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04

讓人先抬起頭來的俠者


《雪山飛狐》和《飛狐外傳》裏有一個重要的小角色,名叫「平阿四」。說平阿四是小角色準沒錯,因為他不過是客店小厮,不懂武功,而且出場甚少。然而,是他冒死拯救嬰兒胡斐和搶回胡一刀死後遺下的家傳刀譜及拳譜,還因此而被砍斷了一條手臂,也是他撫養胡斐成人;說平阿四是個重要角色,並不為過。

為甚麼平阿四甘願為胡一刀這樣犧牲?且聽他自己如何解釋:

『當年胡大爺給我銀子,救了我一家三口性命,我自是感激萬分。 可是有一件事我是同樣的感激。 你道是甚麼事?人人叫我癩痢頭阿四,輕我賤我,胡大爺卻叫我「小兄弟」,一定要我叫他「大哥」。 我平阿四一生受人呼來喝去,胡大爺卻跟我說,世人並無高低,在老天爺眼中看來,人人都是一般。 我聽了這番話,就似一個盲了幾十年眼的瞎子,忽然間見到了光明。』

胡一刀特別感動平阿四的,不是仗義疏財,也不是出手相救,而是平等對待平阿四,讓這個平時「受人呼來喝去」的人先抬起頭來。有些世故和虛偽的人會裝作這樣,跟自己看不起的人稱兄道弟,但胡一刀並非這種人,他是一位爽直的豪俠;胡一刀之能感動平阿四,不只在於叫他一聲「小兄弟」,不只在於要平阿四稱他「大哥」,而在於他出自真誠。

當然,胡一刀說的「世人並無高低」,如果指的是沒有能力、成就、地位、財富、和權力等的高低,那便是誑語,明顯不符合事實。「世人並無高低」,指的應該是人之為人的價值和尊嚴 --- 人人生而有同等的價值和尊嚴,不會因為出生地、種族、膚色、性別、和社會地位等而有別;憑這個理解,我們要把別人當人看待,不應賤視,不應物化,不應只利用為工具。

胡一刀正是有這個理解,所以不會因為平阿四只是客店小厮而對他呼來喝去,自以為上等人。平阿四是小厮,胡一刀以顧客的身份自然可以使喚他,但使喚時仍然可以給予對方應有的尊嚴;平阿四說自己「就似一個盲了幾十年眼的瞎子,忽然間見到了光明」,指的大概就是他突然明白到自己也有人的尊嚴。

胡一刀是一位讓人先抬起頭來的俠者,可以想見,以他的蓋世武功,就算是以武力制人,也不會侮辱對方不濟,不似得一些自以為武功高強的的所謂俠士,隨時隨地擺出一副我強你弱的傲慢姿態,務必要令對手難堪--- 這樣的人即使真的高強,心靈也是卑下的。

10 則留言:

  1. 我就比較 pragmatic, 與其埋怨現實社會中有人以強凌弱,不如自己學會堅強有自信才會百毒不侵。用閣下的例子,平阿四一生坎坷自卑所以特別感激胡一刀仗義,那為什麼平阿四自卑?與其希望人人都似胡一刀,倒不如解除平阿四自卑的心魔才是令平阿四快樂一勞永逸的方法。現實中我不如你(泛詞),我弱你強又如何?如果是事實,我不怨,我心靈又不脆弱,一山當然永遠還有一山高。如果那不是事實,那我怨我還真白痴呀!

    世界愈趨於文明發展,人的尊嚴就愈不容易像舊社會般被踐踏,因為舊社會你可以幾乎沒有任何選擇。今時今日,人人心裏邊都飄着一面 gadsden flag。。。嘿嘿

    No one can make you feel inferior without your consent. ~~~~ Eleanor Roosevelt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好似李天命的九一主義。

      刪除
    2. 超越九一主義。大家自己分析一下:單單的語言能真傷你,那除非你重視發言者,否則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那只因為你甘心。當然抹黑做假誹謗的卑鄙言行可殺人無形,但那完全是另一範疇另論。

      而從另一角度看,跟有自卑感的人相處亦是一件累事。你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誰知那句說話會觸動了[弱者]心中千萬條的敏感神經線而令人莫名其妙的踏了地雷?

      刪除
    3. "No one can make you feel inferior without your consent."是至理明言, 可惜, 現實社會跟紅頂白的功利心態就像是一層厚厚的煙霧, 令人看不到自己的價值. 要突破, 是需要時間和經歷去令人慢慢沈澱與開竅. 有時, 也需要旁人拉一把. 不是必然.

      刪除
  2. 如果是以此喻政(治),那就另論。有槍的要踐踏你,那。。。(下刪五千字)

    回覆刪除
  3. 或者是我過份敏感,總覺得是暗指政改的提名委員會(笑

    回覆刪除
    回覆
    1. 亦有可能是暗指世事無常,如今你去茶餐廳呼來喝去,你阿媽+祖宗十八代的尊嚴都會被平阿九踐踏。。。(笑)。。。my bad,但笑一笑,世界就變美妙。。。

      刪除
  4. 以下是《飛孤外傳》後記
    《飛孤外傳》寫於一九六○、六一年間,原在《武俠與歷史》小說雜誌連載,每期刊載八千字。
      在報上連載的小說,每段約一千字至一千四百字。《飛狐外傳》則是每八千字成一個段落,所以寫作的方式略有不同。我每十天寫一段,一個通宵寫完,一般是半夜十二點鐘開始,到第二天早晨七八點鐘工作結束。作為一部長篇小說,每八千字成一段落的節奏是絕對不好的。這次所作的修改,主要是將節奏調整得流暢一些,消去其中不必要的段落痕跡。《飛狐外傳》是《雪山飛狐》的「前傳」,敘述胡斐過去的事跡。然而這是兩部小說,互相有聯繫,卻並不是全然的統一。在《飛狐外傳》中,胡斐不止一次和苗人鳳相會,胡斐有過別的意中人。這些情節,沒有在修改《雪山飛狐》時強求協調。
      這部小說的文字風格,比較遠離中國舊小說的傳統,現在並沒有改回來,但有兩種情形是改了的:第一,對話中刪除了含有現代氣息的字眼和觀念,人物的內心語言也是如此。
      第二,改寫了太新文藝腔的、類似外國語文法的句子。
      《雪山飛狐》的真正主角,其實是胡一刀。胡斐的性格在《雪山飛狐》中十分單薄,到了本書中才漸漸成形。我企圖在本書中寫一個急人之難、行俠仗義的俠士。武俠小說中真正寫俠士的其實並不很多,大多數主角的所作所為,主要是武而不是俠。
      孟子說:「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武俠人物對富貴貧賤並不放在心上,更加不屈於威武,這大丈夫的三條標準,他們都不難做到。在本書之中,我想給胡斐增加一些要求,要他「不為美色所動,不為哀懇所動,不為面子所動」。英雄難過美人關,像袁紫衣那樣美貌的姑娘,又為胡斐所傾心,正在兩情相洽之際而軟語央求,不答允她是很難的。英雄好漢總是吃軟不吃硬,鳳天南贈送金銀華屋,胡斐自不重視,但這般誠心誠意的服輸求情,要再不饒他就更難了。江湖上最講究面子和義氣,周鐵鷦等人這樣給足了胡斐面子,低聲下氣的求他揭開了對鳳天南的過節,胡斐仍是不允。不給人面子恐怕是英雄好漢最難做到的事。胡斐所以如此,只不過為了鍾阿四一家四口,而他跟鍾阿四素不相識,沒一點交情。
      目的是寫這樣一個性格,不過沒能寫得有深度。只是在我所寫的這許多男性人物中,胡斐、喬峰、楊過、郭靖、令狐沖這幾個是我比較特別喜歡的。
      武俠小說中,反面人物被正面人物殺死,通常的處理方式是認為「該死」,不再多加理會。本書中寫商老太這個人物,企圖表示:反面人物被殺,他的親人卻不認為他該死,仍然崇拜他,深深地愛他,至老不減,至死不變,對他的死亡永遠感到悲傷,對害死他的人永遠強烈憎恨。
                            一九七五年一月

    見到查生在六四以後對強權的態度, 果然俠義

    回覆刪除
  5. 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世界人權宣言

    http://www.un.org/zh/documents/udhr/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