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0

程伊川的老虎與塞內卡的容器


宋代理學家程頤說過一個簡單的故事:「嘗見一田夫曾被虎傷,有人說虎傷人,眾莫不驚,獨田夫色動異於眾。」(《二程遺書・卷二上》)這是成語「談虎色變」的出處,認識這成語並運用得當的人很多,但其中有多少知道程頤用這個故事來講甚麼道理?

程伊川講的是「真知與常知異」,即真知與常知的分別。他接著說:「若虎能傷人,雖三尺童子莫不知之,然未嘗真知,真知須如田夫乃是。」被虎傷過的田夫對「虎能傷人」的認識是真知,其他人雖然「莫不驚」,因為對「虎能傷人」這個事實「莫不知之」,但他們的認識跟三歲童子的認識一樣,只是常知。

田夫的故事是一個例子,可以幫助我們了解真知與常知的分別;不過,例子並不能代替直接的說明 ─ 如果沒有直接的說明,我們的了解容易流於印象式,過於籠統,甚至有偏誤。可是,要直接說明真知與常知的分別,卻殊不容易;也許正是因為難於直接解說,程頤才只舉例子便算。

《二程遺書・卷十八》記載了同一個故事,這裏程頤說得詳細一點:

向親見一人,曽為虎所傷,因言及虎神色便變,傍有數人,見佗說虎,非不知虎之猛可畏,然不如佗說了有畏懼之色,蓋眞知虎者也。學者深知亦如此。且如膾炙,貴公子與野人莫不皆知其美然,貴人聞著便有欲嗜膾炙之色,野人則不然。學者須是眞知,纔知得是,便泰然行將去也。某年二十時,解釋經義,與今無異,然思今日,覺得意味與少時自別。

他多舉了兩個例子,一是貴公子與野人對燴炙之美的不同認識,二是他自己少時與晚年對經書義理所得的不同意味。仍然是沒有直接解說「真知」指的是怎樣的知識。

三個例子說的都是體會,因此,用「體會」來了解「真知」,應該是合理的。但甚麼是體會?最簡單的解釋是「從親身體驗而得的認識」,老虎的例子和燴炙之美的例子都符合這個解釋 ─ 沒有經驗過被老虎所傷,不真知老虎傷人之可怕;沒有品嚐過上好的膾炙,不真知這美食之可口。然而,是不是親身體驗過 X,就一定對 X 有真知呢?也許被虎傷過的人一定對「虎傷人」有真知,但不見得品嚐過膾炙者,都真知此等美食之佳妙。親身體驗只是真知的必要條件,而非充份條件。

「體會」的「會」,除了解作「理解」或「明白」,還可以有「合在一起」之意,不是雜亂併湊,而是會聚成一協調的整體。程頤那個解釋經義的例子,正好用來說明「體會」的這一層意思:他少時與晚年同樣是解釋經義,在體(親身體驗)上是「無異」,但到晚年才有會,即是懂得將這親身體驗與一生的其他經歷會聚成一協調的整體,互相參照,令有關體驗產生指導行為、甚至是指導生命方向的作用。體,只是必要條件,要加上會,才成為體會,才是真知。常知對比於真知,便是抽象和孤立的認知,也許能推動某些行為,但推動力肯定遠不及真知,更不會有指導人生的作用。

有些做人的道理,我們從小就不斷聽到,知是知道了,卻一直都只是常知,要等到經歷過某些事情,或是人生到達某一階段,才變成真知。最佳例子莫如「時間寶貴」,我們大概沒有誰未聽過、沒有誰不懂得背誦「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但我們有誰真知時間寶貴呢?絕大多數只有常知,沒有真知,中年以前尤其如此。你回想一下自己在童年和少年時代浪費了多少光陰,自然心裏有數。

古羅馬哲學家塞內卡(Seneca the Younger)在《論生命之短暫》一文打了個比況:浪費時間就像將水倒進一個底部有裂縫的容器,無論你有多少水,結果都是一樣,容器裏空空如也。容器比喻心靈,如果容器沒有裂縫,留在容器裏的水比喻的不是時間,而是我們善用時間後在心靈裏存著的美好回憶及豐富知識。心靈隨著年齡增長,像一個不斷增大的容器,當容器還小時,水都漏走了不覺得怎樣;可是,當那容器已變得很大(你五十歲了),你陡然回想過去那麼多年白白漏走的水,再望望那變大了的容器之空蕩(或只有小量的水),這時你便真知「時間寶貴」的道理了。

我們一出生便一直親身體驗寶貴的時間,卻往往大半生都不體會時間的寶貴,因為這體會,這真知,需要眾多不同的經歷,經過反省而聚成一協調的整體。弔詭的是,等到你有足夠的經歷而真知時間寶貴時,珍惜時間恐怕已太遲了。


18 則留言:

  1. 文內提到「談虎色變」的「真知與常知異」,不其然想起另一與「虎」有關的成語「苛政猛於虎」:
    http://fanti.dugushici.com/ancient_proses/71774

    經歷過中國皇帝式獨裁制度「苛政」的人與沒有經歷過的人相信也會有「真知與常知異」。

    但當今天中國皇帝式獨裁制度稍微擴張到香港,相信不少以前曾聽過「苛政猛於虎」這個成語的人今天能體會到「苛政猛於虎」的「真知與常知異」有多麼的不同。

    就連台灣的年青一代原本相信也只是從書本上學過「苛政猛於虎」這個成語,但當今天看到香港的狀況相信也同樣會產生「真知與常知異」那反映在民調上就是原本選情落後的政黨現在反超前了數十個百分點。

    更由於香港是一個開放的國際城市,讓世人更可以看到,在政治上完全閉關自守的中國皇帝當然以為是很「正確」很平常的事--「萬眾要服從聖旨」,
    但這卻是令世人百思不得其解--為何百萬人要服從1人?
    這種「百萬人要服從1人」的皇帝獨裁式的「苛政猛於虎」在香港的實踐無疑也令世人對中國以往的「禮儀之邦」印象產生「真知與常知異」,更或會視中國為取代蘇聯成為second cold war 之的。
    這對中國來說乃是「焉知非福」了。


    回覆刪除
  2. 看到網頁右邊「分甘同味」裡的《【對談】世界在變好還是變壞?》,往往覺得是好是壞會因人而異。加上世事萬千變幻莫測,萬千議題若逐一討論或會無止境亦難有最終答案。但若從宏觀總體來看,從庶民的角度來看,世界相信在變好多於是變壞。

    首先是在人類生活的社會制度,以往可以為所欲為魚肉百姓的皇帝變得越來越少了,民眾自身權利比以往增多,做人有人權,連做狗也有動物權,這就「分薄」了皇權。這對庶民來說是變好的事,但對皇帝來說,世界是變壞了,令皇帝的生存變得困難。

    其二是人類整體平均壽命增加。這對絕大多數人來說,長命比短命好。當然也會有人嫌命長,但相信不會有很多這樣的人。

    其三是醫療及科學發展令生活工作都更方便。當然也有人過勞死,但即使醫療及科學不發達也一樣會有過勞死的。

    其四是戰爭少了。這與皇帝少了或是有密切關係的。皇帝往往為了自己權力利益不惜發動戰爭以獲取更多權力,並「洗腦」叫庶民去「發皇帝夢」,想皇帝之所想,憂皇帝之所憂,於是能夠「為國犧牲」,那麼帝制才可「萬歲」。
    因此獨裁國家要在政治上實行閉關自守,要嚴防民主思想會令民眾覺醒而令皇帝生存困難。
    而民主制度國家往往不是一個人可以決定開戰與否,從而會令戰爭的機會大大減少。

    當然還有數之不盡的對大多數人來說是變好但也有對某些人來說是變壞的事。

    【對談】一文內還提及到全球暖化,環保以及素食議題。在下覺得這些議題都與全球人口急劇大量增加有密切關係。據說全球人口由二戰結束後50年代的26億人增加到現在的77億人,和平的環境令人口達到近3倍之多。人口大增造成食物能源生活用品等需求和消耗也大增。為了養活77億人無疑需要增加許多工廠以生產各種生活用品以及交通工具。
    叫口號「減排」是最容易也是最「時髦」,最能夠成為站在「道德高地」的「英雄」。
    就像瑞典「環保少女」那樣,只是叫口號卻無實質辦法就能在一夜之間就成為了許多左派心目中的英雄。

    但如果世界人口其實是在有增無減的情況之下,真正要做到減排而不是簡單的強行關閉工廠流失大量為數以億計人賴以生活生存的工作職位,那就只能夠用科學技術方法以及提高生產效率和生產力來把傳統的能源例如煤或石油改為電能或核能。
    當然電能與核能也不是無污染的,電池老化後的化學污染與核能的核污染也不是像「環保少女」那樣靠高呼口號就能夠解決的。
    如果環保人士只會叫口號而沒有實質方法就要政府強行關閉工廠流失大量為數以億計人賴以生活生存的工作職位,那無異於是用殺人來減少人口一樣,相信是極不負責極不道德的行為。


    回覆刪除
  3. 看到網頁右邊「分甘同味」裡王Sir的《老男人之種種》一文,個人似並不覺得國家元首是女性就一定「比我們(男性)棒!」。
    就如德國的女總理默克爾在不理歐盟各國在沒有獲得共識的情況之下就獨裁決定歡迎無證移民無秩序入境歐洲,且在明知可預見會造成大量無證移民湧入的情況下卻竟然不去妥善安排運送,結果造成了數以千計無證移民葬身地中海,令人家破人亡。
    如果默克爾如此草率舉動也可以說是「棒」的話,那更「棒」的是由於歐盟其它國家根本就沒有共識就要去接收默克爾的大量無秩序移民,結果導致了英國脫歐歐盟分裂。若此也算「你們比我們棒!」相信無疑是信口開河的胡說八道而已。

    其實原本以為奧巴馬會一改前朝小布殊只顧石油公司利益抬高油價不顧美國經濟下滑的政策,但事實上奧巴馬卻是說多做少,往往都只是「說了算」而並無實際行動去改變。就連自己信誓旦旦設定的敘利亞政府軍不得違反使用化武的「紅線」他也只是「說了算」,對真是使用化武無動於衷。

    奧巴馬八年來任由美國連年以幾千億美元的貿易逆差幫助了中國的經濟發展,但結果卻落得正如中國的一句俗話所說「教會徒弟餓死師傅」,不但美國自己債臺高築,而更榮幸的就是獲得中共「恩將仇報」,任何中共自己的錯誤政策造成的社會不穩(就如這次香港反修例)美國都是理所當然的替罪羊和「幕後黑手」。中共多賺的幾千億美元不但毫無謝意反而是多造幾艘航母來對付資助它經濟發展的美國,難怪美國被中共諷為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真是棒。
    如果說奧巴馬當選總統時不過四十八歲不算是老男人的話,那棒不棒應該是看對哪一方而言了。
    至於傳說中的奧巴馬支持另一參選人禾倫也已年屆70歲,恐怕也算不上是年青女人了,如果她也像奧巴馬那樣說得好聽但是說多做少,無法扭轉美國連年虧蝕的巨額貿易逆差,實在不知她的全民醫保大計以及其它福利大計的錢從何來?

    不知道美國人是否會愚蠢到不問錢從何來只要說得好聽就選她,無論她有沒有魄力像那個醜陋的老男人特朗普那樣去用實際行動扭轉美國與中共的貿易逆差,不繼續資助中共造航母來對付美國那就不得而知了。

    看來中共已故領導人鄧小平的「白貓黑貓論」也是頗有道理的:若然沒有十全十美的貓,不知道美國的納稅人到底是喜歡他們的總統像一隻貌美兼叫聲好聽但是捉不到老鼠的寵物貓,或是喜歡他們的總統像一隻貌不美聲也不好聽但能夠捉老鼠的醜貓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老男人之種種》一文裡提到奧巴馬當選總統時不過四十八歲不算是老男人,看來奧巴馬的演說口才似乎確實迷倒了不少「(奧巴)馬迷」,就比如單是這句「假如世上每一個國家都由女人領導,....但我可以相當肯定地說,你們比我們棒!」這句多麼激勵人心的動聽演辭確實也可見一斑。只是不過若然如此的話,不知為何奧巴馬先生當初卻不成全克林頓太太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女性總統以印證奧巴馬先生所言非虛呢?但無論如何,「馬迷」或許已被其說話「偽術」迷倒,大概不會問那些不「迷信」的問題了。

      其實演說動聽的奧巴馬先生在其任內對國際事務處理在行動上似乎卻並未如其所說的那麼「激勵人心」,連俄國的普京總統似乎也不如。
      普京說話大概遠不及奧巴馬那樣「政治正確」那樣「激勵人心」,但普京在行動上卻似乎是遠勝於奧巴馬。烏克蘭的克里米亞被俄國併吞就反映出奧巴馬只有「激勵人心」的演說但卻無領導能力令北約抵禦俄國向歐洲擴張;
      反觀普京卻是少說多做,不動聲色就派出大批普遍相信是俄國特種部隊的「蒙臉小綠人(全副武裝但所穿的綠色軍服卻沒有任何標記)」迅速佔領了克里米亞議會以及克里米亞主要軍事設施,迅速將克里米亞完全置於俄國武裝控制下。正所謂「兵貴神速」,克里米亞在這樣的情況下舉行「公投」,哪有不同意歸入俄國之理?
      這一事件至今仍讓歐洲各國不寒而栗,擔心俄國以此手法蠶食歐洲。特朗普這個說話很差的老男人反而曉得叫歐洲各國增加軍費到北約條約規定的2%,以支持歐洲成立一支快速應變部隊,以便能夠迅速應對像「蒙臉小綠人」那樣的軍事行動以及有足夠的軍事力量以抵禦俄國的擴張;否則多麼美麗的語言而沒有行動就只是動聽的空話,無法得到美麗的事實。

      老男人特朗普說話則不動聽,之前提名的一名大法官先是被連按照心理學原理做出來的測謊機一關也過不了的自身為心理學專家的女教授擾攘了一番,結果證明了連測謊機也瞞不過的強姦指控以失敗告終;接著又上演「通俄」「通烏」的彈劾鬧劇,反對黨還以為現今世界仍然是奧巴馬那個年代那樣是美國獨大的格局,不惜把至少已經不是共產國家的俄國推向與美國人權自由至上對立的,以獨裁專政至上的共產政權國家一方。這種似是以黨派利益之爭優先於國際人權自由與獨裁專政之爭的做法,不知道左派如此做法會否導致泛獨裁專政至上的社會制度集團聯合起來,強大到足以壓倒人權自由至上的社會制度集團,出現所謂被諷為「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結果?


      刪除
    2. 特朗普這位或也是屬於《老男人之種種》的總統下令擊殺伊朗的精銳聖戰軍總司令說他是造成了數百美軍在中東傷亡的劊子手,這與特朗普的前任相比顯然是至少與人不要以為美國是「老虎不發威當病貓」,中共則一貫稱之為美國是「紙老虎」。

      特朗普這位並非只說不做的總統這一「老虎發威」的舉動一反以往其前任畏首畏尾,膽小怕事,結果導致了「敵進我退」越拍越弊,終於連在號稱先進驅逐艦上的美軍士兵也竟然會被伊朗革命衛隊的快艇俘虜到!
      前任年青男人的軟弱無能令應該是「真老虎」的美國也變成了被中共謔稱的「紙老虎」。

      反對黨說怕伊朗會報復,其實對伊朗獨裁者來說美國是否打擊牠牠也都是會襲擊美國的,就像之前發生過的「班加西事件」,無人機群襲擊油田,運油輪遭受襲擊等等,美國越是「敵進我退」就越多襲擊發生。
      在這樣的情勢下,不打又受襲擊,打又可能受襲擊,但若從博弈論來看打有壓制到對方的機會比不打要大些,兼且美國在接近伊朗的卡塔爾和巴林都有美軍基地並且還有個航母戰鬥群已部署在伊朗附近,其實並非是「紙老虎」,已經在那裡的軍事力量就足以壓制到伊朗獨裁者。

      特朗普此舉還多少也有個「殺雞儆猴」的作用。獨裁與自由民主是不可能共存的,香港的事實已證明了有獨裁就沒有自由民主,反之亦然。若「老虎」不發威就肯定變「病貓」,若不想做「病貓」,就唯有「發威」。退縮會被不能共存的「敵人」至於死地。


      刪除
  4. 網頁右邊「格物致知」的「#絕地今書 :權力扼殺....」覺得不少大陸的中國人受到幾千年皇帝制度的歷史以及自幼稚園起就受中共宣傳的影響,把本來是屬於全體國民共同擁有的「國」卻與「君王(執政者/政權)」視為是同一樣的東西(本來中國已存在數千年但「國慶」卻只有70年就是「君(黨)-國」一體的結果)。

    於是國民的愛國情感就被引導到愛執政者/政權,因此若轉換執政者就被為數不少的大陸人視為等同是「亡國」。
    這種「黨-國,君-國」等同的宣傳就培養出了獨特的「中國人民感情」。
    當有人或有其他國家反對執政者/政權罔顧人民權利破壞/迫害人權的做法時就很容易造成「傷害」了這種獨特的「中國人民感情」,而那些自幼稚兒園就被培養出來的「黨-國,君-國」一體的「中國人民感情」也就正是使得中國的皇帝獨裁專政制度得到許多「小紅粉」支持和得以延續至今的重要「理論」基礎。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些自稱「愛國愛港」團體就正是視(共)黨如國,其實他們愛的是共黨而並不是國。何以如此?

      皆因真正的國乃是全體國民擁有平等的公民權利共同擁有的大「家庭」。這個「大家庭」是由許多小家庭所組成。小家庭有父母兄弟姊妹他們基本上有直接血緣關係,但國家裡的各個小家庭之間卻是基本上並沒有直接血緣關係,也沒有共同的父或母。

      而皇帝或統治者則通常都是別有用心地把國比喻為家,而君王或統治者則把自己比喻為家長父母。其實這種比喻完全是偷換概念,旨在好讓你錯信認別人的老豆為自己的老豆。
      如果你真是相信這種比喻的話,那你極可能會「認賊作父」也懵然不知。

      這就是中國歷代獨裁統治慣用的愚民手法,以大量的宣傳,從幼稚園開始就向小朋友灌輸類似「爹親娘親不如共產黨親」「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之類的各種各樣方式包括影視戲劇等等的宣傳。
      正所謂「橋不怕舊,最重要的是受」,就像電話騙案一樣,騙徒不斷用類似手法但也不斷有人受騙上當。
      70年的宣傳造就了那些「愛國愛港」團體以及「小紅粉」,即使統治者其實是為了一黨一派的私利而壓迫香港數百萬個小家庭要接受「送中」,那些以為是「愛國愛港」團體以及「小紅粉」就成為了幫兇,以為靠暴力顛覆上屆政府,中共自己也犯了「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共產黨就是「國」,以慘無人道瘋狂的警暴鎮壓香港百萬個小家庭。

      試問國家公民應該有平等的權力,但何以犯了「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共產黨可以自稱為「家長」自稱為「王」,毫不尊重百萬個也有平等權力的小家庭的意願?
      而那些所謂「愛國愛港」團體以及「小紅粉」其實是否只是「認賊作父」而已?


      刪除
  5. 王教授,可不可以幫我看一篇文章,並且作出評價?放心,這篇文章不是用來交功課的,只是我最近思考的問題,假若將來有機會的話,就用來教小學生或者初中生。我怕我思考有錯誤,所以想給你看看有沒有什麼問題。

    文章在下面:


    有些問題具有「還是」、「或者」的字眼,令人以為只有兩個選項,但其實只要仔細點看看,就發現不只是只有兩個選項。這類問題可能可以是兩樣都有一些、各一半,又或者兩樣都沒有。我發覺有不少人都沒發現到,有必要講一講。

    例如:老師的工作是勞心還是勞力?
    有人以為只有兩個選項:勞心、勞力。那就陷入一個兩難的局面,老師的工作似乎又不是只是勞心,也不只是勞力,那是什麼呢?我認為老師的工作正正是介乎勞心和勞力之間,兩者各一半。當然,這只是說一般的老師,有些老師顯然勞力較多,如體育老師;有些老師顯然勞心較多,如行政主任。

    又例如,老師問:你認為你不合格是你問題還是我問題?
    有人以為只有兩個答案:是你問題、是我問題。但其實可以同時都是,例如我不聽課而你教得不好,所以導致我不合格;也可以兩者也不是,例如當天生病了,導致到當日失手。

    好像講了太多「老師」,舉一個另類的例子,印象中有一套三級片有些祼露鏡頭,當時主要有兩批人在爭論,一批認為這是色情片,因為有祼露鏡頭;另一批認為這是藝術片,因為裏面有一些藝術成份。我們去答這個問題之前,不妨思考一下,可不可以是兩個都是又或者兩個都不是。我認為色情和藝術沒有排斥,例如古代的春宮圖就同時是色情和藝術。一套色情片也可以是藝術片,那為什麼會有兩個不同的觀感呢?關鍵在於人,我們中文有個成語叫做「見仁見智」,意思即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簡單來說,即是不同人就會注意到不同的事情,好色的人看這電影,就留意到色情的部分;喜歡藝術的人,就留意到藝術的部分。如果既是好色又是熱愛藝術的人,便兩者都留意;不過,好色和喜歡藝術均有程度之分,如果好色多於喜歡藝術的話,主要會留意色情方面的,反之亦然。

    當然,我不是說這類問題一定超過兩個選項,亦不是說如果有超過兩項,那兩個選項就不是答案。我只是想說不妨想多一想,可能兩個選項都是,又或者兩個選項都不是。

    你或者已經留意到,兩個選項可不可以同時是取於它們有沒有排斥,兩個選項可不可以同時都不是取決於它們有沒有窮盡。排斥(這裏的意思)即是不能並存,窮盡(這裏的意思)即是涵蘊所有的可能性。

    整了三條問題。

    1、同性戀是先天還是後天?

    2、人性是善還是惡?

    3、美是客觀還是主觀?

    答案:

    1、可以同時都是。也可以有些是,有些不是。

    2、可以同時都有,善惡各一半、大部份善小部份惡、大部份惡小部份善。也可以同時都不是,人性只是一張白紙,什麼都沒有。(除非你認為什麼都沒有也是一種善或者一種惡。)

    3、可以同時都是,介乎兩者之間。例如是考試時的開放問題,雖然沒有所謂正確的答案,但並不表示任何答案都可以成立,當中有些答案會比另外一些更好。

    其實,亦不只有具有「還是」、「或者」的字眼才有這個問題。有時見到「哪一個是xx 」這類問題都有這個問題,例如 惟有和唯有哪一個是正確寫法?答案是:兩個都是。也有些時候,判斷兩個人(A和B)誰對誰錯時,往往會不自覺地判斷了A對B錯或A錯B對,忽略了同時是對、同時是錯的可能。有些時候是極難判斷到有沒有排斥,例如李小龍是中國人抑或外國人,可不可以兩個都是?我不知道,因為中國人、美國人這些概念很複雜。也有些是有些情况有排斥,有些則無。

    最後再提一提,兩個(或以上)可不可以同時對,看有沒有排斥。兩個(或以上)可不可以同時錯,看有沒有窮盡。排斥和窮盡都是批判思考極重要的概念,用途絕不只在此,好好消化,定必有所得益。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還是」的一個例句:她不單是「好打得」,且還是一條認賊作父的狗。(這個句子裡的「還是」就不是個選項而是兩者兼而有之的意思)。

      同性戀是先天還是後天相信是兩者均有。同性戀或也屬於人性之一部份。人性相信是善惡皆有,非皆善也非皆惡。美/醜相信是屬於「情人眼裡出西施」之結果,取決於人的情感。

      刪除
    2. 你這篇文章寫的是一般批判思考課程都會講的題目,英文稱為 "false dilemma"。你舉的例子都可以,行文亦清楚;只有這兩句比較彆扭:「兩個選項可不可以同時是取[決]於它們有沒有排斥,兩個選項可不可以同時都不是取決於它們有沒有窮盡」。稍改一下,讀起來會暢順一點:「兩個選項可不可以同時是,這取決於它們有沒有排斥;兩個選項可不可以同時都不是;這取決於它們有沒有窮盡」。

      刪除
    3. 多謝王教授在百忙之中都抽時間看這篇拙作,我還以為你不會看,但都試一試寫出來,或者看了會批評為垃圾,誰知沒有太大的問題,鬆了一口氣。

      原來一般批判思考課程有講的……我沒有讀過批判思考課程,還以為沒有人提過出來……

      刪除
  6. 謝謝回覆,你可能誤會了我的意思。我指的是問題上的「還是」未必是有排斥,不是指其他句子。


    回覆刪除
  7. 《齊上齊學》19/10 第三講 - 陶傑 「一切從馬克思開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qzqr4BEqt0

    唔知嘅嚇死,知嘅笑死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共產黨獨裁政權當然不敢取消互聯網封鎖,因為一旦大陸民眾能夠看到這類video以及其它許多揭穿中共謊言的video的話,那些被中共封鎖資訊而被蒙蔽的民眾就會醒覺共產黨其實是用暴力把國家權力及財富據為己有的竊國大盜。而所謂「愛國」其實只不過是認竊國賊作父而已。


      刪除
  8. 從「談虎色變」引申出的真知與常知的分別,個人認為確是頗有啟發性。皆因被虎咬過的人確實是少之又少,大多數人都只是「常知」而已。
    而「苛政猛於虎」或「養虎為患」相信也是如此,因為港人大多體會不到大陸專制獨裁的苛政到底有幾「苛」;而真正養過虎的人恐怕也是近乎零,有何「為患」肯定也只屬「常知」而無甚體會。

    但如果說大陸的專制獨裁以往未擴展到香港但隨著其經濟強大,即使是今天少少影響到香港,其「為患」也足以令人深受「體會」。
    而這只專制獨裁的「虎」之所以能夠賺萬億美元,美國是有份「養」,香港台灣為大陸的經濟發展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引進外資、技術、管理以及起到連接海外市場的橋樑作用,「養虎」也功不可抹。
    不幸的是由於專制獨裁與民主自由的對立就猶如虎會吃人那樣難以改變,那只養大了的專制獨裁惡虎非但不會感激養大牠的民主自由國家和地區,反而是擴充軍備,鎮壓香港,準備武力攻台以及對付美國。
    港人即使未試過養真老虎但相信今天也能體會得到「養虎為患」的「真知」了。

    有些遺憾的是美國的反對黨不知道是因為天生是「反對」執政黨還是對「養虎為患」欠缺「真知」的原因,對專制獨裁的虎往往採取退縮遷讓的綏靖政策,令獨裁專制虎得以壯大,反過來攻擊自由民主國家。
    特朗普雖然非十全十美,但其做事講究效率以及不喜歡「養虎為患」的性格,以「擒賊先擒王」的高效率做法,以低成本方法有效壓止伊朗長期對美國和以色列的攻擊,也震懾其他專制獨裁者,比其前任採取的綏靖(近乎自殺)政策或以大量美軍作戰的低效率高成本做法優勝得多。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或許不少人都不知道,遇到老虎是面對好還是背向好?

      https://std.stheadline.com/instant/articles/detail/328595/%E5%8D%B3%E6%99%82-%E5%9C%8B%E9%9A%9B-%E5%8B%95%E7%89%A9%E7%B5%84%E7%B9%94%E6%9B%BE%E5%81%9A%E5%AF%A6%E9%A9%97-%E8%83%8C%E5%B0%8D%E8%80%81%E8%99%8E%E5%8D%B3%E5%87%BA%E4%BA%8B

      這恐怕皆因是老虎具有攻擊人的天性,因而即使人不面對老虎,但其老虎天性不但不會改變,反而更增加了人受到攻擊的機會。這與專制獨裁者以及某些具有極端宗教行為及信仰的宗教也是一樣,他們的天性都是對人極具攻擊性,否則獨裁者就無法獨裁,而有極端行為及信仰的宗教也就會被其它以愛與和平的宗教取代而難以生存。這就像老虎那樣,不攻擊其它動物就會餓死。

      當然,面對老虎並不等於老虎就不會吃人,只是若然背向老虎是必死的話,那就唯有選擇或有一線生機的面向老虎了。港人抗爭了這麼多個月或許也是出於「有一線生機」總比死好的選擇。

      而特朗普採取面對而不是妥協或迴避那一直以來不斷發生在中東和以色列,伊朗直接或間接的軍事攻擊,選擇正面應對相信是比前朝以及歐洲一些左派政府一退再退的「養虎為患」更好。
      更重要的是雖然特朗普的口才遠遜於前任,但做事卻是比前任要勝一籌的「武松」。口才好治不了虎,美國原本是有能力以少的代價「打虎」。剷除那隻一直以來已造成了數百人命傷亡的「虎」且相信也有震懾亞洲的其它「虎」不是比「養虎為患」更好嗎?


      刪除
  9. 看到網頁右邊「分甘同味」裡王Sir的《你憑甚麼肯定?》一文,有時確是會「自以為是」但其實不是。特別是「量地球」那題目,可以肯定是沒有人去試過,比「談虎色變」更具「真知與常知異」。
    第二道題目或者也知道 15!=?應該是一個數目不少的數字,但也是因為平常手機電話附帶的calculator 好像也沒有「!」的計算按鍵,用手算就更不可能,因此也只是「真知與常知異」。雖然知道數目會大,但因為沒有計過也不太相信結果竟會是13位數字之多,終於要找個有「!」計算按鍵的calculator 計過,就不信也得信了。

    回覆刪除
  10. 看到網頁右邊「餘音裊裊」裡的《Ryuichi Sakamoto - Blu》video,不其然令人想起 Boléro, M. 81也有些類似特別是背景的伴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DeNHRtVNO4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