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27

蔡東豪與《立場新聞》: IBE 練習


這兩星期關於蔡東豪和《立場新聞》的文章,也許有人已嫌太多,無論是罵是護,似乎可以講的都有人講了。我這一篇,試以 inference to the best explanation(又稱 'abduction',以下簡稱 'IBE')來評論,希望能合情合理之餘,還有點新意。不喜請插,厭者勿看。

IBE 是一種推論方式,簡略而言,其原則如下:對於某一事物或現象,如果有超過一個可能的解釋,我們應該接受最好的那個解釋;所謂最好的解釋,一般的標準是最簡單直接、最符合我們已有的知識、和最能解釋其中的細節。讓我先舉一個簡單的 IBE 例子,然後才應用到蔡東豪和《立場新聞》一事;為了論述方便,我會用 'explanandum' (指被解釋的事物或現象)和 'explanans'(指用以解釋的假設、說法、或理論)這兩個詞語。

Explanandum:一位我不認識的漂亮女生迎面而來,忽然向我友善地點頭,嫣然一笑。

Explanans 1:那是我曾經教過的學生,她認得我,我卻記不起她。

Explanans 2:我儀表不凡,很有吸引力,漂亮女生對我頓生好感。

Explanans 3:那是電視台「偷拍鏡」之類的節目安排,想拍下漂亮女生引來的反應。

Explanans 4:漂亮女生乃外星人假扮地球人,在做實驗研究地球人的心理和行為。

毫無疑問,explanans 1 是最好的解釋,我應該接受,否則便不合理。

好了,說到蔡東豪和《立場新聞》,事情當然複雜得多,而我亦沒有任何內幕資料;以下不過是本著「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的原則來評論。蔡東豪以「我恐懼、我誤判、我愧疚」為由結束《主場新聞》,對於他復出搞《立場新聞》,不少評論都集中在他當日的的恐懼和誤判。

Explanandum:蔡東豪因恐懼和誤判而結束《主場新聞》,卻半年不足便復出搞《立場新聞》。

Explanans 1:令蔡東豪恐懼的因素已消失(或至少減弱),他亦認為已有更好的判斷和計劃,壯志未酬,於是決定重張旗鼓,延續被逼中斷的志業。

Explanans 2:蔡東豪依然恐懼,但認為已有更好的判斷和計劃,想到搞網媒能帶給自己的種種個人利益,終於不顧恐懼,唯利是圖。

Explanans 3:蔡東豪依然恐懼,也未有更好的判斷和計劃,只是神經錯亂,忽發奇想,臨急招兵買馬,豁出去了。

Explanans 4:蔡東豪已被收編,所以不必恐懼了,也不必有更好的判斷和計劃,復出搞《立場新聞》只是替中共在香港維穩。

有些人可能會認為 explanans 4 是最好的解釋,但問題在於《立場新聞》主要仍舊是《主場新聞》的班子,再加上董事會有吳靄儀和練乙錚等爭取民主的有影響力人士,如果這是維穩之計,未免兵行險著得太匪夷所思了。Explanans 1 比起 Explanans 2 (搞網媒可以賺大錢?)和 explanans 3 (蔡東豪神經錯亂?)也是較好的解釋,因此,我接受 explanans 1。

也許還有其他可能的解釋是比 explanans 更好的,只是我想不到;然而,這個小小的 IBE 練習,至少可以提醒大家應該客觀地比較不同解釋的優劣,不要先認定某一解釋為真,然後不顧一切反對其他解釋。

25 則留言:

  1. 請教一下王教授
    剃刀原理(Occam's Razor) 好像和IBE有一種異曲同工之妙
    第一眼看到這篇的時候就想起剃刀原理
    可否解釋一下兩者有沒有什麼是很不同的地方

    回覆刪除
    回覆
    1. Occam's Razor 可以作為 the best explanation 的選擇標準之一。

      刪除
  2. Street smart 的我輩無哲學頭腦,所以我們要分析,就先看[事實]:

    事實(1)蔡某擁有[主場]100% 股權,[立場]則是3名發起人透過信託安排擁有。

    事實(2)[主場]死得快,突然及非常澈底。蔡某明示是家人受愛國人仕白色恐怖的[關注]。

    事實(3)蔡某仍佔中十死士之一,但卻滅聲於整個佔中時期。

    事實(4)蔡某12月辭去年薪千萬之CEO工作。

    有了事實,就由事實去揣測背後原因:

    由事實(1):此是法律上玄機,信託安排好處是什麼?政治及法律上都有大好處。大家的法律常識如何?學海無涯,有知識就有真相,嘿嘿。

    由事實(2):蔡某突然不再恐懼家人受愛國人仕關注。因為吃了十個豹子膽?家人已移民離開?愛國人士都突然俾面,因為欲擒故縱?

    由事實(3):江湖傳聞,佔中時期滅聲,此涉與高某之情恩義重,養兵千日,用在今朝。交換條件是監管機構放棄。。。

    由事實(4):此與以上原因糾結。

    蔡某的罪是 when push comes to shove, he calls it quits ... weakling!其他人+家人就沒有白色恐懼的滋擾?他們好像沒有退縮。。。唉!明知山有虎誇要虎山行,你起步時卻步,怨兇險,那今日之嘲諷,是嘆蔡某當初天真得可憐。

    回覆刪除
  3. 在認為IBE是個很好的判斷方法之一的同時,也不由得想起曾經看過不少報導關於中國和西方民主國家的民眾在對待當人受到威脅時所說和所做的行為有著很不相同態度。

    西方民主國家的民眾普遍對當人在受到威脅時所做的屈服性行為是抱著理解和同情的態度,不會責怪他們,因為他們是在被威脅的情況之下被迫的。

    但中國或其它一些共產國家則不時看到不少民眾缺乏甚至是沒有人性,他們信奉所謂「寧死不屈」的價值觀,他們認為即使人在受到威脅的情況之下寧可死,也不應該做出屈服性的言行。他們不接受,也不理解,更不會同情人在受到威脅下所做的行為。這可能是中國幾千年皇帝專制文化傳統視人如蟻所造成的惡果。例如有報導說中國在韓戰中被俘人員回國後普遍受到相當程度的歧視,就是因為他們為什麼不「戰死沙場」而去「投降」被俘?這在中國被視為是很不光彩的事;與美國的投降被俘人員回國後所受到的同情和理解大不相同。

    而對一些華人香港人也有這種無人性的皇帝文化價值觀實在是很可悲。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中共擺明一定會(先)利誘(後)威迫所有[有份量]之異議者,閣下你是勸大家識時務者為俊傑?

      那也沒問題,每個人衡量可接受之風險不同,但你若惜身求穩,那就別積極參與肯定危險之遊戲。你明知對手兇殘,你憑什麼向其挑戰?唓!

      刪除
    2. 看來你也是那些有中國帝皇專制文化價值觀的華人。

      刪除
    3. Horai,

      //你明知對手兇殘,你憑什麼向其挑戰?唓!//

      你講嘅說話同「五毛」講嘅係一模一樣樣啊,
      你其實就係想叫人唔好去挑戰之嘛,
      唔怪得你淨係識得死淨把口喺度好似個八婆咁“唓唓”聲啦,你自己有無參加過抗爭先?
      如果你唔參加,你又去諷刺打擊參加嘅人,咁實在好難令人唔懷疑你根本就係「五毛」。

      刪除
    4. 喂,大佬呀,我嘅留言你只係睇你想睇嘅子句,其它段落你當冇到呀?咁好似叫斷章取義喎。

      我成段留言係回應阿乜水匿名(11:55)話[人在受到威脅下屈服]乃人之常情。咁中共擺明一定會威脅你,你係咪屈服硬呀?我自然會有疑問[咁你點抗爭呢我就唔明?],咁就即刻變五毛?嘩,[五毛]用到同中共句句[外國勢力漢奸]咁得心應手,我笑了。質素同出一轍,惱羞成怒得一模一樣。。。

      仲有,你估其餘泛民代表(及其家人)有冇受密切監視+受威脅呢?冇?哦。

      我當然冇蔡某咁天真以為設立一個(在愛國人士眼中反共)之公開平台會冇俾成村人監視+起底查死穴。。。玩到咁大我爽快話你知呢類遊戲我認玩唔起嘞!但我好似冇又佔中死士又義憤填膺振臂高呼然後突然啞哂隱哂形喎。

      我冇笑蔡某係懦夫,我只笑佢天真。善戰者攻敵所必救,蔡某俾人搵到[必救]之死穴,佢權衡輕重後作出了選擇。As simple as that.

      刪除
    5. 你係咪咋傻扮懵我唔知,但係你成段話嘅意思就頗有五毛寫文嘅味道,如果你以為蔡某改變策略係「蔡某的罪是 when push comes to shove, he calls it quits ... weakling!」,係天真的話,咁可能真正天真果個其實係你自己都唔頂呢
      http://thehousenewsbloggers.net/2014/12/29/%E6%88%91%E6%92%90%E8%94%A1%E6%9D%B1%E8%B1%AA-%EF%BC%8F-%E5%BE%90%E7%B7%A3/


      刪除
    6. @匿名(9:27): 冇問題吖,你撐蔡某我冇意見喎!各人心中把尺唔同。不過好似唔撐蔡某就會俾人鬧五毛,可見擁共反共者其實質素一樣。嘿。

      刪除
    7. 五毛只係一種事實存在嘅簡稱,話有五毛只係陳述有某種事實存在而已。你認為係鬧或係質數問題咁係你嘅認知問題。

      你對一個普通市民受到專制強權威脅的態度係反過來嘲諷受害者,可以睇得出你「心中把尺」同五毛「心中把尺」無咩唔同。

      刪除
    8. 冇問題吖,你鍾意點諗你自由,我冇所謂,因為我明白民主精神之真正意義。

      要講受專制強權威脅全港七百萬人無一倖免,但。。。嘿嘿嘿嘿

      刪除
    9. 啲五毛寫嘅嘢咪就係想全港七百萬人都「歸順朝廷」囉......然後佢哋就發出啲奸笑聲..

      刪除
    10. 可以睇到五毛「心中把尺」對「民主精神之真正意義」嘅詮釋恐怕就係:「你明知對手兇殘,你憑什麼向其挑戰?唓!」

      五毛於是就可以發出「另類威脅」:
      「受專制強權威脅全港七百萬人無一倖免」,你只有兩個選擇:
      1.「你若惜身求穩,那就別積極參與肯定危險之遊戲。」
      2.「寧死不屈」

      有冇第三(或其它)個選擇?冇。

      咁我明喇.....五毛可以奸笑了..

      刪除
    11. 邊個一口咬定只有兩個選擇嘅?同我死出嚟!不過英雄,其他選擇係乜?盼賜教。蔡某我估有興趣知。

      咦,如來撐蔡某嘅匿名(11:55)都係五毛?咁撐係五毛,唔撐直情係超級五毛,只有完全唔知有蔡某呢個人嘅先係善男信女。

      我玩,係因為實在搞笑。撐場者自己行入邏輯死胡同,受威脅跪低乃人之常情,而大家已有共識嘅大前題係[你一定會受威脅]。。。嘿嘿

      刪除
    12. 咁你仲唔快啲死出來?蔡某做其它選擇,你就話佢係罪--「蔡某的罪是 when push comes to shove, he calls it quits ... weakling!」,又嘲諷蔡某「那今日之嘲諷,是嘆蔡某當初天真得可憐。」,咁你即係話仲有咩選擇呀?

      你嘅「邏輯」都幾荒謬:「受威脅跪低乃人之常情」[你一定會受威脅]
      咁當你受到有槍匪徒威脅,你點做呢? “嘿嘿”就搞掂?

      刪除
    13. 各位視力有問題周圍鬧人五毛之民主聖戰人士:

      當我受到有槍匪徒威脅,我一定跪低投抗!咁你話中共比有槍匪徒,邊個兇殘啲呢?咁你點做呢?

      好啦,同細路來回拗番同一拗點我點好玩都厭啦!Level 唔同,再拗我就真俾人笑天真。。。

      刪除
    14. 咁你何解又要鬧「蔡某的罪是 when push comes to shove, he calls it quits ... weakling!」呀--違背「人之常情」嘅專制聖戰人士?

      刪除
  4. 剛發了一個留言,但看不到,請王Sir看看是什麼原因。

    回覆刪除
  5. 王教授,沒用的,那些狂鬧蔡東豪的人不會跟你講道理。

    回覆刪除
    回覆
    1. 狂鬧蔡東豪的人有啲其實係五毛嚟,佢哋嘅目的就係要挑起抗爭人士之間的矛盾和衝突,以便破壞各種唔同方式的抗爭。

      刪除
  6. 我想提出一個小想法,在運動上,最佳推論和策略思考是不是分開來談比較好,一個是找出最合理的信念,一個是往最壞的方向打算(以做出比較安全的選擇)?

    回覆刪除
    回覆
    1. 推論和策略當然是兩回事。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