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01

花鐵幹時刻

《連城訣》裏我特別喜歡的,是血刀老祖在雪地大戰「落花流水」四俠(陸天抒、花鐵幹、劉乘風、和水岱)那一場,不但因為情節和武打描寫都精彩,還因為其中的人性刻劃相當深刻。

花鐵幹先錯手殺死了劉乘風,後見陸天抒被血刀老祖斬去首級,再見水岱雙足齊膝而斷,雖然花鐵幹知道血刀老祖是使了詐,也知道自己的武功不亞於血刀老祖,但是他早被嚇得魂飛魄散,全無鬥志;血刀老祖已是強弩之末,可是,單憑威勢和言詞,竟令花鐵幹跪地求饒,接著點了他的穴道。

花鐵幹知道中計後,即時仍反省到「自己是成名數十年的中原大俠,居然向這萬惡不赦的敵人屈膝哀懇,這等貪生怕死,無恥卑劣,想起來當真無地自容」,然而,他後來的行徑卻變得越來越無恥卑劣,而且沒有半點自責不安。金庸這樣描寫花鐵幹的改變:

「只是今日一槍誤殺了義弟劉乘風,心神大受激蕩,平生豪氣霎時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再受血刀僧大加折辱之后,數十年來壓制在心底的種種卑鄙齷齪念頭,突然間都冒了出來,幾個時辰之間,竟如變了一個人一般。」

花鐵幹的閃電式改變,自有它的根源 --- 他的真性情並非那麼純潔,心底其實有種種卑鄙齷齪的念頭,只是遏抑住了,平時見不出來,連自己也意識不到,自以為俠義之士;然而,在要緊的關頭(例如生死繫於一線),這被遏抑的真性情便湧現出來,之前遏抑得越厲害,湧現時便越澎湃,可能一發不可收拾,終於豁出去了,索性做個卑鄙小人。

花鐵幹不像岳不群,他不是個假裝俠義、自知為小人的偽君子;他真的行俠仗義,他真的相信自己是俠義之士,假如不是經過那個逼出他卑鄙齷齪一面的「花鐵幹時刻」,他可能到死也能保持俠義的自我形象,別人亦會一直推崇景仰他為花大俠。

這世上通不過「花鐵幹時刻」的人多的是。有些人以為自己不貪財,平時也真的疏爽不計較,可是,待到金額大至一定程度時,為了得到那筆金錢,他們便會做出言而無信、裝虛作假、出賣朋友等以前不會做的惡事。有些人以為自己早看破名關、視浮名為虛幻,平時的表現也很低調的,不過,當他們遇上建立名聲的好機會,或是已出名的覺得自己的大名可能受損,便會突然表現得幼稚不堪,為的,原來不過是名而已。

任何人的自省能力都有限,未必可以透過反省而肯定自己能否通過「花鐵幹時刻」,亦未必有能力強化自己的人格,以保證有能力通過;也許我們只能退而求其次,希望自己一生也不會遇上「花鐵幹時刻」。

77 則留言:

  1. Thought provoking!

    It's not whether the moment would come, it is just a matter of time. One would eventually encounter such a moment (a personal judgement day?), if he lives long enough. It would be more likely to occur at the moment of death or extreme trauma.

    However, I think the innate nature of human beings is good. Most people would be repentant of what evil deeds they have done in their lives. They would probably become a kinder person if they can survive the big moment.

    The character transformation of the above fictitious character is an exception rather than the norm.

    To borrow the fashionable term from the author Nassim Taleb, I would call it the "Black Swan Moment".

    回覆刪除
    回覆
    1. Thanks for your comments. I have to say I take a much dimmer view of human nature.

      刪除
    2. 謝遜式/鳩摩智式大徹大悟, 也與花鐵幹時刻有點似, 只是方向不同.

      至於人性嘛, 正是一樣米養百樣人, 好壞都有, 難說得很.

      刪除
  2. 咁「反花鐵幹時刻」,即係平時唔聲唔聲,特別關頭就豹變,神威勇武,咁遇到好還是不遇到好?

    回覆刪除
    回覆
    1. 能激發優點的,應該是好事吧。

      刪除
    2. 咩叫「反花鐵幹時刻」﹖

      平時鵪鵪鶉鶉﹐貪生怕死﹐到生關死劫時慷慨赴義﹖
      我會叫呢個做「鄒二狗時刻」(爆)

      刪除
  3. 王教授寫金庸好睇,一定要出書!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但要寫夠篇數才會考慮。

      刪除
    2. 看來王Sir是聽了"忠粉"文少(笑)的意見, 在儲稿了, 現在是連城訣篇.
      期待鹿鼎記篇.

      刪除
    3. 是的,打算每星期至少寫一篇。

      刪除
    4. 齋藤﹕

      頂你個肺﹐我又幾時變忠粉﹖
      btw﹐我完全無睇過連城訣
      我認識金庸的小說﹐多數係靠睇電視劇(爆)

      刪除
  4. 他那麼喜歡以武俠喻事,這樣寫可能較易為他接受。

    WTH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讀出了甚麼隱喻?

      刪除
    2. //有些人以為自己早已看破名關、視浮名為虛幻,平時的表現也很低調的,不過,當他們遇上建立名聲的好機會,或是已出名的覺得自己的大名可能受損,便會突然表現得幼稚不堪,為的,原來不過是名而已。//

      大概是我對號入座了,讀到這段便想起李天命。

      WTH

      刪除
    3. 子曰: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李天命過不了名關。

      刪除
    4. W.Wong﹕

      嗯﹐乜果段原來係暗串﹐唔係自省來咩﹖(笑)

      刪除
  5. Quentin Tarantino電影Django Unchained主角之一德國賞金獵人Dr.Schultz為領賞金射殺懸賞犯人凶狠無情,當遇上農莊大地主DiCaprio此人以販買黑奴猛丁哥為業,視黑奴命如草芥. 因其中一名黑奴不願再出賽博撃而逃跑時終被放狗咬死,Dr.Schultz在場目睹. 其後當大地主進迫要Schultz在簽訂極不合理契約後還迫他握手確認,此時Schultz腦海閃現狗咬黑奴一幕,心念一轉抜槍把大地主殺死,最後同歸於盡. 好人,壞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唉,這齣戲我還未看呀,現在卻先知道劇情了...

      刪除
    2. Not a big deal. John didn't tell you the ending. It is... --zpdrmn

      刪除
  6. 若有人通不過花鐡幹時刻,這人便永遠表裏不一;若通得過花鐡幹時刻,這人便益發卑鄙無恥--那麽,這花鐡幹時刻是通得過還是通不過好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So, the best way to deal with it is either
      (1) 平時貪財,為名. 花鐡幹時刻也貪財,為名. --> 誠實, 不裝虛作假, or
      (2) 平時貪財,為名. 但在花鐡幹時刻不貪財,為名. --> improvement. (should be praised, LoL.)
      通得過還是通不過? Doesn't matter. It is a win-win situation here. --zpdrmn

      刪除
    2. Oh, a question. Is a person like what I said in case (1) above a better person than a person like 花鐡幹? Or the other way around?
      If a person like 花鐡幹 is better, should we refrain from calling him 裝虛作假, even though he is, in his face or in public? --zpdrmn

      刪除
    3. karol,

      //若有人通不過花鐡幹時刻,這人便永遠表裏不一;若通得過花鐡幹時刻,這人便益發卑鄙無恥//

      - 是否調轉了「通得過」和「通不過」?Anyway, 通得過也不一定是(繼續)表裏不一,可以只是成功遏制不良的一面。

      刪除
    4. zphdrmn,

      I think the person in (2) is not as bad.

      刪除
    5. W.Wong:

      依上文所述﹐花鐵幹本來係個大俠﹐在生關死劫一刻比人拋﹐足之淆了底

      你說的「通得過」﹐是指那刻他橫死掂死不如搏老命﹐決不淆底﹖
      還是淆完底後﹐承認自己只係貪生怕死之輩﹐之後退隱江湖﹖
      抑或係同樣淆了底﹐但知恥近乎勇﹐再苦練十年走去報仇呢﹖

      刪除
    6. Wong,
      //I think the person in (2) is not as bad.//
      Thanks. I didn't see your comment until this moment.
      Do you mean the person in case (1) ? Or really mean case (2)?
      In my question I compare the person in case (1) and a person like 花鐡幹, not the person in case (2), who isn't as big as an issue to me.
      --zpdrmn

      刪除
    7. 文少,

      //你說的「通得過」﹐是指那刻他橫死掂死不如搏老命﹐決不淆底﹖
      還是淆完底後﹐承認自己只係貪生怕死之輩﹐之後退隱江湖﹖
      抑或係同樣淆了底﹐但知恥近乎勇﹐再苦練十年走去報仇呢﹖//

      - 請看尾二那段。

      刪除
    8. zpdrmn,

      I really mean case (2).

      刪除
    9. //請看尾二那段。//

      我覺得你尾二段說的情況﹐不似花鐵幹當時遇到的情況

      當然你可以說﹐所謂的花鐵幹時刻=佛家所云的名關、利關、生死關

      而花鐵幹當時是同時面對著名關和生死關﹐如果看重名關﹐他反而可能選擇捨生取義(當然有可能是他真心重義)
      而他卻選擇了認輸換取偷生。(至少他是被對方誤導﹐認為出手必敗)

      刪除
  7. //有些人以為自己不貪財,平時也真的疏爽不計較,可是,待到金額大至一定程度時,為了得到那筆金錢,他們便會做出言而無信、裝虛作假、出賣朋友等以前不會做的惡事。//

    My imagination:
    Maybe there is another kind of people like this:
    有些人平時不貪財, 但已出賣所有朋友, 待到金額大至一定程度時而想得到那筆金錢, 已沒有朋友可出賣, 只可攻擊敵人或收買他人. --zpdrmn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些人就是全無信用, 以"不能信任"聞名.
      但正因他們完全不能令人信任, 所以雖然人們服從其強大, 但很多時都會被人提防, 當變故一生, 便落得慘淡收場.
      日本戰國時代的齋藤山城守就是一個好例子.

      所以還是"大偽似忠"厲害, 等到時機成熟才一舉爆發, 叫人防不勝防.

      刪除
    2. 蝮:

      查實﹐係咪仲有唐英年時刻﹖
      到生死關頭唔夠抽一刻﹐發癲諗住攬炒﹖

      齋藤道三無咩人識﹐C某似乎走緊呢條路(爆)

      刪除
    3. 文少,

      我想唐某的"亂射"有一部份原因是感到被出賣.

      C某, 如果我猜對的話, 有點不同.
      齋藤係憑一己之力下剋上成為戰國大名的.

      刪除
  8. 前輩 唔好意思
    題外話:
    點解要注重概念分析?
    其實好似文法一樣
    就算唔睇文法書 講野都可以岩文法
    點解仲要分析某d概念?
    究竟應唔應該花長篇大論澄清一大堆概念?
    你估岩左啦 呢個係歐陸同分析其他一種分歧啊

    回覆刪除
    回覆
    1. 當然係有需要時先分析啦,例如某人運用某一概念來表達一個你認為重要嘅觀點,而你又唔肯定佢係乜意思。

      刪除
  9. //也許,我們只能退而求其次,希望自己一生也不會遇上「花鐵幹時刻」。//

    The Lord's Prayer : lead us not into temptation

    回覆刪除
  10. 回覆
    1. 哇,呢幾句好應棍!

      "Seven晒啦
      本身係度扮神秘仲好d 好似好瀟灑咁
      而家俾人駁幾下 就出黎9up"

      刪除
    2. 估唔到我篇文會引發一個有趣嘅高登討論。

      刪除
  11. 一個連石頭問題都攪錯既哲學教授重好意思成日去批評一個才學、見識、境界都好過佢自己多多聲既人。最好笑係佢d fans 走去批評完人之後還說別人不能被批評。即係你批評人就得,有人反駁就係不能被批評?

    回覆刪除
    回覆
    1. 誰搞錯石頭問題還未有定論,為何不可以是李天命搞錯了?誰的才學、見識、境界高,大家心裏自有判斷,不必吹擂。說李天命的門徒不能接受別人對李天命的批評,是指他們的惡劣反應(作花名、人身攻擊等)。

      刪除
    2. 做電台節目出風頭,在自己的書找來眾多名人吹捧,稱呼別的學者阿豬阿狗汪汪,真不愧為見識境界高超的哲道行者啊!欽敬欽敬。

      刪除
  12. 那麼是那班人稱呼別人是哲學小丑?

    回覆刪除
  13. //誰搞錯石頭問題還未有定論,為何不可以是李天命搞錯了?//

    還未有定論? 你自己有無用腦諗過個問題架? 其實你可以不用理會王教授和李天命點諗個wor,你可以自己嘗試分折到個答案架(因為這問題不算很複雜). 如果你真係諗唔到, 咪睇下佢地兩位對這問題既解答lor. 你有無睇過呢? 如果你睇左但還未有定論, 係咪你睇唔明人地講咩呀?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唉﹐全能悖論談了近千年
      不是要撐哲人王
      平日抬杠得最多也是我

      只是李天命的論點本來便是拾人齒慧
      只有低能仔才會以為是甚麼開心大發現
      而哲人王當日提的﹐也根本不是甚麼新鮮觀點

      既然你識得上網﹐唔該上個網查下omnipotence paradox
      隨隨便便都有1百萬個連結了
      更不要說哲學期刊﹑Peter Geach寫有關方面的文章(當日他也有叫李天命信徒看看Peter Geach啊~~)
      你便知哲人王當日的反駁是來自哪的

      如果你覺得他的反駁有問題﹐只反映你除了李天命的那幾本破書﹐甚麼哲學書都不多看

      刪除
  14. //做電台節目出風頭,在自己的書找來眾多名人吹捧,稱呼別的學者阿豬阿狗汪汪,真不愧為見識境界高超的哲道行者啊!欽敬欽敬。//

    1) 做電台節目等於出風頭?
    2) 在自己的書找來眾多名人吹捧? 係? 你點知? 找過你? 還是那些名人和你說的?
    3) 稱呼別的學者阿豬阿狗汪汪? 李生應該沒有, 他只是說網上有人這樣稱呼. 問返同一問題, 是那班人稱呼李生是哲學小丑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還未有定論? 你自己有無用腦諗過個問題架? //

      - 當然有諗過,亦看過這裏的討論,連王教授英文blog的那篇也看了(http://hummingsintheflybottle.blogspot.com/2012/05/note-on-omnipotence.html)。我說沒有定論,不過是客氣,其實我認為王教授才對。我知你一定認為是我無知,我也沒有意思要說服你;不過,不妨想想,如果李天命一錘定音,那些仍討論石頭問題的英美哲學家豈不都是廢的?李天命何不順手一揮成一文,投去國際哲學期刊,教訓教訓那些「連石頭問題都攪錯既哲學教授」?

      刪除
    2. "稱呼別的學者阿豬阿狗汪汪? 李生應該沒有"

      請看《從思考到思考之上》那個有「陳阿狗(或李阿貓黃阿牛或林阿豬)搞講座」一句的註腳。

      刪除
    3. //請看《從思考到思考之上》那個有「陳阿狗(或李阿貓黃阿牛或林阿豬)搞講座」一句的註腳。//

      印象中,李生好像是說名字可代入陳阿狗等等,但不是說那學者是陳阿狗. 詳細要睇返. ^^

      刪除
    4. 他先說是關於「(香港浸會大學宗哲系)關啟X博士(姓保留、名半略)舉辦講座」,然後說聯想到「陳阿狗(或李阿貓黃阿牛或林阿豬......)搞講座」,分明是間接罵人阿豬阿狗,很不光名磊落,另外那「姓保留、名半略」也小家,既然已指出了是香港浸會大學宗哲系,還有誰看不出那是關啟文?

      刪除
    5. 這個不論﹐那汪汪又是甚麼破玩兒﹖

      我叫他哲人王﹐因他是姓王﹐是個哲人﹐不含貶義
      李氏叫人汪汪又是甚麼意思呢﹖

      W.Wong人家姓汪嘛﹖
      我同情地理解﹐李天命誤以為對方姓汪
      李氏論壇下面那班嘍囉不是底已起嘛﹖
      那個打著李天命名號的代筆﹐為何還要低能地叫對方汪汪﹖

      我至今仍很客氣地假定﹐網上那個李天命是代筆
      因為如果他真是李天命﹐他真是對唔住自己幾個有大儒之風的恩師

      一個學人沒學養﹐幾十歲人像個小學雞似的玩改花名﹐有知識頂個屁用!

      刪除
  15. //我知你一定認為是我無知,我也沒有意思要說服你;不過,不妨想想,如果李天命一錘定音,那些仍討論石頭問題的英美哲學家豈不都是廢的?李天命何不順手一揮成一文,投去國際哲學期刊,教訓教訓那些「連石頭問題都攪錯既哲學教授」?//

    1) 我沒有認為你無知. 點解你會咁諗我咁諗你架?

    2) 仍在討論的人不一定廢. 很多認為全能含邏輯矛盾的人有時也會和人討論這問題的.

    3) 李生已出書解釋過這問題, 為什麼李生還要投稿去國際哲學期刊? 為什麼李生要去教訓教訓那些「連石頭問題都攪錯既哲學教授」呢? 為什麼王教授又不投稿去國際哲學期刊教訓教訓那些「連石頭問題都攪錯既哲學教授」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王教授沒有認為自己一錘定音,甚至說自己的看法不是獨到之見(是其他哲學家的看法),因此他沒有理由投稿去國際哲學期刊。李天命雖然出書解釋過這問題,但那些是中文書,英美哲學家是不會看的,假如他的看法是「最終」的,何不開一開英美哲學家之竅?

      刪除
  16. //但那些是中文書,英美哲學家是不會看的,假如他的看法是「最終」的,何不開一開英美哲學家之竅?//

    有需要嗎? ^^

    回覆刪除
    回覆
    1. 當然無需要,因為李天命在英美哲學界是無名之輩,登了文也只會很少英美哲學家留意。

      刪除
    2. 池中無魚蝦為大, 出鯉魚門, 寂寂無名, 蓋無獨到之見也.

      刪除
    3. 你地對名氣既執著近乎病態.

      口中常常英美英美, 要得到英美認可,你的說話才是正確的嗎? 你人生才有意義嗎? 你要批評李生, 當然可以啦. 你咪批評佢寫d 書有咩錯lor. 點會走去話人地名氣唔大就當批評架? 話人地寫既野唔用英文又當係批評. 痴線既咩?

      刪除
    4. 最近在youtube見到有人批評阿根廷足球員美斯,話佢唔夠C朗靚仔,又唔識講英文云云,真係咀都O埋.

      刪除
    5. 重點不是名氣,提到英美,是因為英美哲學家人數比香港多得多,一般水平亦高很多,李天命的觀點放在英美哲學界,是否能一錘定音,很成疑問。就係咁。

      刪除
    6. 又見惹笑問題
      說得好像李天命不渴望獲得英美學府認可似的

      不知他當年跑去芝大讀哲學博士﹐是幹呢﹖
      人家給獎學金他讀﹖
      (你自己問當年他讀完芝大﹐芝大有邀請他繼續留校任教不﹖)
      還是只是想跑去外國跟老友在家中玩牌九﹖
      貓在中大讀便得了!

      刪除
  17. //李天命的觀點放在英美哲學界,是否能一錘定音,很成疑問。就係咁。//

    難道你認同王教授對石頭問題的解答是因為他的解答是被英美哲學界認同?

    你不能用你的腦袋獨立分析出答案嗎? 如不能, 看過王教授和李生的解答還不夠. 一定要答案得到英美認可才接受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正是用腦袋獨立分析,而贊同王教授。因為有人用了「連石頭問題都攪錯既哲學教授」這指稱,好像李天命一錘定音,不同意他就真的很差勁,所以才提到英美哲學界很大,還有不少哲學家持跟李天命相反的意見。

      刪除
  18. //我正是用腦袋獨立分析,而贊同王教授。//

    你說你用你的腦袋獨立分析,而贊同王教授.

    你係

    (1) 一早已明?

    (2) 定係還未明, 要參考完英美哲學家的見解後才明?

    (3) 定係參考完還未明, 只不過覺得英美哲學界很大,哲學家人數比香港多得多,一般水平亦高很多,而且有不少哲學家持跟李天命相反的意見,所以不認同李生,認同王教授?

    回覆刪除
    回覆
    1. (1)。但我明並不表示我肯定自己是對的,假如我有時間,想對石頭問題了解深入一點,我會看看英美哲學的看法,因為他們之中會有勁人。

      刪除
  19. 不肯定自己對不對,但一早已明. 哈哈, ok.

    看過王教授的解答還未滿意?




    回覆刪除
    回覆
    1. 相信自己對,和肯定自己對,是兩回事。

      刪除
    2. 我也應適可而止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互勉。

      刪除
    3. 問題係,你參考完英美哲學家既解答,你又點**肯定**佢地既解答係arm 既呢? ^^

      希望你係用自己既腦袋分析而唔係因為覺得英美哲學界很大,哲學家人數比香港多得多,一般水平亦高很多,而且有不少哲學家持跟李天命相反的意見,所以**肯定**英美哲學家既解答既解答係arm 啦.

      刪除
    4. 唉…真係睇唔落去,冇人話過英美哲學家岩唔岩,英美哲學家都各有立場啦,只憑佢地勁點可以肯定進個岩呀?

      重點係,任何一個有哲學常識的人,都知道在哲學界中,很多問題還是沒有共識,是reasonable people disagree,是理性之士各有不同立場,各方背後都各有充足理由。你自己當然可以對一個問題有結論,但這只是你自己一人的想法。如果因為自己有個結論,就以「一個連石頭問題都攪錯既哲學教授」去貶不同想法的人,以是否同意自己的想法為衡量別人水準的尺,會唔會太夜朗自大或井底之蛙呢?

      刪除
    5. 1)很多哲學問題還沒有共識,不代表所有哲學問題沒有共識。

      2)有些哲學問題還未有定論(如決定論正確還是非決定論正確),不代表石頭問題還未有定論。正如,人類還未知哥巴猜想是否成立,不代表人類還未知畢氏定理是否成立。現在講緊既係石頭問題。

      3)要看王教授或李生對石頭問題的解答誰對誰錯,你只需分析他們的說法誰有道理,誰無道理。正如,一個數學老師證明畢氏定理時,有學生指出他證明有錯,其他學生可分析老師和那學生誰合理。但講咩「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互勉」 、「任何一個有數學常識的人,都知道在數學界中,很多問題還是沒有共識,是reasonable people disagree,是理性之士各有不同立場,各方背後都各有充足理由。」、「以是否同意自己的想法為衡量別人水準之尺,會唔會太夜朗(郎?)自大或井底之蛙?」及copy and paste 一大堆畢氏定理的證明資料究竟想點?

      4)如果你地真心認為石頭問題還未有共識,點解你地咁多人撐王教授對,李生錯既, 真奇怪。

      刪除
    6. 5)如果你地真心認為石頭問題還未有共識,那麼認為王教授對,而李生錯那班人豈不是//以是否同意自己的想法為衡量別人水準之尺//,那班人//會唔會太夜朗(郎?)自大或井底之蛙?//

      刪除
    7. "如果你地真心認為石頭問題還未有共識,點解你地咁多人撐王教授對,李生錯既, 真奇怪。"

      你先至奇怪. 撐王教授的人比較謙遜, 知道王教授的說法雖然正確, 但目前仍有一部份人(例如撐李的人)不認同, 故還未有共識.

      刪除
    8. //有些哲學問題還未有定論(如決定論正確還是非決定論正確),不代表石頭問題還未有定論。//

      - 除了石頭問題,閣下能否另舉一些已有定論的哲學問題作為例子?

      刪除
    9. 你才奇怪:

      1. 如果你認為石頭問題在宗教哲學中的討論中已有定論,已有共識,我想這顯然只是搞笑。現在爭論的人都在做甚麼?你自己去找找現在宗教哲學的資料已經可以知道這擺明是錯的,別人連書目也給你了。

      2. 如果你真係有睇李天命d野,我會好懷疑你是否有認真學到佢d語理分析,因為我很質疑你的閱讀理解能力。我說了「你自己當然可以對一個問題有結論」,也就是說,你當然可以在石頭問題上同意王或李,你答我甚麼「只需分析他們的說法誰有道理,誰無道理」是幹嗎?

      現在的問題是「如果因為自己有個結論,就以『一個連石頭問題都攪錯既哲學教授』去貶不同想法的人,以是否同意自己的想法為衡量別人水準的尺,會唔會太夜朗自大或井底之蛙呢?」

      現在的問題,不是你不能認為、不能說王教授錯,而是「一個"連"石頭問題都攪錯既哲學教授」一稱呼,顯然是利用對石頭問題的意見為標準作出的貶稱。有人用一個仍爭議性,理性者們各持不同的意見的問題,去評論一個人的水準。即是說,用是否認同自己對問題的意見為標準,去評論一個人是否「合格」。這樣的標準,合理嗎?

      用你自己的例子,「任何一個有數學常識的人,都知道在數學界中,很多問題還是沒有共識,是reasonable people disagree,是理性之士各有不同立場,各方背後都各有充足理由。」
      如果一個數學問題還是reasonable people disagree,理性之士各有不同立場,你以「一個連xx數學問題都攪錯既數學教授」去貶低一個數學學者,合理嗎?

      你以為你自己係邊個,你的意見可以一錘定音,可以作為評斷別人水準的界線?這不是夜朗自大、井底之蛙是甚麼?

      3. 其他人我唔評論,你幾時見過我撐王教授先?我現在批評的,連李天命都唔係,而是你對現在的問題的理解能力。

      刪除
  20.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互勉。//

    好一招大道理催眠. ^^

    回覆刪除
    回覆
    1. 「1. Thomas Aquinas, (1266-1273), Summa Theologica (Chicago, IL: Great Books,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1952), vol. 1. 這可算是最早討論石頭問題的。
      2. George I. Mavrodes, "Some Puzzles Concerning Omnipotence," The Philosophical Review, LXXII, 1963, pp.221-223.
      3. Harry G. Frankfurt, "The Logic of Omnipotence," The Philosophical Review, LXXIII, 1964, pp.262-263.
      4. C. Wade Savage, "The Paradox of the Stone," The Philosophical Review, LXXVI, 1967, pp.74-79.
      5. J.L. Cowan, "The Paradox of Omnipotence," Analysis, Supplement, vol. 25, 1964-65, pp.102-108.
      6. Douglas Walton, "The Omnipotence Paradox," Canadian Journal of Philosophy, IV, no.4, June 1975, pp.705-715.
      7. Charles Core, The Incarnation of the Son of God (New York: C. Scribner's Sons, 1891), pp.169-175. 其中指出耶穌道成肉身可以視為神自我限制。
      8. Alvin Plantinga, God and Other Minds (Ithaca, NY: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1967) pp.168-173. 基本上是Mavrodes的進路,但比較扼要。
      9. Richard Swinburne, The Coherence of Theism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77), ch. 9.
      10. Rosenkrantz and Hoffman, "What an Omnipotent Agent Can Do," International Journal for Philosophy of Religion, 11, no.1, 1980, pp.1-19.
      11. Rosenkrantz and Hoffman, "The Omnipotence Paradox, Modality, and Time," Southern Journal of Philosophy 18, no.4, 1980, pp.473-479.
      12. Thomas Flint and Alfred Freddoso, "Maximal Power", in A. Freddoso, ed., The Existence and Nature of God (Notre Dame, IN: 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Press, 1983), pp. 81-113.
      13. Rosenkrantz and Hoffman, "Omnipotence Redux," Philosophy and Phenomenological Research, 49, no.2, 1988, pp.283-301.
      14. Edward Wierenga, The Nature of God (Ithaca, NY: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1989), ch. 1.
      15. Gary Rosenkrantz, "Omnipotence," Routledge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London; New York: Roultedge, 1998)

      2-7輯於Urban & Walton, The Power of God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8)的,讀者會感到其中對答的連貫性。Mavrodes的立場就是我文中所引用的; Savage曾指Mavrodes可能有乞求問題之嫌,於是提出另一個解決方法。這些論文是六十年代寫成的,雖然比今天的論文短,但間中有不少邏輯符號,一般讀者可能會感到吃力。

      10-15,Rosenkrantz and Hoffman、Flint and Freddoso,和Wierenga分別代表了六十年代後最主要的三種解決方案,其中尤以Flint and Freddoso的較受注視。」
      http://s-h-c.org/forum/showpost.php?p=52031&postcount=9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