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02

不看書又如何?

黃庭堅曾言:「士大夫三日不讀書,則義理不交於胸中,對鏡覺面目可憎,向人則語言無味。」這當然是過甚其辭;這幾句說話還有個簡化的版本,就是「三日不讀書,便覺語言無味,面目可憎」,那就更誇張了。很多人沒有留意,其實黃庭堅說的只是士大夫,不是指所有識字能看書的人。不過,這幾句說話,尤其是那個簡化的版本,的確反映出一些人把看書視為非常重要的事;對這些人來說,看書不只是吸收知識,而是關乎到整個人的氣質和修養。

董橋接受梁文道訪問時,卻像在唱反調:「我覺得不要把書看成是神聖的東西,這個一定要改。第一,不要以為看書很偉大,不要以為看書很重要,完全不重要,完全不偉大,喜歡看就看,不喜歡看就不看。如果你的孩子不喜歡文字的話,讓他去玩吧,不能勉強,just take it easy 。」不過,再聽下去,他以上所說的又似乎只是晦氣話:「這個社會會有書香嗎?很難吧。我對香港有某程度的幻滅,也還有某程度的希望。這地方太淺了,太過instant。」(見《讀書好》創刊號)

我無書不歡,也覺得多看書始終是好事,即使不能改善修養和氣質,至少可以增長知識擴闊眼界;然而,我卻贊成「不能勉強」之說。看書要是一件樂事、一種精神上的享受,不喜歡看而逼著自己看,何苦來哉!當然,如果捱苦只是一個階段,目的是養成閱讀的習慣和興趣,那麼苦一段時間應不成問題;要是看書的苦總是不盡,甘卻始終不來,那麼不如放下書本,做其他事去,可能會過得更充實愉快。

有些人不看書,不喜歡看書,卻又放不下看書是一件高雅之事的看法,被人問到是否有看書的習慣時,竟不會直認沒有。我有個朋友就是這樣,還說那要看你怎樣定義「有看書的習慣」;我人不圓滑,雖沒有這樣的定義,卻問她過去三個月有沒有看完至少一本書,她做不出胡扯說「有」,只好尷尬地承認自己沒有看書的習慣。其實,沒有就沒有,何必感到尷尬?

23 則留言:

  1. 不看書的人很多,亦舒寫過林青霞,是個不看書,不聽音樂的人。
    我有個朋友何只不看書,有次去他家鋤大D,要張白紙來記每鋪的輸家「炒」幾多隻牌,他找了一輪,回來說,沒有紙!

    回覆刪除
  2. Chris,

    連紙也沒有,可謂已臻化境矣。

    回覆刪除
  3. 一、三個月沒有看完一本書,卻又不好承認沒有讀書習慣,這種心態很微妙。(如果換成是鋤大D或者跑步,大概沒有人會這樣說)

    二、梁文道不止一次在訪問中說他每讀一本書,都非將之從頭到尾啃完,這又是另一種已臻化境矣。

    回覆刪除
  4. CYC,

    我跟梁文道相反,看書很少不從頭到尾啃完,所以他看書必定比我多。

    回覆刪除
  5. Wong,

    對不起,前文有筆誤

    誤→都非將之從頭到尾啃完
    正→都非將之從頭到尾啃完不可

    回覆刪除
  6. CYC,

    噢,但為何你說這是已臻化境呢?這不是讀書應該的讀法嗎?

    回覆刪除
  7. Wong,

    //我跟梁文道相反,看書很少不從頭到尾啃完

    這是一種精神的修為吧。

    回覆刪除
  8. 如果是專門研究該作者,就一定要看完整本書。
    如果是為了自己吸收資訊,「量肚吞骨」即可。
    作者寫一本書,像廚師弄一桌酒席出來,每一道菜都精彩是很難的,也不是每一樣都對我的口胃。
    寫書之時,材料拼拼合合,好的和不是那麼好的混在一起,夾三兩件豬頭骨砌夠數者,常有矣。

    回覆刪除
  9. Wong,

    像Chris所說,
    →作者寫一本書,像廚師弄一桌酒席出來,每一道菜都精彩是很難的,也不是每一樣都對我的口胃。

    也像yan所說,
    →這是一種精神的修為吧。

    面對非自己專門和興趣的書,如果都有從頭讀到尾的耐性和能力,這真是修練成精了。

    回覆刪除
  10. Chris,

    我看的多是篇章關連的書,不全本看完很容易誤解;不過,即使不是systematic的著作,我也甚少看些不看些。

    回覆刪除
  11. yan and CYC,

    看書把全本看完,對我來說是最自然不過的事,不必修練。不過,我看書雖然貪多,卻絕不濫,所以很少讀到壞書;假如讀著本壞書,我也會半途而廢的。

    回覆刪除
  12. 等於有些人酷愛打麻將,被問到時,卻支吾以對不敢直認。看書在社會上形象高雅,打麻將則被視為爛賭庸俗,兩者皆是偏見。即使看書,也有級別之分,你看龍虎門,與看老殘遊記,或者戰爭與和平,其實在大眾心目中亦分了高下;所以不要說看不看書,連看甚麽書,這中間都有種「岐視」的。

    又,不知大眾對一個愛看書又愛打麻將的人,會如何看待?

    回覆刪除
  13. karol,

    愛看書又愛打麻將,很好呀!是說你自己嗎?打麻將不見得會被視為爛賭庸俗(除非你到麻將館打),聽說張愛玲就挺喜歡打麻將。

    回覆刪除
  14. 是,在說我自己。你不妨去問問一提起打麻將,別人會聯想到什麽形象?一般,都不會如讀書的高雅吧。

    真矛盾,愛打麻將的,應該最忌書(輸)!

    又,愛打麻將,不等於常打,更不應直接把它與賭博掛勾,所以你說的對,打麻將不見得會被視為爛賭~~喔,離題了!

    又又,《讀書好》還有其他訪問,你看黎智英與詹宏志那種讀書法,真嚇人,又讓人羨慕。

    回覆刪除
  15. karol:

    我想我也愛打麻將;無奈沒有腳 (我極少與朋友交往,幾近自閉),也不捨得用寶貴的時間在打麻將 (我不同Wong, 不是以讀書/教書為專業, 工餘的時光對我來說是珠寶啊) - 讀哲學是我的志業。

    你可以去打麻將是很好的事啊,益知啊,好過去亂玩亂食亂買,馳騁曠野,令心發狂。加上喜歡讀書,就更好啊。打麻將與讀書,一外一內;一放一收,應該是一個很好的平衡。

    回覆刪除
  16. karol,

    我沒看過黎智英和詹宏志的訪問,好,找來看看。

    回覆刪除
  17. yan,

    工餘的時光對我來說也是珠寶啊!

    回覆刪除
  18. Wong,

    那好! 人生短促呀。

    回覆刪除
  19. Yan,

    我只揀兩樣講,這並非「事實之全部」,我可能也有亂食亂買亂玩亂蒲,只是沒說出來!不過,我其實是個電車嬸(相對於電車男)。

    時間用得其所,無論「開片」或「開枱」或開卷或開飯whatever......,也會有益的。

    Yan與Wong,看來你們大把珠寶,是富貴人家,哈!

    回覆刪除
  20. 日日打麻將,人家會貶你為爛賭鬼;如果日日下棋,就是高雅之士,哈哈。

    回覆刪除
  21. Chris,

    如果下棋賭錢,那又作別論了。

    回覆刪除
  22. 多看書的人文筆不一定好,但不看書的人文筆一定不好,我的下屬便是個典型例子。她是港大法律系畢業的,已經考了牌可以執業做律師,但她選擇做小官。我一看她寫的東西(英文),便知她不是看書的人,問她她直認,還說一看書便打瞌睡,唯一看的「書」,是八卦雜誌。老實說,那個英文程度,在我們的年代,是絕對進不了港大的。不知她是不是現今青年的典型。

    回覆刪除
  23. 一個寫作的天才,即使不多看書,文筆也可能很好,但文章的內容便很難豐富了。

    回覆刪除