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07

頭腦的按摩

這兩三年一直都很忙,雖然仍有每天聽音樂的習慣,但跟以往不同,不是坐下來靜心聆聽,而是一邊播放音樂一邊做其他事情,大多是在黃昏做晚飯時,伴我燒菜的通常是巴赫、勃拉姆斯、簫邦、莫札特、或海頓的作品,可是,我往往太專注於油鹽的份量和爐火的控制,播放著的音樂多美妙深刻,也只成了背景音樂,可說是聽而不聞。

今天下午本來打算寫論文,吃過午飯後,喝了幾口香濃的咖啡,沉思了一會,不知怎的,忽然很想聽 Richard Strauss 的 MetamorphosenStrauss 的管弦樂作品大多浮誇空洞,但這首弦樂曲卻哀而不傷,深刻而不過於沉重,動人心弦,是我極為喜愛的作品。

我找出卡拉揚指揮柏林愛樂的版本,便正襟危坐聽起來,沒有同時做任何其他事情。聽了兩三分鐘便進入了這首樂曲的世界,不知有我,整個世界都消失了,只剩下交錯的旋律和層層疊疊的弦樂聲;全曲約三十分鐘,不覺長,也不覺短,因為聽的時候根本沒有時間流動的感覺。

聽罷,精神通暢無比,像頭腦享受了一次手勢恰到好處的按摩,呀,實在很久沒有嚐過這滋味了!這經驗不是每次靜心聽音樂都會得到的,要樂曲剛好配合精神狀態,算是可遇不可求。

8 則留言:

  1. 當年買了一些Richard Strauss的CD,略聽之下,也是覺得浮誇空洞,此後甚少再聽。謝謝你的介紹,改天拿Metamorphosen來聽聽,或許對他改觀也說不定。

    回覆刪除
    回覆
    1. 順便一提,Strauss 的 Vier letzte LiederFour Last Songs)也很感人。

      刪除
  2. 王sir,文中提到的是你最喜愛的作曲家嗎?

    R.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這些作曲家我都喜歡,但最喜歡的要數巴赫和馬勒。

      刪除
  3. 可能正是那種「空」「浮」和悠遊的旋律使到精神得到釋放。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首樂曲一點也不空或浮。

      刪除
  4. 成了背景音樂,可說是聽而不聞。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境界,我也常有這樣的情況出現,但我是放中國民樂~~問好。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中國民樂我較少聽,聽也大多只聽古琴和二胡。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