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0

理想的樣貌

英文有句諺語,‘Beauty is only skin deep’ ,這裏說的 beauty 只是樣貌之美,相信很少人會認為大自然和藝術之美是 only skin deep 的;‘skin deep’ 看似和中文的「膚淺」相應,但樣貌本身不會膚淺,會膚淺的是擁有美貌的人 --- 以美貌為傲,整個人的心思精神都放在自己的樣貌上,甚至恃貌凌人,那就是膚淺了。‘Skin deep’ 還可以引申出「流於表面而不重要」的意思,這也可以解釋到為何太注重美貌的人是膚淺的,因為他們注重的是流於表面而不是有內涵的東西。

這句諺語有道理,可是,不注重自己樣貌的人始終是少數。天生貌美的人大多十分在意自己的美貌,男女如是;樣貌普通的,大多會嘗試以後天補足,靠衣著裝扮令自己好看一點,極端的,便索性整容去也,管它先天還是後天,只要貌美便成。

這種對樣貌的注重甚至執著,跟聰明與否沒有一定關係,也不見得學識高的人大多不「貪靚」。《飛狐外傳》裏的程靈素就是一個好例子,她冰雪聰明、機智靈巧,真是人如其名,金庸筆下的女角中,論聰明,只有黃蓉及得上她;可是,黃蓉是個美女,程靈素卻不是,她出場時金庸這樣描寫她:

「一雙眼睛明亮之極,眼珠黑得像漆,這麼一抬頭,登時精光四射。[…] 除了一雙眼睛外,容貌卻是平平,肌膚枯黃,臉有菜色,似乎終年吃不飽飯似的,頭髮也是又黃又稀,雙肩如削,身材瘦小,顯是窮村貧女,自幼便少了滋養。她相貌似乎已有十六七歲,身形卻如是個十四五歲的幼女。」

程靈素顯然不是美人,而且從小就意識到自己不美,她姊姊見她拿著鏡子玩,取笑她「照來照去還是個醜怪」,她便把家中的鏡子通統丟到了井裏;她向胡斐述說這件事後,更狠狠地補說:「但我丟完了鏡子,隨即就懂了。生來是個醜丫頭,就算沒了鏡子,還是醜的。那井裏的水面,便是一面圓圓的鏡子,把我的模樣給照得清清楚楚。那時候啊,我真想跳到井裏去死了。」說後竟還偷偷落淚。

其實,程靈素只是不美,卻並不醜;她不但眼睛明亮,開心的時候,笑容也頗為動人:「她肌膚黃瘦,本來算不得美麗,但一笑之下,神采煥發,猶如春花初綻。」當然,比起袁紫衣這個大美人,程靈素算是其貌不揚;她愛上胡斐,而胡斐愛的卻是袁紫衣,這貌不如人,就令她更添憂悒了。

眼見程靈素因為「貌醜」而傷心,胡斐懂得這樣想:「你雖沒袁姑娘美貌,但決不是醜丫頭。何況一個人品德第一,才智方是第二,相貌好不好乃是天生,何必因而傷心?你事事聰明,怎麼對此便這地看不開?」可是,他愛袁紫衣,是因為她的品德才智嗎?假若袁紫衣不是個美人,恐怕便吸引不到胡斐了。

我對樣貌的看法,不知有多少人會同意:我認為美貌會帶來無謂的煩憂,絕色更是危險。最理想的樣貌是看來令人舒服,卻又不至眼前一亮;不會因樣貌而自卑,也不會因樣貌而引來艷羨目光。程靈素若不是頭髮又黃又稀、身材瘦小,距離這個理想的樣貌也不遠了。

一個人可以憑樣貌以外的優點吸引人,對我來說,程靈素充滿魅力,假如我是胡斐,一定會揀程靈素而非袁紫衣。

28 則留言:

  1. // 你雖沒袁姑娘美貌,但決不是醜丫頭。何況一個人品德第一,才智方是第二,相貌好不好乃是天生,何必因而傷心?你事事聰明,怎麼對此便這地看不開? //

    這種想法豈不就是很離地虛偽?口講就一套大道理,身體力行做出來的卻是另一套。就算不是故意虛偽,也很缺乏反省。

    就是因為人人都懂得口講相貌不重要,實踐上卻都偏好那些相貌娟好的姑娘,醜丫頭的生活才這麼難過嘛。

    萬一醜丫頭將這種難過表露出來,那些離地虛偽的人還可能會責怪她老是「想不開」,太過「執著外貌」,令她飽受雙重打擊。
         

    回覆刪除
    回覆
    1. 也不一定是虛偽,可以只是知行不能合一,無可奈何。

      刪除
    2. 我不認為不一定是虛偽或是知行不能合一,那些人說的不重要,是指在(他們的)價值觀中不重要,但性取向真的只取決於價值觀嗎?比方說,我認為種族平等,是那個種族的人並不重要,是否代表我在性取向上,不能對某種族的人有所偏好,否則就是虛偽或是知行不能合一?甚至,極端的說,我認為男女平等,一個人是男是女不重要,是否代表我應對同性有同樣的偏好?

      刪除
    3. 這裡的問題正是「相貌」是否重要,而非是否人人平等,具有相同的存在價值。

      如果大多數人實踐上都偏愛那些相貌娟好的姑娘,那麼相貌便是重要的事情了。如果你本人真的在信念和實踐上對相貌都無所謂,這還好。萬一不是,卻隨口說甚麼「相貌不重要」,便是離地虛偽,缺乏反省,不夠明白對方的苦楚,卻要怪責對方太過「執著外貌」。

      外國好像做過一些調查,根據數據,有九成的女生不喜歡禿頭,有九成的女生不喜歡肥仔,那麼,既禿頭又肥仔便明顯處於弱勢了。跟他們說「外貌其實不重要」,會不會有點虛幻呢?(或許女生們選擇男友,不像男生們選擇女友,那麼重視外貌吧?此話當真?)

      刪除
    4. 好吧,程靈素只是不美,卻並不醜,那麼情況還不太糟糕。萬一有個女生真是很醜,那可以怎麼辦?

      刪除
    5. //萬一有個女生真是很醜,那可以怎麼辦?//

      - 假如真的很醜,就更應將注意力放在其他方面,例如發展自己的才能,以增強自信。

      刪除
    6. 我不認為我有搞錯問題。我認為,人們說「相貌不重要」,正正是說客觀的價值上不重要,是想說美者醜者具有同樣的存在價值。但是,擇偶從來涉及主觀情感生理的選擇,而非只講客觀存在價值。對人說「性別不重要」的人,不代表他在實踐上要把同性列人擇偶考慮之列。

      如果,你硬要把「相貌不重要」這句解讀成「對求偶而言不重要」,那當然肯定是錯誤,但這明顯不是那句作一個同情的理解。

      刪除
    7. 上文修正:
      //那當然肯定是錯誤,但這明顯不是那句作一個同情的理解。//

      那這句當然肯定是錯誤,但這明顯不是對這句作一個同情的理解。

      另外:
      當然,你可以說那樣說的人,是不顧別人的感受,但這是對該發言行為的一個道義上的批評——一個人說事實,有時也可以在道義上被批評的。可是,這卻非對該句的內容對錯的批評。

      刪除
    8. 如果你不是雙性戀者,那麼性別對於你的擇偶要求來說當然是很重要的。

      對於一個正為自己是醜丫頭難以求偶而苦惱的女人來說,告訴她「美者醜者具有同樣的存在價值」,會否有點離題?

      不錯,美女醜女是具有同樣存在價值的。可是,醜女卻往往難以像那些看來令人舒服的女生那樣擁有感情生活,可以選擇的空間往往會狹窄。無可奈何地,這已經很不平等了。
           
      醜女為自己外貌苦惱,並不是因為自己具有較低級生存價值而苦惱,而是因為乏人問津。

      刪除
    9. 你當然可以說是離題,我只是說,「不重要」有很多種,而對該句的一個同情(而非強加己意的)的理解,是美醜對人生價值不重要,而非對求偶不重要。當然,你可以追問難擁有感情生活怎算,而那些人當然也可以說感情生活對人生價值不重要。

      我沒有興趣討論「相貌不重要」是否正確,是否一個對題的好答案,也沒有興趣討論說那句是否合道義,我只是說,如果對那句話作一個合理的理解,那麼,說那些話的人在擇偶上只選擇美人,並不代表虛偽、缺乏反省或是知行不能合一。

      刪除
    10. 設想一個老師,在課堂上跟學生們說,成績「不重要」,求學不是求分數,人生的價值不在於學業成績,入不到大學也能做人,但回到自己家中,卻很是緊張自己兒子成績,覺得兒子要是無法入到一流大學人生便完蛋了。

      好吧,同情地解釋,入不到大學的確還是能夠繼續做人的(不是赤貧便叫做可生活了吧?),入不到大學並不必然代表人生沒有價值。老師那樣說,本身無話一定有錯。

      然而,這個例子中的老師,真的沒有半點虛偽、缺乏反省或者知行不一?


      刪除
    11. 老師課上的例子,比胡斐「安慰」程靈素的例子不同,前者是公開的,後者只是個人層面。

      如要比較,或可改為:

      某位老師在課後安慰某位擔心無法升上中六的留班同學,說甚麼成績「不重要」,人生「還有許多可能」。然而回到家中,卻很緊張自己兒子成績,覺得兒子要是無法入到一流大學人生便完蛋了。

        

      刪除
    12. //某位老師在課後安慰某位擔心無法升上中六的留班同學,說甚麼成績「不重要」,人生「還有許多可能」。然而回到家中,卻很緊張自己兒子成績,覺得兒子要是無法入到一流大學人生便完蛋了。//

      但是,胡斐的例子沒有這種雙重標準,老師對同學和兒子的著眼點,層面都*只是*「對方人生是否順利」,但胡斐說的不重要,同情地解釋,只是對方不論美醜他同樣尊重,也認為同樣值得尊重(事實上醜人除了擇偶困難,也常受到不尊重,不算完全離題),但到了自己擇偶,不只是是否尊重的問題,也不只涉及理性判斷,還有主觀的吸引力、生理、性反應層面。如果你假定胡斐講的「不重要」涉及吸引力、生理、性反應層面,那麼,我認為你是在作一個非常不合理的解讀。

      刪除
    13. 亂入中

      人家程靈素吃了好人卡後﹐
      若胡斐還反問人家:「相貌好不好乃是天生,何必因而傷心?」﹑
      「你事事聰明,怎麼對此便這地看不開?」
      這不是甚麼「離地虛偽」﹐而是分明在人家傷口上撒鹽la~~

      相貌好不好乃是天生﹐鬼唔知阿媽是女人咩﹖
      人家是因相貌不好而傷心嘛﹖人家是因為求愛不遂傷心嘛﹖
      如果不是胡斐看不上她的相貌﹐程靈素便不用吃好人卡﹐她介意個毛啊﹖

      你發完好人卡後還說人家看不開﹐你不如毀了自己的容﹐才說甚麼內在美比外在美重要吧。(爆)

      刪除
  2. 相貌真的不太重要, 因為美人總會遲暮, 美貌不會持久, 但性格好壞的影響往往是一生一世的. 知好色而慕少艾, 胡斐年輕時愛的是袁紫衣, 合情合理, 但人生閱歷豐富後, 他會較欣賞程靈素的優點而喜愛她.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是很美好的想法,我喜歡胡斐這個角色,也希望他是這樣的人,可惜程靈素已為他已死了。

      刪除
  3. I am more believe that 情人眼裏出西施. The man I fall in love with does not has to be conventionally good looking, but he will always remain handsome in my eyes.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就算是情人眼裏出西施,大多數人都會揀眼裏的西施,而不揀眼裏人品好卻不美的人。

      刪除
  4. 可能也是正如俗話所說:「自古紅顏多薄命」。樣貌太好的女子很多時會招致更多麻煩而有所謂「紅顏薄命」之說。

    回覆刪除
  5. W.Wong:
    //相信很少人會認為大自然和藝術之美是 only skin deep 的//

    嗯﹐佛家有云﹕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大自然和藝術之美也屬色相﹐何止skin deep﹐而是業障哦。

    你說的很少人﹐肯定不包全球有過億的佛教徒(爆)
    當然﹐70億人口來比﹐佛門中人確是少數啦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可惜很多所謂佛教徒都不懂佛理,口中有佛,心中無佛,甚至拜佛如拜神。

      刪除
    2. W.Wong:

      其實多少信眾真懂佛理﹐準確數字你我都不掌握﹐
      而你說的部份信眾﹐根本只能算作道教徒。

      不過﹐我很認同你所說﹐知和行是兩回事來﹐知易行難啦
      即使你明知五蘊是空的﹐但你是人就很難不受所惑啦

      正如人人都說內在美比外在美緊要﹐
      但一個普通人若忽然獲得美女青徠﹐即使他已是有婦之夫﹐
      我才不信他會完全心動啦。

      刪除
  6. 教授,

    七一快到,你會回港參加遊行?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今年暑假不會到香港,否則一定參加。

      刪除
  7. our behavior is more influenced by looks that we would acknowledge. Certain teen-age girls and, weirdly, mothers consider the Tsarnaev brothers (the boston marathon bombers) very cute and "feel sorry for that poor kid".

    Paul Bloom has written an interesting piece on this for the New Yorker touching on empathy, and wondering if people would shed tears for someone with Jared Lee Loughner's (who shot Gabrielle Giffords and several others) face.
    http://www.newyorker.com/online/blogs/newsdesk/2013/05/the-dzhokhar-tsarnaev-empathy-problem.html?mbid=gnep&google_editors_picks=true

    nice posts, keep up the good work

    回覆刪除
    回覆
    1. //our behavior is more influenced by looks that we would acknowledge. //

      - Totally agree.

      Thanks.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