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4

也談國師病

梁文道〈國師〉一文,寫得真好,點出了「知識份子的真正死穴」:

『他們都想替執政者出謀獻策,以為這是一展抱負的康莊大道;以為自己的看法要是能夠直接影響決策的話,要比在報刊上發萬言書管用得多。所以權力呼召他,他就馬上回應,不惜當個代筆文膽。甚至早在這類機會還沒來臨的時候,他寫的東西就已經只把少數幾個當政者假設成真正的讀者了,其他盲毛大眾只不過是陪襯而已。更極端的情況是他不只想當掌權者的謀士,還要做社會運動的「國師」,以為一切盡在他的盤算計謀,最終還是為了朝廷好社稷好。』

他稱這為「國師病」。「國師」一詞,在香港文化界和政論圈子只會令人想到一人,當然就是陳雲了。梁文道通篇都沒提及有「國師」之稱的陳雲,而陳雲也非替執政者出謀獻策之人(雖然曾經是),然而,『還要做社會運動的「國師」,以為一切盡在他的盤算計謀』兩句,指的是誰,已是呼之欲出。

不知是誰第一個稱陳雲為「國師」,卻肯定是調侃,到現在,已有很多人用「國師」指陳雲,但很難想像有誰會當真而非取笑 --- 除了陳雲自己;他曾在 Facebook 這樣寫:「我不想做國師, 但事實如此。」口說不想,卻又那麼認真,看來他的國師病已是病入膏肓了。

中國傳統知識份子有「以天下為己任」的觀念,讀書當官,目的就是要為「治國平天下」出力。這是高貴的抱負,卻因為人性的弱點而容易在不知不覺間被扭曲,「以天下為己任」中的「己」,便逐漸蓋過了「天下」;只見自己,便不見天地,不見眾生,其他人皆可利用矣。

戴耀庭教授提議的「佔領中環」計劃,是否可行,成功達到目的之機會有多高,不容易估計,不過,相信很少人會認為他是患了「國師病」才提出這個建議。然而,戴教授的建議開始引起各界關注後,陳雲在 Facebook 有這樣的反應:

「唉,現在時機成熟,革命成功在望,個個都會爭住出手,人地都唔會等我啦。

各路英雄,是時候插旗了!先入咸陽者為王。

我推出《香港遺民論》之後,想不到人家這麼醒目,捷足先登的。

從政者,等幾十年,就等這個機會。你看人家幾醒目!

最緊要革命成功之後,留番個紐倫堡式大審判比我主持。我特別仁慈的,以罰款為主。」

那種恐怕丟了國師之位的心態,躍然紙上。在早兩天發表的一篇文章裏,他乾脆說「他們想佔領的是光環,不是中環」,其實,最想佔領光環的,會不會就是陳雲自己呢?

上引那幾句說話,似乎顯示陳雲相信「佔領中環」計劃會成功,可是,他最近卻在 Facebook 批評戴教授的方案「戇居」、「危險」、「斯文而注定失效」等等,提醒了大家要聽他這個社會運動的「國師」,因為一切盡在他的盤算計謀。陳國師誓要圓他那「康梁之夢」(見陳雲《香港遺民論》),那復興華夏文化的大志,當陪襯的盲毛大眾是不會明白的。


香港的社會運動現在迫切需要的是合,不是分,正忌有國師病的人影響大局 --- 這樣的人是力求變大的小我,越有影響力,便越會分化大我。各路英雄小心!

25 則留言:

  1. 王前輩 我搵唔到你個d話句
    只係搵到呢d
    http://www.facebook.com/wan.chin.75?fref=ts#!/wan.chin.75/posts/10151428296287225

    http://www.facebook.com/wan.chin.75#!/wan.chin.75/posts/418292364927370

    點都好 前輩不如睇少d陳雲
    多留意風花雪月文史哲仲好過
    保養腦部

    ps:恕我道行低 個d文章我睇唔明
    各位前輩慢慢睇飽佢

    回覆刪除
  2. 國師或教主這類人, 打着為國為民的旗號, 言行卻經常失格, 時而狠毒攻擊同路人, 對香港的社會運動恐怕弊多於利.

    回覆刪除
  3. 中國古代做得帝王師、國師者,雖然未必無私,但才學必定於群儒中數一數二;陳雲夠格咩?

    回覆刪除
    回覆
    1. 陳雲的專長是寫懷舊小品。

      刪除
  4. 勞思光那本,有一章就係專講知識分子的幻想.
    不團結,攻擊同行,自命什麼什麼的,成一盤散沙.

    yui

    回覆刪除
  5. 看來你對陳某的關注還真是沒完沒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的確是有點 obsessed。

      刪除
    2. 說實在的, 在我看來, 梁文這文中可以被理解為與陳雲沾得上邊的, 只有那麼一句而已.
      而那是"許多知識份子"的"國師病"中的"更極端"的情況.

      刪除
    3. 王教授與陳老師果然是「相濡以沬」的好同窗。

      刪除
  6. 「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似乎是「華夏文化」歷史上大多數「國師」的結局,如果對「華夏文化」有所了解還要去爭當國師恐怕實非是明智之舉。

    回覆刪除
  7. 下半部既quot比我既感覺係佢唔只想做國師 仲想做埋國父

    回覆刪除
  8. 不忘認E認F,案國師喻陳雲,該我是第一批。卻說2012年新年前後,見陳雲在顏冊頻頻指點江山,忽爾想到楊懷康多年前在壹仔〈無定向風〉欄批評李光耀儼如大中華國師,指點兩岸三地局勢,故戲稱陳雲為國師。然而我心裡明白,當時香港(也至今),徒有國師,沒有王,也沒有皇。徒眾卻慢慢的累積了。

    回覆刪除
  9. 狂妄弱智 胡亂控罪 低下之作
    枉你仲自稱自己做教授
    你自己明明quote左段重點出黎
    但因為太想屌柒陳雲而迷失自己
    你知唔知梁文所講既知識份子國師通病既成因係咩
    我黎話你知啦「教授」
    1.他們都想替執政者出謀獻策
    好明顯陳雲呢幾年寫既野都係貼近民眾
    講反雙非講自駕遊講蝗蟲
    都係諷刺反駁政權政策
    何來為執政者出謀獻策

    2.權力呼召他,他就馬上回應,不惜當個代筆文膽
    唔該搵一篇文(近年)係為執政者而寫先係咁叫

    3.他寫的東西就已經只把少數幾個當政者假設成真正的讀者了,其他盲毛大眾只不過是陪襯而已
    你自己睇下香港城邦論 全都係為解放香港思想而寫
    叫大家自外於匪國 何來把幾個少數當政者假設成真正既讀者?

    你就恃住句「更極端既情況係想做社會運動既國師」就借題發揮
    胡亂咬人
    唔該用下腦諗下
    做當權者既策士既極端情況點可能係反當權者既社會運動推動者
    稍為有logic都知呢度有問題
    不過公度d講句 梁文道除左「更極端的情況...」呢句之外
    其他都講得恰當

    話陳雲有呢種病根本就智力不佳
    曾患上呢種病既典型例子
    莫過於寫 致狼書 致豬書 給王光亞既萬言書果條友
    沈旭暉

    明未啊「教授」?

    回覆刪除
  10. 哇,迷雲黨殺到!

    回覆刪除
  11. 呢到好多討論,我今日見到呢篇, from Passiontimes:

    <>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2-27-2013/2229

    ******
    梁文道:

    筆者每次讀閣下的文章,都要做足心理準備。在讀閣下〈國師(「中間人」之三)〉(下稱〈國師〉)之前,我已預備要看多幾遍,並非因為閣下寫得太有意思,而是閣下寫得太差。好奇怪,筆者閱讀閣下的文章,每字每句,筆者都明白。可是,整篇閱讀去揣摩閣下的中心思想,就是要看幾遍。

    筆者唯一認同閣下的意見是你曾在訪問中說「必須去看一些壞書,去了解現今香港人的思想及潮流」,所以筆者每次也要有百般忍耐去看你的爛文,去理解閣下究竟想向公眾灌輸甚麼。

    但,我其實不明白。不明白以閣下的水準,何以可在大眾傳媒中常佔一角。

    閣下那篇〈國師〉,明明是有意嘲諷陳雲先生,卻又不開名,東拉西扯,鬼鬼祟祟。要是閣下開名批評,那麼全篇文章就不須用推敲形式去寫,看得令人頭昏腦漲。更要命的是,這是一篇爛透的推理小說呀。



    「公共知識分子」喜歡玩滑梯?
    不爛嗎?整篇文章共5段,幾乎有3段都犯上了邏輯謬誤之中的滑坡謬誤(slippery slope)。引用「維基百科」中的解釋是「不合理地使用連串的因果關係,將『可能性』轉化為『必然性』,以達到某種意欲之結論」。(希望閣下不嫌棄引用「維基百科」,太大眾吧。)

    筆者嘗試以閣下文章的第3段為例,解釋何謂滑坡謬誤。閣下先在第2段,用推敲的方式(不是推理),推論出陳雲因受「中間人」的邀請寫文章,而認為陳雲會有「最終讀者可能是中央極峰」的想法。閣下抓住這個推敲,繼而痛快地滑坡下去:「一旦你有這個想法,你就開始不自覺地把自己放在一個策士的位置了,感到自己正在替最高層出謀獻策。一旦成了策士,接下來的談話就會朝着有求有捨,有進有退的謀 略方向前進。在這種狀態底下,以後人家要你對外發言『謹慎』一點,要『顧慮』些甚麼,你就沒那麼容易地清醒拒絕了。」

    最終的滑坡結論,相當滑稽 --- 陳雲患上了「國師病」,他所做的一切原來「最終還是為了朝廷好社稷好」,原來陳雲投共,而並非一直於大陸媒體工作的閣下投共。

    知識分子之風骨與職業
    閣下自稱為「公共知識分子」,亦是書評人,也說過公共知識分子的其中一個志業是分享知識。今天,筆者想向閣下介紹一本書 ---《公共知識分子》(英文書名較準確:Public Intellectuals: A Study of Decline)。此書由美國法律學者兼公共知識分子Richard Posner所寫。作者以數據分析及類型分析,探討知識分子水準何以淪落。現引用「博客來」網路書店就此書的簡介,為閣下摘些大要:「這批人由於只要搖筆桿、耍嘴皮,投入的成本極低,一旦暴得虛名,便成為媒體寵兒。糟的是,社會上並沒有評判公共知識份子的客觀標準,以致這批人膽子越講越壯,場子越講越旺,哪怕談的遠離自己專業,照樣到處插花客串,信口開河不誤。」

    筆者嘗試用閣下的寫文章手法去表達:梁文道可能會一路看,一路暗罵 「話緊我嗎?」

    除了西方學說外,筆者也介紹多兩本中文書。

    影響華夏文化深遠的儒家思想,知識分子往往會有一份風骨、志氣之追求。例如《論語・泰伯》中曾子曰﹕「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筆者猜想這顯淺的文言文,閣下定必明白。但閣下〈國師〉一文,令筆者不明白,原來以天下為己任,就是為朝廷獻媚。

    另外一本推介給閣下是,唐君毅先生的《孔子與人格世界》。在書中唐先生以6種一般受推崇的人格,去比較孔子的人格與思想之路向。筆者建議可先看此書的第7章 ---〈豪傑型〉。再用閣下的寫文章手法︰梁文道可能會一路看,一路暗罵「唐君毅讚緊陳雲嗎?」

    引用一小段,令閣下明白:「豪傑性之行為與精神,通常不先見於其積極的外求有所表現有所成之動機,而見於其能推倒開拓,不顧世俗毀譽得失,而獨行其是上。」2012年至今,陳雲冒著民粹、港獨者之惡名,喝止雙非問題繼續惡化,維護香港本土利益。不是似曾相識嗎?

    請勿霸佔公共領域 當成自我筆記
    細看閣下《常識》一書中的自序:「本來最具公共性格的時評寫作竟然成了解自我的筆記,借此我得以認識自身的條件與束縛、身份的認同及移置。」最終給筆者一個新的角度,去理解〈國師〉一文。

    或許,〈國師〉一文也是閣下的自我批判筆記,形容自己面對統戰時的情況。

    「這才是知識份子的真正死穴,也是幾十年來共產黨統戰知識階層的不二法門。可惜真正心智獨立者幾希,倒在這條路上的人前仆後繼。」


    順祝 安康
    經綸 啟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對這篇文章,我只有四字評語:不值一哂。

      刪除
  12. 作為梁文道忠實fan, 我不認為梁文道暗指陳雲
    其實,類似觀念他在國內節目也有表達過,
    「更極端既情況係想做社會運動既國師」這句話, 可以理解為批評國內那些對維權運動指手劃腳的「偽公知」

    我想說一句, 香港的「迷雲黨」甚或如閣下般的「反雲黨」, 太敏感了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也許是我過敏,但梁文道斷不會不知道香港就只有陳雲一個「國師」。

      刪除
    2. 不知陳雲有「國師」此一外號也不出奇,
      他沒有facebook, 也甚少論及香港社運界的是非.

      我想他跟本沒興趣批評陳雲這類人.

      刪除
    3. 不是沒可能,如果是真的卻很出奇。甚少論及香港社運界的是非不表示沒有關注,梁文道是《主場新聞》的搞手之一,不會這麼消息不靈通吧!還有,他訪問過陳雲,亦被陳雲無理攻擊多次,雖然他沒有還擊,但友朋間必有論及,陳雲「國師」之名他很容易便會從朋友處聽到。

      刪除
  13. 梁文道〈國師〉一文似乎不是指陳雲,除非真是有「中間人」接觸過陳雲這回事並且陳雲因此而有改變政見的跡象,否則梁文道大概只是泛指這是很多「知識份子的真正死穴」,指那些中了「統戰」圈套而為了「朝廷好社稷好」不再批評當政者的文人,陳雲大概還未獲此「厚待」吧。
    有人批評梁文道說話隱晦,相信這是梁要在大陸的生存之道。否則劉曉波會是「人板」,雖然「英勇」,但進了監獄。
    大陸很多人都知道「生存」的底線,如果你越過底線是會「死」的。那些批評梁文道說話難懂的港人相信對大陸的政治了解不多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不是說梁文主要是批評陳雲,而是說『還要做社會運動的「國師」,以為一切盡在他的盤算計謀』這兩句很明顯是指陳雲。梁文道不會不知道香港就只有陳雲一個被稱為「國師」,如果他真的完全沒有暗指陳雲之意,應該會避嫌,不用「國師」二字。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