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28

文妓與文妖

林語堂寫過一篇小品文〈文妓說〉,批評的是靠攏軍閥以圖權利的學者文人;他用龔自珍〈平均論〉裏的「盜聖賢市仁義」一句來形容這些人,並引用蕭伯納的話來說明:

「像許多的律師、政客、教員、牧師,天天運用他們的技巧智能來出賣他們的良知,與這比起來,妓女之一天賣身兩三鐘頭真不算一回事。」(竟然包括教員!)

然而,蕭伯納這段說話只有「市仁義」之意,並沒有表達龔自珍那句裏的「盜聖賢」。「市仁義」,就是出賣良知,做出不仁不義之事;「盜聖賢」則是裝出聖賢的模樣,用現代的和較廣義的說法,就是保持美好的形象,例如表現得好像站在大眾的一邊,講的是歪理卻又義正詞嚴,或表面是嬉笑怒罵針砭時弊、其實是收了錢寫的政治文章等等。

學者文人不必「盜聖賢」,只要肯不顧面子,不怕人鄙夷,以一管筆賣文兼賣良知,唯利是圖,左右逢迎,就是「市仁義」了,像妓女賣身,已堪稱「文妓」。至於同時「盜聖賢」者,反而不像妓女,倒像是淫婦扮端莊,躲在貞節牌坊不斷紅杏出牆。這種學者文人,不應該稱為「文妓」,較恰當的稱呼是「文妖」--- 能迷惑人心,令人誤以為他們是仁義之士。

做文妓易,當文妖難,因此,文妖的價錢通常高一些。無品缺德的學者文人通常會盡量做文妖,功力高的,一路妖下去;功力不及的,則早晚露出原形,由文妖降格為文妓。至於降格後取價是否會隨之而減,那又不一定了,因為有些人看久了文妖的文字,現在雖然知道他們不過是文妓,仍然會慣性閱讀,即使所得的不過是娛樂。

15 則留言:

  1. 回覆
    1. 才子一向都話自己寫野只係為三餐,佢不媚共,只是有些俗但也好過一些站在道德高地的假聖人

      刪除
    2. 看到一篇有關林語堂的文章:
      http://book.sina.com.cn/excerpt/sz/rw/2013-11-14/1000564793.shtml

      內裡說:「报纸上还流传着一张北洋政府准备第二批通缉的名单,其中,林名列17位,鲁迅排在21位。」
      其實兩者都在當時極權政府的「通緝名單」之內,但卻也要「內鬥」。
      不由得想起中國一句諺語: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螳螂(本能地)幫黃雀捕了蟬,但未知黃雀會否因此而改變本能放過螳螂呢?

      刪除
    3. Fredrick chesterfield,

      陶傑有時不只是俗,也會故意說些歪理。

      刪除
    4. //螳螂(本能地)幫黃雀捕了蟬,但未知黃雀會否因此而改變本能放過螳螂呢?//

      - 誰是螳螂?誰是蟬?

      刪除
    5. 林語堂是螳螂,魯迅是蟬,黃雀是北洋政府? :)

      刪除
  2. dear Wong,

    your writing is inviting others to guess whom you are talking about.
    why don't you 有話直說 eg directly pointing out whom you are referring to ?
    it is not very honorable that you are attacking others without naming that person.

    Dr Who

    回覆刪除
    回覆
    1. you are right.

      刪除
    2. 不直話直說有許多原因, 比如不欲與被批評者糾纏, 避免法律訴訟問題, 心存厚道, 不想將對方批死, 讓對方有改過遷善的機會, 等等.

      刪除
    3. 我批評人從來不忌直指其名的,如果沒有點名,即是泛論;假如有人符合文中的描述,那也不表示他(們)是我的批評對象。

      刪除
    4. good, thanks for your response.
      "我批評人從來不忌直指其名的,如果沒有點名,即是泛論 "
      that is what i expect of someone who studies philosophy

      dr Who

      刪除
    5. 「共產黨文妖」屈穎妍為共產黨寫文章,打壓香港民主發展、打壓香港人;她的文章能迷惑人心,令人誤以為他們是仁義之士。
      「文妖」屈穎妍就是「誰給錢她,她就會為誰說好話」,妖言惑眾,蠱毒人心,此婦人非常狠毒!!

      刪除
  3. 「妓女」可能就是因為「道德底線」而受害的人。至於這條「道德底線」是怎樣得來的可能有多種說法,但妓女因為這條「道德底線」和宗教原因而受到社會歧視相信是不公平的。
    妓女也是人,她們其實是因為男人天生的性慾望而產生的行業,而男人天生的性慾望相信就像同性戀者的性取向一樣也是不可改變的。
    因此有人說:如果娼妓與強姦是兩害的話,娼妓的害處遠比強姦少。不知道是否因為「兩害取其輕」的原因,歐洲一些國家和澳洲就乾脆讓妓女合法化,使妓女在安全的環境下工作以保障她們的人權,或者也可以減少遺害更大的強姦案件。

    如果不能夠以「道德底線」來要求同性戀者改變性取向否則就是有違人權的話,那麼以「道德底線」來要求男人禁慾相信也是有違人權;
    而因為不能以「道德底線」來要求男人禁慾而出現的妓女相信也不應該被視為有違「道德底線」而單方面遭受歧視。

    回覆刪除
    回覆
    1. 雖然很多人都看不起妓女,我倒不認為娼妓有甚麼害處;文妓之為害,是因為他們會助紂為虐和蠱惑人心。

      刪除
  4. 可區別"文棍"與"文妖". 前者為假冒為善的人, 後者為妖言惑眾的人.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