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10

真正的徹悟

鳩摩智在《天龍八部》第一次出場時,金庸是透過保定帝的觀點這樣描寫他的:「保定帝素知大輪明王鳩摩智是吐蕃國的護國法王,但只聽說他具大智慧,精通佛法,每隔五年,開壇講經說法,西域天竺各地的高僧大德,雲集大雪山大輪寺,執經問難,研討內典,聞法既畢,無不歡喜讚歎而去。」這段文字裏的「聽說」二字很重要,因為鳩摩智接著的所作所為 --- 圖奪大理段氏的《六脈神劍經》、偷練逍遙派的「小無相功」、以似是而非的「少林寺七十二絕技」單挑少林寺等等 --- 顯示他並非真的具大智慧。

你可能會說具大智慧的人也可以把武功練得高強,但鳩摩智的問題不是他練武,而是他醉心武學,一心一意要把武功練得越高越好,競勝爭強之念極重。這好比智慧和金錢的關係:具大智慧的人可以很有錢,可是,假如一個人把錢看成最重要,將心思集中在累積錢財,甚至財迷心竅,智慧當然就不會高到那裏了。阻礙智慧的,就是那一往直前、目光狹隘、令心靈欠缺彈性的執著。

《天龍八部》結尾時鳩摩智在枯井裏被段譽的「北冥神功」吸走所有內力,武功盡失,猛地反省:「如來教導佛子,第一是要去貪、去愛、去取、去纏,方有解脫之望。我卻無一能去,名韁利鎖,將我緊緊繫住。今日武功盡失,焉知不是釋尊點化,叫我改邪歸正,得以清淨解脫?」金庸接著這樣寫:「這一來,鳩摩智大徹大悟,終於真正成了一代高僧,此後廣譯天竺佛家經論而為藏文, 弘揚佛法,度人無數。」

金庸這寫法簡單直接交代了鳩摩智的結局,於小說而言沒有問題,然而,如果我們要探究鳩摩智是否真的徹悟,便不能單從他後來的行徑和功業來判斷,因為他可能只是沒有選擇,只是將醉心武學之心轉而為醉心佛學:「武功既失,自己最擅長的還是佛學,不如就將心力放在這裏,好讓世人知道我終究是不同凡響,乃佛學第一人也!」假如他這麼想,他那競勝爭強之念仍在、仍強,其實並未真的徹悟。

6 則留言:

  1. 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

    或許在宗教場合上,意志的純粹很重要,不能夾雜有其他貪求。甚至對自己也不能有任何固定概念,如果大德高僧認為自己是大德高僧,那麼他還不是大德高僧。一切所有,一切恩典,都是自己不配得的,如果認為配得,就是妄念。
      
    但如果在其他場合上呢,夾雜一些利益或者名譽的念頭,又會如何呢?

    如果有人做學問,如果只是求上位,求發達,那麼他們只是將做學問當作途徑。一旦達到目的,就會不思進取。但如果為的是好讓世人知道自己終究不同凡響,而真的做出好成績來,這並不會使得他所做的客觀成就失去意義。這就跟佛教徹悟的情況不同了。

    例如運動員參與比賽,不見得一定要為運動而運動,想贏(無論贏他人也好,贏自己也好)的鬥心,也可以帶來一點奮鬥原動力吧。過分追求勝利,如會導致戰術策略上的錯判,那麼這主要是判斷力的問題吧,如會導致壓力過大結果失敗,那麼這主要是壓力處理不妥當--大陸叫做心理素質不夠健康--的問題吧。
      

       
       

    回覆刪除
  2. 克萊門特,

    //但如果在其他場合上呢,夾雜一些利益或者名譽的念頭,又會如何呢?//

    - 有這些念頭也無可厚非,問題是這些念頭有沒有把你束縛住。

    //如果為的是好讓世人知道自己終究不同凡響,而真的做出好成績來,這並不會使得他所做的客觀成就失去意義。//

    - 我談的不是客觀成就的意義問題而是心靈的自主自由。

    回覆刪除
  3. 有點過度聯想啦
    明顯﹐是他不是主線人物﹐而且小說是武俠小說﹐所以當他武功盡實﹐便草草交代了他的結局。
    無奶油再花一大篇﹐講他之後怎去修佛講法罷﹖這豈不是變成佛教故事﹖(笑)
    又﹐現實上確實有些人經歷過大挫折﹐才明白五蘊皆空之理的。

    回覆刪除
  4. 文少,

    我當然是借題發揮啦!況且我已說了「金庸這寫法簡單直接交代了鳩摩智的結局,於小說而言沒有問題」。

    回覆刪除
  5. 具大智慧,個人來說覺得並不在於你是否目光狹不狹隘。
    你不是他,你便不可能知道究竟他是否心靈欠缺彈性而執著,還是在百項領域獨愛一項而執著(選擇性執著)。
    若果有大智慧的人一定是不執著於任何事,相信只有佛家的六根清淨才可有資格成為大智慧的人...
    可是,六根清淨的,也不可能一定代表具大智慧了...
    武功高強(或富有人家),六根清淨(小康之家),小弟認為跟具大智慧是不能直接掛鉤。

    回覆刪除
  6. Galileo C,

    看來我們對「執著」的理解不同,我說的「執著」,是一種迷失的狀態,心靈不能自主。不過我只是隨便講講,不是講佛。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