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11

張三丰與批判思考

金庸小說的武打描寫中,張三丰臨時教張無忌太極劍應敵的那一場,不能只用「精彩」來形容,可說是神來之筆,能令人回味不已。

張三丰遭暗算受傷,張無忌便假扮武當山小道士,替他應付趙敏帶來的絕頂高手。張無忌先後用太極拳和九陽神功擊敗兩位高手後,面對的第三位高手是當年的丐幫長老「八臂神劍」方東白,而方東白手握的竟是鋒銳無匹的倚天劍。張三丰即場將太極劍傳給張無忌以應敵,並在方東白面前教授,一套劍法演練完畢後,他問張無忌:「都記得了沒有?」張無忌答道:「已忘了一小半。」張三丰要他再想想,以領悟劍法,張無忌默想了一會,然後說:「已忘了一大半。」張三丰將劍法再演一遍,卻跟第一次演的沒有一招相同;張無忌看罷,說還有三招沒忘記,然後踱步沉思片刻,終於高興地叫道;「這我可全忘了,忘記得乾乾淨淨的了!」張三丰也讚道:「不壞,不壞!忘得真快。」張無忌就憑這套忘了劍招的太極劍法,以一柄木劍擊敗了劍術超凡的方東白。

金庸說張三丰傳給張無忌的是劍意而非劍招,要忘記劍招,才可以做到「以意馭劍,千變萬化」;這當然只是小說家之言,神化了武功,然而,這個學期我在教批判思考時卻有類似的體驗。

批判思考的教科書裏都有很多「招數」,甚麼甚麼的 fallacies 一大堆,每一個都有名堂,我用的那一本也不例外,而且似乎比一般的批判思考教科書有更多名目,例如 ad hominem 便細分成 personal attack ad hominem, inconsistency ad hominem, circumstantial ad hominem, poisoning the well, positive ad hominem。我以往跟其他同事一樣,都是依書直教(但我在堂上講的笑話相信比他們的多很多),要求學生強記所有「招數」,測驗時考的大多是把分得很仔細的「招數」應用在不同的例子。

我逐漸發覺這個教法效果不好,很多學生掌握不了太仔細的劃分,強記那麼多「招數」的後果是容易混淆和不懂得靈活運用。名堂是記了一大堆,但恐怕修完這課三、四個月後便十之八九會去如春夢了無痕,像沒有受過批判思想訓練似的。

這個學期我決定大大簡化學生要記住的 fallacies 名稱,ad hominem 就是 ad hominem,不再細分,而且起初的時候甚至不用他們記住 “ad hominem” 這個名稱,只用例子討論,假如例子裏有 ad hominem,便只要求他們解釋問題所在,用不用 “ad hominem” 這個名稱並不要緊。昨天解釋甚麼是 red herring  straw man,也是用這個教法,解釋完後給他們兩個有趣的問題討論(「吃狗肉是否不當的行為?」和「一男一女能否成為純粹的好朋友?」),提出意見者要有論據或論證,其他同學可反駁,如發現任何 red herring straw man,我便會點出來,卻不用這兩個名稱,只集中解釋為何那樣論辯是不當的。透過討論,他們逐漸分清楚不相干的論證(或命題)和被歪曲的論證有甚麼分別,用不用 “red herring” “straw man” 這兩個名稱也就不重要了(不過,明白這個分別後,這兩個名稱會變得易記很多)。

這不是無招勝有招,但可以說是少招勝多招,以理解馭批評思考,千變萬化,比起只記下一大堆批判思考「招數」勝多了。

20 則留言:

  1. 無招勝有招,少招勝多招,對高手來講固然游刃有餘。

    但對於初學人士或者低手來講,始終弊多於利,連三腳貓功夫都未有,基本功都未掌握,就幻想自己係張無忌。看看李天命班好徒弟就知道問題所在。

    回覆刪除
    回覆
    1. 李天命就是招式多多,甚麼反詭辯系統、四盲、三妄、五技、思考三式等等,聽落就真的很厲害,但看他的書的人會不會真的學到思辯之道便很成疑問。

      刪除
    2. 我反而覺得他寫得最簡單、最受用。
      即使忘了語理三害、謬誤四不。但只要善用思考三式、子矛子盾,憑著賦能進路,就已經很足夠了。(((^-^)))...

      刪除
    3. 或許也要看資質

      刪除
    4. 最常見莫過於亂咁話人「不當預設」。

      刪除
    5. 全能一事中 令我覺得好好笑-.-
      開頭當人地係全能派
      當人地推理緊個個人係未全能
      跟住係咁死搬立場
      之後又話講錯事實唔等於矛盾-.-
      天啊 難道矛盾皆無敵 唔算講錯野嗎? 咁何來矛盾囧?
      唉 又唔係學唔到野既 學到d"非蠢即盲"
      天劍哲琴 等等術語lok-0- 嚇下人
      長自己威風 少他人志氣都好既
      不過就唔多識平心靜氣 處處包容
      搞到討論變左場意氣之戰 冇哂樂趣
      小一點志氣
      子會更好
      上學~

      刪除
    6. "釐清式追問:「X是什麼意思?」辨理式追問:「X有什麼理據?」
      但不能無窮追問下去而成為無窮倒退。
      如果意思已夠清晰了, 就無須再問「是什麼意思」。
      如果理據已夠堅實了, 就無須再問「有什麼理據」。
      最終都要憑著賦能------主要是理性, 即確當思考的能力------來衡量:對於當時的語境來說, 意思是否已夠清晰, 理據是否已夠堅實。
      這正是我名之為「賦能進路」的思維方向所涵的要義之一。"(李天命)

      "賦能進路", 憑著賦能來衡量, 這不是廢話嗎?

      刪除
    7. 一看這帖用「比劍」呀、「應敵」呀來談批判思考,就知道有人會扯上李天命,現在果不其然。

      我想王Sir的意思不會是暗指自己是張三丰,隨意點撥一下一個學生,就能把手執鋒銳無匹思方劍的某大師擊潰吧?

      刪除
    8. 我也知道會有人扯上李天命,但我這篇的確只是談教學體驗,順便講講金庸(已很久沒有寫這個類別了)。

      我又不是甚麼大師級人馬,我的學生又不特別出色,就算我悉心教導,他們最多學會些基本的東西,或者也會變得謙虛點,如此而已。

      刪除
    9. Heiman,

      //或許也要看資質//

      - 當然要看資質。

      刪除
  2. 張無忌是先學曉,後忘記,但此間許多人學未曉,便先自忘記,最後得個桔!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但此間許多人學未曉,便先自忘記,最後得個桔//
      This problem could be bigger:
      some people learn and remember all these 招數, like ad hominem, red herring 和 straw man; however, they do not avoid using them but use them as weapons instead. No kidding. --zpdrmn

      刪除
    2. 如果不消化,記得也是得個桔!

      刪除
    3. //they do not avoid using them but use them as weapons instead.//

      - True.

      刪除
    4. 市場定律,因為很多人對fallacy(至少在未被拆穿時)很受落,所以…

      刪除
  3. 唉, I know only one fallacy: It-doesn't-make-sense. (When I'm angry, it becomes: You-dumb-a%%. Just kidding.) Don't copy me. I have a good excuse. I can be lazy.
    Well, one may ask,"what sense are you talking about? There are 5 senses or more. You know, the first is the sense of smell or the sense clear of personal attacks. The second is..." I give up. --zpdrmn

    回覆刪除
  4. 學完康德或海德格,記得一大堆概念,但卻消化不來,無法融會貫通,無法"忘記",就是被龐大概念系統所困,無法自拔。

    回覆刪除
    回覆
    1. 讀康德的可能會好一點,因為他提出的概念至少比海德格的清晰很多。

      刪除
  5. 這就是back to basics.

    就像泰拳只有拳肘膝踢,練熟後就稱雄擂台。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