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01

簡體字的好處

我不喜歡簡體字,因為簡化了的筆劃不能保持原來的書法之美,而且很多簡體字構造時只著重學習者能望字認音,取消了形義之間的關係,有些同音而不同形的都改成同一個字,單獨看便容易混淆。以下這首簡體字之歌,便生動地道出簡體字在形義方面的問題:

細雨「蒙蒙」没有水,門不見門, 
烏「云」密佈不下雨,風颳來哪有風? 
「听」字有口没有耳,「声」音何須耳朵聽? 
「读讲说谈」不開口,相「爱」何必獻真心? 
「丑」角容貌並不丑 ,「胡须头发」不長毛,
唱曲應在喝「曲」後,「冬冬」鼓聲冬日聞。
白「猫」黑「猪」皆屬狗, 老「板」原是木頭人, 
更有高人好武藝, 一棒打去犬成「龙」, 
戰「斗」英雄戰大斗,難怪豪「杰」不算人。
「面」粉不須麥子磨,窮人從此不挨餓,
「干」部看來都「干」瘪,上人云我亦云。
勸君莫吃豬内臟, 内「脏」肯定都骯「脏」,
山谷裏面沒太陽, 稻「谷」在此難生長。
工「厂」設備都掏光,「 广」州也唱空城計, 
四「舍」五入是甚麼? 四間房舍五人進
别人盡做「别」扭事,買個蘿「卜」卜凶吉

支持簡體字的人認為簡體字比正體字易認易寫得多,至少可以令學習者更快學會,有加速推廣教育之效。我一向不大相信簡體字和正體字在認寫方面的分別真的這麼大,可是,昨天和兒子的一席話,卻改變了我的看法。

兒子上學期開始修大學的初級中文課程,以往我們在家裏也有教他中文,用的是香港的小學教本,最初還嘗試要他寫,但進度實在太慢,他亦感氣餒,所以終於放棄,只教他認字讀音。在中文課程裏他不但要學講普通話,還要學寫中文字,但學的是簡體字(據我所知,美國大學的中文課程教的都是簡體字)。

昨天我隨便問他中文學得如何,他竟興高采烈地告訴我:「現在能寫的字比以前多得多了,很開心!幸好我現在學的是簡體字,否則怎會學得這麼快?」接著他舉了一個例子,說「為甚麼」這三個字很常用,但他覺得難寫之極,從前經常記不起怎樣寫,寫出來不是少了一點就是多了一劃,現在就不同了,「为什么」一學就會,也不容易忘記。

假如兒子將來只懂簡體字而不懂正體字,我仍會覺得是憾事,但總比他學正體字學不好而放棄、最終不懂中文好得多。

43 則留言:

  1. 簡化部份漢字實為必要,但無必要人為強制簡化過多漢字。其實,簡化字之軌跡,許多還是有跡可循的,非人為捏造。如今,反對簡化字的一條重要理據,便是漢字簡化,丟失了其飽含的內蘊。作為書寫符號,真正在書寫運用中去體認那些內蘊的人,應該不多,除了以此為生的人。真有心品味,隨時隨地都能品鑒出韻味的。反倒是,許多人,雖然用的是繁體∕正體字,但是白字連篇,語不成句,反而糾纏于繁簡之爭,豈不可笑。

    另外,先學會了簡體字,再回頭認讀繁體字(正體字),應該沒有太大的困難,還會增加效率。建議Wong Sir,買些拆解漢字形體構造的書籍予貴公子,一個漢字,便是一個故事,這樣學習,必定有意思得多。香港市面上此類書籍眾多。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建議。先學簡後學繁比起先學繁後學簡難,我現在的看法是讓兒子先學懂簡體字再算。

      刪除
  2. 我不喜歡看簡體字書,但日常會寫簡體,尤其有些筆劃多的繁體字,寫簡體快些。

    你兒子的情況有點不同,他是長大了才學中文,我們從小開始寫繁體,沒有他的困難(即使有,也容易克服)。

    最好能繁簡穿梭(這一句真廢話),不過先學繁後學簡比較容易,相反就難得多。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呀,最好能繁簡穿梭!(怎會是廢話?)

      刪除
  3. 從小學習漢字,繁簡學習差異不大;但長大後才學習的話,簡體是佔優的。

    從歷史的角度看,清末民初乃至中共建國時,中國成年文盲極多,要迅速掃盲,只能改革漢字(即推行簡體字或拼音文字〔清末叫「切音字」〕)。現在教育已比以前大為普及,改革漢字就變得沒那麼需要了。

    大陸現在都主張「識繁寫簡」,我想貴公子也可循這條路走,這樣至少在閱讀上就不必受限於字體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識繁寫簡」已很好。

      刪除
  4. 以美感反對簡體字,我一向覺得理據不強。雖然個人認為繁體字較有美感,但是美與不美並非合法書寫文字的理據。

    我不反對個人日常書寫用簡體字,但落實為政策就有很大問題。就像茶餐廳伙計用"OT"代表"檸茶",圖個方便,沒有問題,但要全民都要用OT代替檸茶,就不成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以美感反對簡體字,我一向覺得理據不強。雖然個人認為繁體字較有美感,但是美與不美並非合法書寫文字的理據。//

      - 這只是理由之一而已。草書書法大可用簡體字,但楷書和行書便一定要用正體字才美。

      刪除
  5. 少部分簡體字確實有簡化文字,變得較易學。但整個系統來說,我不同意簡體字是比較優勝的。

    簡化也要看來歷,有些字簡化後變得解不通,甚至造成很多歧義,如 广 厂 剧

    有些字簡化後偏旁部分十分相近,真的能令字易學了嗎?「尧 浇 浅 戈」,而且這些字本來是風馬牛不相及的。

    (又如 风 刘 邓 鸡 凤 )

    曾看過一篇文章,指簡體化後平均筆劃數由11劃減至9劃,由是有人質疑當中「簡化」和「易認」的目的達成了多少。

    不過我也遇過一位德國朋友,學中文也是學簡體字,也是認為簡體字比較易學的。大概過不了幾代,繁體字就會成為古董,只在特定藝術場合才會出現吧。

    (如書法寫的「影後」)

    回覆刪除
    回覆
    1. //指簡體化後平均筆劃數由11劃減至9劃//

      - 真的平均只減少兩劃?剛 google 過,似乎沒有統一的說法。

      //大概過不了幾代,繁體字就會成為古董,只在特定藝術場合才會出現吧。//

      - 不會的,只少還有台灣。

      刪除
    2. 計減省筆劃只計平均沒甚麼意思,還要考慮常用程度,比如摩斯密碼中,最常用的e、t都分配到最短的編碼。
      常用的「為甚麼」變成「为什么」確實減了很多。

      我插嘴實在不是支持簡體字,只是不希望看到這些支持繁體字的質疑都沒有力根據。

      - yuet
      (不懂用OpenID......)

      刪除
  6. 我認為要憑那首歌裡的例子說簡體字有形義問題,並不充分。

    首先,我們固然可以抱怨『「台」風颳來哪有風』,但繁體字也沒有好到哪去,例如「猴」裡沒有「心」,可是哪有猴子沒有心臟的?(我們甚至可以繼續追問:腎臟呢?頭皮呢?睪丸呢?鑑定猴子這種物種最重要的DNA呢?)

    象形使得中文有特色,但不見得是中文作為一種語言的virtue或必要條件。而要求中文必須象形得鉅細靡遺,或者用象形的程度來評價兩種中文字,則至少begs the question(預設了象形是一種值得追求的價值)。

    在台灣,很多人喜歡戰簡繁體,然而支持繁體的人除了美感、傳統傳承之外,事實上提不出什麼好的論點,『「台」風颳來哪有風』這種想法我並不是第一次見到,以前寫過一篇文章,有個有趣的類比:
    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10/07/cpu.html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認為要憑那首歌裡的例子說簡體字有形義問題,並不充分。//

      我亦看不出你後來打的一大段,是在支撐簡體字並沒有形義問題。只見你認為繁簡有同樣形義問題而已。

      //但不見得是中文作為一種語言的virtue或必要條件。而要求中文必須象形得『鉅細靡遺』//

      誰要求必須象形得『鉅細靡遺』...?

      //或者用象形的程度來評價兩種中文字,則至少begs the question(預設了象形是一種值得追求的價值)。//

      那要看追求到那個『程度』,我只看得出WONG認為要保留那丁點正體中文餘下的形義關係。

      即使繁簡同樣有字做不到形義之間關係,但是大體還是有很大的程度之分,這點你懂簡體字應不必再舉例。

      誰會無底地『預設了象形是一種值得追求的價值』?而最後要畫隻大象出來才算象形?

      //在台灣,很多人喜歡戰簡繁體,然而支持繁體的人除了美感、傳統傳承之外,事實上提不出什麼好的論點//

      還有,我認為以猜字迷之類的文字併湊的創造力,簡遠不及繁體字。

      刪除
    2. //首先,我們固然可以抱怨『「台」風颳來哪有風』,但繁體字也沒有好到哪去,例如「猴」裡沒有「心」,可是哪有猴子沒有心臟的?//

      - 颱風的「颱」主要是指風,但「猴」卻不是專指心臟。

      //象形使得中文有特色,但不見得是中文作為一種語言的virtue或必要條件。//

      - 中文的構字原則除了象形,還有形聲、會意、轉注、和假借,象形字不是大多數。

      刪除
    3. 就算那不是好例子,我相信你可以找到好例子。

      此外,既然都同意中文除了象形之外還有其它組字方法,何必排斥簡體字?

      刪除
    4. ken.S:

      所以到底為什麼要追求象形?支持原文的人,固然不需「無底地」認為象形是值得追求的價值,但至少必須在一訂程度上這樣想。然而,為什麼象形在任何一丁點程度上是值得追求的價值?除了有人戀舊,有人覺得好玩之外?

      刪除
    5. Kris C.

      你似乎是在將繁/簡問題看成是字形(“形/義”)本身的問題。

      但是,對於支持繁體派者而言,比字形本身更大的問題可能是:當這些字進一步組合成句子和文章時,簡體字的表達下將會拆解過去一些字與字之間的聯系(想),從而使得:一、以往附隨在文字上的某些歷史和文化上價值有可能消失,而這些價值是值得追求的,或者我們還沒有很好理由放棄它們;二、簡體字的學習/使用者會因此掌握不到某些用繁體字構成的表達式的意義。

      cyc

      刪除
    6. Kris C.,

      我也不是完全排斥簡體字。這個問題我在這裏和一些讀者曾詳論過,你有興趣的可參看下面 Meshi Mar 2, 2012 07:34 AM 的連結。

      刪除
    7. 有一點必須說說
      颱字本身已有以台代臺的簡化﹐屬簡體字。
      正如抬﹑枱都是簡體字(或異體字)﹐正寫是擡和檯。

      其次﹐龍字在漢字演化中﹐其繁化程序本身增添了多餘的筆劃。從象形到大篆﹐龍字都是單邊結構的﹐到小篆時成雙邊結構﹐使一個龍字出現兩條「龍」(象形時龍字是左邊部首加條尾﹐如圖﹕
      http://blog.huayuworld.org/gallery/10471/DSC02917.JPG

      直到大陸創一簡字﹐則是取右邊的草書寫法﹐進行簡化。日本的簡化則成了竜。

      刪除
  7. 白「猫」黑「猪」皆屬狗
    那繁體的猴、獅、犰狳、獺、猞猁、狨、猢猻、猿、猩猩呢?皆屬狗?

    回覆刪除
    回覆
    1. 樓上有所不知。雖然貓狗都好補身,但療效不同,古人區分貓狗部首,係有深刻道理。

      刪除
    2. 咁恐怖?!
      咁猴、獅、犰狳、獺、猞猁、狨、猢猻、猿、猩猩同狗係咪療效差不多?

      刪除
    3. 一認真就輸了。 XD

      唔係隻隻肉都咁好彩有得俾中醫試藥性。


      -----------------------------

      狗肉用于补中益气,温肾助阳。治脾肾气虚,胸腹胀满,鼓胀,浮肿,腰膝软弱,寒疟,败疮久不收敛。

      猩猩肉〔性质〕咸平,无毒。〔功用〕治疟瘴寒热。

      猴肉味酸,性平,无毒。其主要功效是治疗各种风病劳伤,其中以酿酒疗效更好。将猴肉干食,能治久疟。

      獭肉用于益阴清热;和血通经;利水通便。主治虚劳咳嗽;劳热骨蒸;时疫温病;水肿胀满;经闭;小便不利;大便秘结。

      -----------------------------

      猫肉用于补虚劳;祛风?湿;解毒散结。主治虚劳体瘦;风湿痹痛;瘰疬恶疮;溃疡;烧烫伤。

      刪除
    4. //猩猩肉〔性质〕咸平,无毒。〔功用〕治疟瘴寒热。//
      據有報導說人類的愛滋病是因為有人吃猩猩肉而傳染得來的,與中國有報導說已證實港人聞風色變的致命傳染病SARS也是因為有人吃果子狸而傳染給人類,所以,吃某些動物看來會有很高的危險性。

      刪除
    5. 吃牛一樣有瘋牛症。

      愛滋病不是因為有人在非洲同帶病猩猩肛交而產生?

      刪除
    6. //據有報導說人類的愛滋病是因為有人吃猩猩肉而傳染得來的,與中國有報導說已證實港人聞風色變的致命傳染病SARS也是因為有人吃果子狸而傳染給人類,所以,吃某些動物看來會有很高的危險性。//

      正確點來說﹐人類大部份疾病都是從接觸其他動物時﹐交叉感染而來的﹐因為從演化生物學角度來說﹐人類和細菌之間也會互相演化﹐人類懂自行產生抗體﹐細菌為了在寄主上生存﹐也會慢慢調節減低毒性。
      換言之﹐所謂新病是人類在接觸其他動物時﹐本來寄存在那些動物的細菌或病毒﹐透過變種尋找新宿主﹐因而出現交叉感染。

      刪除
    7. 其實,「正確點來說」,「所謂新病是人類在接觸其他動物時﹐本來寄存在那些動物的細菌或病毒﹐透過變種尋找新宿主﹐因而出現交叉感染」這樣的說法其實只不過是一種無法知道是否「更正確」的泛泛而談而並沒有什麼「正確點」可言。
      為什麼是無法知道是否「更正確」?那是因為事實上人類對愛滋病和SARS的確切成因和病毒的致病機制及其如何破壞和影響人體免疫系統等等許多重要而又關鍵的機理目前還未有做到從分子生物學的層面上搞清楚和理解清楚,在未有搞清楚和理解清楚之前,何謂「正確點」和哪一種說法更「正確點」根本是一個未知數。
      只有當人類能夠在分子生物學層面上真正明白人體免疫系統的病毒感染和破壞機理,人類在這個問題上的認知才能夠取得突破性進展和找出根治的辦法,只有到那個時候,人類才能夠斷定哪一種說法才是「正確點」的說法。

      刪除
  8. 自從有隸變(隸合及隸分)之後,漢字的許多結構被破壞了。古文字部件既然混淆了,我們要解釋漢字的構成就困難得多了。


    上網找到幾段有關文字:

    「「隸」原指官吏,隸書其實是官府抄寫文書為求效率而發展出來的書體,其發展讓書寫建立了規範,使漢字寫起來簡單和快捷了。但同時地,隷變卻有其代價,就是把古文字中具有明確認知意義的部件(或構件)混淆了。這一混淆,涉及「隸分」和「隸合」這兩方面,前者是把認知上同一個部件寫成(隸定為)不同寫法,後者則是把本來毫不相干的部件為著書寫的方便寫成同一個樣子。換言之,本來涇渭分明的各種部件交叉地一演變為多,多又演變為一,於是字的原初構義往往從此難明。」

    [url]http://www.hudong.com/wiki/%E9%9A%B6%E5%8F%98[/url]
    由篆書變為隸書,是漢字形體演變過程中最重要的一次變革。隸變主要有以下五個特點:
    1.解散篆體,改曲為直:隸書不再顧及象形原則,把古字“隨體詰詘”的線條分解或改成平直的筆劃,以便書寫。
    2.偏旁分化:在隸書裏,獨立成字和用作偏旁的寫法明顯不同。
    3.偏旁混同:隸書以求簡便,把某些生僻的或筆劃較多的偏旁,[b]改成[/b]形狀相近,筆劃較少,又比較常見的偏旁。
    4.結構簡省:隸書往往把篆文的兩筆並為一筆,或是把兩個以上的偏旁或偏旁所包含的部分[b]合併[/b]起來,改成較簡單的筆劃結構。
    5.圓轉不斷的線條變為方折的斷筆:隸書為提高書寫速度,形成點、橫、豎、捺、鉤、折等筆劃。


    C.

    回覆刪除
  9. 人手retrack:

    http://fishandhappiness.blogspot.com/2010/06/blog-post_02.html?showComment=1275666812522_AIe9_BGM-5FlZfKHX0QmW2z4mySC2ExIpk5jwFK0haffuDI7ZAcWwO1mXyZc8HsDVcy2XpyNxZKm9UW1asq-ytNLv0p_DpVuUE5OTcPKDAP9uq6v7PRkX8ADPxphMsEqOVqtY5lUnP3WtlETMNPukR-URcKW58u55jYQc3VyHjbHRugXw6LJoVvUh8ARTxl9Tbt8LTs437lqQgopvt7dTGjgXpqiqeW8aYqD2zF873WXx34RHvDgCMA#c464561458059400547

    回覆刪除
  10. 簡化了容易學,相信是簡化字的最大好處。王Sir對東西方的哲學相信都很了解,不知道能否從哲學的角度看為什麼中國用象形文字而西方很多國家卻是用拼音的文字?

    回覆刪除
    回覆
    1. 象形只是六書其中一種。

      中文有好多字係形聲,有離開象形而轉向音符的傾向。

      刪除
    2. 我諗
      呢尐野 應該要交俾文化
      唔係哲學

      刪除
  11. 老師-.-"
    老實講 十二歲前將你個仔掟落任一地方
    包保學到當地語言 仲係地道
    你個仔長居外邦 唔係中文環境
    仲要過徂十二歲 學簡體字的確好小小
    不過 如果將事例放諸華夏民族 就唔多妥當啦-0-"
    十二歲前學咩語言 根本冇話難
    從小學得好 就要加強教育
    唔係偷懶 係到提倡簡體字
    小小野都恁計較 點求學啊...
    仲有 千其唔好同內地人討論呢個問題-.-
    咩「以簡識繁」、「筆劃多 唔易寫」 係恁講
    講個陣都幾嬲 玩大陸遊戲個陣
    見你打正體 以為係臺灣人 對我既態度又唔多好啦-.-...
    ps:祝你個仔學得順利=0=/
    仲有

    回覆刪除
  12. 可唔可以改改驗證碼個到-.-"
    自從改徂 我部腦就發表唔到....orz<--其他電腦

    回覆刪除
    回覆
    1. 用甚麼驗證碼不由得我控制。

      刪除
  13. 其實正體字的好處,在於可以利用多種方法記憶(聯想、意會、視覺……),自小習慣這種方法對思考是很有益的。學習簡體字只能作為一種溝通工具,如果一定要二選一,我寧願學魯迅把中文拼音化算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拼音化豈非是把中文字也取消了?

      刪除
  14. I just read an article a few days ago. Some Chinese researcher said that when doing (reading, I think) Chinese we use some part of the brain different from the part when doing English or any similar language built on phonetics. If simplified Chinese works as well as its complicated counterpart in working our brain, I think I don't have any problems with it. But I suspect that it might not be the case. I will leave it to researchers. Anyway, learning two languages, Chinese and another built on phonetics, may train our brains well. --zpdrmn

    回覆刪除
  15. 我不是針對這裡任何一個人
    但我發現有些人反簡體已反到走火入魔!
    話說最近馬來西亞中文報被辱垃圾,有班反簡體的人居然說因為馬來西亞華僑用簡體字所以幫唔落,同時話若用繁體字就抵撐
    不知這能否稱作文字歧視?

    回覆刪除
  16. 簡體字本是一片好心,但將錯別字改劃為正寫則累及後人。干幹乾、髮與發、複覆復,合而為一,好事乎?有些時字只是普通話同音,廣東話則非。有些時字寫法重疊使意思混淆。干事、幹事;長發、長髮;複合、復合,唉。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