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21

再談巧拙

昨天那篇〈樸拙和巧拙〉可能給人一個印象,就是我一味崇拙抑巧,認為巧就一定不好,其實這並不是我的看法。文學和藝術創作,都要從巧開始;技巧就是一種巧,不先學好技巧,就去追求拙的效果,達到的只會是笨拙,而不是樸拙。

樸拙是巧的消融,巧雖然不見了,但巧的各種可能仍然在那裏;笨拙是一切都顯露眼前,沒有甚麼潛藏的底蘊,看見多少就是多少。打個比方:假如你初學太極拳,演練時突然忘記招式,那是笨拙。張無忌跟張三丰學太極拳,每多練一次,便把招式忘記得多一些,最後幾乎全都忘了,那是樸拙,因為他之忘記招式,是由於領悟了太極拳的拳理,不再為招式所囿;雖忘了招式,但既然領悟了拳理,那麼所有太極拳招式的可能便仍都在那裏了。

巧也不一定不好,除了技巧是必要,巧妙、精巧、奇巧,都可以令人歎服。玉女素心劍法沒有獨孤九劍的樸拙,卻仍然是極上乘的武功,在小龍女雙劍齊使下,奇巧而威力驚人。然而,我認為樸拙是較高的境界,因為樸拙的作品較能令人直接和透徹地感受或理解它要表達的要旨意趣,而巧妙的作品則容易令人太注意表面的東西,捨本逐末,錯失精髓而仍以為大有得著。

依這個說法,除了文學和藝術創作,哲學也應有巧拙之分,可是,分析哲學易精巧、難樸拙,歐陸哲學則精巧樸拙難分。無論如何,我認為哲學跟文學和藝術創作一樣,能令人直接和透徹地了解,始終勝過極盡精微卻只令人昏頭轉向。

不過,哲學的獨孤九劍,我至今還未見過。

17 則留言:

  1. 讀了這兩篇文章,著實有感覺。

    就我的專業來說,邏輯學界對戈代爾的不完全性定理有一個普遍的看法,就是原創性高、所用的技巧很精妙,但整個證明的人為性很重。

    到了今天,我還記得中學時代,第一次讀到算術基本定理的證明時,看到證明很樸拙,但就是感覺到證明背後一種莫名的力量‧‧‧

    回覆刪除
  2. 其實我想問問什麼是唸哲學的目的. 會不會當知了目的後, 便容易找出樸拙的哲學?

    回覆刪除
  3. W.Wong

    妙,會否是奇巧與樸拙的有機結合?這樣問可會太笨拙?


    哲學人民

    回覆刪除
  4. 同意極了!寫文字時,我也討厭用艱澀的字眼。

    回覆刪除
  5. //就我的專業來說,邏輯學界對戈代爾的不完全性定理有一個普遍的看法,就是原創性高、所用的技巧很精妙,但整個證明的人為性很重。//

    - Godel's theorems 我認識不深;你說的人為性其實是甚麼意思呢?原創就是人為,不是嗎?

    //到了今天,我還記得中學時代,第一次讀到算術基本定理的證明時,看到證明很樸拙,但就是感覺到證明背後一種莫名的力量‧‧‧//

    - 我只會看到 logical necessity,這也可算是一種力量吧!

    回覆刪除
  6. 匿名,

    //其實我想問問什麼是唸哲學的目的.//

    - 我只能告訴你我學哲學的目的:對這世界和人在這世界的處境有一個統一而終極的了解。

    //會不會當知了目的後, 便容易找出樸拙的哲學?//

    - 我看不出兩者有甚麼關係。

    回覆刪除
  7. 哲學人民,

    //妙,會否是奇巧與樸拙的有機結合?這樣問可會太笨拙?//

    - 巧與拙的結合,如果以拙為主,我會叫巧拙;如果以巧為主,我會叫拙巧。妙也有巧拙,巧妙當然是巧了(精妙和奇妙也是),但玄妙和妙不可言的妙則是拙。

    回覆刪除
  8. Dom,

    //同意極了!寫文字時,我也討厭用艱澀的字眼。//

    - 除了避用艱澀的字,我也少用曲折複雜的句式。

    回覆刪除
  9. 簡潔,有啟發性,真是篇樸拙好文呢!


    回覆刪除
  10. 寫得好極!

    下次來篇巧拙電影篇吧.

    f

    回覆刪除
  11. f,

    謝謝。我這裏說的應可應用到電影吧。

    回覆刪除
  12. W.Wong

    //巧與拙的結合,如果以拙為主,我會叫巧拙;如果以巧為主,我會叫拙巧。妙也有巧拙,巧妙當然是巧了(精妙和奇妙也是),但玄妙和妙不可言的妙則是拙。 //

    有意思。
    其實,在英語世界,有沒有概念能巧妙地捕捉到中文的「妙」?
    在中文世界,又有沒有前人像先生你那樣將「妙」作有系統的區分呢?


    哲學人民

    回覆刪除
  13. 哲學人民,

    //在英語世界,有沒有概念能巧妙地捕捉到中文的「妙」?//

    - 英文沒有一個字可完全對應「妙」字。

    //有沒有前人像先生你那樣將「妙」作有系統的區分呢?//

    - 我只是隨便講講,不算是有系統的區分。

    回覆刪除
  14. W.Wong

    其實越有意越有系統,便越遠離妙的了。隨便講講相信已很足夠了。
    而在你的講法中,似乎帶著分析哲學的色彩---可以切割的,分到主和次的。這不失為理解妙的可行進路,但似乎要預設妙不是一個一而二、二而一的辯證概念。


    哲學人民

    回覆刪除
  15. 哲學人民,

    恕我冒昧問句:你和那個寫文批評沈旭暉的哲學人民並不是同一人,對嗎?

    回覆刪除
  16. W.Wong

    你可看看這個。謝謝。

    http://philosophicalpeople.blogspot.com/


    哲學人民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