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05

嚴師

我的博士論文導師有三位,兩位系內的,一位系外的,系內的其中一位是主要導師,另外兩位為副;雖說有主副之分,但我的論文每寫完一章,都會分別跟三位導師詳細討論,最後亦要三位都首,論文才通過。Berkeley 哲學系的博士論文是沒有口試的,因為三位導師一路都很清楚論文的進度、內容、和水準,口試是多餘的形式。

我已寫過我的主要導師 Barry Stroud,今天寫另外一個系內的導師,是著名的道德及政治哲學家 Samuel Scheffler。我的論文寫的是知識論,為何會找一個道德及政治哲學家做導師?那是因為我很佩服 Scheffler 的分析和批評能力,想跟他學習,而且他的哲學知識廣博,不限於道德及政治哲學,絕對有能力當一篇知識論論文的副導師。當然,最重要的是他應承當我的導師,否則我多麼想跟他學習也沒用。

Scheffler 的指導作風和 Stroud 的很不同,Stroud 喜歡從容引導,要你逐漸發現自己的問題出在那裏;Scheffler 則會直指你的錯誤,而且往往一矢中的,可說任何錯誤都逃不過他的法眼。因此,每次到 Scheffler 的辦公室討論我寫的東西時,我都戰戰兢兢,幾乎要深呼吸幾下,鎮定心神,才敢敲他辦公室的門。事實上,Scheffler 對我論文的每一章都有嚴厲的批評,聽時很令我沮喪,但為了應付他的批評,我不得不苦思和修改論文,這是我的進步之源,後來當然知道要感激這位嚴師。

Scheffler 是個好老師,卻不是令人感到親切的那種,因為他總跟人保持一定的距離(至少對學生是如此)。不過,有三件事令我覺得跟他接近了一點。第一件是關於他的書 Human Morality 的,這本書沒有他的第一本書 The Rejection of Consequentialism 那麼受重視,有一次我跟他談起,說兩書之中我更喜歡 Human Morality,從中學到的東西更多,他聽後面有悅色,說他自己也認為 Human Morality 寫得較好,說時有點英雄所見略同的意味。

我當過 Scheffler 的助教,有一次早到了課室十多分鐘,便拿一本書出來看,Scheffler 那天也早到了一點,見我在看書,便隨便問我看的是甚麼;那是 Milan Kundera 出版不久的小說 Slowness,我正看得趣味盎然,便興奮地向他大力推薦,並說我快看完了,改天可以借給他。下一次上課時我真的把書借給他,他幾天後便還我,說很好看,更主動跟我談論小說的內容,說話時竟沒有平時慣用的老師語氣。

第三件事發生在我當教授之後。那年我任教的大學邀請 Scheffler 來演講,演講在下午舉行,結束後距離晚餐還有個多小時,Scheffler 主動問我可否帶他到校園周圍散步。我們在流經校園的小河旁邊漫步聊天,他問起我的近況,而且不是禮貌上問一下,我聽得出他是真的關心,我講得不清楚的地方他會追問;令我有點感動的,是他最後更直接說很難得這次有機會跟我單獨閒談,並為我生活得愜意而高興。我還是他的學生時,他從來沒有跟我說過這樣的話。

Scheffler 2008年離開了任教多年的 Berkeley,轉到 New York University(其哲學系乃英美數一數二的),那是 Berkeley 的一個重大損失。

12 則留言:

  1. 哈哈, 我喜歡 Rejections 多於 Human Morality.

    論文字, Human Morality 明顯易讀過 Rejections, 不過 Human Morality 少了一點 passion.

    讀 Rejections 時, 總覺得像有點新的東西在發掘出來似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大多數人都較喜歡 Rejection。

      刪除
  2. 王sir的老師都很勁呀!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夠不夠李天命勁?呵呵!

      刪除
    2. 請不要在觸動某些人的神經了。

      R.

      刪除
  3. 老師啊T口T~~~~~~
    求救啊~~~~~~
    請求思考良方T口T".......

    回覆刪除
  4. 先謝謝Wai-hung Wong分享他和Scheffler的故事。關於為什麼Human Morality沒有那麼受重視,我有一個假想。︰是因為Rejection of Consequentialism 給人的震撼太大了。Rejection of Consequentialism氣勢宏大,大膽提出一個hybrid theory去改良當時飽受抨擊的consequentialism,此書現在研究consequentialism已經是必讀的文獻。而難以相信的是,Scheffler寫此書時,不過是一小小的PhD,竟有這樣的膽氣逆流而上,重新發掘consequentialism的一些優點。有如此震撼的起點,難免令人對他的第二部作品抱有極大期望。Human Morality不是寫得不好,只是可能不合當時對Scheffler這個明日之星的過高期望而已。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大致同意你的說法,不過,Human Morality 出版於 Rejection 的十年之後,那時 Scheffler 已算是星,不是明日之星了。

      刪除
  5. 之前看過 Barry Stroud 主持對 Searle 感謝活動,覺很他是一個很友善及懂人情世故的好人,不知對否?

    可否寫多點關於 Stroud 的東西?

    回覆刪除
    回覆
    1. Stroud 相當好人,又有幽默感,頗得學生愛戴。好吧,遲些會寫一篇再講他。

      刪除
  6. 您好。我是一個打算系統地讀哲學的學生。請問教授可不可以各推薦一本英語世界的認識論和倫理學的導論書?謝謝!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