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20

貪財的極限

金庸的作品中,沒有一部比《連城訣》將人描寫得更醜惡,小說中的人物為色、為名、為財,可以做出喪盡天良的事,其中尤以貪財為最甚:凌退思為了迫丁典交出連城訣(其實是藏寶秘密),不但將他囚禁折磨多年,還因為丁典和女兒凌霜華相愛,遂以霜華為棋子,迫得她自毀容貌,凌退思最後竟將女兒活埋!戚長發為了得到《連城劍譜》(內藏連城訣),聯同兩師兄弟殺死師父,接著三人爾虞我詐、互相加害;戚長發連率直單純的女兒戚芳和徒弟狄雲也不信任,在他們面前裝作鄉下人,教給他們的劍法和招式名稱都是不對的,就是怕他們識破藏寶的秘密。

戚長發終於如願以償,找到了寶藏,但其他奪寶之人也聞風趕至,大打出手,你爭我奪,最後全都中了藏寶人在金銀珠寶上餵的劇毒,發狂而亡。狄雲眼見師父為了得到寶藏,以己度人,用卑鄙的手法想將他也置諸死地,實在無所不用其極,於是禁不住在心裏問了這個問題:

「一個人世上什麼親人都不要,不要師父、師兄弟、徒弟,連親生女兒也不顧,有了價值連城的大寶藏,又有什麼快活?」

問得真好。一個人要是只有錢財,卻是孓然一身,無人關懷,也不信任或愛護任何人,就算大部份欲求都可以用金錢來滿足,人生仍然是空虛荒涼的。至少,這是我的信念。記得年青時第一次讀《連城訣》,已不相信世上有像凌退思和戚長發貪財至此的人;最近重讀了一遍,仍然是認為書中人為財死的人物不真實。我對人性的那一點點樂觀,原來未曾因人生的歷練而滅。

大財主剝削僱員,不理他們死活,為的是賺錢賺到盡,這樣的貪財之人當然有,甚至多的是;兄弟姊妹或朋友之間為金錢反目,不顧親情道義,亦時有發生;然而,我始終相信貪財有個極限 --- 就是不會為金錢而甘願成為天地間一個徹底孤獨的人。

11 則留言:

  1. 《連城訣》中,丁典真是很悲慘。他在獄中已不再信任人。到了狄雲自盡斷氣,才用神照功把他救回。
    在這裡學到,要騙你的人,不會用上自己的命。

    回覆刪除
  2. //「一個人世上什麼親人都不要,不要師父、師兄弟、徒弟,連親生女兒也不顧,有了價值連城的大寶藏,又有什麼快活?」//
    If 狄雲 was alive today, maybe he would find the answer to //又有什麼快活? //
    還有"大快活." --zpdrmn

    回覆刪除
  3. //不會為金錢而甘願成為天地間一個徹底孤獨的人。//

    這個有可能嗎?當為了搞幾個億斷親,之後定有些美女上門,再開枝也未遲。我想,正常人不可能有這想法。

    為了X业願成為天地間一個徹底孤獨的人。X最可能是什麼呢?

    回覆刪除
  4. 未必貪錢貪到六親不認,但可能現實環境,使他必須得到金錢,而手段惡劣至六親不認。

    回覆刪除
    回覆
    1. 為了保護自己,的確會有此情況。

      刪除
  5. 華人社會有所謂 “富在深山有遠親” 的說法,當貪財的人貪到了財成了有財有勢富甲一方的時候,不但認親認戚的人不少,甚至為期說好話辯解的擦鞋仔也不乏其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些就不是真心關懷你的人了。

      刪除
  6. Wong,
    (Something not about this entry.)
    I have a question about something you say before. Just curious.
    You said recently something like that you're worrying about "見樹不見林,見林不樹見".
    You also said something about "哲學的限制" much earlier. (Can't remember the exact wording.)
    I am wondering if you think that "哲學的限制" is one of the reasons of "見樹不見林,見林不樹見".
    I don't know about how you see "見樹不見林,見林不樹見" and about "哲學的限制." So, I just ask about if one may lead to the other.
    -zpdrmn

    回覆刪除
    回覆
    1. //I am wondering if you think that "哲學的限制" is one of the reasons of "見樹不見林,見林不樹見".//

      - Yes, I do think so.

      刪除
  7. 快活是個人的感覺。六親不認者必有所執著,無論執於名利、是非,其心也繫於無窮的計算當中,你認為他一定不快樂,未必。事過境遷,也許心裡曾泛起一絲後悔,但決定當刻,他是自主的、英明的、快樂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想我們對人性和人生有根本不同的信念,我在文中只是表達了自己的信念,而非論證甚麼。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