇姓混蛋保證囉❗

    回覆刪除
  37. 就算唔係林忌, 都係同一類人, 無料扮四條兼小氣到死.

    回覆刪除
  38. 林忌是誰?在香港很有名的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他是個所謂網絡KOL, 其實不算出名, 和陶傑差得太遠了, 而陶傑在臺灣也沒什麼名氣.

      刪除
  39. 也未必是林忌,王教授的直言性格樹敵太多。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一定是林忌,也可能是葉半解。

      刪除
  40. 出名要夠爛,留給那些終於養得大個膽嘅匿名附生物喇❗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不是匿名, 我的名字也是 KC Lok, 巧合而已.

      爛也不一定出名, 看林忌便知.

      刪除
  41. 饒老又走咗,搖錢學術硏究恐怕會乾塘,某位C君大抵開始要擔心,唉!棵樹倒猢猻又何能不散?

    回覆刪除
  42. 要為「床前明月光」版強行翻案,本來就必然吃力不討好,明月又明月在修辭上極拙劣也不在講了,對李白原詩全不尊重,才真的要命,露了教授、博士們的真正才學底子,不過小事而已,做得教授、博士,涵養真是要苦修,才可以證道登峰也❗

    回覆刪除
  43. 一知半解的,
    在這裏就真的多如胡鰡滿溪游了,
    壯觀❗

    回覆刪除
  44. 南加州大學當然不會介懷王教授的中文詩詞理解力的,這的確不是他須要珍視的個人學術成就了。

    回覆刪除
  45. 王教授要論「靜夜思」的重字的問題,但舉的例子跟靜夜思的情況全是相反的,用得好重字,全都是連着相關的,或有對稱效果的,連這樣顯淺也不明白,真是令人對當年有饒教授在的中大中文系,究境是怎的水平,有太大的疑惑,好彩我什麼大學也沒考上就是了。其實我是不知王教授在哪裡讀中文系的,真的不知。

    回覆刪除
  46. 如果王教授答是港大中文系,選堂先生自該瞑目矣❗
    《夜雨寄北》李商隱
    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巴山在這裡,一是地方名稱,巴山就是巴山,怎要廻避;二是境況對照,廻避了便詩也不必寫了。看到兩次巴山便視作通例,判斷也真的太惹人笑話了。
    太有你的❗

    回覆刪除
  47. 李商隱要是也拜讀了王教授哲人大作,下次或者應改為「卻話非洲晨雨時」囉,連下雨時間也應該改改的好了。文學創作怎也不該違背了要寫的情物狀況吧。難道李白望的是山月,就要遷就王教授哲人的想法而不看山月嗎?李白真的住在山腳客店,還真的要聽王教授哲人的話,不許舉頭望山月嗎?舉頭望了山月,便不敢也不得思鄉嗎?這樣思鄉會低俗了、沒詩意嗎?不是嘛?
    跟著王教授哲人的路子,還能成詩人嗎?我不敢想得如此定格,因為李白確是瀟灑的人啊❗

    回覆刪除
  48. 孔子是萬世師表,當然也會教教詩經的,教得詩經,怎會對詩沒半點認識?但有認識的就能成為優秀詩人嗎?我就是沒聽過有人稱讚嚴肅的孔子,寫詩比屈原、李白、杜甫、白居易、杜牧的更好。寫詩是拘緊定格的好嗎?明月又明月,祇會令一首四句二十字的五言詩,變得了無生氣而已❗當然天天訓詁要人相信是學者,又想去扮扮詩人的,就不會介意了,反正現代懂的人不多❗

    回覆刪除
  49. 陳耀南也是國學大師,王教授會不會仰慕較年輕的陳耀南如對饒宗頤一般並不重要,因為陳耀南教授專業也在中文教學,但沒有像頤老般得到權貴們殊遇,不會有墨寶送給政府,一字字被剪碎重刻楝在山上了,但它既說「床前明月光」版本,沒有必要的重複了「明月」,如果王教授真的嚴謹,請不要細膩眼,問問這個你的學者前輩,怎樣才是必要的重字情況呢?問了才好發話吧❗我就沒有這樣的可能了。

    回覆刪除
  50. 王教授哲人做評論,總要看名「牌子」的,既然已為文認同了李商隱的夜雨寄北,就算李商隱不理身在巴山和想說的原是巴山,硬要把「卻話巴山夜雨時」硬改成「卻話非州晨雨時」,王教授也還是會讚李商隱改得很創意了,王教授要貶李白,就算發現李白古墳內有一版本寫「舉目望山月」,王教授也還是會說明清的版本最捧,哪才是真本。做哲學教授,邏輯上可以如此莫視客觀可能性,相信一個較後較差,又拿不出真實來源的版本才是真本嗎?

    回覆刪除
  51. 作為一個讀者,看見一首詩,知道它的出處最早,最可靠(起碼是見不到任何可疑之處),它先寫舉頭,後寫低頭,做讀者當然要明白這是不可免的敘事部份了,它寫望山月,可以因為讀者覺得「望灣月」更富詩意,而嘲笑原作者不懂改成「望灣月」嗎?如果小學生連這也不明白,可以耐心教,如果一個大學教授也這般想,我無言了。

    回覆刪除
  52.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回覆刪除
  53.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回覆刪除
  54. 有人發爛渣,可惜人地王教授一於當佢冇到,好好笑。

    回覆刪除
  55.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回覆刪除
  56. 憑詩寄意才是寫詩,無中生有的作詩,或者王教授比李白在行多了❗

    回覆刪除
  57. 「靜夜思」望山月版敘事合乎實況,由境入情細緻可喜,又怎會是粗糙如童蒙詩的「明月光」版可及?
    童蒙「靜夜思」詩便留給王、鄭雙重絕世教授品賞好了。

    回覆刪除
  58. 匿名學棍、小丑、幫閒多著,理不理於名聲何補❔❗

    回覆刪除
  59. 做什麼學問也好,祇知盲目看有沒有前例,而不究前例因何而在,水平能高到哪裏?文科生走學術路子,確會越走越糟的,但有個教授位紮袋,不要緊吧❗

    回覆刪除
  60. 李攀龍和蘅塘退士想把本來淺白的靜夜思改成更淺的童蒙詩,以便教學,是對自己的詩文能力沒信心的證明,後學者白痴痴的死跟,本身给塗毒了而不自知,誠可笑也❗

    回覆刪除
  61. 轉讀哲學入名大學,當一個庸庸碌的知名教授,當然比庸庸碌碌的呆在中學當國文老師好,明白的。

    回覆刪除
  62.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回覆刪除
  63. 濁水何能出游魚?請、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快快上路,好行夾唔送!

      刪除
  64. 我間中幫你隻匿名鬼招魂,等你唔使失業吖❗

    回覆刪除
  65. 王教授既無言以對,自會另作話題,引開注目㗎喇❗已經變咗佢嘅循例慣技咯❗

    回覆刪除
  66. 大群無業港五毛,個個零交稅的話,人人收足四千,奶媽實揼死荒謬波都得喇❗

    回覆刪除
  67. 當一個70後的教授還用著40、50年代的功法應對話議,又怎會不左支右拙呢?

    回覆刪除
  68. 不會懂詩的人,拿着什麼學位也不過煑鶴焚琴而已❗

    回覆刪除
  69. 有病的人應該看醫生而不是在這裏留言。

    回覆刪除
  70. 這位 KC Lok 好可憐, 無理取鬧, 要損人, 卻醜態盡露, 傷到的到頭來是自己, 並且浪費了不少的時間. 何苦呢?

    回覆刪除
  71. 如果一場爭議入面,其中一方淨識講一些事情有沒先例,而不懂分析先例的內容,就算係瓜核教授都高班極有限啦❗

    回覆刪除
  72. 喺香港要出名,像湯渣、陶蠢同王教授要扮達人,除咗要爛,養徒眾嘅成本真係唔會少嘅❗

    回覆刪除
  73. 王教授還更有無知處,正是世上哪山比月高,要正望月光,身在何處也當舉頭,李白用舉頭,哪裡能招他非議了?王教授真大人物了。

    回覆刪除
  74. 香港實際執行通識教育沒一百也有幾十年,做到教授卻半點地理常態也不懂,我就不想隨便賴香港教育失敗了。

    回覆刪除
  75. 或者王教授是電視看月不舉頭吧。

    回覆刪除
  76. 或者王教授看鬼片太多,以為所謂舉頭是要用雙手高高托着的,王教授真的年輕,思想也是。

    回覆刪除
  77. 以王教授的詩詞理解水平,大抵會不滿岳飛在「滿江紅」詞寫「抬望眼,仰天長嘯」,而不寫「舉起頭,仰天長嘯」了,太不激昂嘛❗仰天,隨時會給王教授,理解為躺在地吧❗

    回覆刪除
  78. 古德明當日的言詞,其實已算很厚道了。

    回覆刪除
  79. 月色狀況是有很多種,每天都有點不同,虛寫間接看見月光,便用明月光?王教授自己對描寫理解粗疏好了,別假定李白也如此,好不好?

    回覆刪除
  80. 虛寫已「明月光」,直看的,豈非「月爆光」?厲害❗

    回覆刪除
  81. 用得「疑是地上霜」,正是作者感到光影狀況,仍然相當含蓄,配合看月光,才算是虛寫。

    回覆刪除
  82. 若然沒有記錯,"牀前明月光" 的由來,是饒宗頤引用蘇軾詩句卻脫離了原詩本意,古德明便 somehow 指出,饒宗頤咁做法不恰當,否則引用 "牀前明月光" 以代替蘇軾詩句亦可以 (因為橫掂饒宗頤都係胡亂詮釋)。以上說法,或許有錯,但就一定不是古德明原文字句。(唯現仍可翻出古德明原文以咨印證)。總之,若然古德明犯上邏輯錯誤,是可以原諒的,...。(事實上,古德明沒有犯上邏輯錯誤。...) 若然有文學教授指出「明月版」有問題,非文學專家的人便應審慎了解,而非以個人喜好立論,除非有合理論據。若然「月光版」才是李白詩,致少可以幫助了解李白寫該詩的心境及場地。總而言之,日本人比華人更優勝,是有道理的,致少日本人幾執著都好,但都會點頭以示願意聆聽。

    回覆刪除
    回覆
    1. 吹水唔抹咀!沒完沒了!

      據說《靜夜思》是李白於公元726年(唐玄宗開元十四年)舊曆九月十五日左右在揚州旅舍時作的,就算係宋代較早的「月光版」,估計都相隔了幾百年,誰可保證由其他人輾轉相傳時沒抄錯傳錯? 連考古專家都唔知,文學專家又點肯定呀?

      你有《靜夜思》的真跡版本嗎?無就一樣係靠估。無論是「月光版」或是「明月版」都是由後人抄錄得來的版本,內容未必和原版本一模一樣,有很多可能,例如:兩版(或其中一版)有改過/或有抄錯;或兩版都未改過/或無抄錯;或李白有可能先作了「月光版」,不滿意而改為「明月版」;或調轉估都得,誰可肯定?

      至於你就此話日本人比華人更優勝,更加是"無厘頭",就算"日本人幾執著和願意聆聽"都證明唔到他們的版本與原版一樣,你說的又係無關的廢話。

      北京古宮收藏了據說是李白唯一的真跡"上陽台帖",如他用草書寫《靜夜思》,有很大可能其他人會抄錯傳錯。

      據說是李白唯一的真跡"上陽台帖" (北京古宮收藏)
      http://www.dpm.org.cn/collection/handwriting/228280.html

      刪除
    2. 真係王帝唔急太監急。唔知邊個才是沒了沒完。又扯出個"上陽台帖"。哈。

      日本人比華人更優勝,致少日本人比華人有禮貌。

      刪除
    3. 你無料反駁就無謂東拉西扯講咁多廢話出醜, 收檔罷喇!

      刪除
    4. "上陽台帖" 關 "靜夜思" 乜事?我收唔收檔,由檔主我話事。關你乜事?你有病嗎?

      刪除
    5. 如無釋文, 你咁嘅流料看得明李白草書寫的字?

      如你和KCL仍想撐「月光版」比「明月版」好, 關鍵是你們首先要想清楚整幅構圖, 包括山月是遠或近, 人和其他主要景物(旅舍,井床,前院或後院,大樹,四周景物等等)的位置是否與「月光版」的詩句吻合而不違反實際經驗,例如山月是距離遠的話, 光量度夠嗎? 人是否須要舉頭望月? 如山月距離近, 山是否秃山? 如不是, 山和樹是否會阻擋光線? 而且月亮剛剛從山頂升起, 光線怎能照亮在山下的井床前的大地等等...? 你們有料想得通唔犯駁至講

      刪除
    6. 匿名@[3/26/2018 7:17 上午]
      小朋友,乖❗勤力啲,先學好內容理解,分析,再鍛鍊文詞應用,學埋通識、地理,會慢慢進步㗎喇。
      切戒躁狂叫囂,如果發覺真係忍唔到。
      咁就緊係有病,要睇醫生啦,記住睇鐘食藥喎❗唔阻你打電話 Call 白車啦,請請。

      刪除
    7. 你無料又想玩激將法, 以為咁就激到我咩? 你有無料到, 明眼人睇到晒, 想唔通點描述「月光版」又唔犯駁就無謂死撐, 自曝其短出醜, 早唞喇你!

      刪除
  83. 王教授炒作「靜夜思」爭議,都為叉開話題,分散注意啫,現在話題叉開了,各自發展又如何?他偏頗的判斷論述能免於被鞭撻嗎?

    回覆刪除
  84. 古德明有沒有誤會已不重要,王教授的形而上用心人人知道就是了。

    回覆刪除
  85. 宋版不信,而去信在明、清,不知在哪個矛廁檢來的「床前明月光」版,說的人大概是思覺失調沒吃藥的「小文」。不是小文也是小丙之徒也。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無睇, 抑或有睇但理解能力差, 睇唔明? 仲拗乜?

      你有《靜夜思》的真跡版本嗎?無就一樣係靠估。無論是「月光版」或是「明月版」都是由後人抄錄得來的版本,內容未必和原版本一模一樣,有很多可能,例如:兩版(或其中一版)有改過/或有抄錯;或兩版都未改過/或無抄錯;或李白有可能先作了「月光版」,不滿意而改為「明月版」;或調轉估都得,誰可肯定?

      刪除
    2. 你無睇, 抑或有睇但理解能力差, 睇唔明? 仲拗乜?

      就算係宋代較早的「月光版」,估計都相隔了幾百年,誰可保證由其他人輾轉相傳時沒抄錯傳錯? 連考古專家都唔知,文學專家又點肯定呀?你又有乜本事可肯定「月光版」一定和原版本一模一樣?

      刪除
    3. 「紅樓夢」的版本重多好多,但就從來無人走出來唔俾別人提出意見。怕且「魚之樂」幕後有個 "督印人",連王教授都唔知,都未定。

      刪除
    4. 9:09, 你無睇, 抑或有睇但理解能力差, 睇唔明? 唔知你想拗乜? 幾時唔畀你提意見? 你有意見就直接講, 無就認衰少講廢話

      刪除
    5. 「紅樓夢」的版本重多好多,但就從來無人走出來唔俾別人提出意見。怕且「魚之樂」幕後有個 "督印人",連王教授都唔知,都未定。

      吹咩。

      刪除
    6. KC Lok 寫 "宋版不信,而去信在明、清,不知在哪個矛廁檢來的「床前明月光」版,說的人大概是思覺失調沒吃藥的「小文」。不是小文也是小丙之徒也。"

      咁 匿名3/25/2018 8:53 下午 呢位"督印人" 做乜問人 "仲拗乜 ? " 查實 "督印人" 你想點 ?

      刪除
    7. 公元726年和宋代較早的「月光版」出世時相差好幾百年, 真跡和真相因戰亂和其他種種原因而失傳, 好奇咩?

      又話你知, 聖經仲多不同版本流傳, 係你孤陋寡聞唔知啫!

      Misquoting Jesus : The Story Behind Who Changed The Bible And Why

      https://www.bookdepository.com/Misquoting-Jesus-Bart-D.-Ehrman/9780060859510?redirected=true&selectCurrency=AUD&pdg=kwd-67550861776:cmp-751679276:adg-38339958374:crv-258590023332:pos-1t1:dev-c&gclid=EAIaIQobChMIusO-pbKJ2gIV3QgqCh3RrQOsEAAYASAAEgIa7PD_BwE


      除非你有證明畀大家睇, 你有能力可以時光倒流回到過去, 即係李白年代, 見證佢真係作咗「月光版」, 但你得咩? 你唔得就唔好靠估和講咁多廢話!

      刪除
  86. 說大家都估,正係對自身詩文判斷力零信心的表現。
    真係自己知自己事吖,要勤力自修喇!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無料提出證據反駁就無謂東拉西扯講咁多廢話出醜, 收檔罷喇!

      刪除
    2. 除非你有證明畀大家睇, 你有能力可以時光倒流回到過去, 即係李白年代, 見證佢真係作咗「月光版」, 但你得咩? 你唔得就咪講咁多廢話!

      刪除
  87. 嗱!咪以為我嗌人揸紅藍筆罸抄書當自修呀!
    係真係用心入腦又致用嗰隻呀❗

    回覆刪除
  88. 信遠唔信近,唔識判辯內容,所以你思覺已失調,快去食藥啦❗

    回覆刪除
  89. 無學識、無自信哩樣要自救,幫各匿名五毛唔到嘞❗

    回覆刪除
  90. 幾百年長?過千年短?撞字冇問題?含糊冇問題?偏離實況冇問題?唔夠細緻反而好?
    匿名君們還不趕快吃藥?食晒就買啦❗。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公元726年和宋代較早的「月光版」出世時相差好幾百年, 真跡和真相因戰亂和其他種種原因而失傳, 好奇咩?

      又話你知, 聖經仲多不同版本流傳, 係你孤陋寡聞唔知啫!

      Misquoting Jesus : The Story Behind Who Changed The Bible And Why

      https://www.bookdepository.com/Misquoting-Jesus-Bart-D.-Ehrman/9780060859510?redirected=true&selectCurrency=AUD&pdg=kwd-67550861776:cmp-751679276:adg-38339958374:crv-258590023332:pos-1t1:dev-c&gclid=EAIaIQobChMIusO-pbKJ2gIV3QgqCh3RrQOsEAAYASAAEgIa7PD_BwE


      除非你有證明畀大家睇, 你有能力可以時光倒流回到過去, 即係李白年代, 見證佢真係作咗「月光版」, 但你得咩? 你唔得就唔好靠估和講咁多廢話!

      刪除
  91. 匿名@[3/26/2018 12:10 上午]
    你有病就去睇醫生啦。別躁狂梟叫了❗

    回覆刪除
  92. 無論點都好,「月光版」就能夠反映出詩人當時身處的地方是有山的,這與李白的出生地四川省江油市青蓮鄉也是有山之地是吻合的,這更容易勾起詩人「思故鄉」之情。

    而「明月版」則不能夠反映出詩人當時身處的地方是有山的,是否也容易勾起詩人「思故鄉」之情?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得閑無事又要玩踢爆, 12:38 (上午) 又 cherry-picking

      Re:李白生平
      "李白於武則天大足元年(701年)[6]出生,關於其出生地有多種說法,現在主要有劍南道綿州昌隆縣(今四川省江油市)[7]青蓮鄉(今青蓮鎮)和西域的碎葉(Suyab,位於今日的吉爾吉斯托克馬克附近)這兩種說法,其中後一種說法認為李白直到四歲時(705年)才跟隨他的父親李客遷居蜀地,入籍綿州。"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D%8E%E7%99%BD

      刪除
  93. 我比較喜歡稱偽「靜夜詩」為「床前明月光」版,而原「靜夜詩」為「望山月」版,這比較完整、清晰和點出偽版的最失敗處與原版本的特色處。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入局便用「明月光」,讓讀者以為眼前已是一輪明高高卦,再往後看,對詩的後話會很錯愕,再不留意李白的思鄉之情了。這怎不差勁呢?

      刪除
    2. 李白原本看見的可以是滿月、新月、半月,娥媚月,什麼月也是可以的,李白的鄉思如何,跟月有多明,其實無關,思鄉就是思鄉,看見月光已開始思鄉,至於當時月該多明,讓讀者自想好了,這不是李白必需交待的,用「明月光」是令焦點全錯了位,太失敗,所以古德明對「床前明月光」版的批評是對的。

      刪除
    3. [補正]
      一入局便用「明月光」,讓讀者以為眼前已是一輪明月高高卦,再往後看,對詩的後話會很錯愕,再不留意李白的思鄉之情了。這怎不差勁呢?

      刪除
  94. 跟古德明論詩,以王教授現下水平,十年真的未必夠,跟我論,三、五年許是可以吧❗

    回覆刪除
  95.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回覆刪除
  96. "牀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 => (詩人)牀前看月光,(詩人)疑(它)是地上霜

    將(詩人)既現且隱得來又唔牽強,連接亦合理。

    "牀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 有點類同寫英文句子如: Glittering with sparkles, I see the waves pounding on the dam. 是 "I" 還是 "the waves" 在 "glittering with sparkles" ?咁寫,文法出錯了。因此,"牀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是不太合理,特別是跟隨的最後兩句仍是詩人主導(舉頭及低頭)。於此而言,"牀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是及不上 "牀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 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刪除
    2. 床前明月光令讀者感受得不流暢,就是了,一個絕世高手,好少會無端端蹦蹦跳的。
      以前的人教童蒙小孩認字,比較喜歡先教一些筆劃少的名詞,再教形容詞,最後才教動詞類(當時當然不會這樣分析出來的,但做就這樣),如:天、人,日,日,光,明,李白靜夜思,不過是見物抒情,無意賣弄,所以選擇淺白,不過雖然淺,但他不是教書的,寫的並不是童蒙詩,拿靜夜思教小孩已經很不錯,不是壞點子,不過應該有人叻唔切,想再改淺啲,先鏟走看字,鏟鏟吓,連山字都鏟埋囉❗

      刪除
    3. 哈哈!作中國古詩要講究現代文法, 真係大開眼界

      刪除
    4. 古人的好詩好詞,都合情合理的。借用英文文法以指出 "牀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的問題有何不可?況且,"Glittering with sparkles, I see the waves pounding on the dam." 這種文法錯誤,很常見,一般人也很易忽略。

      就如李煜的《玉樓春》: 晚妝初了明肌雪,春殿嬪娥魚貫列。鳳簫吹斷水雲閒,重按霓裳歌遍徹。

      妝扮、出場、起樂、獻舞,都有合理次序,在文字上已看得出來。一旦次序打亂了,或出錯,文字是會投訴的。"牀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就是一例,總令人覺得怪怪的。

      難道寫中文詩詞就可以不合理?

      文人胡亂立論,也不可以迫人封咀。

      原來「魚之樂」有打手。怪不得好好的討論文學,都會變成吵架。

      刪除
    5. 8:31,

      哈哈! 何不借用英大詩人莎翁(莎士比亞)的寫法, 等大家學嘢.

      你唔夠我講, 一時屈我係五毛, 一時又屈我係「魚之樂」打手, 何解搞到鶴唳風聲? 為求真, 求知識大家過幾招討論吓, 你蝕招都不必上心, take it easy, man!

      刪除
    6. 8:31,

      "The empty vessel makes the loudest sound."

      William Shakespeare

      刪除
    7. 8:31,

      To suck or not to suck, that's your decision.

      刪除
  97. 其實,早一點教小孩一些生活相關的淺白動詞,好到極啦!

    回覆刪除
  98. 好彩蘅塘退士命不,否則,靜夜思或變:
    床前明月光
    不是地上霜
    舉頭大明月
    低頭一故鄉

    咁先夠淺吖嘛❗

    回覆刪除
  99. [補漏字]
    好彩蘅塘退士命不長,否則,靜夜思或變:
    床前明月光
    不是地上霜
    舉頭大明月
    低頭一故鄉

    咁先夠淺吖嘛❗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又試個 "小學雞複雜版的《靜夜覓》":

      床前明月光
      疑是滿山霜
      舉頭瞧明月
      低頭覓故鄉

      刪除
    2. 自己寫,自己欣賞,用自己名放,點都係啱喇❗最緊要唔好老屈「李白」,就得喇❗

      刪除
  100. 最差係乜?就緊係用首爛嘅代真嘅,俾人拆穿,就夾硬話又假又爛嗰首好過真嗰首,仲要額外老作番啲電影感出嚟添,王教授,講得啱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都出夠醜喇林生, 人地王教授點會浪費時間睇你係度發癲?

      刪除
    2. KC Lok 算啦KC,話曬都係喺人家個blog度作客,雖然有時有啲分歧,但從禮貌上講,都應該講完就算啦..

      刪除
  101. 世上竟有 KC Lok 君這樣偏執的人,真是令人大開眼界!看其口吻,好像跟王先生有仇似的,但什麼仇會令人如此發狂呢?

    回覆刪除
  102. 醜得過一大群腐蟲同剽竊教授哲人?

    回覆刪除
  103. 似乎王教授要為 "論「牀前明月光」" 的讀者補註一下《靜夜思》的爭議,以改正 / 避免文章產生的誤導。

    回覆刪除
  104. 唉,難為王先生的網誌被人污染若此!

    回覆刪除
  105. 做教授,公開的評論觀點錯了,要不要公開收正,或者再公開死撐一次,可以選擇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沒有錯又何須「收正」呢?這不斷在這裡撒野,王先生是君子才容忍你,換了其他人,一早便封鎖你了。

      不如你先去看病吧!

      刪除
  106. 提了陳耀南觀點,有詢問陳耀南嗎?段章取義可以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原来引文要先問過作者?原来引人就等於「段」章取義?真是欲加之罪呀!笑死人。

      刪除
  107. 超級詩評人3/27/2018 12:48 上午

    本人現在裁判,KC Lok 無理攻擊王教授,論點錯漏百出,惡意甚彰,應該向王教授道歉。我是超級評詩人,我說了算,快快道歉!

    回覆刪除
  108. 一個非中文系教授,在沒諮詢下否定退休中文教授的觀點,合理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原来這樣才合理!那麼古德明就精了,他不是中文系教授,也非研究國學,所以等到饒宗頤死後才出來否定的論點,就不必先諮詢了。聰明聰明!

      刪除
    2. 還有,你不是哲學教授,以後如果你要否定王教授的哲學觀點,千萬不要忘記先諮詢他呀!

      刪除
  109. 這位 Lok 先生這幾天的留言沒有一百也有幾十,恐怕真是有精神病,我見猶憐呀!

    回覆刪除
  110. 唔怕提王教授,陳教授退咗休年紀又大,你唔保救,佢冇你符,大家都冇你符,你最多係衰格啲啫,Bye Bye 。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